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牢内众人沉默的时候,地牢门口的杜苍浪也微微皱起了眉头。

    他在地牢门口,也清楚地看到了叶青手掌心的佛骨舍利。虽然隔得很远,但是,他还是可以看出,这绝对便是那释尊留下的佛骨舍利,毕竟,那金光是做不了假的。

    可是,现在的情况却是有些复杂了。叶青和傅清平一起被困在地牢当中,想要拿到这佛骨舍利,就必须将叶青放出来。可是,将叶青放出来,傅清平肯定也就出来了。抓叶青容易,但要对付傅清平,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沉吟良久,杜苍浪突然看向角落里的那个老者。他也正看着叶青,眼中精芒闪烁,明显是被这佛骨舍利所吸引了。普天之下,见到佛骨舍利能够不激动的,又有几人?

    看着这老者,杜苍浪脑中却突然闪过一道精光,一个主意顿时升上心头。

    嘴角抹过一丝冷笑,杜苍浪转身从这门口离开,走到二楼的一个房间。刚才他从黄家那个人嘴里已经问出了这地牢机关的具体情况,解除这机关的开关在二楼房间里面藏着,距离地牢很远,为的是防止地牢里面的人在里面打开。这个安排本来是很好的,但是,这一下也方便了杜苍浪。

    杜苍浪进入房间,找到开关,毫不犹豫地便将开关打开了。而后,他也没有任何迟疑,立刻奔出这房间,往楼下地牢的方向奔了过去。

    地牢当中,黄云峰还在不断威胁叶青,想逼迫叶青交出佛骨舍利。但是,叶青根本不理会他,只把右手放在傅清平面前,让傅清平仔细观察这佛骨舍利的情况。

    其实,在离开深川市的时候,叶青原本就想把这佛骨舍利的事情告诉傅清平的。但是,当时接到了刘慕白的消息,叶青心里太过着急,也就把这件事暂时放下了。现在在这地牢里面,为了保住自己几人的性命,叶青便将这个消息公布出来,顺便也让傅清平近距离看看这佛骨舍利。之前傅清平一直说差一点,也不知道这样近距离看佛骨舍利,能否让他的力量攀升一个层次,达到绝顶之上呢?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挡在这地牢入口处的铁栅栏却突然晃动了一下。随着一声轻响,那铁栅栏,竟然慢慢升了起来。

    现场所有人都愣住了,不管是牢室里面还是牢室外面的人,这一刻都呆愣地看着这铁栅栏,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当然,片刻的迟疑之后,叶青第一个反应过来。他连忙跑过去抓住那铁栅栏,一边使劲往上抬起,一边急道:“快,快出去!”

    黄云峰也反应了过来,连忙朝着铁栅栏奔了过去,怒吼道:“快看看是怎么回事!”

    黄家众人也慌乱了起来,有人跑出去查看机关,有人则喊叫着过来想要阻拦叶青他们出来,还有人在原地团团乱转,都忘了该怎么做什么了。

    黄云峰是想过来阻拦叶青他们出来的,但是,他还没跑到铁栅栏旁边,傅清平已经从铁栅栏里面冲了出来。青萍剑随手一抖,当胸便朝黄云峰刺了过去。

    也是这黄云峰反应极快,眼见青萍剑来势汹汹,他连忙一个后退,间不容发地避开了青萍剑这一击。但是,紧跟其后的两个黄家的人,却没有这么幸运,直接被青萍剑洞穿身体,两人死成了一串。

    虽然两个后辈死在这里,黄云峰却没有丝毫的停顿,依然往后狂退,同时顺手将身后想要逃跑的那些黄家的人抓了过来,接连朝傅清平扔了过去。这些后辈,虽然都是他的子孙辈,但他对这些人却没有丝毫的怜悯,反而把他们当成盾牌一样扔向傅清平,以图拖延傅清平分毫时间。

    傅清平的青萍剑还未出鞘,却已经接连斩杀了五六个人。不过,他也没有继续往前追击,只是仗剑立于这铁栅栏入口处,等待叶青几人走出来。他若是去追击黄云峰,肯定能够追的上,但是,若是被黄家的人趁机过来杀了叶青他们,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黄云峰得到如此机会,总算喘了一口气。不过,这一会儿的时间,他身边那些黄家的人也都被吓得惨叫四逃,谁也不敢靠近他分毫,只怕被他当做盾牌扔向了傅清平、

    “跑什么跑!”黄云峰怒骂一声,转头怒喝:“把我的刀拿过来!”

