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傅清平这些话,叶青对傅清平却是更加敬仰了。他点了点头,道:“如果师公有这个兴趣的话,等我这边一些小事处理完,就好好跟师公讲讲这佛骨舍利的事情,如何?”

    “那是最好不过了。”傅清平大为高兴,道:“这件事也不用着急,你先忙你的事情,反正我这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

    傅清平的话让叶青不由也笑了,这个师公不仅为人淡然,而且还很乐观,说话也比较有趣。与其他那些隐世高手相比,这个人可是真正属于那种能让人尊重的前辈人物了。

    晚上时分,叶青刚吃过饭,便接到李长山打来的电话,说他已经回到深川市了。李长山焦急的语气,听起来好像是真的对李秉恩的事情非常关心。可是,叶青现在对他可是更加警惕多了,绝对不会被他这样就骗到了。

    叶青也没有跟李长山多说废话,告诉他李秉恩便在洪盟七舵庄园这边休养,让他赶紧过来查看。这李秉恩也不知道是过于自信还是什么缘故,接到叶青的消息,二话没说便往庄园这边赶来,根本没有丝毫的迟疑和警惕。

    若非叶青已经确定这件事便是李长山做的了,那叶青肯定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猜错了。李长山回答的干净利索,很难让人对他产生怀疑啊。

    叶青在庄园当中等了大概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李长山便赶到了这里。他是开了一辆白色越野车过来的,将车停在叶青这院子外面,他便直接跑进了院子当中。一进门,便焦急地询问叶青:“秉恩呢?秉恩在哪里?他现在怎么样了?”

    叶青一个人坐在客厅中间,他静静看着李长山,却没有回答李长山的话。李长山看起来好像很是着急的样子,他匆忙跑到叶青这边,急道:“你回答我的话啊,秉恩现在怎么样了?”

    “我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叶青看着李长山,道:“因为,我还没有找到他。”

    “你没找到他?”李长山愕然看着叶青,道:“你之前给我打电话不是说找到他了吗?而且,你还说他受伤很重,你这是在骗我吗?”

    “对不起,我骗了师叔。但是……”叶青盯着李长山,道:“师叔您不也同样骗了我吗?”

    李长山稍微有些愕然,沉默了半秒钟的时间,立马沉声道:“我骗你?我骗你什么了?”

    叶青:“师叔,我与紫衣喇嘛之间的恩怨,我之前应该跟你说过吧。”

    李长山微微色变,道:“你是跟我说过,但这又怎么了?”

    叶青沉声道:“师叔,你知道吗?紫衣喇嘛要找的那些孩子,几百个孩子,在最近一段时间,全部被人杀死了。”

    “还有这事?”李长山惊呼道:“谁杀的?有没有查到是谁做的这件事?”

    “能做这件事的人并不多,而且,这件事肯定与我孤儿院这边的内部员工有关。”叶青道:“因为,只有孤儿院这边,才有那些孩子们的名单。而且,为了安全起见,我上次已经让孤儿院这边的员工将那名单销毁了。真正知道那名单的人并不多,这件事查起来,也并不难。”

    “那……那你查出来是谁了吗?”李长山问道。

    叶青看着李长山,轻轻叹了口气,道:“师叔,这个名单,你应该也有的吧。”

    “我怎么会有这个名单?”李长山立马道:“我又不是孤儿院的工作人员,我根本都没见过这个名单,怎么会有这个名单呢?”

    “师叔,所有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事到如今,你就不要再瞒我了。”叶青沉声道:“师叔,你那里不仅有这些孩子的名单。而且,你还亲手杀死了十几个孩子!”

    “你……你说什么呢?”李长山好像被人踩到了尾巴的猫似的,暴跳起来,愤然看着叶青,道:“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你觉得师叔会做这样的事情吗?你觉得师叔是这样的人吗?”

    “本来我是真的不愿意相信这件事,但是……”叶青长叹一口气,道:“根据我们掌握到的资料,我不得不相信这件事。”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李长山眉头紧皱,盯着叶青沉声道:“叶青,我是你师叔,你怎么能这样猜测我?”

    叶青道:“我这不是猜测,而是有证据的。”

    “证据?”李长山面色一寒,沉声道:“我也不知道你从哪得到的这所谓的证据,但是,这件事与我没有一点关系。叶青,我是你师叔,你竟然如此不信任我,你实在是让我太失望了!”

