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可不,两三千的东西,卖七千,她当然是不亏了。

    叶青在心里嘟囔了一句,若非是为了从这妇女嘴里问出点有用的信息,他才不买这东西呢。

    妇女话说完,也觉得自己说的有点不对,连忙改口道:“不对,是……是这箱茅台,你七千买了,你绝对不亏的!”

    “管他亏不亏的,反正我这是要拿去送人的,又不是自己喝。只要是这个价钱,档次在这里放着,那就够了。”叶青笑道。

    “哦,原来兄弟你是要送人的啊。”妇女笑了笑,八卦的天赋立刻出现,小声问道:“兄弟,送这么重的礼,是要办什么大事啊?”

    “也谈不上什么大事……”叶青叹了口气,看了看妇女,低声道:“对了,大姐,能不能帮我个小忙?”

    “什么忙,你尽管说,大姐能帮上的,绝对没问题!”妇女立马说道,毕竟叶青在这里花这么大的价钱买这箱酒,她心里也是有些虚的。能帮叶青点忙,至少心里也踏实点。

    “这件事说起来,还有点小麻烦呢。”叶青叹了口气,见妇女满脸好奇的样子,便转头看向外面的善德茶楼,低声道:“大姐,那边善德茶楼的老板,你知道是哪位吗?”

    听到这话,妇女面色顿时一变,满脸警惕地看着叶青,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见妇女这样子,叶青心里一动。这妇女如此警惕,可见,这善德茶楼里面肯定是有问题的。若是正常百姓人家,这妇女为何要如此激动呢?

    “不是……”叶青低声道:“大姐,你别害怕,我……我只是想问一下善德茶楼里面的情况。”

    “你问这个干吗?”妇女更是警惕,死死盯着叶青,沉声道:“善德茶楼的情况,我一概不知,你也别问我。”

    “大姐……”叶青还想说话,妇女干脆将那箱茅台往前面一推,道:“别废话,把钱付了赶紧走。”

    叶青看了看那箱茅台,又看了看妇女,低声道:“大姐,你要是不帮我,这酒,我也没法拿啊!”

    “你这是在威胁我?”妇女顿时怒了,愤然瞪着叶青。但是,看了看那箱茅台,最后还是有些不甘,道:“你到底是想干什么?”

    “大姐,你听我仔细说。”叶青道:“我不是对这善德茶楼有什么想法,我这酒买来,也是进去送礼的。但是,我对这善德茶楼一点都不了解,就算买了这酒,也不知道该送给谁好啊!”

    “哦?”妇女听叶青是要给里面的人送礼,面色顿时缓和了一些。她看着叶青,道:“你不是来找事的?”

    “大姐,我哪敢啊?”叶青哭丧着脸道:“事情是这样的,我有个弟弟,前段时间,不知道怎么惹到了里面的人。这不,昨天被人在这善德茶楼里打了一顿。”

    “还有这样的事情?”妇女瞪大了眼睛,低声自语道:“难怪昨天听到里面有些动静,原来真的有人打架啊。”

    听妇女这么一说,叶青心里一喜,他知道自己这次是问对人了。看这妇女的情况,她对善德茶楼的情况应该很清楚,否则不会这么警惕的。

    “是啊,我弟弟被人打了一顿,连夜给我打了电话,让我来这里救他。可是,当我赶到这里的时候,我弟弟都已经不见了!”叶青叹了口气,低声道:“我想着,这是在人家的地盘上,肯定是惹到什么大人物了。所以,我怀疑啊,肯定是这善德茶楼里面的人给带走了!”

    妇女看着叶青,低声道:“你弟弟到底怎么得罪人家了啊?”

    “这我也不知道啊。”叶青想了想,道:“听他说那意思,好像是生意上的一些小事情。事情也不大,但是,最关键我年轻人嘛,脾气比较冲,难免会起点冲突什么的。”

    “这倒也是。”妇女点了点头,看着叶青,道:“那你现在这是准备怎么办?”

    “哎!”叶青叹了口气,道:“我本来是想着报警呢……”

    “千万别报警!”妇女立马打断叶青,警惕地看了看四周,低声道:“兄弟,你要是相信大姐的话,那就千万别报警啊!”

    “哦?”叶青看着妇女,低声道:“大姐,你这话说的,跟我刚才坐出租车过来那出租车司机师傅说的话是一模一样的。他说让我最好花钱把这件事摆平了,千万不能报警。可是,这……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兄弟,你估计是第一次来西福市吧。”妇女道:“你不知道吧?在这西福市,善德茶楼里的人,就是天王老子啊!”

