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把星陷入冥想之后,叶青手掌心那佛骨舍利便也跟着收敛,光芒不再,力量全部隐藏在佛骨舍利当中。

    百里奚给叶青再次检查了一遍,但结果还是一样,叶青的身体和之前是没有区别的,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情况。

    “我就说吧,这小子能有什么问题?昨晚我和宁老鬼一起给他检查过身体,除了经脉不在之外,其他的都挺好的。而且,他的筋骨正在慢慢生长,以后就算不能练武,日常活动什么的,还是不会有影响的。”百里奚道:“而且,他也没什么病,调养得当的话,活个百十岁应该没问题。”

    “可是,刚才他的情况看起来的确很不好啊。”皇甫紫玉急道:“该不会是有什么隐性病,你没有检查出来吧?”

    “废话,你这是质疑我的本事了?”百里奚一瞪眼,道:“我要是检查不出来的病,那就算他真的有,现在这天下也没人能治得了。哎呀,你就别操那么多心了。虽然我没有我师父的本事,但是,要是连个病情我都检查不出来,那我还叫什么赛华佗,直接回家种地得了啊?”

    皇甫紫玉看了看百里奚,又看了看叶青。虽然担忧,但她最终还是选择相信百里奚。毕竟,正如百里奚所说的那样,如果连他都检查不出来的病,那还真的没人能治了。

    “紫玉,你不用担心,我没事,只是刚才有点虚弱而已。”叶青低声安慰皇甫紫玉,道:“我的身体恢复得还不是太好,刚才一直送人行走,所以有些疲倦吧,休息一会儿就没事了。”

    皇甫紫玉点头,道:“那好,我先送你去休息一下。”

    “哎哟,你俩能不能不这么肉麻啊?”百里奚道:“他的筋骨生长的不错,走路是绝对没问题的,你就不能不这样搀扶着他啊?看起来就好像扶着一个瘸子似的!”

    “你管我!”皇甫紫玉白了他一眼,道:“我们想怎么着就怎么着,你管不着!”

    百里奚一撇嘴,道:“我也没打算管啊,大爷我回去接着拉屎去,你俩继续搁这块儿没羞没臊吧。等哪天需要接生再来找我,我接生也很有一套的!”

    这话说的皇甫紫玉俏脸一红,忍不住跺脚道:“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讨厌啊?”

    “就算要生孩子,也不找你接生!”叶青也笑着回道。

    “靠,好多人花重金找我接生,我都不搭理。你们两个倒是牛逼哄哄的啊,行行行,不接生就不接生,大爷我乐得清闲!”百里奚嘟嘟囔囔地背着手就走了,这老家伙估计是刚才没有揩腚的缘故,所以走路明显是岔着腿的,那好像唐老鸭一样的走路姿势,看得叶青和皇甫紫玉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将百里奚送走,皇甫紫玉这才转头看着扫把星。见扫把星那满身的紫色火焰,不由低声道:“这紫莲业火还没消除,照这样下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才能醒来啊。”

    叶青知道,其实扫把星一直在醒着,只不过,他自己应该明白很多事情。他不离开这里,叶青自然也不会说什么。只是,不知道这紫莲业火如此灼烧下去,最后究竟会出现怎样的一个结果。这么几天时间,扫把星已经变成现在这幅样子了。若是让这紫莲业火一直灼烧下去,也不知道扫把星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啊。

    既然扫把星再次陷入冥想状态,叶青也就没有再在这里逗留。他和皇甫紫玉一起离开了这密室,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休息。

    皇甫紫玉本来是想留在这里陪着叶青的,但她刚回来之后,就被赫连铁华叫去开会,看样子情况还挺紧急。皇甫紫玉没有办法,只能暂时先离开了。

    叶青刚好也想一个人回去找扫把星询问一下佛骨舍利的事情,这佛骨舍利在他体内的事情,他也一直没有告诉其他人。因为他知道,佛骨舍利这种东西,绝对会引起不少人的觊觎。若是这个消息泄露出去,肯定会有人打他的主意。而他现在经脉都不复存在,连一点武功都没有,自保都难,佛骨舍利的消息泄露出去,那就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啊。所以,这个消息他一直隐瞒着,连身边的人都没有说过,他不想给身边的人带来麻烦。

    看样子,扫把星对这些东西好像挺熟悉的,叶青也终于能找到一个人询问这些事情了。可是,当他第二次走进密室之后,无论他怎么叫,都无法将扫把星叫醒。甚至,他伸手去推扫把星,扫把星也没有任何的反应。