    “师叔,你也让我很失望。”叶青静静看着李长山,道:“师叔,你那件黑色毛绒外套呢?今天怎么没有穿了?是因为沾血太多而扔了吗?”

    这话让李长山稍微有些慌乱,他连忙道:“什……什么黑色毛绒外套……我根本就没有黑色毛绒外套,你……你胡说什么呢?”

    “师叔,事到如今,你还想狡辩到什么时候呢?你看这是什么!”叶青顺手从身上摸出了一个塑料袋,这塑料袋是密封的,从外面可以看得到里面。这塑料袋里面装了不少黑色绒毛,看样子应该是从某个衣服上面撕扯下来的。

    李长山诧异地看了看那些黑色毛绒,道:“这是什么东西?”

    “这就是我刚才所说的证据……”叶青道:“这是在案发现场找到的,是凶手所穿衣服的毛绒,掉落在现场,被办案人员搜集起来的。”

    李长山眼中有些慌张,但很快便又恢复正常。他轻咳一声,看着叶青手里的塑料袋,沉声道:“叶青,这就是你所说的那些证据?我也不知道你这到底算不算证据,就算这真的是那所谓

    的证据,但是,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我又没有这样的衣服,我也不知道你是被谁给骗了,你随便找到一些这样的毛绒,就可以这样胡乱怀疑我吗?”

    “师叔,你知不知道现代的科技发展到什么程度了?”叶青道:“衣服穿在身上,或多或少会沾染人身体表皮新陈代谢的产物。这些新陈代谢的产物,其实大多都是人体皮肤的皮屑。这些皮屑,含有人体的基因,是可以通过科学的方法检验出来的。”

    说到这里,叶青便没有再往下说了,只静静看着李长山,接下来的话当然也不用再说了。

    李长山却是愣住了,他的面容从开始的震撼,逐渐变得狰狞。过了好一会儿,他突然跳了起来,一个箭步便冲到了叶青的面前,一手掐住了叶青的脖子,一手按在叶青背心的死穴,沉声道:“别喊叫,不然我就杀了你!”

    叶青叹了口气,看着李长山,低声道:“为什么?”

    “哼,为什么?”李长山咬牙道:“很简单,杀了这些孩子,紫衣喇嘛就会来找你的麻烦,洪盟七舵的人就会帮你对付紫衣喇嘛!”

    “我不是问这个,我是问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叶青道:“师尊对你不够好吗?为什么要给他下毒?”

    “你……你连这件事都知道了?”李长山满脸惊愕和震撼,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叶青。

    叶青这只是猜测,但是,听李长山这么回答,他便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完全正确的。他再次叹了口气,事到如今,一切都得到证实,他心里对李长山的那一丝幻想也破灭了。李长山既然能给李长青下毒,这个人,留着也真的是个祸害啊!

    “你知道了又能怎样?”李长山咬牙道:“没错,毒是我下的,不过我没后悔过。同样是兄弟,为何他可以当家主,而我一直都只能在他的阴影下生活?世人都知道李家的李长青,有谁知道我李长山的名字?在李家,所有人都对他毕恭毕敬,都听他的话,谁把我李长山放在眼里了?他若不死,我一辈子都只能被他踩在脚底下,我一辈子都只是他的附庸。我不甘心!”

    叶青看了看李长山,他说这话的时候,面容已经狰狞到扭曲了。这一刻,叶青方才彻底认识到了他的另外一面,这个人,隐藏得也真够深的。谁能想到,当年给北拳王李长青下毒的那个人,竟然是李长青的亲弟弟呢?

    “师叔,其实我以前挺尊重你的。”叶青缓缓摇了摇头,道:“但是,以后不会了。”

    “******,老子需要你来尊重吗?”李长山沉声道:“李长青死了之后,我就是李家的家主,我就可以掌控一切了。李家那么多人,谁敢不尊重我,谁敢不听我的话?”

    “你就是为了这所谓的尊重,为了这所谓的地位,所以才下毒杀了自己的亲大哥吗?”叶青沉声道。

    “你懂什么?”李长山咬牙道:“一将功成万骨枯,他不能怪我。要怪,只能怪他太优秀了,怪他夺走了我所有的光芒。如果他不死,那我这辈子就始终是个碌碌无为的人。他死了,我才能够得到我应得的一切!”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5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