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众人的目光,完颜永却没有丝毫的愧疚或者是迟疑。他顺手将那具尸体扔向杜苍浪,而自己则转身就跑,想要从这墙角逃开。

    不过,杜苍浪何等的实力,又岂会给他这样的机会。杜苍浪劈手一掌拍下来,直接将那具尸体打到了旁边,而他的速度未减,依然冲向完颜永,再次一掌劈了过去。

    完颜永原以为自己能够逃得掉,没想到杜苍浪速度竟然这么快,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他根本不及多想,连忙伸手又抓住旁边一个完颜家的人,再次用自己家族的成员为自己挡住了这致命的一击。

    杜苍浪接连打死完颜家两人,不由冷笑道:“完颜家的人,果然心狠手辣。连跟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后辈,都可以拿来为自己挡死,哼哼,难怪完颜家会有今时今日的实力啊!”

    而这一会儿,完颜家其他人也都看出来了,完颜永根本不在乎他们的生死。为了他自己活命,甚至可以把其他人当成靶子来保护自己,这让众人明显有些混乱了,看向完颜永的眼神也由最初的恭敬变为愤怒和鄙夷。

    完颜永根本没有理会众人的眼神,再次伸手抓住两个比较靠近他的完颜家成员。不等杜苍浪再次出手,反手便将这两人扔向了杜苍浪。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别的任何想法了,只想减缓一下杜苍浪的攻势,为自己争取点时间,从这墙角的困境逃掉才是最关键的。

    完颜家众人看到如此情况,已经完全明白,这个时候再靠近杜苍浪,那简直就是找死。杜苍浪为了活命,完全可以不顾他们的性命。所以,这一会儿的时间,所有人都匆忙从完颜永的身边跑开,谁也不敢再靠近完颜永分毫,对他如避蛇蝎一般。

    杜苍浪原本也是再次出手攻击完颜永的,但是,完颜永突然扔了两个人过来,这的确就让杜苍浪的攻势稍微减缓了一些。等他将这两个人全部击飞的时候,完颜永已经从墙角的位置逃了出来,正想从他身边冲过去呢。

    “哪里跑!”杜苍浪一声冷喝,整个人横移一步,正好挡在了完颜永的面前。杜苍浪的速度实在太快,完颜永想从他面前逃开,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看到杜苍浪横移这一步,完颜永根本没有多想,直接转身往后面那七个岔路的位置奔了过去。看那架势,完全是准备逃进这七个岔路当中呢。

    杜苍浪眉头一皱,他挡住了这边的路,但是那七个岔路的位置,他却没有在意,因为他觉得完颜永不可能往那里面跑。但是,谁也没想到,完颜永为了活命,竟然会这样慌不择路,竟然往这七个岔路那边跑进去。要知道,这七个岔路当中可是机关重重,完颜永自己也极其清楚这件事。现在他竟然跑进了这七个岔路当中,简直就是自寻死路啊。

    不过,完颜永现在也实在是没有任何办法了。他看得出,杜苍浪主要想杀的人就是他,毕竟他也是绝顶高手。所以,不管他怎么办,哪怕是用完颜家的人来当盾牌保护自己,他也是绝对不可能逃得出这山洞的。所以,他最后选择往这七个岔路当中奔去。虽然这七个岔路当中危机重重,他们之前在里面折损了很多人。但是,至少也比在外面直接被杜苍浪杀死要好得多啊。杜苍浪的实力这么强大,要真是在外面继续这样打下去,他肯定是必死无疑,绝对逃不掉的。相反,他跑进这七个岔路当中,未必死在里面,说不定还能进入度亡门主墓,那反而还是因祸得福呢。

    杜苍浪也看出了完颜永心里打的小算盘,眼见完颜永已经奔到七个岔路的位置,想要阻拦他已经完全是不可能的了。杜苍浪当下一声大喝,突然往前冲出,右掌隔空击向完颜永。

    强大的掌力破空而过,直朝完颜永的后背冲了过去。完颜永虽然在前面狂奔,但他也能够感受到背后的压力,这力量让他根本不敢硬接。但是,完颜永自己心里也很清楚,杜苍浪的速度极快,他好不容易才抓住机会往这七个岔路当中逃跑。若是自己这个时候躲避杜苍浪这一击的话,那就会稍微耽误一点时间,杜苍浪肯定就能追上他,那他再想往这七个岔路当中奔去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所以,他根本没有闪避,而是硬生生挨了这一击。

