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无事,第二天大清早,叶青和杜苍浪继续起身赶路,往前行走。

    正如杜苍浪所说的那样,他不知道度亡门的位置,所以每到一座山,都必须将半山腰的位置转个遍,以寻找度亡门。加上山路南行,两人在这山上的速度自然也是非常慢了。一直到中午,两人才翻过第一个山头,来到第二座山的山脚下。

    第二座山比之前那座山可要高一些,而且,四周多悬崖峭壁,看上去很是陡峭。山上多林木,根本没有路,而腐烂的草叶又比较光滑,所以,沿着这路上山,可真的有点危险的感觉。

    杜苍浪走在这上面是完全没有一点问题,他为了防止叶青滑下去,还用绳子绑住了叶青的腰部。这么一来,就算叶青滑到往下滚,他也能将叶青拉上来,就可以确保叶青不会彻底摔下去了。

    走在这山上,叶青心里却在盘算另外一件事。这座山很陡峭,而且地面光滑,这绳子如果突然断了的话,他直接从山上滚下去,那就算杜苍浪实力逆天,想追他也不是那么容易。这么一来,他就可以在这山林当中奔逃,这山林这么茂密,只要能够跑开,杜苍浪也很难找到他的啊。

    当然,这么做,本身也是有一定危险性的。叶青要从山上滑下来,首先还不能到太高的地方,否则的话,滑到下面能否逃过杜苍浪先不说,只怕他自己也得摔死了。可是,也不能选择太低的地方,若是选择的位置太低的话,那就没法与杜苍浪拉开距离了,他也逃不掉的。所以,如何选择滑下去的位置,这还是一个麻烦事呢。

    杜苍浪走在前面,此时山林当中各种动物声音不断传来,他也没有太过注意后面叶青的心跳情况。所以,他根本不知道叶青心里在盘算着什么,只是在四处寻找度亡门可能留下来的痕迹。但是,这山林到处都是一样,根本看不了太远,想要找到度亡门的痕迹,谈何容易?

    叶青在后面跟着杜苍浪,更多的却还是在关注四周的情况,以及自己现在所处的高度,在心里暗自盘算这位置究竟适不适合滑下去。滑下去的话,会不会摔伤,又会不会被杜苍浪抓住呢。

    两人各怀心思,沿着山路走了大概一个小时的时间,终于来到了半山腰的位置。按照以前的经验,杜苍浪是要沿着这半山腰搜寻一番,来寻找度亡门的。而这个位置,也刚好是叶青心里选好的位置。从这个高度滑下去,一路没有什么阻碍,而且距离够远,刚好可以跟杜苍浪拉开距离,实在是一个逃跑的最佳位置了。

    打定主意,叶青便悄悄从身上摸出那化铁匕,将绑在身上的绳子斩断。杜苍浪正在前面搜寻度亡门的痕迹,也根本没有理会后面叶青的情况。对他而言,只要叶青离他不太远,他就不用担心什么,更不用担心叶青会耍什么花招。当然,他做梦也想不到,叶青竟然要拼着性命逃跑呢。

    斩断了绳子,叶青连忙将化铁匕重新绑在了腿上,而后往后稍微退了一步,假装踩空的样子,直接翻滚在地。

    “哎呀!”叶青装模作样地一声惊叫,摔倒在地的瞬间,便开始往下滑去。这山很陡峭,而且,腐烂的草叶也很光滑,这往下滑的速度只能是越来越快。

    “怎么了?”杜苍浪喊了一声,转头看过来,刚好看到已经滑出去十几米远的叶青。他面色不由一变,第一时间抓住腰间的绳子,用力一扯,大喊道:“给我回来!”

    可是,他这一下完全扯了个空,绳子被他一下子便拽了回来,绳子末端也朝着他的脸砸了过来。但是,下面的叶青却没有跟着一起回来,反而往下滑的速度是越来越快了。

    杜苍浪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一伸手抓住那绳子头,看着断掉的绳子头,他面色瞬间变得阴寒至极。此时也来不及说别的废话了,连忙一个纵身,直朝下面的叶青追了过去。可是,纵然他的实力够强速度够快,但在这陡峭的山路上,还有这样腐烂光滑的草叶,他也不敢跑得太快。否则的话,若是他也摔倒在地,那可就危险了,毕竟四周很多悬崖呢。

    而叶青却是一直往下滑,下滑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根本停不下来。这么一来,杜苍浪和叶青之间的距离就迅速拉开。按照这个速度来算,杜苍浪完全是不可能追得上叶青了。

    叶青看着后面杜苍浪跟自己越来越远,心里也是大为兴奋。下滑的速度,他虽然控制不住,但是,他从这个方向滑下去,不会遇到悬崖。按照这个速度滑下去,他也不会摔伤,而且还能跟杜苍浪拉开距离。到时候他只要连忙起身快速跑进那原始森林当中,杜苍浪就算想找他也不容易了啊。不管怎么样,至少也摆脱了杜苍浪的控制!

