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度亡山里面群山连绵,也没有山路可走,众人都是在山上一边开路一边寻找的。

    杜苍浪并不知道度亡门的具体位置,只知道度亡门是在这群山当中某一个山的半山腰处。所以,每到一座山的半山腰处,他都会让完颜家和那些外国人在山上搜寻一番,寻找度亡门的所在。

    这些人吃了杜苍浪的子午断肠丸,每天必须定时服用解药,否则这子午断肠丸就会发作。就因为这子午断肠丸的牵制,杜苍浪也根本不怕这些人趁机逃跑,更不怕他们找到度亡门不回来。没有解药,他们就算是逃跑,或者是想动什么小手脚,那都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他们当中有一个人,因为回来的迟了一些,没能赶上吃解药,结果子午断肠丸的毒性发作,五脏六腑的剧痛,让他撕心裂肺地在地上翻滚惨叫,被所有人看在眼里,众人也更加不敢怀疑这子午断肠丸的威力,都老老实实地给杜苍浪做事,不敢有任何小心思。

    有了这些人帮助杜苍浪做事,杜苍浪倒是轻松多了,每到一处只要坐在原地等待着,其他那些人自然就会帮他把全山转遍,寻找这度亡门的所在。而且,这些人自己也寻找的很仔细,因为杜苍浪给他们承诺过,只要他们找到度亡门的所在,就会帮他们解除身上的毒,甚至还会传授他们一门绝技。这些人为了活命,自然是非常努力地寻找,谁也不愿意再尝试那毒发的滋味啊。

    这些人去寻找度亡门的时候,杜苍浪则在原地等待,同时也将叶青给他写下的那天诛剑决拿出来,仔细研究。天诛剑决虽然简单,但想要融会贯通,也需要一点时间。更何况,叶青给他写的,还是改动过的天诛剑决,想要彻底学会,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杜苍浪这样子,明显是准备在得到天诛剑之前先把这天诛剑决练成,然后拿到天诛剑就可以直接运用了。

    叶青和雯儿并没有吃杜苍浪的子午断肠丸,他也不放心这两人从自己身边离开。所以,叶青和雯儿也是落得清闲,都和杜苍浪一起留下等待着那些人去寻找度亡门。

    一路上,叶青都在盘算着如何从杜苍浪身边逃掉。但是,经过上次的事情之后,杜苍浪对他看得更紧了。再加上雯儿也在这里,叶青一个人或者还有办法逃掉,但加上一个雯儿,那就非常麻烦了。不管怎么样,叶青也不可能一个人逃掉,将雯儿扔在这里的。

    所以,叶青想了很多办法,最终却都没能实施。最后实在想不到比较适合的方法,叶青干脆也不再想这件事,和杜苍浪一样开始研究那天诛剑决。完整的天诛剑决,叶青是记在心里面的,他也是在心里面默默的研究。是故,这一路上杜苍浪根本都不知道他也在研究天诛剑决的事情,因为杜苍浪根本不可能知道他心里面在想什么。

    众人一起翻山越岭,到了第五天,已经翻过了十几座山。越到后面,这山里面越是荒凉,山也越来越高了。中途,有一个外国人因为在山上迷路,没能及时返回来,结果错过了时机,子午断肠丸发作了两次,使得他活活被痛死。众人见到这人凄惨的死状,对于这毒药更是畏惧,所以寻找的时候也更加卖力,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五天的时间,叶青心里将那天诛剑决已经研究得差不多了。不过,研究透彻这天诛剑决之后,叶青突然发觉,这天诛剑决对自己来说,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因为,这天诛剑决,是用人的内力驾驭天诛剑的一种方法,首先要做的便是将自己的内力与天诛剑的力量融合,让天诛剑接受自己的力量。可是,叶青现在根本没有一点内力,他又如何能够让天诛剑接受自己的力量呢?所以,就算他研究透彻这天诛剑决,但想要驾驭天诛剑,也必须得先把内力找回来才行啊!

