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这些孩子们的事情确定是李长山做的,那么毫无疑问,二十年前给李长青下毒的人,肯定也是李长山了。

    只是,李长山二十年前给李长青下毒,可以说他是为了李家家主的地位才这么做的。可是,二十年后,他又来深川市击杀这些孩子,又是所为何事呢?他这么做,难道是为了对付叶青吗?可是,对付叶青,对他又有什么好处呢?叶青在深川市这边,不仅不会威胁到他李家,甚至还能帮着提升李家的声望。他依旧是李家的家主,还能借着叶青的名号扩大李家的声望,这对他来说,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在这种情况下,他为什么还要对付叶青呢?

    而且,这次的案子,为什么是两个人做的?李长山杀了这十几个孩子,之后那数百人,却是一个绝顶高手杀的。难道说,这个案子里面,也牵扯了一个绝顶高手吗?可是,这个绝顶高手又是什么身份,与李长山之间是什么关系呢?李长山背后,莫非还有别的人吗?而这个人又是谁呢?

    叶青心里充满了疑惑,虽然已经找出了凶手,但他心里反而更是沉郁了。因为,他隐约间发觉,自己已经陷入了一个很大的陷阱里面。而且,麻烦的是,他根本连这个陷阱是什么都还不知道呢。看来,也只有将李长山找来了,才能将这件事调查清楚了。

    心里充满沉郁,最后实在闷得难受,叶青便起身到院子里走了一趟。昨晚赫连铁华他们四人的一战,让这庄园外面现在已经没有人敢再窥视了,所以庄园里现在是非常的安全。

    叶青一个人行走在这庄园当中,绕了两圈,便准备回自己的院子当中,却刚好正面与傅清平遇上了。傅清平还是那身打扮,不管什么时候,长剑都在他身上背着,应该也是在院子里闲逛。

    叶青昨晚见过傅清平出手,对这个前辈高人也是非常的敬佩。见到傅清平,连忙拱手道:“傅前辈。”

    “呵呵……”傅清平看了看叶青,突然笑道:“你是李长青的徒弟?”

    “正是。”叶青略微诧异看着傅清平,看他的样子,好像还认得李长青似的。

    “真没想到,老夫这次出世,竟然还能见到李长青的徒弟。”傅清平轻轻叹了口气,道:“五十年前,我与你师父的父亲也是至交,李长青也跟着我学过几天剑术。只可惜,剑术之道,他并未走到最后。否则的话,以他的天资,在剑道一途,也绝对能有极大发展!”

    叶青愕然,他没想到,李长青竟然还跟着傅清平学过武。难怪李秉恩在剑术也有所涉猎,看来,这应该都是傅清平教过的结果。这么算来的话,这傅清平应该也算是李长青的师父,也就是说,他也算是叶青的师公了啊。

    “晚辈拜见师公!”叶青连忙弯腰拜下,却被傅清平扶了起来。

    “哈哈哈……”傅清平笑道:“早些年,这些礼节还很流行,见面磕个头什么的。但这个时代,再来这个可就不太适合了。你别看我是个老古董,但我也会顺应潮流的。”

    傅清平这话让叶青也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这傅清平还真的属于平易近人的那种类型。叶青见过好几个这样隐世的高手,这些人出来之后,为了延寿续命的机会,一个个用尽手段机关算尽,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而这傅清平,出来之后,不仅帮助众人击退了那四大恶人,对人也是如此平和,这一点却是非常难能可贵啊。

    “师公原来与我师父家是世交啊?”叶青道。

    “可以这么说吧,我们傅家与李家的关系,从我爷爷那一辈便开始了。”傅清平点头,道:“早些年,我每隔三年都还会去李家住一段时间呢。长青这孩子,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早些年见到他,我便断定,他日后成就肯定不可限量。只是没想到,他竟然英年早逝,真是可惜啊!”

    傅清平连连叹气,可见他对李长青的死也是非常的惋惜。

    叶青看着傅清平,心里突然想起李长山的事情。傅清平与李家这样的关系,而且每隔三年都会在李家住一段时间。他知道李长青,那肯定也知道李长山了。或者,傅清平对李长山也有所了解吧。

    “不过还好,师叔依然健在,李家的香火,还是能够延续下去的!”叶青试探着说道。

    “你说的是李长山吧。”提起这三个字的时候,傅清平的眼中明显闪过一丝厌恶。他摇了摇头,道:“这个人,根本不适合当李家的家主!”

