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释迦这庄严的造型,叶青也收起了玩笑的心思,低声道:“大师,那这孩子身上的紫莲业火可怎么办?难道这紫莲业火一辈子都消不掉了吗?”

    “你急什么?”释迦道:“这紫莲业火是在他的身上,又不是在你的身上。再说了,这孩子已经陷入了深层次的禅坐境界,看样子应该是与这紫莲业火有关。这种禅坐境界,一般人可是很难进入的。这孩子进去了,就不要轻易把他叫醒了,这对他可是有莫大的好处。”

    “那他得坐多久呢?他都一天没吃饭了啊!”叶青道。

    释迦道:“佛祖静坐的是时候,十年只是一眼之间,从未说过吃喝。他这才坐了几天,吃什么啊!”

    “佛祖是佛祖,他又不是佛祖。佛祖饿不死,难道他也饿不死吗?”叶青急道。

    “哎呀,我就说你这人啊,什么都不懂。我是佛门的人,我还不清楚吗?”释迦道:“听我的,没错,就让他这样坐着吧,饿不死的。饿死了,我给你偿命,好不好?”

    叶青无奈地看了看释迦,这老家伙的话,他总是无法相信。但是,现在这情况,他也没法叫醒扫把星,就只能这样罢了。

    “你也别着急,他既然陷入禅坐境界,等他醒来,就肯定有办法解决这紫莲业火的。”释迦拍了拍叶青的肩膀,道:“再说了,这紫莲业火在他身上,也等于是给他披了一件护甲啊。就算是尸鬼龙,也不敢来袭击他吧!”

    “这倒也是。”叶青点了点头,刚想说话,却突然想起一事,急道:“不对,你……你刚才不是把手按在他头上了,你怎么没事?”

    释迦道:“废话,佛爷我早就被紫莲业火灼烧过了,全身业力都已经焚尽,剩下的就是这具纯粹的佛躯。现在就算把我扔到紫莲业火里面,也伤不到我分毫的!”

    “是吗?”叶青惊愕地看着释迦,没想到这老家伙竟然还有过这样的经历。叶青可是很清楚这紫莲业火灼身的痛苦,释迦竟然之前已经焚尽了业力,这可真的不简单啊。

    “佛爷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释迦撇嘴,带着叶青出了房间,顺手将房门关上,低声对叶青道:“叶小子,你可得注意了。这孩子的事情,任何人都不能说。一旦传开,绝对会很麻烦的!”

    “我知道!”叶青点头,事关扫把星的生死,他当然不会掉以轻心了。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了大厅这边。两人刚进去,便看到赫连铁华气冲冲地从外面走了进来。而他身后,正有两个人,拖着一个人走了进来,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傲无常的儿子,傲慕寒!

    傲慕寒头发散乱,鼻青脸肿,看样子是刚被人打过。他一脸惊惶的样子,进入大厅看到叶青,眼中闪过一丝怨毒,更多的还是惊惧。

    那两个人将傲慕寒拖进大厅,便直接将他往地上一扔。傲慕寒挣扎着想站起来,却被旁边的人一脚踹在腿弯上,直接跪倒在地。

    看着傲慕寒,叶青也微微皱起了眉头。之前他怀疑傲慕寒使阴招对付李连山,所以对他也在防备着。没想到,这么快,赫连铁华便将他带过来了。

    “大将军,这是怎么了?”叶青奇道。

    “哎!”赫连铁华怅然叹了口气,沉声道:“这次回来,我也感觉洪盟七舵里面有问题,就特别派了一些人,盯着那几个可疑的人。结果,还真的让我查到,傲慕寒竟然背地里向沈千越报信!”

    叶青面色一寒,转头看着傲慕寒,沉声道:“这么说来,上次李连山的事情,也是他故意为之的了。”

    “看来肯定是这样的了。”赫连铁华冷眼看了傲慕寒一眼,沉声道:“傲慕寒,你老实交代,上次李连山的事情,是不是你故意坑害他的?”

    傲慕寒连忙颤声道:“赫连叔叔,我……我真的不知道李连山的事情是怎么回事,那真的跟我没有关系啊……”

    “事到如今,你还嘴硬!”赫连铁华一拍桌子,怒声道:“我已经召集了七家的人,一会儿七家的人公审你,就不像我这么好说话了。到时候,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嘴硬到什么地步!”

    傲慕寒明显一个哆嗦,他当然知道七家公审是一个什么概念。

    没多久,傲无常便第一个从外面跑了进来。他接到赫连铁华传去的消息,就立马赶了回来。看到跪在大厅里的傲慕寒,他面色一变,急忙走了过来,道:“大将军,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慕寒,他……他做了什么是,惹你发怒了?”