    倒是那杜苍浪,这五天时间,研究那改动之后的天诛剑决,竟然也略有收获。看得出,杜苍浪也很是满意,对于天诛剑更是志在必得了。

    第六天上午,众人又来到了一座高山上面。按照以前的惯例,完颜家众人和那些外国人,自然是全部散去去寻找那度亡门了,而杜苍浪依然是留下研究那天诛剑决。

    这些人刚离开不到一个小时,突然,一个男子仓惶跑了回来。这是一个外国人,他跑到杜苍浪身边,便开始叽里咕噜地用外语说了起来。

    叶青听得懂这个人说的话,他是在告诉杜苍浪,他发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石碑,那石碑挡住了他的路。任凭他用什么方法,甚至是远远绕过,却无法走过那石碑的范围,非常的奇怪。

    杜苍浪当然听不懂这外语了,不过,看这男子激动的样子,杜苍浪便知道肯定有问题。这山里面太过荒僻,平时肯定没有什么人过来,山上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可能都与度亡门有关系。所以,杜苍浪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度亡门,莫非这外国人找到度亡门了?

    “带我们过去看看!”杜苍浪立刻站起身,他虽然听不懂这男子的话,但心中明白,只要自己亲自过去看看自然就清楚了啊。

    这男子也听不懂杜苍浪的话,但也基本明白他的意思,立马在前面带路。杜苍浪这边带着叶青和雯儿一起跟着这男子,走了大概二十多分钟的路程,来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峡谷口处。这个峡谷,其实是半山腰两处凸起的山脉夹在一起形成的,中间是一条宽约十几米的平坦大道。只不过,可能是许久没有人来这里了,所以这大道上面也生满了各种各样的植物,将路遮挡住了。

    看到这个地方,杜苍浪大喜过望。他一拍手,沉声道:“就是这里了!”

    “这就是度亡门?”叶青诧异看着前面峡谷的位置。

    “错不了的!”杜苍浪道:“这度亡山里面,只有一个度亡门,别的什么都没有。而这个地方,明显是人力清扫出来的一条路。除了度亡门之外,还有谁会有闲心在这里修建出这样一条路?所以,度亡门肯定是在这峡谷里面?”

    “哦。”叶青看了看峡谷口,仔细寻找刚

    才那男子所说的石碑。那男子说这里有个石碑,任凭他如何往前走,都走不过去,当时叶青还在奇怪呢。现在仔细看去,只见那峡谷口的位置,果然竖立着一个石碑,大概有三米多高,一米来宽。石碑上面还歪歪扭扭地写着一些字,离得太远,根本看不清楚写了什么。

    那外国男子也看到了石碑,立刻指着那石碑朝杜苍浪指手画脚地嚷嚷,说他刚才根本无法越过那石碑的事情。

    听着这外国男子的话,叶青也微微皱起了眉头。他看了那四周的情况,石碑虽然不小,却还不足以阻挡整个峡谷口的啊。不管从左边绕或者是从右边绕过,都能很轻松地绕过这石碑的啊,为什么刚才那外国男子说无法走过这石碑呢?

    杜苍浪看了看那石碑,眉头则皱了起来。他微微沉默了一会儿,带着众人慢慢往前,走到那峡谷口的位置,距离石碑还有十几米的距离。

    到了这里,叶青终于看清楚那石碑上面的字了。仔细看了一眼,叶青面色也是一变,因为石碑上面写的字,并非普通的字,而是一种并非一般人能够认识的文字。叶青以前见过,知道这上面的文字,其实是道语!

    道语,乃是道门得道人物才能懂得的文字,一般人根本连学都学不会。如果不是精研道学,那就算是学一辈子,也休想学成道语呢。与佛语一样,乃是佛道两门传授机密内容所用的文字。

    而能够写下道语的人,实力也绝对不简单,至少也是道门得道的人物。也就是说,这个石碑,肯定是道门某个得道人物所立下的,阻挡在这峡谷入口处,也不知道究竟是想做什么用的。看样子,只有研究透彻上面的道语意思,才能够真正明白这石碑在这里的用意。

    杜苍浪盯着那石碑看了一会儿,又转头看向那外国男子,示意他走过去。

    那外国男子嘟囔了几句,说他尝试过,根本无法走过这石碑的事情。不过,慑于杜苍浪的实力,他还是不得不再次往那石碑的位置走过去。他走到石碑旁边,想绕过石碑往前走。但是,他刚走到与石碑相平的位置,再想往前走,却根本无法往前分毫,就好像遇到了一堵无形的墙,将他挡在了那里似的。

    男子转头看着杜苍浪,伸了伸手,示意自己被挡在了这里,根本无法往前了。

    “这怎么回事?”雯儿看得诧异,忍不住低声问道,她还没见过这么奇怪的情况呢,自然而然地感觉到无比的好奇。

    叶青倒是还好,这类似的情况,他以前是见过的。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6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