得知南岭派的人是与倭国人有联系,叶青和皇甫紫玉的目的就非常明确了,要先去北吴市,彻底铲除南岭派。

    两人的心思一样,华夏人,自己的恩怨,怎么争斗都可以。但是,牵扯到外人,那性质就不一样了。通敌卖国,罪该当诛!

    两人也没有在这山上再搜寻,而是直接下了山。刚跑到山脚下,叶青便远远地看到胖帅王等一批人正慌里慌张地往那卡车上跑。

    叶青顿时满脸的黑线,他刚才爬到悬崖顶端,一直在忙着寻找皇甫紫玉,都忘了胖帅王他们了。没想到,胖帅王他们竟然已经爬上来了,而且还悄悄跑下了山。看这样子,他们摆明就是想趁着混乱,驾车带着这些名器先逃跑掉嘛。

    “王胖子,你大爷的!”叶青一声大喝,加快速度朝山下奔去。

    “哇靠!”胖帅王看到叶青,吓得魂儿都快飞了,手忙脚乱地爬上车,接连发动了几次,车辆都没能发动起来。

    那可不是,叶青就是为了防止出现意外,特意在车上做过手脚的。胖帅王试了几次没能启动,眼见叶青已经追了下来,心知跑不掉了,便嘿嘿笑着从车上走了下来。

    “叶小子,你怎么才下来啊?等你半天了!”胖帅王一脸无邪的样子,道:“走走走,咱们一起先离开北吴市再说吧?你帮了我们这么大一个忙,我说啥得请你吃顿饭吧。”

    “闭嘴!”叶青当然不会被胖帅王这样子所迷惑,把胖帅王从车上拎了下来,指着旁边的小轿车道:“你们几个,开这辆车,跟着我。”

    胖帅王不乐意地道:“我们……我们人多,坐那个车,是不是有点挤了啊?”

    “我管你挤不挤,哪怕你们抱车轮上,跟我没关系!”叶青没好气地回道。

    胖帅王道:“叶小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啊。大家怎么说兄弟一场,你抢了我的东西也就算了,但这么欺负人就不好了啊!”

    “你还有脸说?”叶青也火了,道:“我把你送到沈家庄,让沈家庄的人保护你。你可好,跑去把沈家庄的藏宝阁搬空了,沈叔叔给我打电话,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人交代这件事?我欺负你,我要真欺负你,早一脚把你从那悬崖上踹下来了!”

    “靠,这事你说的好像怪我似的。要不是你上次弄那龙血木,坑了我那么一大把,害得我天天被那么多人追杀,我能落到这一步吗?”胖帅王也来了脾气,道:“你丫也真够阴损的啊,搞了那些高仿的龙血木不说,还嫁祸到我的身上。你他娘的,要不是胖爷我机灵,早就被完颜王那老小子杀死好几遍了。说我坑你,你没坑过我啊?”

    “龙血木的事情,是你先骗我的,我只是以牙还牙而已!”

    “我靠,那你怎么不说,你在天照市的时候,抢了龙血木,还害得我们几个被完颜王抓住的事情呢?”

    “你要这么算的话,那你之前引完颜王来对付我的事情,这又怎么说?”

    “哟,在辽沈市,你揍我那件事呢?”

    “那是你先来偷我的七星古剑,我当然要揍你了!”

    “我偷你东西,你就要揍我啊?这什么狗屁逻辑?”

    “你这才是狗屁逻辑,你偷我东西,我还不能揍你了啊?”

    叶青和胖帅王一起,一人一句对骂起来,旁边几个人只看得目瞪口呆,根本接不上话。

    “怎么样了?”皇甫紫玉此时也赶了下来,诧异问道。

    胖帅王正在气头上,闻言立刻道:“我俩说话,有你屁事,你……”

    皇甫紫玉二话没说,直接弯弓对准胖帅王。胖帅王愣了一下,而后看了看叶青,低声诧异道:“叶小子,这是你什么人啊?这算什么意思?空弓,吓唬谁啊?是不是这里有问题?”

    胖帅王说着,用手指了指脑袋,却是怀疑皇甫紫玉脑子有问题呢。

    皇甫紫玉面色一寒,突然将射日弓偏了一些,而后松开弓弦。一旦气箭顿时****出去,直接将胖帅王后面十几米处的一块小石头崩得粉碎。

    听到那动静,看到那被炸得粉碎的小石头,胖帅王噗通一下坐地上了。看了看那小石头,又看了看皇甫紫玉,最后看着叶青,声音都哆嗦了:“这……这什么东西?”

