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赫连铁华仰头大笑,摆手道:“不管怎么样,纳兰兄既然来了,这一战就能打了。行了,咱们也别总在外面站着了。纳兰兄,咱们去屋里喝杯茶,再细谈这件事吧!”

    “也好!”纳兰经纬连忙回道,上次在呼蒙市,他与赫连铁华结下恩怨。这次过来,还怕赫连铁华找他的麻烦呢,没想到赫连铁华竟然对他还如此客气,这让他心里安稳多了。

    众人进了大厅,分主次坐下,没说几句,便说到了对付尸鬼龙的这件事上了。

    纳兰经纬这次过来,主要也就是想看看叶青到底从达摩祖师圆寂的密室里面,得到了怎样的秘技。众人说起这件事,他也非常乐意听。可是,当他听说需要达摩祖师留下的六招秘技来催动这招释尊左手的时候,他便终于明白,为何众人对他的态度这么好了。

    说完释尊左手的事情,沈天君便直接看着纳兰经纬,道:“我们已经凑齐了五招,紫衣尊者也正在往深川市赶来的路上。加上纳兰兄的步步金莲,凑一起便是六招秘技,到时候与尸鬼龙对战,我们只需要将这六招秘技的力量全部灌注到那佛骨舍利里面,就能引出释尊的力量,从而击杀尸鬼龙了!”

    纳兰经纬心里暗跳,正如栾平所说的那样,他的确是学了达摩祖师留下来的秘技步步金莲。但事实上,他一直隐藏着这件事,知道这件事的人根本不多。而且,他从来没有在外面用过这一招,因为这一招他是准备当做保命用的。就算上次在呼蒙市,那场大战当中,他也没有用出这一招。没想到,这个消息最终还是泄露了出去。

    不过,现在沈天君既然已经说出了这步步金莲的事情,纳兰经纬心里很清楚,这个时候肯定不能否认了。

    “有需要纳兰的地方,各位尽管直说!”纳兰经纬道:“只要能够击杀尸鬼龙,纳兰粉身碎骨亦是在所不辞!”

    “有纳兰兄这句话,那我们就放心多了。”赫连铁华大笑,众人也都心里激动。纳兰经纬愿意与众人联手,对付尸鬼龙的希望就更多了一些啊。

    众人又细谈了一下对付尸鬼龙的事情,纳兰经纬也想击杀尸鬼龙,当然我不遗余力地与众人讨论联合的事情。当然,他的注意力更多的还是放在叶青的身上。因为释尊的佛骨舍利还在叶青的身上放着,知道佛骨舍利的力量之后,他对这佛骨舍利也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很想得到这佛骨舍利。

    不过,想归想,他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在这么多绝顶高手面前去抢叶青手里的佛骨舍利。他只能在心里暗暗盘算,如何在混战的时候创造机会了。

    跟纳兰经纬谈完这释尊左手的事情,一直静坐的血衣和尚突然站起身,朗声道:“纳兰经纬,没想到,你也修了达摩祖师留下来的秘技。上次呼蒙市之战,你根本未出达摩祖师留下来的秘技,你我之间的战果,根本不算。今日,我要再与你一战……”

    听到血衣和尚这话,现场顿时一阵哗然,沈天君等人也是面色焦急。这个时候,都在计划着对付尸鬼龙的事情,而血衣和尚竟然在这个时候挑战纳兰经纬,这未免有点太不合时宜了吧?要是这个时候先内斗起来,那对付尸鬼龙的事情,可该怎么办啊?

    “血衣门主,现在大敌当前,之前的恩怨,要不就先放在一边吧。”赫连铁华道:“纳兰兄千里迢迢赶到深川市,协助我们对付尸鬼龙,他便是咱们的战友。之前那些小恩怨,与今日的尸鬼龙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我知道!”血衣和尚很干脆地回道:“所以,我与纳兰经纬之战,只是以一招为界限。纳兰经纬,你用出你所学的步步金莲,我也使出我所学的明心菩提。一招为限,输赢自负,从此你我之间恩怨烟消云散,如何?”

    听到这话,纳兰经纬面色缓和,哈哈大笑,站起身道:“既然血衣门主如此诚邀,纳兰岂会让血衣门主失望。也刚好,纳兰也想见识见识血衣门主的绝技。你我便以一朝为限,点到即止,如何?”

    “好!”血衣和尚大声回道,慢慢走到大厅中间站定,看着纳兰经纬,沉声道:“纳兰经纬,我这一招明心菩提,虽说是安定心神所用。但是,里面也含有精炼内力之法,若是用出,虽不如龙象之力那般,可以数十倍提升人的力量。但是,施展出来,也能让人的攻击力变得极强!”

