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衣和尚对战纳兰经纬,明心菩提的强大力量,和步步金莲的强悍防御力,在这里来了一场彻底的较量。而结果也非常明显,明心菩提的力量,攻不破步步金莲的防御。而步步金莲,也只是堪堪与明心菩提持平罢了。达摩祖师留下来的两招秘技,各有千秋,不分上下。

    不过,这一下众人也总算是见识到了这招步步金莲的威力。刚才一战,已经让众人确定,纳兰经纬所学,的确便是达摩祖师留下来的秘技。而这招秘技,肯定便是催动释尊左手那六招秘技之一了!

    两人力量退去,赫连铁华立刻大笑出声,朗声道:“好一招明心菩提!好一招步步金莲!达摩祖师留下来的秘技,果然非同凡响。”

    “步步金莲,防御无敌。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血衣和尚看了纳兰经纬一眼,缓缓点头,道:“纳兰经纬,你我一战,不分胜负。不过,你我之间的恩怨,从此一笔勾销。”

    血衣和尚说完,径直转身回到座位。纳兰经纬心中一喜,说实话,他是真的不愿意招惹血衣和尚。毕竟,血衣和尚实力太强,竖下这样强敌可着实不明智。如今能够将之前的恩怨化解,对他来说,可是一件喜事呢。

    而事实上,这也是这次纳兰经纬来深川市的原因之一。上次呼蒙市的事情之后,他与众人恩怨不浅,若非尸鬼龙的事情,只怕早就有人杀到他门口了。虽然尸鬼龙的事情暂时让众人无暇分神对付他,但一旦尸鬼龙的事情解决了,难保众人不会去找他报仇。所以,他就是想借着这个机会,与众人联合对付尸鬼龙,趁机修补与这些绝顶高手之间的关系,以免之后众人的矛头对准他。

    确定了纳兰经纬这招步步金莲的威力,众人心里就更加安稳了,接下来就是等待紫衣喇嘛到来,然后众人便要约战尸鬼龙了。

    下午时分,紫衣喇嘛也赶到了庄园,终于和众人会面。至此,达摩祖师留下来的六招秘技,终于全部聚集到了一起,众人也终于能够向尸鬼龙发起挑战了。

    紫衣喇嘛赶过来,众人都是欢喜异常,唯独叶青例外。见到紫衣喇嘛,叶青心里其实还是有些忐忑的。毕竟,之前紫衣喇嘛一再叮嘱,让他保护好那些孩子们的信息,免得出现意外。而这几天,那些孩子接连被人杀死,虽然与他没有关系,但那些孩子们的信息,也就只有孤儿院这边有了。说来说去,都是他没能保护好那些信息,结果被人利用了,他心里还是对紫衣喇嘛有愧。

    还好,紫衣喇嘛赶到这里,并没有追问叶青那些孩子的事情,而是直接跟众人商讨对付尸鬼龙的事情。当然,听说佛骨舍利的事情之后,紫衣喇嘛也很是激动,当即让叶青把佛骨舍利拿出来,他在旁边仔细观察了起来。

    纳兰经纬站在人群当中,他之前过来,并没有见到佛骨舍利,也一直在思索,这佛骨舍利究竟是什么存在呢。如今叶青真的将佛骨舍利拿了出来,看到这佛骨舍利,他也很是震撼。

    紫衣喇嘛那已经不能用震撼来形容了,他起初是站在佛骨舍利面前看的,到后面,他直接跪倒在地,双手合十,面上尽是虔诚的表情。佛骨舍利金光闪耀,竟然将他笼罩在其中,伴随着阵阵佛音梵唱,使得这整个大厅里都陷入了一片宁静祥和之中。甚至,连血衣和尚这样不尊者,也难得地面现虔诚,目露祥和。

    众人当中,唯一能够比较清醒的还是叶青。不知为何,那金光闪耀之下,叶青只感觉体内一半舒适,还有一半,却是一种强烈的排斥感,好像是与这金光非常抵触似的,让叶青的身体有一种说不出的煎熬感觉。

    叶青心中诧异,搞不清楚,为何其他人都是那么祥和,唯独自己是这样奇怪呢?仔细想了想,突然想起那吞魔花的事情。这抵触的感觉,莫非是因为自己吃了那么多吞魔花的缘故呢?

