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天道之内,这并不出乎众人的预料。但是,安世平后面说的话,可就让众人震撼了。

    释迦究竟走的是什么道路,竟然能够解释什么叫做天道?要知道,连曾经创造了一个流派的佛都没能解释天道,释迦难道还能解释什么叫做天道吗?

    “他走的是什么道路?”叶青奇道,众人也都好奇地看着安世平,所有人都很想知道这个答案。

    “呵呵……”安世平笑着摇了摇头,道:“不可说,不可说。”

    安世平一脸神秘兮兮的样子,让众人心里更是好奇了。但是,安世平既然不说,众人也都没有办法,只能在心里猜测释迦到底是要做什么了。

    叶青心里也更是震撼,谁能想得到,平常看起来跟王老八差不多无耻的释迦,竟然也是这样深藏不露。想要解释天道,这可是古往今来多少惊才绝艳的人物都没能做到的事情,释迦能够成功吗?

    “安神医,我刚才听您说了武天痴的事情,武天痴又是什么人呢?”沈天君问道:“叶青在北邙山里面看到过武天痴留下的字痕,这个人跟尸鬼龙还有什么恩怨不成?”

    “你竟然进过藏魔窟的最深处?”安世平惊愕地盯着叶青看了一会儿,叹气道:“果然是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旧人啊。这藏魔窟,我也只是走到最后关卡,始终无法走过去。没想到,你竟然能够走到最后,真让我大开眼界啊。”

    听安世平这话,叶青倒是愣住了,他挠了挠头,道:“进入藏魔窟最深处,这很艰难吗?”

    “当然艰难了!”安世平点头,正色道:“释迦和无极也曾尝试过走进去,但两人也都止步于最后关卡。甚至,连真佛也尝试过进去,也是止步于最后关卡。普天之下,真正能够进入最后关卡的人,已是罕见!”

    “不至于吧?”旁边丁连顺惊愕地道:“我和阴仙子也通过了最后关卡,而且,连皇甫姑娘也进去过,并没有什么艰难的地方啊。”

    “是吗?”安世平瞪大了眼睛,满脸惊愕的表情,明显是被丁连顺这话给震撼了。

    “当然是的,我和阴仙子都进去过,这逍遥游,便是我们从其中一个山洞学到的。”丁连顺说道,旁边的皇甫紫玉也点了点头。

    “不可能吧?”安世平紧皱眉头,沉声道:“药王山里面,吞魔花并不恐怖,只要你拥有绝顶的实力,可以很轻松地避过那些吞魔花。真正危险的是最后关卡,因为最后关卡,是大魔王的心魔大阵。不管是谁,想要走到最后,必须经过这心魔大阵。而心魔大阵,那可是真的无人能破,连释迦无极和真佛,都不可能通得过这心魔大阵啊!”

    “心魔大阵,这究竟是什么东西?”众人奇道,这可是他们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

    “我在天地人三门里的时候,看到了很多道门留下的典籍,其中便有关于北邙山大魔王的记载。心魔大阵,也在这些记载当中呈现。”安世平道:“所谓心魔,便是人心中的负面情绪。魔门之所以被称之为魔门,不仅他们杀戮无常,更关键的是,他们的武功,全都是利用人心里的负面情绪来发挥威力的。所以,在魔门当中,有一招心魔**,威力非常强大。使用这一招,可以勾起人心里的负面情绪,轻则让人心情低沉,被情绪所带动。重则会让人陷入幻觉当中,甚至因为幻觉而走火入魔,彻底变成一个废人!”

    叶青心中震撼,安世平所说的这些话,与藏魔窟最后关卡完全符合啊。他两次经过那个关卡,都是不由自主地陷入幻觉当中。现在想想,第一次他陷入幻觉,差点没能醒来,幸亏在最关键的时刻,听到了小白狐走路发出的那稀稀疏疏的声音,方才让他及时清醒过来。否则的话,他那一次便已经被吞魔花给吞掉了啊。而第二次,他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之后,总算没有被幻觉控制,可皇甫紫玉就不一样了。若非是他将皇甫紫玉叫醒,只怕皇甫紫玉就要困在里面了呢。

    而事实上,阴仙子之所以能够进入最后关卡,也是叶青被小白狐震醒之后,方才把她叫醒的。这么看来,如果单凭阴仙子一个人,她肯定是走不过这最后关卡的。还有丁连顺,按照丁连顺之前的说法,他则是被叶青他们的声音所震醒,否则肯定也进不去了。这么算来,叶青他们四个之所以能够走过最后那关卡,主要原因是在小白狐啊!

