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傅清平的话,皇甫紫玉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因为她根本不知道不死君是谁。但狼僧却是眉头一皱,惊讶看向傅清平,奇道:“不死君?”

    傅清平缓缓点了点头,沉声道:“没错,他就是不死君!”

    “他就是不死君?”狼僧惊愕地看着不死君,眉头也紧紧皱了起来。他不似皇甫紫玉那样什么都不知道,也听过不死君的名号,自然知道在这里遇见他,那将是怎样的一种结果了。

    完颜洪盛冷笑看了傅清平一眼,低声对不死君道:“不死前辈,这些人与叶青关系极好。尤其那个皇甫紫玉,与叶青关系密切不说,身上还带着射日弓呢!”

    听闻射日弓三字,不死君眼中顿时闪过一道精芒。其实,傅清平三人进来的时候,他心里已经打定主意,要吸收这三人的力量了。毕竟,傅清平的实力很强,若是能够吸收傅清平的力量,就绝对能让他的实力恢复很多。现在听说又能得到射日弓,他心里自然是非常振奋,自然更是不会放过这三人了。

    “你这小辈,见识倒是挺广,竟然知道本君的名号!”不死君冷笑看着傅清平,道:“既然知道本君的名号,那你知道应该怎么做了?交出射日弓,乖乖束手就擒,本君还可以饶你们不死。否则的话,本君的手段,我估计你们这辈子也都不想见识的!”

    傅清平眉头一皱,冷眼看着不死君,沉声道:“不死君,我敬你是前辈,但不代表我们便怕了你。你若是硬想欺辱我等,那便先要问问我手里这口剑答应不答应了!”

    不死君根本不知道傅清平是谁,而且,他艺高人胆大,自然不会将傅清平放在眼里。听闻此言,顿时哈哈大笑道:“你手里那口剑不答应又能如何?一把破铜烂铁,给我挠痒痒还嫌它不够锋利呢,莫非还想用它吓唬本君不成?哼,本君不跟你多言,我数三声,要么你们三人自动投降,将射日弓交出来,然后跪在地上给本君磕三个响头,本君便饶你们不死。否则,等本君出手,必然让尔等知道本君的厉害!”

    “不用数了!”傅清平很干脆地道:“胜得了我手里这把剑再说吧!”

    傅清平说完,直接将手按在剑柄上,冷眼看向不死君,仿佛随时都会拔剑而出似的。

    不死君不怒反笑,远远看着傅清平,却没有抢先出手。在他看来,傅清平三人根本就是瓮中之鳖,根本不值一提,他随时都可以击杀这三人,所以完全没有丝毫在意。

    傅清平并没有直接出手,而是用目光扫过不死君身边的完颜家诸人,同时暗中传声给皇甫紫玉和狼僧:“此人乃是不死君,实力极强,绝对不是我们所能应付的。一会儿我先拦下这些人,你们两个尽快离开这里,去深川市,等我过去与你们会合!”

    这传声只有皇甫紫玉和狼僧听得到,两人互视一眼,皇甫紫玉微微摇了摇头,同时将射日弓拿在手里,直接挽了个满弓对准了不死君。这意思已是非常明显,便是不敌,也要与不死君死拼到底!

    见皇甫紫玉这样,傅清平心里不由担忧,朝狼僧看了一眼。狼僧没有说话,而是慢慢走到皇甫紫玉身边,朝傅清平微微点了点头。

    见狼僧这样子,傅清平心中明白他的意思,当下二话不说,一个起跳便冲到了现场中间。他手按青萍剑的剑柄,口中长啸:“青萍一现惊天下!”

    随着这声长啸,青萍剑脱鞘而出,一道青芒扫遍全场。青芒所指之处,皆是寒芒劈到。一把青萍剑,却好似能够扫遍全场一般,没有袭击不死君,却将完颜家众人全部席卷当中。

    完颜家众人原以为傅清平要尽全力跟不死君对决呢,没想到,他出手根本没有对付不死君,而是先扫向了他们。众人不及防备,眼见那青芒席卷而来,逼人的寒芒让众人皆是心惊肉跳,自知根本是不可能抵挡得了的,所以只能拼命想办法躲闪了。

    可是,傅清平这一下出手实在太快,而且,青萍剑的剑芒也是极其锋锐迅猛。这些人想要躲闪已经是来不及了,青芒扫过,完颜家众人皆是惨叫而飞。其中实力较弱的,直接被剑芒劈成两半,尸横就地。而实力能够到达绝顶的,反应和速度自然快得多了。但是,也还是没能躲过这剑芒,或多或少都受了点伤。运气最差的那个人,一条左臂被斩了下来。而实力最强的完颜洪盛,身上也被划出了一道尺长的伤口,鲜血直流。

    果真的青萍一现惊天下!

