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屠尊者看向前面的诛书生,道:“老四,你脑子活,你给我分析分析,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诛书生轻嘘一口气,转头看了看后面三人,道:“这一次天地人三门开启,还伴随着杀破狼三星乱世。传说,杀破狼三星乱世与天地人三门开启同时在一起的话,就会引出关于天地人三门的最大秘密。而所有的一切,也都将随着这次契机而解决。所有人都认定,这次天地人三门开启,可以说是天地人三门开启当中最为重要的一次了。”

    “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人,拼了命地想要抢夺这次进入天地人三门的机会。咱们那个时代,甚至咱们之前的时代,有多少绝顶高手,不惜在最辉煌的时刻藏匿起来,或休养生息,或闭关静坐,会沉睡不起,为的便是活到这个时代,等待这次天地人三门开启的机会!”

    “教廷与华夏国的主要争执,也体现在天地人三门之上。这一次天地人三门开启,不仅咱们华夏国的武者是千百年来最为重视的一次,就连教廷,也会把这次天地人三门开启,视为最为重要的一次。咱们对这天地人三门的开启有多重视,他们就也有多重视。所以,这一次他们有什么跟以前不一样的动静,这也不是什么奇事,只能说明教廷那边对天地人三门很重视罢了!”

    听诛书生这么一解释,后面三人都是恍然大悟。屠尊者一拍旁边的车门,道:“原来如此啊,我说呢,教廷那边,怎么会一次就来这么多高手,咱们都不是他们的对手。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啊,教廷的高手,还真的是多啊。如果教廷全力出击的话,我恐怕,咱们华夏国的武者,还未必是他们的对手呢。这天地人三门,难道还要被教廷的这些杂碎抢去了?”

    屠尊者的话让旁边两人都面面相觑,这也的确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他们都是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自然知道教廷有多么强大的势力。真要是教廷大举入侵的话,那华夏国这边,还真的危险了呢。

    “你管那么多干嘛!”诛书生瞥了他一眼,道:“能够进入天地人三门的,只有一个人。教廷实力虽强,也未必能够掌控全局。而且,进入天地人三门,也不是纯粹靠实力说话,还有很大一部分是靠运气来决定的。如果真的是靠实力说话,那咱们四个,实力肯定不够,那还抢什么抢,不如回家等死算了!”

    诛书生的话让屠尊者有些尴尬,他挠了挠头,道:“我就是这么一说嘛,不过,教廷的实力真的不弱。就像前面那十个人,也不容易对付。老四,你说咱们跟着他们,又打不过他们,这有什么意义呢?”

    “谁说一定要咱们自己去打?”诛书生沉声道:“我已经联系了完颜家的人,这件事,自然会有完颜家的人来帮忙处理的。咱们只需要跟着他们,等完颜家的人过来,与教廷的人斗起来,咱们就可以趁乱抓走叶青了。等拿到佛骨舍利,不管是完颜家还是什么教廷,咱们也都不用忌惮他们了啊!”

    屠尊者顿时大喜过望,喜笑颜开道:“对对对,先拿佛骨舍利,先拿佛骨舍利,这才是关键!”

    司机坐在旁边,听着这四人的对话,他却是满头的雾水,根本不知道这四个人在说什么。不过,他也不敢多问,只小心翼翼地开车跟着前面教廷的那辆车。沿路行驶了大概两个小时的时间,已经来到市郊非常偏僻的一处山路。司机正跟着前面的车,突然,前面的车绕过了一个拐弯,等这司机追过去之后,前面的车却已经不见踪影了。

    “咦,前面的车怎么不见了?”司机诧异问道,前面是两个岔路,看不到前面的车,他当然不知道该往哪边走了。这要是走错,那就彻底跟丢了啊。

    不见了前面的车,诛书生面色也顿时变了。他六识很好,可是,连他也听不到前面那车的动静,这一点就更让他诧异了。就算他们跟踪的比较靠后,可是,前面那车也没道理跑这么快啊,怎么突然就没影了呢?连声音都没有了,这怎么可能?

    片刻的疑惑,诛书生眼中突然闪过一道寒芒,第一时间从车里跳了下去,同时大声喝道:“快出来!”

