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沈天君这话,众人顿时都疑问纷纷:“对啊,这么多年,那个千古邪魔都死了,还加固封印,这是不是有点胡扯啊?”

    “难道说,那个千古邪魔并没有死?”

    “怎么可能,数千年的时间,连佛道都没能长存于世,更何况这什么千古邪魔了?”

    “可是,藏魔窟的魔宠,不都一直活到现在了吗?”

    “我倒不担心这些问题,我担心的是,这镇压千古邪魔用的佛骨舍利被咱们拿出来了,那封印岂不是再次松动了吗?这样的话,那千古邪魔,会不会脱困而出呢?”

    面对众人的议论纷纷,释迦只是很干脆地一耸肩,道:“你们别问我,我又不是万能的,哪能知道这么多事情。说真的,连这墓下面镇压着千古邪魔的事情,我都还是第一次知道呢!”

    叶青盯着释迦看了一会儿,突然道:“你说这话,我倒是不相信。那个石碑,只能算是在墓的外围,除了龙鳄守护之外,别的没有机关了。这么多年,肯定有人在机缘巧合之下进入那里,难道这个事情一直都没被人发现吗?”

    “你这个人真是的,我说实话,你不信,非要我说谎话才行啊?”释迦道:“石碑的事情,我的确是第一次听说。至于有没有人在机缘巧合之下进去,发现这石碑的事情,说真的,我也怀疑有这个可能。但是你们别忘了,那个墓,可是魔门建造的。魔门为了防止达摩祖师的秘技被外人发现,不惜花费这么大的力气,建造这么大一个工程,可见魔门对这里面的东西可是非常重视的。说实话,以前我还有些疑惑,为什么魔门需要花费这么大的力气,来镇压达摩祖师留下来的东西。现在,我隐约已经明白了一些,魔门要封锁的,恐怕并不是达摩祖师的绝技,而是别的什么东西吧!”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面色微变,齐齐看着释迦,沈天君低声道:“你的意思是,魔门的人,想封锁那个千古邪魔的事情?”

    “这不对吧?”丁连顺道:“那个千古邪魔,既然号称是邪魔,肯定便是魔门的人啊。如果把这个邪魔放出来,绝对会壮大魔门的实力,魔门不想办法把他放出来,反而还要想这种办法封锁那个地方,这是不是有点不符合逻辑呢?”

    “你这个人说这话,摆明就是不了解魔门。”释迦道:“魔门为什么叫做魔门?就是因为他们与常规不一样,做一些邪魔外道的事情。魔门当中,充满了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事情。这个千古邪魔的力量太过强大,一旦出现的话,现有魔门成员,岂不是都要被他踩在脚下了?以魔门那些人的习性,他们肯定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啊!”

    “你的意思是……”丁连顺皱起眉头,道:“魔门的人,故意要将那个千古邪魔封锁起来?”

    “可是,如果他们要这么做的话,那为什么还要将那个不动菩萨印的石碑暴露出来呢?”叶青奇道。

    “我只是这么一猜测,我怎么知道魔门的人是怎么想的呢。”释迦耸肩,道:“这件事,我觉得,咱们也不要去胡思乱想了。现在当务之急是解决那个尸鬼龙,至于那个千古邪魔的事情,反正是在被镇压着,你们激动什么啊?”

    百里奚道:“话不是这么说的,那个石碑是松动状态,如果有人将石碑推开了,那个千古邪魔岂不是就要被放出来了啊?”

    “不动菩萨印,你以为是那么容易就能推开的吗?”释迦瞪眼,道:“你知道为什么要叫不动如山吗?意思就是说,那个石碑放在那里,就如同一座山一般,根本推不开,你以为谁想将那石碑推开,就能推开的吗?”

    “我将那石碑推开了几次,并没有什么难度啊。”叶青在旁边说道。

    “靠,你能一样吗?”释迦道:“你可是能够走进达摩祖师圆寂那个密室的人,你以为这些都只是巧合吗?”

    “照你这么说,叶青身上,还有什么特殊之处了?”沈天君看着释迦,奇道:“你当初让他去找达摩祖师留下来的秘技,肯定便是提前已经预料到了一切,知道叶青绝对能够拿到这秘技,对不对?”

    叶青也看着释迦,他也想知道自己身上有什么特殊之处,为何释迦当时就选择了他呢?

    “嘿嘿……”释迦嘿嘿一笑,颇有深意地看了看沈天君,又看了看沈天君旁边的蒙面老者,道:“这件事,还需要我解释吗?”