    青萍剑仅仅只是出鞘而已,一剑之威,却将完颜家十几人全部击伤。尽管傅清平这一剑有偷袭的意味,但是,能够做到这一点,也着实不易,这一剑的威力,也的确是让人震惊无比了!

    这一剑,也让完颜洪盛彻底相信刚才不死君所说的话。傅清平这一剑的威力,足见他的实力,肯定是远远在杜苍浪之上了。只是,傅清平的实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悍了呢?

    而事实上,最让人震惊的并非是傅清平这一剑,而是另一边的狼僧。在傅清平出手的同时,狼僧也直接伸手点在了皇甫紫玉后背的大穴上。

    皇甫紫玉正全力弯弓准备对付不死君呢,根本没有料到背后会有人偷袭。而且,她对狼僧很是信任,自然也想不到狼僧会在背后朝她出手。这一下根本没能防备,直接被狼僧点倒。她转过头惊愕地看着狼僧,张开嘴想说话,却已经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狼僧也没有说话,直接抓着皇甫紫玉转身便往峡谷外面奔了出去。而这一切都是在电光石火之间发生的,在他往外奔的时候,完颜家的人也刚刚好被傅清平一剑斩伤,所有人都没来得及反应呢,更没有人注意到狼僧这边的情况了。

    其实,这也是傅清平和狼僧暗中筹划好的。傅清平出剑吸引人的注意,再由狼僧将皇甫紫玉制住带出去。毕竟,皇甫紫玉性格

    太过刚烈,遇到这样的情况,她是肯定不会一个人先逃跑的。所以,傅清平和狼僧也只能用这种方法,先将她送走了。

    不死君原本站在旁边,还饶有兴趣地看着傅清平这一剑。傅清平一剑击退完颜家众人,这一剑的威力,纵然让不死君也是赞叹不已。纵然不死君实力已经超越了绝顶的境界,但是,他自问也无法用长剑使出这样一招。所以,不得不说傅清平的剑法的确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可是,当他看到狼僧带着皇甫紫玉奔逃的时候,他的面色顿时就变了。眼中寒芒一闪,抬头冷喝道:“哪里跑!”

    随着这声冷喝,不死君也直接奔了过去,想要去追逐狼僧和皇甫紫玉。可是,他刚跑出没两步,一道青芒便卷了过来,正是傅清平的青萍剑。

    “米粒之光,也敢与日月争辉!”不死君一声怒喝,抬手一扫,那青芒顿时被他击得粉碎。

    青芒毕竟是青萍剑的剑芒,乃是内力灌注,剑气冲出的结果,只是纯力量所形成的。这力量,完颜洪盛那些人是抵挡不住,但对不死君来说,却根本如同无物。毕竟,不死君的实力已经超越了绝顶,这是境界上的差距,根本不是傅清平所能比拟的。

    傅清平一剑狙击不死君未果,这也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他根本没有丝毫停顿,脚下加速迎向了不死君,接连又是三道剑芒朝不死君劈了过去。

    “聒噪!”不死君冷喝出声,依然是抬手一扫,这三道剑芒也被他击碎。同时,他凌空一掌劈向傅清平,掌风凌厉,穿越空气发出锋锐的呼啸声,可见他这一掌的威力有多强悍。

    傅清平见不死君出手,也着实吓了一跳,连忙在空中一个后翻,急速去闪避这一掌。但是,不死君这一掌的速度实在太快,傅清平这个空翻根本未能躲过这一击。眼见这一掌便要劈在傅清平身上的时候,傅清平突然将手里的青萍剑横在身前,死命挡住了不死君这一掌。

    青萍剑材质坚韧,挡住不死君这一掌,自然是没有什么损伤。但是,青萍剑也只能卸掉这一掌的部分力量罢了。傅清平还是承受了这一掌不少力量,直接被击得倒飞出去,还在空中的时候便喷出一口鲜血,却是已经受了内伤。

    完颜洪盛在旁边看着这一切,眼睛顿时瞪圆了。刚才傅清平出手对付他们的时候,那是何等的威风。谁能想到,傅清平在不死君的手里,竟然连一掌都承受不了。这不死君的实力,也未免太恐怖了吧?

    不死君这一掌虽然将傅清平击退回去,让傅清平受了不轻的伤,但他自己也被迫停了下来,没能继续追出去。而此时,狼僧带着皇甫紫玉已经跑出这峡谷了。这个时候再想去追,可就有点难了。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6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