    杜苍浪隔空一掌打在完颜永的后背上,直接将完颜永击飞出去,而他也同时冲进了七个岔路最中间的那个岔路当中。完颜永还未落地,口中便呕出了两口鲜血,但他却没有丝毫的停留,冲进那岔路便直奔往前,冲进了那岔路当中。等杜苍浪追过来的时候,他早已深入了岔路之中。

    杜苍浪站在岔路口往里面看了一会儿,紧紧皱起了眉头。他虽然实力强悍,但在这山洞当中,却不敢有丝毫的托大。毕竟,这是度亡门主的墓,而度亡门主,可不是简单人物。这里面的机关,肯定是非常危险,杜苍浪还不愿意进去冒险呢。

    “完颜永,你就算逃进这岔路当中,那又能怎样?”杜苍浪冷声道:“我就在这里等着,我就不信你不出来。墓里面没有吃的没有喝的,我在这里守几天,饿也饿死你了!”

    里面没有丝毫声音,也不知道是完颜永跑远了,还是不愿意回答杜苍浪的话。杜苍浪站在岔路口看了一会儿,眉头微微皱起。正在思索着要不要冲进这岔路去把完颜永揪出来呢,这时,却突然听到后面有轻微的脚步声。猛地转头看去,却发现完颜家那些人正小心翼翼地往石廊那边走去。看那样子,明显是想趁着杜苍浪没有注意他们的时候,悄悄先离开这里呢。

    “都给我站住!”杜苍浪一声冷喝,完颜家众人吓了一个哆嗦,顿时都站在原地,谁也不敢再往前跑了。每个人都瑟瑟发抖地看着杜苍浪,心里忐忑地思索着杜苍浪会不会将他们全部击杀在这里。

    杜苍浪冷冷扫了众人一眼,并没有再朝这些人出手,而是走到他刚才站的那个位置,继续扭头看着这边山洞里面的情况。

    “你们完颜家的人,刚才进过这七个岔路吧?”杜苍浪沉声道:“你们给我说一下这岔路里

    面的情况。”

    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也没有人说话。杜苍浪有些愤怒,沉声道:“你们再给我装哑巴,那我就先杀了你们!”

    此言一出,众人都吓了一跳,连忙七嘴八舌地开始给杜苍浪说那岔路里面的情况。但是,众人一起开口,这人多口杂的,杜苍浪也根本听不到什么内容。

    杜苍浪眉头皱起,他猛地一摆手,喝止了众人,而后扫了众人一眼,指着其中一人,沉声道:“你来给我说!”

    那人也不敢隐瞒,连忙将他们之前进入这七个岔路的情况给杜苍浪说了一遍。叶青在旁边听着,这些人说的情况,跟雯儿之前跟他说的情况差不多。南岭派的那些人也尝试过进入这七个岔路,里面的机关,他们都是见识过的。

    杜苍浪听完这七个岔路里面的情况,眉头不由紧紧皱了起来。那些有机关的岔路,他虽然没有进去,但听众人的描述便基本已经知道了里面的情况。这些机关,可都是非常危险,而且无法破解的,威力的确恐怖。想通过这些机关进入这最后的岔路,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说他们当初建造这座墓的时候,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见杜苍浪沉默不语,叶青在旁边道:“这七个岔路里面的机关,随便一个都让人无法通过,那又何必造七个岔路这么多呢?要我说,一个岔路就足够了,可以封锁这个入口,除非知道里面机关的人,否则根本不可能进得去。一个机关,就足以阻挡人了,又何必建造七个岔路,这纯粹不是劳民伤财吗?”

    “你这么说可就错了!”杜苍浪摇头,沉声道:“这七个岔路,并非每个岔路都能通到最后的墓室。”

    “是吗?”叶青奇道:“他们刚才说了,这七个岔路,都能通到最后的墓室啊。”

    “他们说的也没错。”杜苍浪看了看叶青,道:“但是,能不能通到最后的墓室,这是需要看时间的。这七个岔路,肯定是以一种特殊的方式相互连接。在某一个时刻,只有其中某一个岔路可以通到最后的墓室,而其他的岔路都根本无法到达。也就是说,在某一个时刻,只有一个岔路能到最后,其他六条岔路,都是死路。而过了这个时刻,就可能换成另一个岔路可以通过,而之前能够通过的那个岔路,也变成死路。这是古人建造墓室时一种罕见却非常有效的守墓手段。若是不清楚岔路连通的情况,胡乱在外面猜测往里面闯的话,就完全是在送死了!”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6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