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廷的人在这里浪费了一些时间,诛书生等人却是没有丝毫停顿。所以,在天色刚黑没多久,他们便也赶到了这废弃工厂的附近。

    有追踪蛇在教廷的车上,诛书生他们可以清楚地知道教廷众人现在所处的位置。所以,在距离这废弃工厂还有两公里的距离时,诛书生他们便弃车步行,悄悄朝着废弃工厂那边赶去。

    而在诛书生他们赶到这废弃工厂附近的时候,纳兰经纬等人也距离这边不远了。得知诛书生他们弃车步行,纳兰经纬等人自然也知道,这下是寻到正主了,所以,他们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匆忙跟着赶了过来。

    当然,纳兰经纬他们也是非常的警惕小心,和诛书生他们一样,赶到这废弃工厂附近,便也同样弃车步行,悄悄往废弃工厂那边赶了过去。当然,他们并不是和诛书生他们走的同一条路,而是从另一条路,绕到了废弃工厂的后面,想先看看废弃工厂里面的情况,看看诛书生他们要对付的究竟是什么人。

    纳兰经纬四人都是绝顶高手,实力也都极强,趁着夜色赶到废弃工厂外面,却也没有引起丝毫的动静。不过,赶到这里之后,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而是躲在外面悄悄地等待着里面的动静。

    正如纳兰经纬之前猜测的那样,如果诛书生他们真的是想借刀杀人,利用纳兰经纬他们来对付诛书生他们的仇人,那这废弃厂区里面的人,肯定便是诛书生他们的仇家了。诛书生四人实力都是极强,那他们的仇家,实力肯定不会弱了。所以,纳兰经纬断定,这废弃厂区里面肯定是有绝顶高手,而且还不止一个。所以,来到这边,他们也没有丝毫大意,只悄悄等着,想先弄清楚里面的情况再说。

    在另一边,诛书生四人看似是进了这废弃的工厂,其实他们的心思和纳兰经纬等人是一样的,并没有直接进厂,而是找了一个地方暂时先躲了起来。他们这次就是想引来纳兰经纬等人,来对付教廷的这些人,而他们再在旁边来个渔人得利。所以,他们也不准备先出手,而是想先等纳兰经纬等人与教廷的人斗起来。

    可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的是,纳兰经纬四人赶到这里有一会儿了,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好像根本没有进入这厂区似的。

    “纳兰经纬这孙子到底在干什么?”屠尊者忍不住低声道:“咱们都把叶青的消息泄露给他了,他还不进去抢人,难道他不想要佛骨舍利吗?”

    杀天师也是在皱着眉头,低声道:“他们会不会走错地方了?”

    “不可能!”蛇君子很干脆地道:“这一带只有这个废弃的厂区能躲人了,其他地方都没法躲人。他们来了这里,不可能不进这废弃厂区的。”

    杀天师奇道:“可是,这么久都没有见他们进来,你们不觉得这奇怪吗?”

    蛇君子也皱起眉头,看向旁边的诛书生,他心里对这件事也非常奇怪。

    诛书生皱着眉头,沉默良久,他方才叹了口气,低声道:“纳兰经纬这个老狐狸,想骗他,可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怎么了?”屠尊者三人同时问道。

    “按照完颜家的消息,纳兰经纬他们四人肯定是赶来了,而且也到了这废弃厂区附近了,他们肯定是进来了。但是……”诛书生吸了一口气,沉声道:“他们一直没有动静,更没有进厂区去寻找叶青,说明他们根本不相信关于叶青的消息,他们其实是在防备咱们的!”

    “什么意思?”屠尊者一脸愕然,他完全理解不透诛书生的话。

    “很简单,咱们在等他们出手,他们也同样也在等咱们先出手!”诛书生低声道:“蚌鹤相争,渔人得利。咱们想当这个渔人,纳兰经纬他们,也同样想当这个渔人!”

    屠尊者三人面面相觑,诛书生这么一说,他们倒是明白了诛书生的意思。

    “那现在怎么办?”蛇君子低声道:“如果纳兰经纬他们不出手的话,那咱们也不是教廷那些人的对手,更不可能抢得了叶青啊!”

    “把他们引过来了,结果这些人还想占咱们的便宜,这做的是什么事啊!”屠尊者低声嘟囔道。

    诛书生微微皱了皱眉头,低声道:“看来,我得亲自去找纳兰经纬谈谈了!”

    “找他谈什么?”杀天师奇道。

    蛇君子点头道:“纳兰经纬此人老谋深算,为人卑鄙阴险至极。咱们跟他谈,可未必能谈成什么事。相反,如果被他们啃一口,那咱们可就危险了!”