    “人性有善恶之分,不管是什么人,心里难免都有负面情绪,纵然传承不断的真佛也是一样。”安世平道:“心魔大阵,便是藏魔窟最强大的防守,足以让任何人无法通过了。你们几个能够走进去,这也太奇怪了吧?难道说,藏魔窟的的心魔大阵,已经开始瓦解了吗?”

    叶青和丁连顺互视一眼,两人也不知道他们经过的最后关卡,是否算是瓦解过的了。

    “既然没有人能够通过,那陈抟老祖和达摩祖师,他们是怎么走进去的呢?”叶青问道:“不仅他们,武天痴和尸鬼龙都走进去了。而且,上次我们出来之前,南岭派的九大门主也都进去了啊。”

    “陈抟老祖和达摩祖师,那可不是一般人物。至于武天痴,呵呵,他能进入藏魔窟,并不稀奇。尸鬼龙能进去,他肯定是取巧了,我怀疑他在进去之前,已经练了魔门的功法,这让他可以避开这心魔大阵。”安世平顿了一下,道:“至于南岭派的九大门主,我并没有听过这些人,他们又是什么身份?”

    听安世平这么说,叶青心里却有些惊撼。武天痴进入藏魔窟,为什么就不稀奇了?而且,听他的口气,武天痴想要进藏魔窟,可比陈抟老祖和达摩祖师还要轻松得多,难道武天痴在安世平的心里,地位还要高于陈抟老祖和达摩祖师吗?

    丁连顺沉声道:“这九个人,应该也是练了魔门的功法,他们甚至都能操纵里面的吞魔花!”

    &n

    bsp;“那就对了。”安世平点头,道:“藏魔窟对于其他门派的人来说是禁地,但对于魔门的人来说,却不是禁地,相反,还可以算是他们的大本营呢。只要是魔门的人,能够走进去,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叶青奇道:“照您这么说,如果您当年想进入藏魔窟,只需要练魔门的功法不就可以了吗?”

    “那不一样。”安世平摇头,道:“练魔门的功法,并非就是魔门的人。偶尔练了一两招魔门的功法,并不奇怪。可是,要想成为魔门的人,那就需要将自己力量的本质,变成魔门的本质。让我练一两招魔门的功法,这并不难,但是,要让我把力量的本质变成魔门的力量,那就不一样了,那等于是我让我从头再练一次武功,而且,还得先把我自己的武功全部废掉。你们想想,换成是谁,愿意做这样的事情呢?自己辛辛苦苦练起来的力量,全部废掉,从头再来,谁舍得做这样的事情呢?”

    “那尸鬼龙,他难道也是把自己的力量废掉,从头练起的吗?”沈天君奇道。

    安世平摇头:“当然不是,尸鬼龙练的降头术,本身便起源于魔门,属于魔门的一个分支。他力量的本质,还是源自魔门,与魔门属于同宗同源,不需要废掉自己的力量,只需要练一些魔门的功法,将自己变得更像魔门的人,就能避过那心魔大阵了。”

    一直沉默不语的赫连铁华突然道:“这么说的话,如果找一个不会武功的人,让他进去练魔门的武功,是否就能轻松地通过这最后的关卡了?”

    “首先,你要确定这个人真的能够练成魔门的武功,至少要做到内劲外发的境地。再者,让这么一个人通过最后的关卡,那又有什么意义呢?”安世平道:“藏魔窟里面的东西,如果不是自己进去看过,那就一点效果都没有。里面的东西,根本拿不出来,至于大魔王最强大的那些秘技,更是想都不用想。大魔王最强的秘技,全部都留在他的棺材里面,这天下,还有谁能够靠近他的棺材呢?”

    安世平虽然没有进过藏魔窟,但听他所说的这些话,他对藏魔窟里面的情况,明显很是熟悉。这些,应该都是他在天地人三门里面看到的记载了。这么说来,当年鬼谷子应该也曾研究过藏魔窟啊。而且,听这口气,估计连当年的鬼谷子也无法靠近大魔王的棺材啊!

    鬼谷子是什么人,那可是数千年来,道门唯一能够称得上是大圣的人物。而且,从他之后的数千年,华夏国再无出过大圣。他留下的天地人三门,影响后世数千年,至今还没有人能够弄清楚天地人三门里面的秘密。这样的人物,竟然都无法靠近大魔王的棺材,曾经的大魔王,究竟是怎样逆天的人物呢?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2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