    “闭嘴,要不然,下一次我就打爆你的脑袋!”皇甫紫玉冷声喝道。

    胖帅王看着叶青,低声问道:“叶小子,你……你从哪找来这么一个恶妇……”

    “你还说!”皇甫紫玉立刻弯弓瞄准胖帅王,胖帅王顿时老实了,连忙用手捂住嘴,连屁都不敢再放一个。

    “我媳妇儿脾气可没我那么好,胖子,你最好老实点。不然,咱们朋友,她虽然不会杀你,但卸你个胳膊腿儿什么的,我也拦不住。”看到胖帅王这样,叶青暗笑不已,慢悠悠地道:“就算不卸胳膊腿儿,要是一不小心给你变个性什么的,那也不好吧!”

    听到这话,胖帅王下意识地往自己裤裆的位置看了看,面色更是憋得酱紫酱紫的。

    “现在,你们几个坐那个车,还有意见吗?”叶青问道。

    没人回答,因为那几个人早就跑到了那轿车旁边,争先恐后地进去了。胖帅王走在最后面,也是硬生生地挤进了车里。

    看到几人如此老实的模样,叶青更是暗笑不已。他朝皇甫紫玉眨了眨眼,皇甫紫玉这才慢慢将射日弓收了起来。

    两人坐上车,叶青

    将车辆启动,一边往市区开去,一边笑道:“还别说,我第一次见到这死胖子这么怕一个人!”

    “这种人,吃硬不吃软!”皇甫紫玉笑了笑,道:“你对朋友就是太实在了,要换我,早揍得他老老实实的了!”

    后面车里,胖帅王一脸无奈,趴在几个人的腿上。车里实在太挤了,胖帅王身边还趴着一个人,两个人并排,趴在四个人的腿上。而前排副驾驶还坐了两个人,开车一个人,这一个小小的轿车里面,塞了九个人呢。

    “哎哟他大爷的,挤死老子了!”胖帅王一边唉声叹气,一边嘟囔道:“老王,把你的膝盖往回收一点啊。一直在这里顶着我,太难受了。”

    “你还有脸说,你******二百多斤,趴在我们四个腿上,一人至少分五十斤呢。你嫌顶得难受,我还嫌你压得难受呢!”老王不爽地道。

    “那这能怪我吗?车就这么大,总得有人在上面趴着,有人在下面坐着啊!”

    “你的意思是怪我膝盖咯?”

    “我不是这个意思,哎呀,你这人,没法交流啊。”胖帅王无奈看向前面司机,道:“哎,我说你老跟着他干嘛啊?找个机会溜走,再找辆车,咱们也不用这么挤得难受了啊!”

    “那可不行,人家说了,让咱们跟着他们的啊!”司机回道。

    “废话,跟着他们干嘛?东西都让抢走了,你们还能去拿回来吗?趁着他们没发现,赶紧找机会溜走!”

    “我看你还是别想了!”后面一人道:“南岭派的人都散了,现在说不定走的哪条路呢。咱们要是随便走,一旦碰上南岭派的人,那咱们可就死定了。我看啊,还不如跟着他们一路走,就算遇到南岭派的人,他们也打得过啊。咱们自己走,估计就是死路一条!”

    这话顿时得到车里其他几个人的支持,胖帅王虽然很不想跟着叶青,但也没有办法,只能无奈地趴在四个人的腿上。

    用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他们方才赶到北吴市。刚进市区,叶青便诧异地发现,市里面明显比他上次进来的时候热闹多了。这都凌晨了,街道上还有很多人。而且,大多都在讨论着什么,好像很热闹的样子。

    “怎么回事?”皇甫紫玉也很是诧异。

    叶青将车停下,让后面胖帅王他们派了俩人到四处打听了一下。没多久,两个人回来,其中一人刚跑到叶青身边,便立刻急道:“南岭派的几处产业全部失火了,现在正烧着呢,这些人都是在讨论这件事!”

    “他们的几处产业全部失火?”叶青惊诧,道:“怎么回事?南岭派那么多人守着,怎么会突然失火了呢?”

    “好像是人为纵火,现场都能闻到汽油味。”

    “人为纵火?”叶青皱紧眉头,问道:“失火多久了?”

    “没多久,半个多小时吧。”

    “半个多小时?”叶青面色微变,半个多小时之前,正是他们从大萧山往市区赶来的时候。怎么会这么凑巧,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南岭派的几处产业全部着火了呢?

    而且,南岭派在北吴市势力极大,手下的人也极多。按道理来说,真的有失火的情况发生,也应该很快就扑灭了啊。可是,为什么这火势还蔓延了起来,而且,南岭派的几处产业全部着火,这就让人不得不思索,这里面是不是另有什么隐情了。

    “会不会是南岭派的人,自己放的火?”皇甫紫玉在旁边问道。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0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