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他们,也未必一定要杀他们!”大领主指了指下面那被压扁的出租车,冷笑道:“他们的车已经被压扁了,咱们的车还好好的。在这偏僻的地方,他们想找辆车,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咱们的车完好无损,咱们可以开车离开。等他们找到车,咱们说不定都在百里之外了。他们就算想来追赶咱们,又怎么可能找得到咱们?”

    听闻此言,众人皆是安稳,原本还担心诛书生等人会一直跟着不放呢。现在看来,用这个方法摆脱了他们,倒也更加方便一些。而且,不用对拼,他们也能保存实力,自然是更好不过了。

    “大领主果然足智多谋!”一个老者连忙拍马屁道:“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华夏国这些武者摆脱了,等他们跑出这片荒凉之地,咱们估计已经到了下个机场,乘飞机都飞走了呢!”

    大领主根本不理会他的讨好,只冷声道:“把叶青带上,咱们尽快离开这个地方。华夏国隐世高手都在逐渐出现,这边只会越来越危险,咱们必须尽快带着叶青离开华夏国!”

    众人也都不敢怠慢,匆忙带着叶青,从后面下了山,他们的车还停在下面一堆杂草的后面。这些杂草生的很高,将车辆挡的严严实实,难怪刚才那司机什么都看不到。

    众人将车辆从那杂草当中弄了出来,而后上车,匆忙离开了这个地方,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而在另一边,诛书生四人也正躲在一块巨石的后面,悄悄看着这边的情况。见教廷的人乘车离开了,屠尊者顿时郁闷地道:“哎,这下算是彻底追不上了。怎么办?完颜家的人还没有赶到,咱们就先跟丢了!”

    “你急什么!”诛书生冷冷一笑,看向旁边的蛇君子,道:“大哥,您布置的怎么样了?”

    “没问题!”蛇君子冷笑道:“这追踪蛇,是我早年在苗疆学过的一种方法,类似苗疆的追踪蛊。只要这追踪蛇在那车上面,不管他们跑多远,我都能追的上!”

    “追踪蛇?”屠尊者惊诧看着蛇君子,道:“大哥,您什么时候把追踪蛇放上去了?”

    蛇君子得意地一笑,刚才诛书生给他使眼色的时候,他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就放出了追踪蛇。教廷的人只是在防备着他们,当然想不到蛇君子会有这么一手,追踪蛇已经爬到了教廷的那辆车上。这一下,就算他们四人没有车辆跟不上,却也能够清楚地知道他们去了哪里。而教廷的人还以为他们已经把这四人摆脱了呢,殊不知,他们的行踪,还在这四人的掌控之中呢!

    “就算有这追踪蛇那又怎样?”杀天师沉声道:“完颜家的人现在还没有赶到,咱们就算能够跟得上他们,也斗不过教廷这些人。真要是再被他们围住,那可就危险了啊!”

    “这一点你不用担心。”诛书生笑道:“完颜家的人虽然没有赶到,但是,他们给了我一个很关键的消息。利用这个消息,还是可以对付教廷这些人的!”

    “什么消息?”其他三人连忙看着诛书生,面上皆带着诧异。

    诛书生笑了笑,道:“根据完颜家的情报,纳兰经纬带了黄云峰等三个绝顶高手,现在正在距离这里不到两百里外的仓远镇!”

    “哦?纳兰经纬?”屠尊者诧异,道:“纳兰经纬这个人也是图谋甚大,跟完颜家差不多。不过,他跑仓远镇干什么了?”

    “根据完颜家的情报,纳兰经纬他们四人,在仓远镇袭击了杜苍浪,还抓住了杜苍浪。看样子,他们是准备抓叶青的,但不知为何,叶青和杜苍浪没有在一起。”诛书生道:“不过凑巧的是,他们刚好就在仓远镇,离这里不远,这对咱们来说可是一件好事!”

    “什么好事?”屠尊者奇道,他还没反应过来呢,倒是旁边的蛇君子和杀天师却已经有些明白了。

    “很简单啊。”诛书生冷冷一笑,道:“借刀杀人!”