    要知道,吞魔花毕竟是藏魔窟里面的东西,而且是从大魔王的棺材里生出来的。这样的东西,难保没有魔性,而这魔性,与佛本身便是对立,出现这样的排斥抵触,也是正常的。

    金光闪烁不停,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方才慢慢闪耀停止。而那阵阵佛音梵唱,也随着这金光的消散而逐渐降低停止。可是,大厅里面众人,过了好久却还都没有回过神来,依然沉浸在那佛印梵唱的宁静祥和之中。

    叶青是当中唯一的例外,自始至终他都没有被这佛音梵唱所吸引,反而是越到后面越排斥了。吞魔花的力量,让他根本无法融入这佛音梵唱当中。不过,因为他体内的魔性力量还不纯粹,却也没有因为这排斥而发生力量的冲突,所以他还能在这里站着。

    见众人都是面带祥和,沉静不言,叶青也没有开口。过了许久,那跪在佛骨舍利前的紫衣喇嘛方才合十双手,高宣一声佛号:“南无阿弥陀佛!”

    随着紫衣喇嘛这声佛号,现场所有人方才缓缓醒来。众人面面相觑,如同大梦一场,纵心有千结,这一刻也都安静祥和多了。恩怨情仇,在这一刻,好像变得都不那么重要了。佛门宁静祥和之气,将不少人心里积攒的戾气都消散不少。

    “释尊妙法,佛骨舍利。”紫衣喇嘛恭恭敬敬地看着那佛骨舍利,轻声道:“果然非凡!”

    赫连铁华笑道:“紫衣尊者都这么说了,看来这次用这佛骨舍利击杀尸鬼龙,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了!”

    “然也!”紫衣喇嘛缓缓点头,看着赫连铁华,道:“大将军,今日便可向那尸鬼龙宣战了。有此释尊佛骨舍利,足以破尸鬼龙的人形蛊了!”

    “尸鬼龙现在正在将人形蛊改变成为不灭魔身……”叶青顿了一下,道:“这有没有影响?”

    紫衣喇嘛道:“只要他的不灭魔身没有大成,释尊佛骨舍利,足以毁掉一切!”

    紫衣喇嘛

    一直在天竺精研佛法,对佛门里面很多事情都极其了解,他自然也很清楚释尊佛骨舍利的威力。他说出这样的话,那众人就安心多了。看来,这次击杀尸鬼龙,的确已经不是难事了!

    赫连铁华道:“紫衣尊者刚到深川市,旅途劳顿,要不先休息一晚,明天再向尸鬼龙宣战?”

    “不用!”紫衣喇嘛缓缓摇了摇头,道:“我时日不多了,不能耽误!”

    听闻此言,大厅内众人皆惊,所有人都惊愕地看着紫衣喇嘛,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但是,紫衣喇嘛身为佛门顶尖人物,也是有些独到之处。他说出这样的话,肯定不是无的放矢啊。

    “尊者有何心事?”沈天君奇道。

    紫衣喇嘛摆了摆手,道:“不谈此事,大将军,尽快约战尸鬼龙吧!”

    见紫衣喇嘛如此样子,众人也都没法再说什么。赫连铁华站起身,朗声道:“既然如此,今晚,我们便与尸鬼龙来一次生死之战。大家齐心协力,诛杀此魔,还天下一个和平!”

    “齐心协力,诛杀此魔!”众人齐齐喝道,在对付尸鬼龙的这件事上,众人意见那可是出奇的一致。

    赫连铁华去安排约战尸鬼龙的事情了,而众人也都各自分开,到各自的住处,养精蓄锐,准备对付尸鬼龙的事情。

    见到紫衣喇嘛过来,叶青其实很想过去找他,把那些孩子的事情跟他说一下。不管紫衣喇嘛知不知道这件事,不管紫衣喇嘛怎么处理这件事。既然是自己的错,那就应该承认。

    可是,当众人散去,叶青走到紫衣喇嘛门外,准备敲门的时候,心里却又犹豫了。他倒不是害怕紫衣喇嘛会发怒,只是,今晚是约战尸鬼龙的时候,这可是非常关键的。若是紫衣喇嘛不知道这件事,这个时候跑去跟他说这件事,恐怕会让紫衣喇嘛分心。若是紫衣喇嘛因为这件事分心,而导致今晚与尸鬼龙之战出现什么意外,那叶青可就要成为真正的千古罪人了。

    击杀尸鬼龙的机会,可是众人与栾平合伙创造出来的。尸鬼龙被栾平骗了,还以为众人得到的秘技不足以击杀他呢,这样尸鬼龙才敢来与众人一战。若是失去了这次机会,那下次尸鬼龙肯定学精明了,绝对不会与众人正面交锋,那可就麻烦了。击杀不了尸鬼龙,那天下就休想太平了!

    思来想去,叶青最后还是离开了,没有跟紫衣喇嘛说这件事。毕竟,对付尸鬼龙的事情,才是最大的事情。至于其他的事情,都等击杀了尸鬼龙之后再说吧!

    怅然叹息,叶青回到自己的住处,还没进屋,便听到屋里有轻微的声音。叶青不由一诧,这庄园里,有谁会在他房间里呢?

    叶青推门进去,刚进屋,便刚好看到坐在房间里的皇甫紫玉。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3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