    傅清平眼中的厌恶虽然很快便闪过,却刚好被叶青捕捉到。看得出,傅清平对这李长山应该是没有什么好感。由此可见,自己之前的猜测应该是正确的,这李长山的确并非表面看上去的那么和善。

    “师叔的实力虽然不足,但毕竟是李家的传人。师父不在了,他承当起家主的位置,也是正常的。而且,现在的李家,除了他之外,也没有更适合当家主的人了啊。”叶青再次试探问道。

    傅清平深深地看了叶青一眼,道:“俗话说得好,上梁不正下梁歪。我没说李长山这个人实力不足,只是,有些事情,不能单看表面这么简单。”

    叶青面色微变,傅清平这话,摆明了就是在向他传递某个意思。看得出,傅清平不仅是对李长山没有好感,他甚至还觉得李长山这个上梁不正。也就是说,在傅清平眼里,李长山实力如何并不关键,他之所以厌恶李长山,是因为李长山此人的品质不行。

    若是以前傅清平说这话,叶青肯定不认同。但是,发生这次的事情之后,叶青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李长山这个人真的是包藏祸心!

    “对了,我听说你用过佛骨舍利?”傅清平突然问道。

    叶青不知道傅清平怎么会突然问这件事,闻言先是一愣,而后点头道:“哦,我是

    用过一次,就是上次与尸鬼龙对决的那一次。”

    傅清平询问佛骨舍利的事情,让叶青心里也有了些警惕。难道这个绝顶高手,最终也无法逃过这绝对实力的诱惑,想要得到这佛骨舍利吗?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可就太可惜了啊!

    “太好了!”傅清平满脸欢喜,道:“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来找你探讨一下这佛骨舍利的事情。”

    “讨论……讨论什么?”叶青更是警惕地看着傅清平,难道他真的是想得到这佛骨舍利吗?

    “讨论一下佛骨舍利的力量啊。”傅清平面带兴奋地道:“世人传言,佛祖释尊的实力,直追当年创造流派的佛道魔。而佛道魔,也是最接近长生的人。我所学的功法,与佛门颇有渊源。若是能够对释尊佛骨舍利的力量有所理解的话,或者对我有所助益,说不定还能从中寻到增加寿元的方法呢。你动用过佛骨舍利,你应该最清楚里面的力量了!”

    这话让叶青舒了一口气,他还以为傅清平是打佛骨舍利的主意,没想到傅清平只是想了解一下佛骨舍利的力量,从而来提升自己的实力。这倒不是什么难事,叶青不仅动用过佛骨舍利的力量,而且现在这佛骨舍利就在他手掌心,这力量每天都会在他体内与吞魔花的力量对峙一次。所以,他对这佛骨舍利的力量可是非常了解的。

    “世人谁不怕死,我隐世三十多年,也是为了能够寻到那延寿续命的一丝机会。”傅清平轻轻叹了口气,道:“佛骨舍利的力量对我若是能有些帮助的话,那就更好不过了。如果佛骨舍利的力量对我也没有帮助的话,那我就只能等待天地人三门开启的机会了。”

    叶青看着傅清平,低声问道:“师公,您也准备去争取这进入天地人三门的机会吗?”

    “那倒不会。”傅清平淡笑摇了摇头,道:“进入天地人三门的机会,并非是你争取就能得到的。从古至今,数千年时间,能够进入天地人三门的,都是有大机缘的人物,而非实力最强的人。很多人为了天地人三门机关算尽,到头来却是一场空。这些事情,我早已看透了。只不过,这次天地人三门即将全部开启,这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而且,有传言说,天地人三门如果全部开启,那鬼谷子留下的道门最高秘技就会重现天下。”

    说到这里,傅清平眼中满是希望,道:“道门最高的秘技,想来便是道门接近长生的秘技了。我若是能够学到皮毛,也足以延寿续命,多活几十年了啊!”

    听着这话,叶青对傅清平不由更是敬佩了几份。傅清平和其他那些隐世高手完全不一样,那些人为了延寿续命,可以说是各种手段用尽。而傅清平,他倒是比较淡然,只争取自己能够争取到的,一切顺其自然,这一点倒是其他那些人根本无法相比的。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5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