    听到这话,众人更是诧异,沈天君倒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并没有再追问了。

    “到底怎么回事啊?”叶青忍不住了,释迦到这个时候开始卖关子了,不说后面的话,这想憋死人吗?

    释迦摊手道:“到底怎么回事,你别来问我,问你沈叔叔去。”

    叶青看向沈天君,沈天君微微摇了摇头,轻声道:“这件事,以后再说吧。”

    见沈天君都这么说了,叶青也就没有再问了。毕竟,沈天君绝对不会坑他的,这他心里可是非常清楚的。沈天君有什么话不说,那肯定是有其原因的。

    释迦看了看众人,道:“怎么样,还有问题没,没有问题的话……”

    “我还有问题。”叶青打断释迦,他沉默了一会儿,沉声道:“我怀疑,那个千古邪魔,并没有死。”

    此言一出,现场顿时一片哗然。刚才千古邪魔的事情被说出来,便已经引起轰动了。现在叶青说出这话,更是让众人惊撼不已了。

    “你……你瞎扯的吧?”释迦愕然看着叶青,他明显也很是震撼。

    “是真的!”叶青慢慢将那玄铁链子把大龙鳄和十具骷髅扯进水洞里的事情说了一遍,之前回来太过

    仓促,他都没来得及说这件事呢。现在说出来,自然是引起现场众人的一片震撼。

    “你说……”释迦看着叶青,道:“那玄铁链子,将大龙鳄和十具骷髅全部扯进了水洞里面?”

    叶青点头,道:“不仅如此,那玄铁链子还避开了我,好像并没有伤害我的意思,甚至,看起来好像还是在保护我。”

    “这……”释迦的面色明显凝重了起来,看着叶青的目光,明显也多了一些惊撼。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反正,释迦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缓缓点了点头,沉声道:“这么说来,这件事还真的不是咱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啊。等这次尸鬼龙的事情之后,看来我是得亲自去那里走一趟了。”

    叶青本来是想从释迦这里问出那水洞里面的存在究竟是什么的呢,没想到,连释迦自己都一点都不清楚。看来,从他身上也问不出什么了,这件事也就只能先作罢了。

    之后众人商讨了对付尸鬼龙的事情,有栾平配合的话,众人想对付尸鬼龙,难度就降低了不少,只需要凑齐达摩祖师留下的那六招秘技,催动释尊左手就可以了。现在问题的关键就是,要先把达摩祖师留下的这六招秘技凑齐,不然的话,无法催动释尊佛骨舍利里面的力量,那众人说什么都是白扯。

    之前,不知道有步步金莲这一招的时候,众人要考虑的便是如何将紫衣喇嘛请来。如果紫衣喇嘛愿意来帮忙的话,那这件事就算是成了。而现在,众人要考虑的,不仅有紫衣喇嘛,而且还包括纳兰经纬。

    紫衣喇嘛还好请一些,如何请纳兰经纬,反倒是一个更加麻烦的事情了。

    当然,这些事情都交给赫连铁华去处理了。紫衣喇嘛和纳兰经纬都在距离深川市比较远的地方,请他们过来的话,就算他们都同意,也至少需要个两三天的时间。

    这两三天的时间,对其他人来说,就是准备着对付尸鬼龙的时间。而对于叶青来说,却基本等同于是他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了。他要亲自拿着释尊的佛骨舍利,使用这招释尊左手来击杀尸鬼龙。也就是说,他要亲自承受释尊左手的强大力量,这可是轻则变成废人,重则当场死亡的事情。虽然叶青编了个谎话骗过了众人,让众人不用担心这件事,但事实上,别人不担心,他自己难道也能不担心吗?

    两三天的时间,叶青最想做的事情,便是回到家乡,回到父亲家人的身边,好好团聚一番。若是能够找到弟弟叶军,那当然也是最好的事情了。可是,现在这一切,都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如今深川市这个情况,叶青若是离开,必然会引起别人的怀疑。所以,他还必须镇守在深川市这边,等待着与尸鬼龙对决的一刻。至于回家看看父亲家人的愿望,却都已经不可能了。

    当然,若是这次大战之后,他侥幸不死,只是变成一个废人,那他就可以回到家里,跟家人团聚了。而这,也是叶青能够想到的最好结果。可是,事情真的会这么简单吗?叶青现在连绝顶高手的内力都承受不了,更何况释尊左手的力量了?这全部的力量灌注进入他的体内,绝对足以让他爆体而亡了啊!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3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