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岭派的九大门主,刚才在藏魔窟里面的时候,就有一个被尸鬼龙给杀掉了。现在只剩下八个门主,除了大门主之外,其他七人联合在一起,摆成了七杀阵,与纳兰王爷和他师叔战在一起。

    听到大门主的呼喊,这七个人也齐声大吼,拼尽全力出手,去阻挡这两个绝顶高手。

    “哈哈哈……”纳兰王爷朗声大笑,道:“拼命又能怎样?七杀阵威力虽强,但这个阵法的威力也是有上限的,最多就是能够对抗一个绝顶高手而已。现在我们两个人在这里,你们就算拼命,结果还是一样。实力的差距,是你们永远无法逾越的鸿沟!”

    听着纳兰王爷这话,南岭派众人也是气得面红耳赤,却又拿人家没办法。在纳兰王爷和他师叔强势的攻击之下,南岭派众人只被打得节节败退,这七杀阵也根本抵挡不住,被攻破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大门主站在旁边看着,眼见如此情况,他也是心里着急万分。可是,面对两个绝顶高手,他们除了七杀阵之外,也根本没有别的办法了。

    “给我破!”突然,纳兰王爷一声大吼,突然往前冲出几步,竟然直接冲破了七人的防线。他一伸手,直接抓住最前面那个人,用力往后摔了过去。

    眼见这人便要被摔在地上,大门主连忙跳了过来,用力一掌拍在这人的后背上,总算是抵消了纳兰王爷这一摔之力。而他也直接跳进了战团,站在刚才那个人的位置,以图弥补这残缺的七杀阵。

    可是,纳兰王爷已经抓住机会,哪会让他们这么轻易地重新修补七杀阵?他一声大吼,双手齐出,再次抓住了两个人,顺势便将这两个人拉到了自己面前。

    “师叔,拦住他们!”纳兰王爷一声大吼,拖着这两个人便往后退了十几步,使他们彻底脱离了七杀阵,再也无法补全这七杀阵了。

    这边纳兰王爷的师叔早已冲了过来,以一己之力敌住南岭派五个高手,竟然还占着上风。

    “哈哈哈……”师叔大声狂笑,道:“你们几个,还是老老实实说出藏魔窟里面的秘密,我就会放你们一条生路。否则的话,我就让你们尝尽这世间的痛苦,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南岭派五大门主面色皆是冰寒至极,大门主咬紧牙关,突然嘶吼一声:“天魔八神!”

    又是这一招天魔八神,随着大门主声音落下,这四面八方突然冲出来七把大门主,与刚才那个大门主一起,总共是八个人,同时朝着纳兰王爷的师叔扑了过去。这一招,上次在叶青面前用过,算是大门主的绝招了,一般情况下他是不会轻易使用的。但这一会儿,他已经完全开始拼命了,也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

    “好一招天魔八神!”师叔眼睛一亮,喜道:“果然是大魔王的秘技,看来,你们真的从藏魔窟里面得到了大魔王留下的武功,你们才真正知道藏魔窟的秘密啊!”

    在说话的同时,师叔也迎着这八个大门主冲了上去,双掌齐出,径直朝着最中间的大门主拍了过去。他实力极强,见识过人,一眼就看出,最中间的这个大门主,才是真正的本体。

    眼见纳兰王爷的师叔如此出手,大门主也是面色大变。他只是顶级高手,而人家可是绝顶高手,两人之间实力差距太远。这样硬碰硬对拼一招,他肯定要受重伤啊。可是,事到如今,他想后退也是不可能的了,最后只能闭上眼,咬牙硬冲了过去。

    “嘿嘿嘿……”师叔冷笑不断,他很清楚自己的实力,这一掌,他足以能将大门主击成重伤。所以,他也很得意,完全没有将大门主放在眼里。

    然而,便在两人即将冲在一起的时候,旁边却突然又冲出来一人,赫然又是一个大门主。

    师叔不由愣了一下,奇道:“天魔八神,什么时候出来第九个分身了?算了,管他呢,反正击伤本体,这就对了。管他几个分身,没有练到巅峰,都只是虚幻的而已!”

    其实,大门主也有些诧异,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这一会儿他也没时间去考虑这么多了,因为他已经和那师叔冲到了一起。四掌相撞,他直接倒飞出去,口吐鲜血不断,已然受了严重的内伤。

    “大哥!大哥!”南岭派其他几个门主连忙冲过去,七手八脚去搀扶他。

    而在这个时候,那八个分身也全部冲到了师叔的身边,七个人的手掌,全都拍在了师叔的身上,却没对他造成丝毫伤害。其实,就连叶青那实力,受这八个分身攻击,也不会受伤,更何况纳兰王爷这个师叔了。

    不过,最奇怪的是那第八个分身,也就是最后出现的那个分身,他并没有出手进攻纳兰王爷的师叔,而是直接伸手按在了师叔的头顶。

    被这个分身按到了头顶,纳兰王爷的师叔面色立时一变,狂吼道:“你不是他的分身,你到底是什么!”

