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应该是有什么禁制,让人无法走过这个地方吧。”叶青低声回道,他以前在达摩祖师圆寂那密室的通道里面,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叶青还记得,在那个通道里面,有很多岔路。每次岔路,都好像是道德筛选,达不到达摩祖师留下的道德要求的人,就会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住,根本无法走进石廊,只能先离开那山洞。当时的情况,就和这里差不多,往前走,就好像会遇到一堵无形的墙,将人严严实实地挡住,根本无法通过。

    “禁制?”雯儿诧异看着叶青,道:“什么禁制,能有这样的效果啊?”

    “这就是道门的禁制!”杜苍浪沉声道:“这个石碑,灌注了某个人的力量。树立在这里,力量就会慢慢散开,在这四周形成一道气墙,将人阻挡在外面,根本无法穿过。在道门之中,有一项武功叫做天罡气,便是如此道理!”

    “哦?”雯儿惊愕,叶青也是瞪大了眼睛,诧异看着杜苍浪,道:“天罡气?这属于什么武功?”

    杜苍浪道:“这是道门的绝技,究竟如何,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听说过,这天罡气练到顶峰,可以移气于物,形成这种石碑,罡气形成一道气墙,阻挡一切,让人无法通过!”

    叶青看着那石碑,不由更是惊讶。这么说来,这石碑肯定是某个道门高人留下的了。只是,是哪位道门高人留下这石碑的呢?

    “这个峡谷里面,肯定是度亡门所在的地方了!”杜苍浪看着那石碑,沉声道:“难怪这么多年,度亡门的一切都没能显露于世,原来是被这石碑给阻隔了起来。后人就算找到这里,也根本无法越过这天罡气,自然找不到度亡门了!”

    “你的意思是,这石碑在这里阻挡很长时间了吗?”叶青惊愕地问道。

    “那倒不至于。”杜苍浪摇头,道:“天罡气的力量,可不是能够一直存在的,这也是有个时间限制的。天罡气的力量能存在多久,主要是得看留下天罡气的人实力有多强。这个石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若是能够知道这石碑出现的年代,就能够猜测出,究竟是谁留下这石碑的了!”

    叶青自然也认不出这石碑的情况,更是无法猜出这石碑究竟是谁留下的。其实,叶青知道的道门高人也根本不多,当年创建道门的道,后世道门大圣鬼谷子,以及之后的陈抟老祖,还有这个时代与释迦齐名的无极。除了这些人之外,别的道门高人,叶青却是一概不知。这个石碑,不会这么凑巧便是这些人当中的某一个留下的吧?

    当然,算算时间,就能将道和鬼谷子排除了,这两人的时代是远远早于度亡门的时代,所以,这石碑肯定不是他们留下的。剩下的就是陈抟老祖和无极了,难道是他们留下的吗?

    “这么说来,咱们就无法进入这个峡谷,也无法进入度亡门了!”叶青问道。

    “那倒不至于。”杜苍浪看着那石碑,微微沉默了一会儿,道:“当年不死君确实是从度亡门得到了天诛剑,他既然能够进去,那说明肯定是有办法进去的。这个石碑,未必如你们想象的那么恐怖。”

    说着,杜苍浪慢慢走到了石碑的前面,他朝叶青看了一眼,沉声道:“你们先让开,我来试试,能不能将这石碑推开。这石碑在这里也不知道放了多久了,就算当年留下石碑的人实力够强,如今这石碑的力量也该消散得差不多了,或者可以推得开呢!”

    叶青二话不说,连忙带着雯儿往后退去。那外国男子虽然不知道杜苍浪到底说了什么,但见到叶青和雯儿后退,也立马跟着退开,他可也是不傻啊。

    看三人退开,杜苍浪便缓缓深吸一口气,伸出双手,慢慢按在了那石碑的上面。突然,他双手加力,猛地朝那石碑推了过去。

    叶青在旁边看得真切,杜苍浪这一下,竟然推得那石碑晃了一下,而杜苍浪也被石碑给挡住了。一人一石碑就这样对峙了起来,看样子,杜苍浪正在跟石碑比拼力量。杜苍浪明显已经用了全力,身上的衣服无风自起,却还是无法将那石碑推倒,由此可见石碑上面的力量有多强大。

