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天君看了赫连铁华一眼,他看得出,赫连铁华心里其实还是很担忧这一战的。毕竟,在实力上,洪盟七舵与十二青堂之间实在相差太远。

    先不说十二青堂的天师林玄月了,单单是阴仙子和丁连顺,这两人都是绝顶高手。再加上宁千术,这就更是难对付了。而洪盟七舵这边,现在只有赫连铁华一人。皇甫紫玉虽然有绝顶的力量,但是,她也只能敌住一个绝顶高手罢了。若是这栾平再去帮助十二青堂,那洪盟七舵这一战,可就非常艰难了。

    当然,以十二青堂和洪盟七舵这样的势力,肯定也有隐藏的实力,不被外人所知,在关键时刻才会动用。可是,十二青堂和洪盟七舵能对峙这么长时间,可见双方的隐藏实力应该是相差不多。而表面上的实力,洪盟七舵可是远远落后于十二青堂的。

    “你不用担心。”就在此时,坐在旁边的百里奚得意地道:“我敢保证,就算栾平跟宁老鬼勾搭上,也持续不了多久!”

    “哦?”赫连铁华诧异,道:“此话怎讲?”

    “刚才给那老家伙解除同心虫的时候,我在他身体里动了手脚。过不了多久,栾平的身体还要出现问题。”百里奚笑着道:“我这可是用的我在完颜家地牢里这么多年研究出来的独门秘方,连宁千术那老家伙,也根本看不出来我动了手脚!”

    “是吗?”赫连铁华顿时来了兴趣,看着百里奚道:“可是,你这样做的话,栾平只会更恨咱们啊。我只是想让栾平不掺合这件事,你这样做,能够限制住栾平吗?”

    “你懂个屁!”百里奚撇嘴道:“他怎么知道是我动的手脚?我给你说,这件事,他只会怀疑到宁老鬼的头上,绝对不会怀疑我的。”

    “你这么自信?”沈天君也忍不住问道。

    “废话,世人都觉得,我和宁老鬼实力相当。而且,我的内力全部废掉,肯定是不如宁老鬼的。”百里奚道:“这种情况之下,我和宁老鬼在一起。宁老鬼动了手脚,我或者可以看不出来。但是,我动了手脚,宁老鬼没道理看不出来的。”

    百里奚说到这里,嘿嘿一声冷笑,道:“宁老鬼也不知道我动了手脚,这小子,卯足了劲给栾平治病,想要勾结栾平。哼,等栾平发现自己身体的问题,绝对不会怀疑我,而是会怀疑宁老鬼的。因为,他认定,如果是宁老鬼动手脚,我肯定看不出来。是我动手脚,宁老鬼绝对看得出来。而宁老鬼又没跟他说这件事,他肯定怀疑是宁老鬼为了控制他,所以在他身体里动了手脚。到时候,结果你们自己想吧!”

    听百里奚说这一番话,赫连铁华和沈天君面面相觑,两人沉默良久,同时点头。

    “百里先生,还是你想得周到啊。”赫连铁华面色舒缓,百里奚动了这个手脚,不仅帮他们消除了一个心头大患,反而还会让栾平敌对宁千术,这对洪盟七舵来说,可是一个好消息啊。

    “难怪刚才让你帮他解除同心虫的时候,你一口答应下来了。”沈天君道:“你是不是早就想着在他身体里面动手脚了?”

    百里奚道:“废话,这种三姓家奴,谁也不能保证他下次会帮谁做事。这种人,对他就不应该讲什么道义。必要时候来点手段,反而更好!”

    对于百里奚的话,沈天君和赫连铁华可是举双手赞同。的确,对于栾平这种人,的确不能讲什么道义。

    百里奚走到旁边椅子上坐下,问道:“对了,叶小子找到了没?”

    听闻此言,屋内几人再次沉寂,每个人面上都有些沉郁。

    看到众人的表情,百里奚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他的面容也多了些担忧,道:“对了,释迦和那个无花和尚不是在深川市吗?释迦那么大的本事,让他算算叶青在哪里啊?”

    “昨晚叶青打穿那块巨岩之后,释迦和无花和尚就再也没见人影了。”赫连铁华叹了口气,道:“释迦做事向来都是这样,你需要他的时候,他就偏偏不出现。我看,想让他们帮忙找叶青,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王老八呢?”百里奚道:“他不是铁算门的传人吗?应该卜算能力也不差吧。”

    听闻此言,沈天君和赫连铁华互视一眼,同时道:“对呀,怎么把这家伙忘了?”