    “哈哈哈……”头顶那大门主一声狂笑,身体竟然突地变化,变成了一个身材矮小的人。

    “这……”纳兰王爷看到尸鬼龙,面色也是一变,惊呼道:“尸鬼龙!?”

    按着师叔头顶的这个人,正是尸鬼龙。他刚才躲在暗处,一直在寻找机会。在大门主施展出天魔八神的时候,他终于等到机会,悄悄施展降头术,蛊惑了人心,让人以为他也是大门主的一个分身。而他也借着这个机会,冲到了师叔的身边,将手按在了他的头顶。

    尸鬼龙所练降头术邪异非常,虽然他现在还没有恢复实力,远远不是纳兰王爷他师叔的对手。但是,他这只手只要按在师叔的头顶,那一切就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了。别看纳兰王爷的师叔怒吼不断,但这一会儿,他已经连手指都动弹不了了,只

    感觉体内的内力,在源源不断地被尸鬼龙吸取过去,而他自己却根本阻止不了!

    “三十年了,没想到,这天下还有人记得我啊!”尸鬼龙仰头大笑,冷眼看着纳兰王爷,道:“哼,我认得你,你是纳兰永的孙子!哼,当年你爷爷带你去南洋的时候,还拜访过我!”

    纳兰王爷面色急变,这些事情,他当然记得了。尸鬼龙活了三百多岁,属于绝对的老古董了。别看纳兰王爷也是一百多岁了,但在尸鬼龙面前,他连曾孙子辈都算不上呢。

    “经纬,救我……救我……”师叔的声音都变得虚弱了,他体内真气被尸鬼龙不断吸取过去,而他根本连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只能求助于其他人了。

    “来啊,来救他啊!”尸鬼龙仰头大笑,道:“小辈,来我跟前,让我好好看看你的样子,让我看看,你有你爷爷几成的功力了!”

    纳兰王爷看了看师叔,又看了看尸鬼龙,突然转身便跑,根本不敢在这里逗留分毫。他很清楚尸鬼龙的实力,遇上这样的人物,别说是他了,就算是天下五绝全都在这里,也斗不过尸鬼龙的。他要是过去救自己的师叔,那结果就是得把自己的性命也搭在这里,他当然不会为了救人而拼命的!

    眼见纳兰王爷转身跑了,师叔的面色瞬间变了,他咬紧牙关,疯狂嘶吼道:“纳兰经纬,你这个欺师灭祖的小人。你叫我出来,为你做事,为你卖命,结果你却把我出卖了。纳兰经纬,老子这次要是不死,一定屠灭你整个纳兰家,让你所谓的皇族后裔,全部一个不剩,我一定要杀光你纳兰家所有人!”

    这一会儿的时间,纳兰王爷早已经跑远了。虽然他听得到师叔的叫喊声,不过,事关自己的生死,他也绝对不会逗留分毫的。

    在纳兰王爷拼命逃跑的时候,这边南岭派剩下八人也不敢有丝毫逗留,搀扶起伤者,纷纷转身逃跑了。这边现场,只剩下尸鬼龙,以及被他按在手下的纳兰王爷师叔了!

    纳兰王爷的师叔狂骂了几声,虽然发泄了心中的愤怒,但他的心却也越来越煎熬了。因为,他很清楚,接下来等待自己的是什么命运。他体内的真气源源不断地被尸鬼龙吸走,而他根本没有丝毫反抗之力。若是一直这样下去,他这条命就要彻底交代在这里了啊。

    “**师,您……您饶了我吧……”纳兰王爷的师叔颤声哀求道:“我……我也没有冒犯您,您……您也没必要这样杀了我吧?”

    “哼哼哼……”尸鬼龙冷笑不断,道:“你的确没有冒犯我,不过,谁说我尸鬼龙杀人需要理由啊?”

    纳兰王爷的师叔顿时语结,感觉着体内的真气越来越少,他的心里也更加惊惶起来。

    “**师,您饶了我吧,只要您放过我,我……我情愿给您当牛当马,帮你做任何事情……”纳兰王爷的师叔颤声哀求道,死到临头,他也顾不上什么面子了,这一会儿只想保住性命才是最关键的。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1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