    “放心吧,在还未抢到叶青之前,他还不会反咬咱们一口的。”诛书生沉声道:“教廷实力极强,不管是咱们还是纳兰经纬那批人,绝对都斗不过教廷的这些人。只有咱们与他们连手,才能战胜教廷的那些人。所以,在抢到叶青之前,纳兰经纬绝对不会朝咱们出手,因为他们也想抢走叶青。如果他们提前咬咱们一口,那他们绝对斗不过教廷的人,他们绝对不会做这样的蠢事!”

    “那一旦抢到叶青之后呢?”屠尊者问道。

    “哼,抢到叶青之后,那就更凭本事了!”诛书生冷笑道:“他们是四人,咱们也是四人,咱们的实力未必比他们弱。更何况,完颜家也在派人过来,到时候鹿死谁手,可还未知呢!”

    屠尊者三人面面相觑,诛书生这话,倒是让他们觉得很有道理呢。

    “可是,你这样去找纳兰经纬谈,他会愿意跟咱们联手吗?”杀天师略带担忧地问道。

    “这就由不得他了!”诛书生沉声道:“如果他们不和咱们联手,那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教廷的人将叶青带走了。纳兰经纬那么想要得到佛骨舍利,他绝

    对不会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他们绝对会跟咱们联手的!”

    见诛书生说的这么自信,屠尊者三人也就不再说什么,分别跟着诛书生从藏身的地方走出来,绕路在这废弃厂区四周搜寻纳兰经纬四人。

    诛书生他们知道纳兰经纬四人到了这厂区附近,却没见他们与教廷的人斗起来,便料到他们肯定是躲在废弃厂区周边。果然正如诛书生猜测的那样,他们刚找到厂区后面,便寻到了隐藏在这里的纳兰经纬四人。

    纳兰经纬四人原本是想在这里等着,让诛书生四人先跟厂区里面的人斗起来,然后他们再去坐收渔人之利。没想到的是,诛书生四人并没有进入厂区,反而寻到了他们这边。

    双方碰面,最为惊愕的自然是纳兰经纬四人,因为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诛书生四人竟然会找上了他们。所以,见到诛书生四人,纳兰经纬他们还有些惊愕呢。

    “纳兰经纬!”诛书生则直接叫出了纳兰经纬的名字,目光同时扫过旁边黄云峰三人,眼中闪过一丝冷笑。这四人当中,除了纳兰经纬之外,其他三人的实力,却都不如他。至于纳兰经纬,虽然传言说他实力很强,但在诛书生看来,纳兰经纬始终比他晚了一些,也算是晚辈,他心里对纳兰经纬也没有多少忌惮。

    “诛书生!”纳兰经纬也叫出诛书生的名字,片刻的时间,他已经从错愕当中恢复过来。目光同时扫过诛书生身后三人,心里却在迅速盘算着,诛书生他们四人突然找到自己四人究竟是所为何事。

    当然,这一时半会儿的时间,纳兰经纬也想不出具体原因。而诛书生也没有隐藏,直接开门见山地道:“四位既然来了,为何不进入厂区看看呢?难道各位不相信我的话?不相信叶青就在这厂区里面吗?”

    纳兰经纬没想到诛书生竟然会直接开门见山地说这样的话,他这么一说,等于是承认,他们就是故意把纳兰经纬四人引到这里来的。这种事情,别人都是藏着掖着,诛书生四人这么诚实,却也让纳兰经纬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片刻之后,纳兰经纬吐了一口气,笑道:“既然叶青在厂里,那四位为何没有进去呢?”

    诛书生道:“我们四个不是没尝试过,只是,这次抓了叶青的人,实力太强,仅凭我们兄弟四人,可是斗不过他们的啊!”

    “所以,你们就把我们引到了这里,想借我们的手对付厂区里面的人吗?”纳兰经纬皮笑肉不笑地反问道,一句话已经点出了诛书生四人的阴谋诡计,丝毫面子都没给他们留。

    “我们四个斗不过厂区里的人,你们四个,难道就能斗过厂区里面的人了?”诛书生冷冷一笑,道:“纳兰经纬,你未免太高估你们的实力了吧!”

    此言一出,黄云峰三人皆是面色震怒,唯独纳兰经纬面色不变。

    “连四大恶人都斗不过的人,那我们四个,当然肯定也是斗不过了。”纳兰经纬笑了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也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还是先回去休息一下吧。”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7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