    而且,奇怪的是,叶青右手触碰到紫莲业火,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根本没有灼烧疼痛的感觉。而他尝试着想用左手去触碰的时候,左手还没碰到紫莲业火,他便有种烫手的感觉,这让他赶紧将左手缩了回来,不敢用左手去触碰这紫莲业火。

    看这情况,右手应该是有佛骨舍利加持的缘故,所以不怕紫莲业火。而他身体其他部位就没有佛骨舍利加持,自然无法承受紫莲业火了。

    无法唤醒扫把星,叶青最后只能作罢。看这样子,估计得等扫把星醒来,再来询问这些事情了。不过,扫把星这情况,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呢。这都好几天时间了,他滴水未进粒米未沾,也不觉得口渴饥饿,这也够奇怪的啊。他这个情况,也不知道究竟能坚持多久呢?

    走出密室,站在庄园当中,叶青一时间也有些迷茫。这一刻,他竟然有种无处可去的感觉。

    以前他实力强大,拥有绝顶高手的内力,还能参与很多事情。赫连铁华若是要开会什么的,也会叫他过去。但是,现在他经脉不存在,根本没有一点武功,赫连铁华开会也没有叫他了。其实,叶青知道,赫连铁华这么做也是为他好,毕竟洪盟七舵接下来是要与十二青堂决战。叶青现在没有武功,连自保的力量都没有,尽量不掺合这些武林当中的事情那是最好的。

    可是,没有

    这些事,现在的叶青也的确清闲了下来。在庄园当中慢慢转悠了一圈,大部分人都在忙着,这让叶青更是感觉无趣了。

    叶青在这庄园当中漫无目的地闲逛着,经过一个院子的时候,突然听到院子里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来,跟着我一起念。你,我,他!”

    “你,我……”跟着的是三个稀稀拉拉而且明显生硬的声音,这简单的三个字,他们好像念得根本不精确,就好像才开始牙牙学语的儿童一般。

    听到这声音,叶青心里一跳,因为他知道这三个声音的主人,便是他从郊县带过来的那三个孩子。昨晚他们被洪盟七舵的人带下去安置,包扎伤口找地方居住之类的都安排好了。叶青一直忙着,也没有时间去见他们。没想到,他们竟然在这个院子住着,而且听起来还有人在教他们说话呢。

    叶青连忙走进这院子,果然,在院子当中,三个孩子正坐在一个小黑板的前面,认真地看着小黑板上面的内容。而在小黑板那边,则有一个女子,正在教三个孩子说话。这个女子叶青也认识,是孤儿院那边的,主要负责教一些被遗弃的小孩子说话识字的。看样子,应该是有人把她调到这边,来教这三个孩子说话了。

    叶青之前便已经知道,这三个孩子不是哑巴,他们只是不会说话而已。他们的爷爷应该是因为什么原因不会说话,而他们跟着爷爷一起长大,一直在远离人群的地方居住,平时就是他们几个在一起,所以也就没有学会说话。不过这样还好,至少他们不是哑巴,慢慢学习,还是能学会说话的。

    叶青走进来之后,那女老师也看到了他,连忙放下手里的粉笔,朝叶青打招呼道:“叶院长。”

    叶青现在是孤儿院的院长,孤儿院那边的工作人员也都认识他,自然也知道他以一己之力办起孤儿院的事情。加上叶青给的工资和福利特别好,对待孤儿院的工作人员也特别照顾。所以,孤儿院那边的工作人员,对叶青可都是非常敬佩的。

    三个孩子也看到了叶青,他们明显很是高兴,尤其是那小女孩,连忙跑过来抱住叶青的腿。她仰着头看着叶青,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你你你……”

    看样子,她学会说的话还不多,应该知道这个你是什么意思,所以一直不停地说。

    大男孩和大女孩看到叶青,也明显安稳多了。其实,他们来到这里之后,虽然吃得好穿得好住的也好,但在这里,他们却始终有一种忐忑的感觉。毕竟,这一切对他们来说,都不属于他们,他们在这里,也根本没有一种归属感。只有见到叶青的时候,心里方才能够安定一些。

    叶青将小女孩抱了起来,刚要往前走,旁边却突然传来了一阵犬吠。叶青转头看去,只见浑身包扎得严严实实的土狗也跑了过来。看它奔跑的情况,应该是恢复了不少呢!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4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