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青看了看栾平,微微皱起眉头,在纸上写道:你有办法让尸鬼龙与我们正面对战吗?

    栾平:尸鬼龙不知道你们这招秘技的特殊之处,特别派我来深川市打听这招秘技的情况。这招秘技的情况究竟如何,他根本不知道,就是全听我说的结果。如果我把这一招的威力说的很弱,你觉得他会不会跟你们正面对战呢?

    这句话倒是说中了众人的心坎儿,现在就是缺少一个尸鬼龙正面交锋的机会。若是尸鬼龙一直躲着他们,那他们也没有办法啊。栾平说的这话,却解决了众人的一个难题。若是尸鬼龙愿意跟众人正面交锋,那击杀尸鬼龙的希望就大得多了啊。

    叶青微微沉默了一会儿,写道:你为尸鬼龙做了这么多事,你是他的心腹手下,我们怎么能够相信你?

    栾平摇头,写道:你错了,我不是他的心腹手下,尸鬼龙这个人,注定不会有心腹的。他任何人都不相信,至于我,也是被他用同心虫控制的。我们就像是他圈养的家畜一般,随他喜欢,什么时候想杀了我们都可以,我们在他身边,连一点人格都谈不上,更别说什么心腹了!

    栾平这话说的有些苦涩,看得出他对尸鬼龙也是非常的怨恨。毕竟,尸鬼龙根本就没有把他们当成人看过,随时想怎么拿捏他们就怎样拿捏他们。

    栾平之前刚出山的时候,实力也是惊艳四方,无人能敌。纵然大将军赫连铁华,若非学了一招咫尺天涯的绝技,方才击败了他。否则的话,至今栾平还不逢敌手呢。可是,到了尸鬼龙那边之后,接连被尸鬼龙吸了两次内力,现在能够勉强保持绝顶高手已经不容易了,他对尸鬼龙的怨恨自然是可见一斑。

    起初跟着尸鬼龙,他还是抱着能够得到延寿续命机会的心思去的,觉得尸鬼龙纵横天下无人匹敌,肯定能够寻到延寿续命的机会。他只需要跟着尸鬼龙,肯定就也能延寿续命,所以他对尸鬼龙可是非常的推崇。但之后接连发生的事情已经证明,就算尸鬼龙真的能够找到延寿续命的机会,也绝对不会跟他们分享的。甚至,跟着尸鬼龙,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杀掉,这才是最让人担心的事情,生死已经完全不由自己做主了。

    所以,栾平这才站出来反抗尸鬼龙。他要借着这个机会摆脱尸鬼龙的控制,这样,他还有希望多活一段时间。这样一直跟着尸鬼龙,能活多久,他都不敢奢望呢。

    叶青四人看完那纸条上的字,互视一眼,虽然没有说话,但眼神已经交流了彼此的想法。

    叶青接着写道:你说你愿意帮我们,可我们要怎么相信你?谁知道你是不是尸鬼龙故意派来骗我们的?

    栾平看到上面的内容,淡淡一笑,写道:我早就知道你们会有这样的疑问。信不信我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拿到的绝技究竟是什么,我又不知道,我也没法跟尸鬼龙说这绝技的威力。到时候,我告诉尸鬼龙,就说这招绝技威力不大,他就会来与你们对决。究竟能不能相信我,等打完之后,一切自见分晓了!

    栾平这话,倒是让叶青微微点了点头,这也的确正是叶青所想的事情。说实话,拿回来的这招秘技,唯有叶青最清楚里面的情况。栾平不知道这一招的威力所在,自然没法跟尸鬼龙说要如何规避了。到时候打起来,只要叶青能够将达摩祖师那六招秘技的力量全部吸收起来,催动释尊左手,就能击杀尸鬼龙了。栾平不知道释尊左手的事情,尸鬼龙自然也不知道如何躲避,那尸鬼龙肯定是必死无疑了啊!

    叶青提笔写道:既然如此,那等杀了尸鬼龙之后,我们自然会放过你的。你不用担心了,回去告诉尸鬼龙,让他准备跟我们对战就可以了。

    栾平缓缓摇头,写道: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尸鬼龙在我体内下了同心虫,尸鬼龙如果死了,我恐怕也活不长了。我这次来,就是想寻找一个活命的机会。如果你们愿意帮我解决这同心虫的威胁,我就愿意帮你们对付尸鬼龙!

    叶青看到这些字,不由诧异,写道:我们都不知道同心虫是什么,怎么帮你解除同心虫的威胁?

    栾平:你们不知道,但百里奚和宁千术肯定知道。只要他们两个愿意帮我解除同心虫,那我就可以帮你们做事!

