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门刚打开,杨天云便从门外冲了进来,嚷嚷道:“靠,开个门也这么慢?你是腿瘸还是手瘸啊?”

    李远辉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而杨天云也根本没往两边看,径直便朝卧室那边走去,一脸兴奋地道:“在哪个房间呢?在哪个房间呢?别耽误时间,我跟他们说了个谎话才出来的,时间可不是很充足啊,赶紧处理好我还得回去呢!”

    此时叶青已经往他后面走了过去,杨天云见没人回答,便诧异地转头看了一眼。他本来是想看看李远辉到底怎么不回答自己的话呢,谁知道一扭头便看到了叶青。他愣了一下,诧异看着李远辉,道:“这谁?你新收的小弟?”

    李远辉面色憋得犹如猪肝色,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杨天云的话。

    “怎么不说话?”杨天云更是诧异,此时,叶青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见情况有些不对,杨天云也终于反应了过来。他警惕地看着叶青,沉声道:“你是什么人?远辉,到底怎么回事?”

    “哥,他们……他们……”李远辉想说话,但嘴唇打颤,根本说不出囫囵话了。

    “我叫叶青!”叶青冷眼看着杨天云,道:“你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字吧!”

    听到叶青二字,杨天云面色顿时一变,他当然听说过这个名字,而且也知道黄家家主黄一刀便是死在叶青的手里。这件事,被黄家视为最大的仇怨,黄家上下所有人都牢记叶青的名字,发誓要找叶青报仇。他虽然是外姓,但毕竟也算是黄家的人,所以也记住了这个名字。而且,最近善德茶楼这边的事情,本来也是针对叶青的。所以,他听到叶青二字,基本便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远辉,你竟然敢骗我!”杨天云大怒于形,怒吼道:“我对你不薄,你为何要如此对我?”

    “哥,我……我也是被逼的啊……”李远辉颤声回道。

    “放你妈的屁!”杨天云怒吼道:“你被他们抓住,就来出卖我吗?你是不是忘了,你今天的一切是谁给你的?李远辉,要是没有我,你他妈还在家里种地呢。老子把你带出来,给你钱给你地位,你他妈最后反而背叛老子?”

    李远辉被杨天云这样怒骂,心里也是恼火,愤然道:“杨天云,你他妈也少废话。你说的倒是好听,但我这几年给你做的事还不少吗?你他妈看上哪个女的,我就得帮你去把人搞过来,哪件事不是丧尽天良?最关键的是,你他妈连我女朋友都不放过,你还算是人吗?”

    叶青不由一愣,他没想到,竟然听到这么劲爆的消息。杨天云和李远辉越吵越激烈,到最后简直都快要到一起动手了。

    “够了!”叶青突然一声大喝,制止了两人的争吵,冷眼看着两人,沉声道:“你们想吵,以后有的是时间吵。现在,先把我的事情处理好了再说吧。杨天云,我问你,我弟弟叶军,我兄弟黑熊和刘慕白,是不是被黄家的人抓走的?”

    杨天云皱起眉头,他看了叶青一眼,又看了看站在门口的傅清平,面容稍微安稳一些。

    “姓叶的,你也太自大了吧?就凭你们两个,也敢来老子的地盘上找我?”杨天云冷声道:“你知不知道,在西福市这里,我杨天云说话就是圣旨。而且,黄家的人都在这里,你竟然还敢自投罗网,我看你真的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

    “杨天云,看来你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叶青冷声道:“杨天云,我再问你一遍,这三个人,是不是被黄家的人抓去了?”

    “少废话!”杨天云沉声道:“姓叶的,黄家的人正在到处找你呢。既然你已经来了这里,那就休想再活着离开了!”

    叶青面色一寒,突然一个箭步冲向杨天云,顺手便抓住了杨天云的衣领。杨天云其实心里还是很忌惮叶青的,毕竟黄一刀都是死在叶青的手里,叶青的实力肯定是非常强悍了,他却不知道叶青内力不存的事情。他刚才说那番话,也只是想利用黄家的名声吓唬叶青罢了,没想到叶青竟然没被吓住,反而朝他出手了,他更是惊得连闪避都忘了,直接被叶青给抓住了。

    “杨天云,刚才你弟弟也跟你一样嘴硬,但他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地跟我合作了。”叶青沉声道:“我不想跟你说废话,也不想浪费时间。如果你非要吃点苦头才愿意跟我说实话的话,那就早点告诉我,我现在就让你尝试尝试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的感觉!”