    车内屠尊者三人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他们对诛书生向来信任。听到诛书生的话,三人立刻也踹开车门冲了出来,唯独剩下那司机还坐在车里,一脸愕然,不知道这四个人怎么就突然同时跳车跑了。

    而就在诛书生四人跳出来没多久,旁边山上却突然滚下来一个庞大的巨石,直朝这出租车滚了过来。

    司机也看到了这巨石,面色顿时大变,想要打开车门从车里下来,但已经是来不及了。那巨石几乎是从山上垂直下来的,直接滚过并且碾压在这辆出租车上。巨石极大,碾过出租车,这出租车顿时被压扁了,里面的司机也直接跟着丧命了。

    还好诛书生四人跑的够快,方才逃过了这一劫。看着被压扁的出租车,屠尊者也是心有余悸,转头怒道:“这群王八蛋,竟然搞这种方法偷袭,实在太可恶了!”

    这一会儿的时间,四人也看清楚了,在两边的山顶上,教廷众人正冷眼看着他们呢。毫无疑问,刚才那巨石,便是教廷的人推下来的,为的便是将他们碾压至死。不过还好,诛书生反应够快,及时带着三人逃过一劫,但那出租车和司机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大领主站在山巅,看着山下四人,他眼中闪过一道寒芒,扬声道:“你们华夏国有句古话,叫做不见棺材不落泪。看来,今天非得让你们见见棺材,你们才能知道天高地厚了!”

    这话被大领主旁边的老者翻译出来,顿时又激怒了屠尊者,他嗷嗷叫着要跟教廷的人单挑。诛书生站在旁边,他却在紧紧皱着眉头。片刻的沉默,他突然拉了拉屠尊者,低声道:“咱们先撤!”

    “撤?”屠尊者诧异,道:“这不打就撤,传出去咱们的面子往哪儿搁?”

    “你是想死在这里,还是想要面子?”诛书生瞥了瞥四周,低声道:“对方这么多人,将四面的路全部围住了。一会儿等他们全部冲下来,咱们可就别想跑了。刚才在机场那一套,虽然能让咱们逃掉,但同一个方法也用不了两次。他们肯定是早就知道咱们在跟踪他们了,所以故意把咱们引到这荒山野岭没有人的地方,摆明就是想杀了咱们四个灭口,咱们还在这里杵着,那跟送死有什么区别?”

    屠尊者张了张嘴,最后看着诛书生,道:“你说得对,那咱们跑呗!”

    诛书生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悄悄朝蛇君子使了个眼色。蛇君子会意,微微抿起嘴角,口中吹出一阵若有若无的哨声,仿佛是在控制着什么。片刻之后,他便又停了下来,朝诛书生使了个眼色。

    “跑!”得到蛇君子的答复,诛书生立刻大喝一声,当先朝着来路退了回去。

    屠尊者三人也早就准备好了要跑,随着诛书生一声大喝,三人没有任何疑惑,立刻跟着诛书生一起跑了。

    两边山上,教廷众人看着诛书生四人扭头便跑,立刻便要下来追赶,却被大领主拦住了。

    “让他们跑吧!”大领主沉声说道。

    “大领主,这个地方极其偏僻,根本不会有人过来。而且,咱们稳稳压制他们,大家一起出手,绝对能够杀了这四个人的。”一个红衣大主教急道:“这四个人的实力都不弱,在华夏国也是佼佼者。这一次借着这个机会击杀了他们,也能削弱华夏国武者的实力,为咱们以后进入华夏国铺平道路啊!”

    其他人都和那红衣大主教一个想法,又一老者点头道:“而且,这四个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咱们这样放过他们,他们还是一样会追上来,这样只会更麻烦啊。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杀了他们,一了百了!”

    大领主扫了这两人一眼,沉声道:“你以为我不想杀他们吗?这四个人,都是身怀绝技,尤其那个书生模样的,实力比我也差不了多少。以他们的实力,咱们就算能够杀得了他们,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说不定还要死几个人呢,这有点得不偿失。而且,咱们最关键的还是将叶青带到教廷,其他事情,都可以暂时先放在一边。要是因为对付这四个人,而让咱们的力量削弱,下次再遇见什么高手,那岂不就麻烦了?”

    众人面面相觑,倒也觉得大领主这话有道理。不过,其中一个老者还是有些质疑:“可是,如果不彻底击杀他们的话,他们还会一直追着咱们,这不还是很麻烦吗?只有杀了他们,才能彻底摆脱这些人,一了百了啊!”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7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