    “借刀杀人?”屠尊者更是诧异,看了看旁边两个同样在笑着的兄弟,他还是没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仓远镇,和柜门镇一样,是度亡山脉外面的一个小镇。不过,这仓远镇是在度亡山脉另一端了,而且距离度亡门较远,所以这里自然不如柜门镇那么有名了。

    仓远镇当中一个小楼当中,纳兰经纬四人正冷眼看着面前地上躺着的一个男子。而这个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少了一条手臂的杜苍浪。杜苍浪满身伤痕,受伤却是不轻。再加上断了一条手臂,这段时间受损极重,所以他的情况却是非常不好,看起来比以前也苍老得多了,仿佛随时都会因为苍老而死似的。

    在旁边不远处,雯儿也倒在地上,不过还好,她并没有受什么伤。但是,看着杜苍浪,她面上尽是担忧,却也一点办法都没有。

    雯儿是被杜苍浪护着走出度亡山的,可是,他们刚到这仓远镇没多久,便被纳兰经纬四人伏击。杜苍浪没了一条手臂,实力大打折扣,对付这四人,自然不是对手了。不过,按照他的实力,想逃跑也不是什么难事。可是,纳兰经纬四人抓住了雯儿,用雯儿威胁他。杜苍浪为了救雯儿,最后还是没能跑开,反倒被纳兰经纬四人击伤了。

    “杜苍浪,在那个时代,你也算是叱咤风云的人物了。落到这步田地,我都替你不值啊!”纳兰经纬看着杜苍浪,道:“我想问的很简单,只要告诉我,叶青在哪里,我就会立刻放你一条生路。你受伤不轻,苍老加速,如果不尽快疗伤的话,我恐怕,你连一个月都活不过去了。你等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等天地人三门开启的机会,你真的甘心就这么死了吗?”

    杜苍浪慢慢抬起头看了纳兰经纬一眼,啐了一口唾沫,沉声道:“我杜苍浪活到今时今日,已经算是赚了,从没有什么甘心不甘心的说法。只是死在你

    们这些宵小的手里,才是我最不甘心的地方。我原以为,我至少也要死在傅清平那种英雄的手里,没想到,今日虎落平阳被犬欺了!”

    听闻此言,纳兰经纬身边三人立刻大怒,倒是纳兰经纬城府很深,他只是冷冷一笑,阻住旁边三个想要发怒的人。

    “杜前辈是前辈高人,死在我们手里,的确不值得。但是,现在既然已经到了这步田地,那我还是劝杜前辈好好想想,为了叶青去死,到底值不值得!”纳兰经纬道:“我知道,叶青在度亡山救了你的命。不过,你别忘了,你这条胳膊也是叶青砍下来的!”

    “你不用跟我说这些废话,要杀要剐,尽快来吧!”杜苍浪不耐烦地道:“婆婆妈妈的,你们还有点绝顶高手的架势吗?”

    “杜苍浪,你要想死,我立刻可以成全你,你别以为我们真的不敢杀你!”黄云峰勃然怒道。

    “那就杀了我啊!”杜苍浪大声喊道。

    “你……”黄云峰怒极想要出手,却被纳兰经纬伸手拦住了。纳兰经纬当然不像黄云峰那样意气行事了,他之所以不杀杜苍浪,是因为留着杜苍浪还有用处!

    “杜前辈,看来你真的是油盐不进啊。不过,也没关系。”纳兰经纬冷冷一笑,慢慢看向旁边的雯儿,道:“你不怕死,可是,别人未必不怕死。这个姑娘生的倒是挺俊的,离这里三十公里外有个监狱。如果把这个姑娘扒光了扔到那监狱里面,不知道会是怎样的结果呢?”

    杜苍浪面色一变,他猛地抬头看着纳兰经纬,眼中闪过一丝杀意。他死死盯着纳兰经纬,沉声道:“纳兰经纬,以前我还觉得你是个人物。虽然城府很深,但至少也可以算是一个枭雄了。可是,我真没想到,你竟然能做出这么龌龊的事情。哼,纳兰家,也不过如此!”

    纳兰经纬面不改色,他平静地道:“我纳兰经纬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为了家族,我自己就算背上千古骂名,那又如何?杜苍浪,倒是你,还是考虑清楚一点的好。你要真的不愿意配合,那我纳兰经纬,也只能做一些龌龊的事情了!”

    杜苍浪咬紧牙关,若非受伤极重,他这一会儿肯定要跳起来跟纳兰经纬拼命了。

    “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们四个卑鄙无耻的小人,聚在一起,也真是难得啊!”杜苍浪咬牙道:“想知道叶青的下落,好啊,我来告诉你!”

    四人顿时一喜,纳兰经纬弯下腰笑道:“这就对了嘛,早点说,哪里还用这样费事?”

    纳兰经纬刚弯下腰,杜苍浪却突然张开嘴,一口鲜血从他口中喷出,就好像一道血箭似的,直朝纳兰经纬喷了过去。

    纳兰经纬也是反应极快,连忙伸手挡住这口血箭,这口血箭虽然没能冲到他脸上,却也将他的手掌冲得皮开肉绽,鲜血直流,可见这血箭的威力到底有多强了!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7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