    “他要是只惹我发怒,那也就罢了。我当长辈的,难道还要跟一个晚辈计较吗?”赫连铁华沉声道:“他惹怒的不是我,而是整个七家,整个洪盟七舵,整个华夏国的人!”

    “啊?”傲无常惊愕,不知道赫连铁华这话怎么说的这么严重了。

    此时,陆续又有七家其他成员赶了过来。看到现场的情况,众人也都是诧异,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了。

    “算了,一会儿等人齐了再说吧。”赫连铁华摆了摆手,道:“你们先坐下吧。”

    看着跪在大厅中间的儿子,傲无常心里很是不忍。但是,他也清楚赫连铁华的性格,知道自己的儿子肯定是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大错,所以赫连铁华才要召集七家公审他。现在这情况,傲无常也只能跟着众人在旁边坐下,心里祈祷着自己的儿子,千万不要做什么太出格的事情,不然,连傲无常自己都保不住这个儿子了啊!

    过了不到五分钟,七家的成员便全部赶了过来。同时过来的,还有沈天君等一群高手。现在众人一起连理对付尸鬼龙,关于尸鬼龙的事情,也

    都是众人在一起商量的。

    等众人坐定,赫连铁华便直接起身,将刚才给叶青说过的话,又向众人说了一遍。最后,他还拿出了一个卡带,沉声道:“这带子里面,就录着他给沈千越打电话时说的话。他把咱们的情况,全部告诉了沈千越,包括释迦大师过来的事情。现在,咱们所有的底细,尸鬼龙都知道了!”

    听闻此言,原本还不知道发生什么是的众人,全都是勃然大怒。尤其七家的成员,更是纷纷起身怒骂傲慕寒。

    傲慕寒自己坐在地上,面上的表情别提有多惊恐了。连声音都被录下来了,他想耍赖都耍不了了啊。

    傲无常却是无力地坐在旁边,他没想到,发生的竟然是这件事。他可很清楚这件事的严重程度,至少,他这个当父亲的,也是绝对保不住傲慕寒了!

    赫连铁华看着傲慕寒,沉声道:“傲慕寒,现在大家都在这里,我再问你一遍。上次李连山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我……我没有……”

    傲慕寒刚说了这三个字,傲无常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个箭步跑到他面前。二话不说,噼啪便给了他几个耳光,怒吼道:“说实话!”

    傲无常这几巴掌出手可是极狠,几巴掌下去,傲慕寒两边的脸都高高肿了起来,嘴角鼻孔全都开始往外冒血。

    被自己父亲打了几巴掌,傲慕寒明显有些反应不过来。过了好一会儿,他方才回过神,惊惶地看着自己的父亲,又看了看现场众人。终于,他彻底承受不住这压力,嚎啕大哭起来。

    “那次的事情,我……我不是故意的,都是白清欢,是……是他陷害我的,我是被他骗了……”傲慕寒哭着喊道。

    “什么?”白家家主立刻站了起来,怒指傲慕寒:“这件事,跟我家清欢又有什么关系?你莫要含血喷人!”

    傲无常愤然瞪了白家家主一眼,沉声道:“你着什么急,听他说完啊!”

    “他污蔑我白家,难道我还不能出来理论了吗?”白家家主怒声道。

    “是不是污蔑,说完不就知道了。你这么着急反驳,是做贼心虚吗?”傲无常不甘示弱地回道。

    “你说谁做贼心虚!”

    “说的就是你,怎么了?”

    “你再说一遍……”

    两大家主,直接在现场对骂起来了,剑拔弩张的场面,看起来随时都要动手了。

    赫连铁华眉头紧皱,突然咬牙一声嘶吼:“都给我坐下!”

    赫连铁华内力雄厚,这一声从丹田发出,犹如狮子吼一般,震耳发聩。正在对骂的两人被这声音震得一个哆嗦,不约而同地后退了一步。惊惶地看了看赫连铁华,又对视一眼,最后只能悻悻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大将军发火,威势可是非常强大的,纵然是七家的家主,也是不敢硬来。

    “孰是孰非,等他说完,自见分晓,你们又何必着急的推卸责任!”赫连铁华瞪了这两人一眼,而后看着傲慕寒,沉声道:“傲慕寒,你接着说。记住,要细细地说,每个细节都说清楚。不要放过一个坏人,但是,也不要冤枉一个好人!”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2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