    听到叶青这话,旁边李远辉不由一个激灵,想起刚才的那痛苦,他只吓得瑟瑟发抖,实在不愿意再尝试第二次了。

    杨天云并没有尝试过那种痛苦,还有些不以为然。不过,被叶青抓在手里,他也不敢轻举妄动。先入为主的观念,让他觉得自己根本不是叶青的对手,自然也就放弃抵抗了。

    “我不知道你说的哪三个人,我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在哪。我劝你赶紧放了我,我是黄家的女婿,你要是敢动我一根头发,黄家的人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杨天云冷声说道。

    “是吗?”叶青冷冷一笑,道:“黄一刀都是我杀死的,你觉得我会害怕黄家的人吗?”

    “啊?”李远辉一声惊呼,他却不知道黄一刀被杀的事情,更不知道黄一刀便是被叶青杀死的事情。但是,他却知道黄一刀是谁,自然知道这件事有多震撼了!

    杨天云却丝毫不以为意,冷声道:“哼,你以为现在的黄家,还是以前的黄家吗?”

    叶青心里一跳,他早就觉得黄家有问题。如果黄家背后没有人支持的话,那黄家根本不可能这样对付他的,黄家现在肯定是得到了什么人的支持,所以才敢如此胆大的。现在听杨天云这话,更是确定了叶青的猜测,黄家的确是得到了高人的支持啊。

    &n

    bsp;“现在的黄家,当然不是以前的黄家了。”叶青假装没听懂杨天云的话,傲然道:“黄一刀死了之后,黄家的实力大不如昔,更是不值一提了!”

    “你懂个屁!”杨天云大声道:“我告诉你,黄一刀虽然死了,但是,黄一刀的三爷却还没死。这位老前辈,隐世三十多年,如今出现,实力远超以前。现在别说是你了,就算是天下五绝,在黄家面前,也根本不值一提!”

    这杨天云也是好骗,叶青随便一句话,便套出了这个消息。难怪黄家敢这样对付他,原来也是有个老祖宗还没死呢。不过,这又怎样?傅清平还是叶青的师公呢,与傅清平一个时代的那些人,有几个能是傅清平的对手呢?

    “好大的口气!”叶青冷声道:“连天下五绝都没放在眼里,那我倒要见识见识,黄家这个老前辈,到底能有多强了。”

    说到这里,叶青话锋一转,突然看着杨天云,沉声道:“不过,在找他之前,我还得先把我自己的事情处理好了。杨天云,我再问你一次,我弟弟他们三个,是不是被黄家的人抓走的?他们现在关在哪里?”

    “有本事你去问黄家的人,我什么都不知道!”杨天云大声回道。

    “好,我就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叶青冷喝一声,转头看了看傅清平。

    傅清平早已走了过来,见叶青看向自己,便随手点了杨天云身上几处要穴。过了不到片刻,杨天云便和刚才李远辉一样,倒在地上凄厉地惨叫起来。这点穴的痛苦,那可真的是痛入骨髓。李远辉承受不了,他杨天云也同样承受不了。

    这次叶青却没有急着帮杨天云解除穴位,任凭杨天云抱着他的腿哀求惨叫,叶青却都装作不知,根本不予理会。他看得出,这杨天云比李远辉还要不好对付一些。若是不好好折磨他一番,是休想从他嘴里问出实话了,所以,就根本不会对他客气了。

    杨天云痛得抓心挠肝,足足折腾了十几分钟的时间,最后不断用头去撞旁边的桌椅。那种痛苦,简直让他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李远辉在旁边看着,也是吓得瑟瑟发抖,浑身哆嗦个不停。他是深知这痛苦的感觉,自然也明白杨天云为何会有如此反应了。这一会儿,他心中只是庆幸自己老老实实回答了叶青的问题,帮叶青把杨天云骗了过来。否则,再被点了穴位,再让他尝试一次这样的痛苦,那他还不如死了算了呢。

    见杨天云已经彻底服软了,叶青这才让傅清平解除他身上的穴位。

    “怎么样?现在可以说了吧?”叶青问道。

    “我说……我……我说……”杨天云声音都沙哑了,趴在地上,全身都在不断地哆嗦。这种疼痛的感觉,真的让他几欲崩溃,实在是连回想都不敢回想一下。那种剧烈的疼痛,每一秒都是地狱一般的煎熬,根本不是人所能承受的啊。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5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