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叶青几乎未眠,躺在床上一直睡不着,还在想着昨天赵成双给他说的事情。

    昨天叶青原本准备将佛骨舍利的事情告诉傅清平,但是,被赵成双这么一打岔,佛骨舍利的事情也忘了说了。凌晨五点多,叶青刚刚眯上眼没多久,右掌心佛骨舍利的力量却开始波动起来。

    叶青体内这佛骨舍利的力量,每天都会波动一次,与他体内吞魔花的力量对抗一番。叶青其实早已经习以为常了,只是,今天这大清早,这佛骨舍利的力量就开始波动,却是比较少见的。

    佛骨舍利的力量在叶青体内奔涌不断,强大的力量,撕扯着叶青的身躯。那剧烈的疼痛,让叶青也根本睡不着了。还好,吞魔花的力量也及时出现,帮他抵挡了佛骨舍利的力量,所以才保住了叶青的性命。两股力量还跟以前一样,在叶青体内不断奔涌翻腾,互相对峙撕扯。纵然叶青已经尝试过很多次了,但是,这剧烈的疼痛,还是让他无法承受。双手握紧拳头,叶青一直在床上几乎躺到了天亮,这两股力量方才慢慢散去。而此时,叶青也因为这两股力量的揪扯而满身大汗,身上的衣服都被湿透了大半。

    看了看天色已经亮了,叶青干脆就不再睡了,起床冲洗一下,换了衣服出去。傅清平在隔壁的房间住着,傅清平早晨比他起得可要早一些,刚从外面散步回来。

    傅清平虽然也是寿元将至,年纪极大。但是,他的模样和之前叶青见到的那些隐世高手却完全不一样。那些隐世高手,身上多带有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而且,这些人为了收敛元气,若非必要,一般是很少会出手的。而傅清平却和正常人无异,甚至气息比年轻人还要绵长。难怪他敢说能够窥视绝顶之上的境界,以他的实力,真的已经到了绝顶巅峰的地步,再往上一点便将超越绝顶了。而正如他所说的那样,若是他能够超越绝顶,那他的寿元便会增加,这也是延寿续命的一种方法。

    看叶青神色不好,傅清平道:“怎么,一夜没睡吗?”

    “哎。”叶青叹了口气,见傅清平身上还背负着青萍剑,心中不由讶异。傅清平这不管到哪里,青萍剑都随身携带,这也没什么,毕竟他是剑术高手,青萍剑便是他的根本所在。可是,这种情况放在古代,那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是放在现代,那就太不适合了。你出门在外背了一把长剑,看到的,要么把你当成傻逼,要么把你当成恐怖分子了。

    “师公,您这青萍剑可不能一直这样背着。”叶青低声道。

    “怎么了?”傅清平随手摆弄了一下后背的长剑,道:“有什么不对吗?我背的不正?”

    “不是……”叶青刚要说话,这时一个男子从楼梯口转过来。他刚要往这边走,突然看到背着长剑白发飘飘站在路中间的傅清平,先是愣了一下,而后瞪眼道:“我靠,拍电影呢?”

    叶青顿时无语,男子还一脸好奇地打量着傅清平,从两人身边走过,还特意仔细看了看,最后才走进他那边的房间。

    “他刚才说的什么意思?”傅清平奇道。

    “师公,先别说这些。”叶青打开自己的房间,将傅清平带了进去,这才道:“师公,这个时代,您背这样一把长剑出门,那实在是太扎眼了。”

    “哦?”傅清平想了想,道:“我说呢,这出去转了一圈,一路上的人都盯着我看。”

    傅清平出关之后,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洪盟七舵的庄园里面度过的。洪盟七舵的人对他的打扮倒是没什么好奇,他也很少出去,所以不知道外面的人对他的打扮有多么的好奇。现在听叶青这么一说,他也的确感觉有些不对了。

    “师公,拿这个被单将长剑包裹起来,这样再背在身上,就不会那么扎眼了。”叶青顺手将被单扯了下来,这方法他们经常用。包括皇甫紫玉的射日弓,崔玉龙的墨纹黑金刀,直接拿着出去,肯定是非常引人注目。所以,他们就用木盒子将其装起来,然后再用布包裹起来,这就没有那么扎眼了。

    傅清平也没有拒绝,他当然也不想在路上被人围观了,所以就用那被单将长剑包了起来。至于他那飘散的白发,叶青也找了个帽子让他戴上,将头发也遮挡起来,这样看起来就和一个普通打扮的老年人一眼,不会那么扎眼了。

