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哥哪料到胡雄出手这么狠,还没反应过来呢就被人砍了一刀,肩膀上顿时鲜血喷涌。虎哥的面容先是惊愕,其实砍中那一刻还不太疼,他只是有些无法相信,看着自己涌血的肩膀,一时间还无法接受自己被人砍伤的事实。

    当疼痛传过来之后,虎哥的表情就立刻变得扭曲起来。大张着嘴,往后接连退了几步,惊恐地看着面前的胡雄,想说话,却根本发不出丝毫的声音了。

    别看他们这些飙车党平时狂妄自大,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坏事做绝。但事实上,他们也没什么胆子,更没遇见过真正的狠人。见胡雄出手这么狠,所有人也都惊呆了。

    而在这一会儿,跟着胡雄过来的那两个男子也都拔出了砍刀。纵然面对十几个飙车党,他们也完全没有丝毫退却,毕竟他们都是跟着李连山经历过多少次生死的人物,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又岂会害怕这些乳臭未干的飙车党?

    这一会儿,虎哥也终于反应过来,他捂着肩膀,一边惨叫一边怒吼道:“给……给我弄死他们……”

    这边这些飙车党们面面相觑,那速龙一摆手,大喊道:“妈的,咱们这么多人,还能被他们几个人吓住了?大家一起上,弄死他们!”

    听到速龙这话,其他人也都怒吼着冲了上来,十几个人一起上来,这声势可就有点大了。

    面对如此阵仗,胡雄三人却根本没有后退的意思。他握紧砍刀,径直砍向最前面的一个青年。

    这青年用手里的头盔挡了一下,旁边立刻有两个青年冲上来,拦腰抱住了胡雄。而胡雄也不惊慌,倒转手里的砍刀,猛地往回刺去。

    后面一个青年没能躲开,被胡雄用砍刀刺在了左肩,痛得他哇哇大叫着松开了手。剩下那个还抱着胡雄的青年,吓得一个哆嗦,立马松手便跑。但是,胡雄又岂会让他跑了,拎着砍刀便追了过去,当头一刀砍了下去。

    就在此时,背后两把匕首也同时朝胡雄劈了过来,却是后面的人为了救那青年而出手袭击胡雄。他们闹出的声势不小,原本是想把胡雄吓唬住,从而救了那个青年。可是,胡雄却根本没有理会他们,只是用左臂挡了一下,挡住了这两人的匕首,而他手里的砍刀,也直接砍在前面那青年的后背上,将那青年砍倒在地。

    胡雄这一下虽然砍到了这个青年,但他的左臂上也被划出了两个口子。可是,胡雄却根本没有丝毫的惊惶,甚至都没有看自己的手臂。他举刀再次劈了过去,直接一刀砍在那青年的手臂上,将青年的手骨都砍断了,一只右手几乎被砍了下来。

    “救……救我……”青年大声惨叫,后面两人也是吓得哆嗦,连忙过来围攻胡雄。可是,胡雄仿佛认定了这青年,只是用左臂抵挡他们的攻击,右手却抓着砍刀,一刀接一刀地砍地上的青年,砍下了他的右手,便去砍他的左手,直把这青年砍得血肉模糊,明显已经没救了。

    后面两个青年何曾见过这样的事情,见到犹如野兽一般的胡雄,两人同时惨叫一声,扔了匕首转身就跑,根本不敢在这里逗留了。

    胡雄带来的那两个手下情况也差不多,这帮飙车党虽然人多,但毕竟不如胡雄他们这些经历过生死的人物。几个人早就被吓得屁滚尿流,带着虎哥疯狂跑了。

    虎哥等人跑出没多远,虎哥便强忍着剧痛从身上摸出手机,怒声道:“******,这三个杂碎,竟然敢弄伤我,我一定要让我爸弄死他们!”

    见到虎哥打电话,旁边那几个被吓得哆嗦的飙车党顿时来了精神,每个人也都激动了起来。

    “对,虎哥,打电话叫叔叔过来,弄死这群王八蛋!”

    “他们在这里动咱们,简直就是在挑衅虎哥你们家的权威啊!”

    “这里是咱们的地盘,这三个王八蛋,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莫非是想踩了咱们的地方?”

    众人七嘴八舌地鼓动着虎哥,虎哥咬着牙拨了号码,将这边的情况告诉了自己的父亲。

    虎哥的爸爸名叫虎爷,在这一带也是有名的地头蛇,干过一些大案子,所以他们家可谓是流氓世家。虎哥之所以在这些飙车党里面能当老大,全都是因为家族的缘故。

    听说自己的儿子被人砍伤,而且对方还很刺头,虎爷顿时火了。他刚好便在附近,当即召集了一批手下,浩浩荡荡地便往垃圾处理厂这边赶来。

    “虎爷,要不要先给三哥打个电话通知一下?”虎爷旁边一个兄弟低声道。

    “靠,对方就三个人,通知他干嘛?”虎爷一瞪眼,道:“咱们这么多人,一人一口唾沫也淹死他们了啊!”