    纳兰经纬笑道:“血衣门主但出手无妨,能见识到血衣门主的绝技,也是纳兰之幸!”

    见两人如此对峙,丁连顺站起身想要过去阻止,却被坐在旁边的叶青拦住了。叶青朝丁连顺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丁连顺不知道叶青的意思,但是,见沈天君赫连铁华蒙面老者等人都坐着不拦,便也不再说话。

    其实,丁连顺当然不知道众人的想法。众人都看得出来,血衣和尚并非是在挑战纳兰经纬,而是在试探纳兰经纬的步步金莲。毕竟,马上便要与尸鬼龙对决了,众人还没见过纳兰经纬施展步步金莲,心里难免有些怀疑。所以,血衣和尚出言逼迫纳兰经纬,就是想亲眼看看这招步步金莲!

    血衣和尚站在大厅中间,身上血袈裟无风自起,罡气布满全身,四周旋转着一道奇异的气的漩涡。四周的一切,仿佛都随着这漩涡而搅动了起来。可是,偏偏身处其中的血衣和尚,表情却是异常的平静,面上难得的祥和,双手伸直都合拢起来,看起来就犹如那大殿里面悲天悯人的佛像一般。

    大厅里众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见血衣和尚这样子,心中皆是震撼。他们都能看得出,在血衣和尚身周旋转的气劲,正在不断地增强变大,这是血衣和尚正在蓄力的结果。这力量之强悍,甚至超出了绝顶高手的承受范围,主要是血衣和尚蓄力很长时间的缘故。漩涡在吸收血衣和尚的力量,等待着发出恐怖的一击。

    &nbs

    p;另一边,纳兰经纬和血衣和尚相对而立。面对血衣和尚这强大的声势,他也不敢怠慢,嘴角轻笑,双手拈指,犹如佛陀拈花。随着血衣和尚这边力量的攀升,他慢慢往前踏出一步。脚步刚落地,脚底下突然金光乍现,一朵金莲随脚步而生,刹那增大,将纳兰经纬承载其中。紧接着,纳兰经纬再踏出第二步,又是一朵金莲应运而生,增大如之前那朵,将纳兰经纬承载其中。步步金莲,一步生一朵,纳兰经纬双脚踩踏双莲,面色越发的平和,面对血衣和尚强大的声势,竟然丝毫不落下风。

    四周众人看得真切,纳兰经纬脚底下这生出的金莲,其实是纳兰经纬力量凝结的结果。只是,谁也想不明白,这力量为何还能被人看得到,竟然看起来好似实质化了似的。达摩祖师流传下来的秘技,果然不简单啊!

    然而,面对纳兰经纬的两朵金莲,血衣和尚并没有出手攻击,依然在蓄积力量。可能纳兰经纬也觉得不够,再次踩踏而出,双脚落地,便有金莲生出。如此几个来回,身边已有八朵金莲,将他守护其中。金莲闪烁,虽不见劲风扑袭来,但看得出,这金莲绝对不简单。

    随着纳兰经纬这八朵金莲生出,血衣和尚的蓄力好像也到了极点。他猛然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纳兰经纬,口中发出一声大喝,双掌推着面前那力量的漩涡,直朝纳兰经纬卷了过去。

    纳兰经纬不敢怠慢,脚底一跺,八朵金莲直接升起,将他护在中间。便在此时,那力量的漩涡也冲了过来,将他卷在了漩涡之中。强大的力量,疯狂撕扯着中间的他。但是,金莲护体,漩涡的力量,只是在冲击着那金莲,却无法伤到中间的纳兰经纬。

    四周一干高手,亲眼看着这力量的对决,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他们可都是绝顶高手,但是,这样的对战场面,他们却也没有见过啊。漩涡力量恐怖,众人都能感受到,纵然强如沈天君蒙面老者,也不敢硬接这漩涡的攻击。赫连铁华还好,毕竟他的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威力强大,尚能抵挡一番。但若是真的他身处这漩涡之中,绝对无法做到纳兰经纬这么轻松。

    当然,这并不是说众人的实力不如纳兰经纬。因为个人擅长的地方不同,遇见这样的情况,众人还有别的方法破解呢,却不会去硬生生承受。

    漩涡的力量疯狂撕扯着那八朵金莲,金莲的光芒逐渐黯淡,却是被漩涡的力量消耗得差不多了。当然,漩涡的力量也在逐渐减弱,毕竟八朵金莲的力量也是非常强悍的。如此持续了大概十分钟的时间,八朵金莲全部散掉,而那力量的漩涡,也力尽而散,什么都没有剩下了。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3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