    “王老八现在在叶青的庄园里住着,听说,他那边还聚集了耶律家的一批人。”赫连铁华道:“叶青这次回来,一直没回去,应该是与耶律家有什么事情没解决吧。”

    沈天君对于叶青和耶律家的事情,倒是知道一些。这件事,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不过,现在叶青人都不知道去哪了,也管不了这么多事情了。

    沈天君道:“赫连将军,你派人去把王老八找过来,让他卜算一下叶青的事情。”

    “也好!”赫连铁华点头,安排自己的手下去把王老八接过来。

    没多久,王老八便被接到了庄园里面。这老家伙,还是那猥琐神棍的样子,甩着整齐的中分发型,叼着牙签进了大厅。

    “哎呀,你们总算是把我弄过来了。”王老八一进大厅便立刻嚷嚷道:“耶律家那俩老家伙,一直逼着我想赶紧办婚事呢,说是要让叶青跟那个什么耶律颖结婚。你们再不把我接走,这婚事的大致内容,估计都敲定下来了呢!”

    “什么婚事?”赫连铁华诧异,他还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呢。

    “一些小事。”沈天君摆了摆手,看着王老八,道:“王老八,现在不是婚事不婚事的事情了。我们昨晚与尸鬼龙决战的事情,你知道吗?”

    “啊?你们……你们跟尸鬼

    龙决战?”王老八瞪大了眼睛,看样子他之前根本不知道这件事。这也难怪,他被耶律家的人围着,叶青为了不让耶律家的人知道自己回到深川市,特别封锁了他们的消息。甚至,王老八他们都不知道最近深川市究竟是处于怎样的环境之下,更别说昨晚那场决战了。

    见王老八什么都不知道,沈天君便解释道:“我们与尸鬼龙决战了,而且,叶青用了达摩祖师留下来的释尊佛骨舍利,击杀了尸鬼龙。但是……”

    “我靠!”不等沈天君说完,王老八便直接一声大骂,连忙从身上摸出龟甲和铜钱,满脸凝重地摆在了桌子上。

    “怎么了?”看到王老八这样,沈天君心里有些忐忑了。

    “与尸鬼龙决战!”王老八看了众人一眼,道:“这种事,是叶青亲自去做的吗?沈天君,你也略懂这天命之术,应该知道叶青的情况。他虽然命格无双,风水荫泽,但他气运不够。所属运数,是我上次为他转的三年大运。有这三年大运,他才能顺风顺水,一路畅通。可是,气运之道,犹如水池之水,虽然有三年,但一次性用得多了,也会枯竭。释尊佛骨舍利,那是要大气运的人才能得到,若是运用,必会消耗气运。叶青用那舍利对决尸鬼龙,他的三年气运,我怕是不够用啊!”

    听闻此言,众人面面相觑。在气运之道上,王老八绝对比众人都了解得多,甚至比天师林玄月还要精通一些。毕竟,铁算门在道门也算是别树一帜,自有其独到之处。

    “这么说来,现在叶青……”沈天君紧皱眉头,低声道:“他……他的情况,是不是有点危险了?”

    “这谁知道呢,等我卜算一下再说吧!”王老八也收拾起平日里猥琐的样子,满脸严肃地用龟甲和铜钱卜算了一番。

    沈天君赫连铁华等人紧张地站在旁边,谁也不知道卜算结果如何。但是,看王老八这表情,这件事恐怕是不太乐观啊。

    王老八的卜算方法很特殊,一个龟甲三枚铜钱,很快便完成了。他看着桌上的卦象,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怎么样了?”沈天君忍不住问道,王老八一直不说话,这让他更是担心了。

    “不太乐观!”王老八沉声道。

    “什么叫不太乐观?”百里奚急了,道:“死就是死,活就是活,不太乐观,那到底是什么情况?”

    王老八沉声道:“人还活着。”

    听完此言,四周众人同时舒了一口气。沈天君缓缓点头,道:“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但是……”王老八打断众人,沉声道:“他的气运越来越弱了,按照这种结果下去。就算把他找回来,他恐怕也是个废人了,这辈子终究再无任何成就!”

    若是叶青在这里听着,必然会大为震撼。因为,王老八说的一点都没错。叶青全身经脉尽断,而且没有丝毫恢复的迹象。手脚筋骨皆断,除了右手,身上其他地方,恐怕连行动都难了,的确已经变成了一个废人了。

    王老八的卜算之术,的确是有其独到之处。铁算门秘技,果然非同寻常啊!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4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