    叶青今天要带傅清平去调查叶军黑熊和刘慕白的事情,这边肯定有人在盯着呢。傅清平如果还是之前那身装束,那就过于扎眼,出去办事也不太适合了。换个打扮,那就方便一些了。

    收拾妥当,叶青便和傅清平一起下楼吃了早餐,顺便跟傅清平说了今天的计划。

    按照之前叶青从赵成双那里得到的消息,刘慕白是在一个叫善德茶楼的地方被人袭击受伤的。所以,善德茶楼,也是叶青要调查的第一站地。

    吃过早饭,已是上午八点多,两人走出宾馆,直接打车往善德茶楼那边赶去。这善德茶楼,在西福市也算是个有名的地方,司机对于这里也比较熟悉的,不到半个小时,便将他们送到了善德茶楼这边。

    善德茶楼地处西福市靠近边郊的一个市场边缘地带,茶楼是一个整体是三层楼,装修样式看上去倒是挺古朴的,给人一种非常典雅的感觉。只不过,茶楼里面那穿着艳丽的迎宾女郎,硬生生将这茶楼的档次下降了许多。

    叶青和傅清平并没有直接进入这茶楼,而是沿着这茶楼先转了一圈。刘慕白说了,他是在这善德茶楼被人打伤的。以刘慕白的实力,在这里跟人开打的话,声势肯定不小,四周的人也能够听得到。甚至,这茶楼里面恐怕还有些损伤呢。

    可是,叶青绕着茶楼转了一圈,却根本没有看到丝毫打斗的痕迹,这让他不由得怀疑,打斗难道是在茶楼里面发生的吗?

    心中带着疑惑,叶青先让傅清平继续在这茶楼外面转悠,而他则走到茶楼旁边的一个小卖部。这个小卖部距离茶楼是最近的,如果茶楼里面发生什么事,那小卖部里面的人,肯定第一个能够知道消息的。叶青想要打探消息,找这小卖部的主人是最适合不过的了。

    小卖部占地不大,只有一间门面。店主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正坐在店里面边嗑瓜子边看电视。

    看到这妇女,叶青心里却是一喜。像这种年纪的妇女,大多都是比较八卦也比较好奇的。所以,发生什么事,她们都喜欢打听。问她们什么话,她们也都说个没完,从她这里打听茶楼那边的事情,那当然是最适合不过了。

    叶青走进小卖部,直接道:“大姐,你这里最贵的酒是什么啊?”

    妇女正在看电视,听到这话,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喜色。一进门就问最贵的,这是有钱的主儿啊,这可是大买卖啊。

    “兄弟,我这里最贵的有茅台。”妇女连忙回道。

    “哦,有多少?”叶青再次问道。

    妇女更是激动,连忙道:“一……一箱……”

    “多少钱?”叶青直接从身上掏出钱包,摆出架势就是要买了。

    妇女差点没喜懵了,她这茅台,其实来路不正,而且价钱太高,放这里半年了,都没人问过,她以为要砸手里了呢。没想到,来了这么一个土豪,直接就要买一箱,这可是大生意啊。酒类产品,本来就特别赚钱,尤其是这种奢侈酒,更是赚钱到了极点。

    见叶青这架势,妇女吸了一口气,假装平静地道:“兄弟,茅台的价钱,你也是知道的。既然你这么豪爽,那我也不跟你喊虚头。一箱四瓶,按进价给你,七千,怎么样?”

    叶青心里暗笑这妇女贪心,他已经看到妇女拿出来的茅台了,就算是真的,也不过是七八百一瓶的类型。妇女这一下子喊到七千,那就是一瓶一千八啊,这是想逮住他往死里坑啊?这人做生意,心也太黑了吧?

    见叶青没说话,妇女心里有些紧张,直怀疑自己这一刀是不是宰得太狠了。她犹豫了一下,刚要开口跟叶青商量呢,谁知道叶青直接一点头,道:“好的,我全要了!”

    “啊?”妇女瞪大了眼睛,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狠心喊的这个价钱,对方连价钱都没还,直接就卖出去了?

    她这酒来路不正,是买别人的赃物,进价一箱一千多。一下子卖七千,就等于是净赚五六千,赶上她两个月的收入了,妇女这一下子能不震撼吗?

    “怎么了?”看妇女那表情,叶青好奇地道:“我全要了,你卖不卖?”

    “这……当当当当……”妇女结巴的说不出话了,使劲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这才利索一些,连忙道:“当……当然卖了,大兄弟,您真识货啊。这箱茅台,卖七千,绝对不亏!”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5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