    黄云峰在黄家的威信还是很高的,这一声暴喝,顿时把慌张四逃的黄家众人吓得根本不敢再跑。一个男子连忙跑了过来,远远地将一把长刀递给了黄云峰,颤声道:“老祖宗,刀……刀……”

    “废物!”黄云峰怒骂一声,接过长刀,顺手挥舞了两下,遥遥指向傅清平,沉声道:“傅清平,这是我黄家的地盘,你一个人想逃出去,完全没有问题。但是,你不可能带走这几个人的。”

    “那就试试吧!”傅清平抬起手里的青萍剑,甚至都没将青萍剑拔出鞘。

    “你太狂妄了!”黄云峰一声怒喝,挥舞手里的长刀,疾步朝傅清平奔了过去。还未冲到傅清平身边,他便猛地一声大喝,原地纵起,长刀从上而下,一招力劈华山,直朝傅清平砍了下去。

    这一招最为简单,只是当头一刀劈过去,想躲闪实在容易。不过,这一刀从黄云峰的手里面使出来,可就不是那么简单了。虽然也是当头一刀,但是,那强劲的劲力,已经逼得傅清平身上的衣服无风自起猎猎作响。而且,黄云峰的手腕微转,这一刀明显可以随时变化。也就是说,傅清平不管往哪里躲,这一刀必然会紧跟着追过去,无论怎样都躲不过这一刀的。

    傅清平也看出黄云峰这一刀的威力,所以,他也根本没有躲闪。在长刀落下来的同时,他也将青萍剑抬了起来,并没有直接去硬接这一刀,而是用长剑点向了黄云峰的手腕。

    杜苍浪此时已经赶到门口,看到傅清平这一招,不由在

    心里叫了一声好。他实力很强,自然可以看出黄云峰这一刀的威力。若是傅清平直接用长剑去硬接的话,长剑必然会受到这全力的一击。可是,傅清平出手反击黄云峰的手腕,那情况就不一样了。傅清平速度很快,长剑虽后发却先至。黄云峰的长刀还未砍在傅清平身上,青萍剑却已经快到黄云峰的手腕上了。若是黄云峰不躲让的话,手腕必然会被这长剑刺穿,这么一来,他这一刀也没了力量,伤不到傅清平不说,他自己还要先受伤呢。

    黄云峰也是绝顶高手,而且在这把长刀上面浸淫上百年,刀术已是出神入化。但是,见到傅清平这一剑,他却还是不得不转身避让。原本气势汹汹的一刀,施展全力而动,结果却变成他自己闪身避开。不仅这一刀没能撼动傅清平分毫,反倒是这劈出去的力量也浪费了。

    黄云峰一刀未中,心里已是警惕起来,知道现在的傅清平实力比起当年见到的时候还要强悍的多。他也不敢大意,挥舞长刀与傅清平不断交锋,如此打了几十个回合,傅清平始终站立原地不动,而他已经来回奔走了十几趟。傅清平的青萍剑根本未曾出鞘,却也将他逼得手忙脚乱,两人的实力立见高下。

    黄家的人看到黄云峰与傅清平的对决,众人虽然实力不济,看不出两人拼斗的具体情况。但是,他们也看得出来两人的表情。傅清平面容平静,而黄云峰却是满脸通红,以此便可以看出两人之间的战况如何了。

    不过,纵然能够看出黄云峰不是傅清平的对手,这些人却也没有丝毫办法。现在拼斗的是两个绝顶高手,其他人,又有谁能够掺合得进去呢?这两人长刀长剑挥舞得犹如光影一般,擦着一下,只怕也是当场丧命的结果啊。

    杜苍浪已经趁着混乱悄悄溜进了地牢当中,此时这种情况下,也根本没有人注意他了。所有人都在看着正在混战的两人,包括一直站在角落里的那个人。

    杜苍浪的目光更多也是放在角落里那人的身上,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而这个人却根本没有感觉到杜苍浪的存在,他的注意力更多的还是放在对战两人的身上。看得出,他的表情也有些紧张。

    黄云峰和傅清平对决了十几分钟的时间,战局对黄云峰已是越来越不利,眼看黄云峰便要落败了。便在此时,角落里那老者实在忍不住了,他悄悄从人群当中走了过去,来到混战两人身边不远的地方。趁着两人拼都没人注意他的时候,他突然蹿了出去,举手便朝傅清平的头顶拍了下去。

    傅清平的注意力全部放在黄云峰的身上,准备先擒下黄云峰,然后带着叶青他们离开的。他怎么也没想到,在这混战的时候,竟然还有人过来偷袭。感觉到来人掌风凌厉,傅清平不由精神一震,大喝一声:“好贼子!”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5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