    “我知道,可是,这都动刀子了。咱们过去,弄不好,这还得出人命呢。”那兄弟低声道:“小孩子的事情,没必要惹太大的麻烦。咱们先过去把这三个人收拾一顿,然后三哥带警察把他们抓回去。一来咱们面子也讨回来了,二来说不定还能搞点钱呢,总比出人命好处理吧!”

    虎爷想了想,道:“还是你说得对,好,你给老三打电话通知一下,让他安排人手,准备过来帮忙!”

    虎爷所说的这个老三,其实便是虎爷的三弟,与虎爷是亲兄弟,也是这附近派出所的一个队长。平日里虎爷做的那些事,都是他帮忙撑腰,所以他们家在这边势力才如此大。接到虎爷的电话,老三刚好也在闲着,便带了一队人往垃圾处理厂那边赶去。当然,他们的距离稍远一些,而且,他们也没急着赶过去,而是慢悠悠地赶去,准备先让虎爷把那三个人收拾一顿,他们再过去扫尾。

    虎爷他们距离垃圾处理厂很近,所以没用到五分钟便赶了过去。而虎哥那群飙

    车党正在出口处站着,看到自己老子过来,虎哥立马痛哭流涕跑过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诉说着胡雄等人的恶行,言语之中恨不得他父亲立刻过去把那些人全部杀了!

    在赶到这边之前,虎爷也没想到这边的事情能闹得多大,毕竟这一带他很熟悉,并没有什么狠角色。见到儿子受伤这样,他也是有些惊讶,这是从哪儿来的狠角,出手这么重呢?

    “******,在老子的地盘上,竟然敢这样砍伤我儿子。我倒要看看,究竟是哪个王八蛋,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虎爷怒吼着,带着一群手下冲进了垃圾处理厂。

    虎哥见到有人撑腰,立刻又恢复了趾高气昂,带着那群飙车党跟着虎爷等人一起冲了进去。

    窝棚那边,胡雄等人正在帮忙给三个孩子和那土狗包扎呢。土狗也算是坚强,竟然还在活着,只不过看起来奄奄一息,也不知道能不能熬过这浑身的烧伤。而三个孩子,大男孩受伤最重,脸上的伤疤,几乎把整张脸分成了两半,内伤严重,不断地呕血。

    叶青坐在旁边,他看起来也很是狼狈。不过,现在来了三个人,他心里也安稳一些了。而且,李连山和赵成双派的人正在赶过来,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下去呢。

    突然,外面传来一声怒吼,紧接着虎爷带了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冲了过来。

    听到动静,胡雄三人立马跑过来挡在叶青的面前。

    虎哥带着一群人走进来,目光扫过现场,最后落在胡雄的身上,问旁边的虎哥道:“是不是他们?”

    “就是他们!就是他们!”虎哥连忙嚷嚷道。

    “妈的,都给我剁了!”虎爷大声怒吼,旁边十几个小弟立刻冲了上去,朝胡雄他们围了过去。

    虎爷带来的这些小弟,跟虎哥那群飙车党可就完全不一样了。那些飙车党哪经历过什么大事,一个个看起来嚣张狂妄,但真要打起来,没有一个顶用的。而虎哥的这群手下,可也都是跟着虎哥拼过命的,战斗力自然是极强了。

    胡雄三人虽然能打,但刚才已经受伤,现在被十几个人围住,那情况可想而知。没多久,三人便都被按住了。

    “靠,我当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呢,还以为是黄飞鸿,一个打十个,所以敢来我的地盘上闹事。没想到,原来也就是三个窝囊废啊!”虎爷撇了撇嘴,道:“你们三个混哪里的?敢来老子这里闹事,来之前没打听打听老子的名号吗?”

    “爸,那个人是他们三个的老大!”虎哥一指后面的叶青,道:“刚才我听他们三个管他叫大哥来着!”

    “是吗?”虎爷瞥了叶青一眼,慢慢走了过去,道:“这臭要饭的,还能当大哥了?”

    胡雄咬紧牙关,沉声道:“你要杀要剐,尽管冲我来,这件事跟他没有关系。你儿子是我砍伤的,想报仇,找我就对了!”

    “是吗?”虎爷冷冷一笑,从身上摸出一把砍刀,遥遥指着叶青,道:“可是,我就是想先砍他,你说怎么办呢?”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4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