    杜苍浪也没有撒手,他依然施展力量,和这石碑对峙着,好像是在消耗石碑的力量。这种情况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后面逐渐又来了一些人,正是刚才出去找度亡门的完颜家众人和那些外国人。他们回到原处,找不到杜苍浪,自然是吃惊不已,就四下来寻找。终于找到杜苍浪,众人也是长舒一口气,见到杜苍浪,众人的性命至少是保住了。

    感觉到背后来了这些人,杜苍浪却也没有松手,他依然用力和男石碑对峙着。

    叶青和雯儿站在旁边,虽然杜苍浪全力和这石碑对峙,但叶青却也没有想跑的打算。不是他不想跑,而是他很清楚现在的情况,他也根本跑不了。他内力不在,雯儿实力远不如四周这些人。他们就算想跑的话,这些人也能够拦住他们。相反,若是激怒杜苍浪,那可就更麻烦了。这一会儿,叶青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杜苍浪无法将这石碑推倒,这样,他就拿不到天诛剑了。

    可事实上,叶青的祈祷却没有多大作用。杜苍浪和那石碑对拼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那石碑竟然慢慢被杜苍浪推得往后退去,好像是已经无法抵挡杜苍浪了。

    杜苍浪也是满脸激动,他用力推着那石碑往前,一直移动了五六米的距离。突然口中发出一声暴喝,用力推了出去,那石碑竟然生生被杜苍浪推出去十几米远,一直撞在了后面的山上。而杜苍浪也是一阵轻松,竟然已经走过了刚才石碑所在的位置,看样子这天罡气也被他给破了。

    众人都在四周看着,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这石碑究竟是怎么回事。见杜苍浪用了这么长时间将这石碑推出去,还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呢,所以也没有多少反应。

    />

    叶青心里却是一阵的无语,他原本还打算着,杜苍浪无法推开这石碑,这样他就无法进入度亡门,也无法得到度亡门里面的天诛剑了。这下可好,他终于还是推开了这石碑,众人也能进入度亡门了。若是让他得到度亡门里面的天诛剑,那叶青岂不是危险了?

    杜苍浪将石碑推开之后,也是疲惫不堪,站在原地喘了好几口气,这才慢慢转过身。看了看身后那些人,他随手从身上摸出一个瓶子扔了过去,沉声道:“这是你们的解药,先吃了!”

    此时已经快到毒发的时候了,众人也都心里焦急担忧呢。杜苍浪赐下解药,众人自然是大喜过望,连忙跑过来,将那解药倒出来分食了。吃了解药,众人方才安稳多了,至少这一次毒不会发作了。

    虽然将这石碑推开了,杜苍浪却没有直接进入这峡谷,而是走到旁边的石台上坐下,慢慢调息。刚才推开那石碑,他也着实用了不少力量,现在也是疲惫不堪。在这里调息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方才恢复了一些力量。

    而此时,完颜家众人和那些外国人也准备好了午饭,众人吃了之后。杜苍浪又将第一个发现这峡谷的外国男子叫了过来,从身上拿出一颗解药递给他,道:“这峡谷里面就是度亡门所在的位置,是你第一个发现这里的,这解药就是给你的赏赐。吃了这颗解药,你身上的子午断肠丸就会彻底解除。”

    那外国男子根本听不懂杜苍浪的话,但看着杜苍浪的表情,基本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自然是激动不已。接过解药,二话没说便吞进了肚里。

    其他人看到这外国男子吃了解药,顿时有些心灰意冷。众人这么拼命地寻找度亡门,为的便是这唯一的机会。而现在,这个机会被这个外国男子给抢先得到了,众人自然是几近绝望了。失去这个机会,他们可就没有彻底解除子午断肠丸的机会了,以后岂不是要一生一世地被杜苍浪所掌控了?

    “我说过会传授你一项绝技,不过现在时间不适合,等离开度亡山之后,我会传授你的!”杜苍浪说完,又扫了众人一眼,道:“你们也不用灰心,在这度亡门里面,有一把宝剑,叫做天诛剑。谁能帮我拿到天诛剑,我还会帮他解了子午断肠丸的毒。而且,我还会收他为入室弟子,他会得到我所有的真传!”

    听闻此言,原本几近绝望的众人立刻又兴奋了起来。这一次的奖励,比之前那一次还要好得多啊。不仅能够得到解药,还能得到杜苍浪的真传,这可是天大的好事,众人的激动可想而知了。所以,不等杜苍浪开口,众人便跃跃欲试地想要进入这度亡门,去寻找那天诛剑了。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6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