    叶青看到这话,微微沉默了一会儿,缓缓点头,写道:如果他们知道,那我就请他们帮你解除同心虫的威胁。不过,前提是你先帮我们杀了尸鬼龙!

    栾平笑了笑,写道:那是当然,尸鬼龙一日不死,我也休想安宁。我不仅会帮你们击杀尸鬼龙,我还会把纳兰家的秘密也告诉你们。纳兰经纬此人包藏祸心,纳兰家隐藏了很多实力,你们可千万不要看走了眼。击杀尸鬼龙固然重要,但千万也要小心纳兰经纬,不要让他坐收渔人之利。

    叶青点头,写道:纳兰家和完颜家,我们一直在防备着他们呢。

    栾平看了看叶青,缓缓摇头,写道;你并不了解纳兰家的真正情况,所以你并没有完全警惕。这么跟你说吧,纳兰经纬,也是学了达摩祖师留下来秘技的人。只不过,这秘技一直被他隐藏着,你们根本不知道而已。否则的话,以他的实力,如何能跟学了达摩祖师秘技的人抗衡呢?

    看到这段话,这边众人面色皆变。纳兰经纬竟然也学了达摩祖师的秘籍,这却是众人之前根本都不知道的事情啊。纳兰经纬这隐藏得也太深了吧,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表露出来?

    而叶青心里更多的还是震撼,达摩祖师不是只留下了六招秘技吗?纳兰经纬也学了一招,他学的哪一招呢?

    叶青现在所知道的便已经有六招了:他自己在藏魔窟里面学的龙象之力,大将军赫连铁华学的咫尺天涯,紫衣喇嘛学的一苇渡江,血衣和尚学的明心菩提,沈天君的因果有报,以及蒙面老者所学的循环不断。总共六招,

    全部都是叶青这边的人学到的,六招加一起就能催动释尊左手了。

    而如今,栾平突然说纳兰经纬也学到了达摩祖师的一招秘技,这就让人不得不惊诧了。纳兰经纬究竟是学了这六招中的哪一招呢?

    片刻的迟疑,叶青立马写道:他学的是哪一招秘技?在哪里学到的?

    栾平:具体在哪学到的,我也不知道。但是,这一招的名字,好像是叫步步金莲,是达摩祖师留下的秘技之一!

    步步金莲!?

    叶青再次惊愕,达摩祖师留下的六招秘技了,难道还有这么一招吗?可是,自己这边知道的都已经够六招了。现在又多出来一招步步金莲,这又是怎么回事,这加一起都够七招了啊。这是怎么回事,究竟是自己这边有人学的不是达摩祖师的秘技,还是纳兰经纬学的这一招不是达摩祖师的秘技呢?

    这一下,叶青心中也充满了疑惑,转头看向旁边三人,他们也都是满脸的诧异,谁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不得不说,栾平告诉他们的这个消息,可是非常震撼,也非常有用的。若是不搞清楚达摩祖师留下的六招秘技究竟是什么,到时候跟尸鬼龙硬拼的时候才发现情况不对,那可就麻烦了。凑不齐六招绝技,可就催动不了释尊左手,到时候杀不了尸鬼龙倒不算什么,反被人家杀了,那可就吃大亏了啊。

    栾平之所以跟叶青他们说纳兰家的事情,主要是因为当日纳兰经纬置他不顾,自己一个人逃了,让栾平心里很寒,一直想报复纳兰家呢。所以,这次跟洪盟七舵合作,第一个击杀尸鬼龙,第二个便是将纳兰家的实力说出来,想让洪盟七舵对付纳兰家。

    他却没想到,把纳兰经纬学了达摩祖师秘技的事情说出来之后,这边众人会如此震惊,这让他也有些诧异了。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栾平在纸上写下这个问题,交给了叶青。

    叶青:没什么,有些事情,我们需要讨论一下。

    栾平微微愣了一下,写道:那什么时候跟尸鬼龙对战呢?

    叶青想了想,写道:你先稳住尸鬼龙,告诉他,我们这一招的威力并不如想象当中那么强。至于具体对战的时间,我们会根据情况安排的。

    栾平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之色,他是想让叶青他们赶紧击杀了尸鬼龙,让他快点摆脱尸鬼龙的。没想到,叶青他们竟然还要等一段时间,他不得不再次跑回到尸鬼龙那边,小心翼翼地伺候着了。

    但是,叶青他们不出手,栾平也没有办法。他只能缓缓点了点头,深深看了看众人,径直从门口离开了这房间。

    目送栾平离开,屋内四人立时面面相觑,这情况让他们也很是疑惑。

    “看样子,这件事,非得去问问释迦了!”沈天君道:“他是佛门的人,达摩祖师留下的秘技到底是什么,他应该是最清楚的人了!”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3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