    两人往上爬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下滑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叶青便已经下滑了一半的距离。后面杜苍浪已是越来越远,起初还能看到他,到后面根本连人都看不到,声音也听不见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算是彻底拉开了。

    叶青心里也很是激动,终于能够逃脱杜苍浪的控制,只要逃出这度亡山,他就能够安全了。

    可是,便在叶青心中盘算着下去之后该往哪个方向跑的时候,背后却突然传来一声长啸,惊得叶青不由自主的一阵颤抖。扭头看去,只见杜苍浪竟然已在距离自己不到十几米的地方了。只是,杜苍浪并不是在路上行走,而是在树上狂奔,从一棵树跳到另一棵树上,急速追了过来。

    看到这情况,叶青差点吐血。这杜苍浪的轻功也是极强,在光滑陡峭的地面上是不敢乱跑,但是,在树上他却如履平地。这么追下来,往下的速度甚至比叶青下滑的速度还要快呢,眼看便要追上了。

    看到叶青,杜苍浪也是精神一震,他再次长啸一声,突然将手里的绳子甩向叶青,大声道:“抓住绳子,我拉你上来!”

    这家伙,还不知道叶青是自己割断绳子想要逃跑呢

    ,这会儿还想着赶紧把叶青救上去。

    眼看甩过来的绳子,叶青又岂会去抓。不过,他也不敢表现得太明显,只是随手抓了一下,却根本没往那绳子上抓,假装是抓不到的样子,直接抓了个空。

    一次不中,杜苍浪就连忙又甩了两次过来,但叶青每次都没能抓住,这让杜苍浪也有些急了,怒道:“你到底练过武没有?连根绳子都抓不住,这什么准头?”

    “爷爷故意不抓的!”叶青在心里嘟囔一句,当然这话是不敢说出来的。

    “算了,你别抓了!”杜苍浪突然大喊一声,将手里的绳子挥舞了两下,朝着叶青卷了过来。看他那架势,完全是准备用这绳子卷住叶青,然后将他拉回来的。

    看到这情况,叶青却是面色一变,这要是被他给卷住,那不就跑不掉了吗?眼看这绳子过来,他心里倒是想躲闪,但这么一躲闪,岂不是要被杜苍浪给发现了吗?犹豫的时候,面前一棵小树却也直直撞了过来。

    看到这棵小树,叶青心里顿时有了主意。他也没有去躲闪那绳子,而是伸手抓住那小树,装模作样地想要缓一缓自己的速度,但很快又假装抓不稳的样子,将那小树放了回去。

    这小树被叶青抓着,原本已经被弯了过去,现在叶青突然放手,小树自然是立刻弹了回来。而这一下,也刚好撞在了杜苍浪卷过来的那绳子上面,那绳子撞在小树上,直接将小树卷住了。这么一来,杜苍浪就算是想将这绳子取下来也是不可能的了。

    “你没事抓那树干什么啊?”杜苍浪气得差点吐血,眼看就能卷住叶青了,结果被小树给拦住了。而且,这一下,连绳子也被小树缠住,根本没法收回来,他想用绳子再去卷叶青也是不可能的了。

    “我也不想啊。”叶青回了一句,心里却是暗笑不已。

    杜苍浪见绳子拽不回来,干脆就放弃了那绳子,几个起跳远远朝着叶青追了过来。他的速度奇快,原本是可以轻松追上叶青的。但是,因为地面陡峭光滑,他无法踩在地面上,只能踩在树上,这就比较麻烦了。所以,纵然距离叶青已经不远了,但他想抓住叶青还是很难。

    而此时,叶青这边也发生了一个很大的状况。他按照原来那个方向滑下去,是可以一直滑到山底的。可是,他刚才在那小树上抓了一下,方向就稍微发生了一些改变。而这改变,在高速度之下可是非常恐怖的,他竟然直接朝着旁边的一处悬崖冲了过去。

    这一下,连叶青也慌张了,他只是想滑下去逃跑的,还没想死呢。这一下要是从悬崖上摔下去,那还能有命了?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5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