    “是吗?”叶青心里一跳,看来这善德茶楼还真的不简单呢。

    “当然了!”妇女看了看叶青,低声道:“兄弟,我看你这人还比较实诚,我也不瞒你了。不过,这事传出去,你可别说是我说的啊。”

    “大姐,你帮我一个忙,对我来说,我感激都来不及呢,怎么会把您泄露出去呢?”叶青感激地道:“大姐,我第一次来这里,也实在是什么都不懂。您在这里这么长时间,肯定跟善德茶楼里面的人比较熟悉,您就跟我说说里面的情况。要不然,我拿着礼拿着钱,也不知道该拜哪尊神了啊。”

    叶青一句一个大姐,话说的又甜,这妇女还真的被他给忽悠住了。妇女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在这里,这才低声道:“小伙子,你知道这善德茶楼的老板是谁吗?”

    “谁啊?”叶青问道。

    妇女道:“老板名叫杨天云,在这西福市,也是一方土地主,没人惹得起的角色!”

    “哦?”叶青微微皱眉,如果只是一个土地主,不至于这么厉害吧?要知道,刘慕白的实力可是不弱,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土地主给打伤了呢?

    “但是……”就在此时,妇女低声接道:“单单靠一个杨天云,那最多也就是比较有钱罢了,还不至于有这么大的势力。善德茶楼在西福市能够让人听到都害怕,你知道靠的是谁吗?”

    叶青连忙摇头,妇女此时八卦的性格也被提了起来,立马道:“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了解,要不然的话,你也不敢想那报警的事了。我实话告诉你吧,杨天云,他是黄家的女婿!”

    “黄家?”叶青心里咯噔一下,听到这两个字,他突然有种不妙的感觉。能被称得上是黄家,而且势力这么强的,恐怕也没几个了吧?

    妇女低声接道:“黄家你不知道吧?但是,你听说过黄一刀吗?”

    “黄一刀!?”叶青惊呼一声,他刚才就怀疑是黄一刀的黄家。没想到,还真的是牵扯到了黄一刀。这么说来,他弟弟叶军,黑熊和刘慕白相继失踪的事情,原来都跟黄一刀的黄家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了?

    不过,上次呼蒙市大战,黄一刀被纳兰王爷收服,想要争夺射日弓,结果被叶青击杀。这黄家,叶青原以为没落了呢。没想到,竟然还发生了这后续的事情,黄家竟然还敢朝他这边的人出手,莫非黄家现在也是有什么倚仗了吗?

    “兄弟,看你这表情,你估计也听过黄一刀的名号。那关于黄一刀的事情,我也不跟你多说了。”妇女低声道:“我也不知道你弟弟到底是得罪了里面的谁,如果事情小的话,那送点钱还能解决。要是事情太大,兄弟,我劝你一句,最好别送死了!”

    言下之意便是在告诉叶青,如果事情太大的话,你去解决那也是送死,还不如当做没这个弟弟算了。

    叶青皱起眉头,他转头看着那善德茶楼。如果这件事真的与黄一刀的皇家有关系的话,那这次的事情可就麻烦了。他杀了黄一刀,与黄家本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这些人抓了叶军黑熊和刘慕白,那这三人还能好得了吗?而且,现在最关键的是,叶青也不知道这三人究竟被关在哪里。他就算有傅清平帮助,能够横扫黄家,但也得先找到叶军黑熊刘慕白他们三人啊。否则,叶青贸然进去袭击的话,能不能找到这三人另说,若是激怒了黄家的人,先杀了这三人,那叶青这次岂不是白跑一趟了?

    “大姐,这善德茶楼里面,除了杨天云,还有谁管事呢?”叶青低声道:“我要是送礼的话,送给谁比较合适呢?我弟弟的事情也不大,总得找个能说得上话的人救他啊!”

    “你这件事问我,那算是问对人了。”妇女顿时喜笑颜开,道:“我在这里这么长时间,对善德茶楼里面的情况,那是最熟悉不过了。但是,兄弟,你要是想找能说得上话的人,单送一箱酒,这可不够啊!”

    “大姐,还需要什么,你帮我安排一下。钱这方面,我绝对不会亏你的!”叶青连忙笑道,这妇女根本就是在变相的要钱呢。

    “好嘞!”妇女大喜过望,道:“你放心,这东西,我帮你置办,绝对没问题的。要是办不成事,你来找我!”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5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