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叶青和大领主都看着自己,而且,叶青的眼神还充满了仇恨。虽然纳兰经纬根本听不懂两人所说的外语,但心里也猜到两人肯定是在商量怎么对付自己。

    而且,看着教廷那两人伤势痊愈,看起来好像根本没有受伤似的,这也让他心里震惊至极。要知道,他这边一个老者被斩断了一条手臂,受伤不轻,短时间之内基本算是丧失了战斗力。虽然教廷那边两人也受伤,但看起来估计很快就会恢复了。这么算下来的话,他们这边少了一人,而教廷人数不变,要是再继续混战下去,那他们这边可就要处于下风了啊。

    片刻的迟疑,纳兰经纬突然专设后退,沉声喝道:“撤!”

    黄云峰和另外一个老者已经过去将那个受伤的老者搀扶起来,两人也在思索该如何应对现在的局势呢。突然听到纳兰经纬喊了一声撤,两人心中很是诧异,不明白纳兰经纬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放弃了。但是,看着对方的人数众多,他们也很清楚,继续在这里逗留下去,那也是非常危险的。所以,两人没有任何的怠慢,立刻扶着那受伤的老者追着纳兰经纬逃掉。

    见到纳兰经纬四人跑了,诛书生面色也是一寒,二话不说,也直接摆手招呼屠尊者三人撤退。他们四个人,几乎是同时追着纳兰经纬四人撤退的。

    这边教廷的人还想追击,却被大领主摆手阻住。大领主心里是最清楚的,尽管现在他们这边人数和实力要稍微强一些,但是,对方八个人实力也都不弱。真要是想将这八个人留下来,教廷这边也必然要付出惨重的代价,甚至这十个绝顶高手,还得有几个人命丧于此呢。

    现在对大领主而言,与华夏国这些绝顶高手之间的争斗并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还是佛骨舍利和那疗伤圣药的事情。只要能够得到这两样东西,带回教廷之后,他便立下大功了。至于纳兰经纬和诛书生几人,他也不急于这一会儿去杀他们,等日后教廷的高手全面入侵华夏国之后,再来杀他们也不迟啊!

    目送这些人走远,大领主立刻招呼自己这边的人,驱车迅速离开了这个地方。既然这些人已经撤退了,这个时候,他们当然是要赶紧逃跑,将这些人甩掉再说了。

    却说纳兰经纬带着自己这边三人撤退,跑出大概十几里地,后面诛书生四人便追了上来。

    诛书生心中怨恨纳兰经纬突然撤退,加快速度冲到了纳兰经纬的前面,将纳兰经纬四人拦了下来,沉声道:“纳兰经纬,说好了一起对付教廷的这些人,你突然撤退了,这算什么意思?”

    纳兰经纬自觉距离废弃厂区已经很远了,也就停了下来。他看了看诛书生四人,沉声道:“我什么意思?当时的情况,你们还看不出来吗?姓叶的身上有疗伤的圣药,给那些人吃了,能让他们迅速恢复伤势和力量。也就是说,就算一直打下去,咱们能够击伤教廷的人,但他们也能很快恢复伤势。可是咱们呢?咱们八个人,现在还有一个人受了重伤,实力上本来就比他们弱了一些。而且,他们有伤了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恢复,可咱们什么都没有。再打下去,结果会怎么样,你难道不明白?”

    纳兰经纬的话让诛书生面色微寒,虽然心中不满,但也不得不承认,纳兰经纬说的没错。刚才那种情形之下,如果真的要一直硬拼,那吃亏的肯定是他们。毕竟,纳兰经纬这边有一个人受了重伤,他们的实力本身就比对方弱了一些。一直这样硬拼的话,他们八个人,说不定都要留在那里了呢!

    不过,诛书生心里所想和纳兰经纬却不一样。诛书生引来纳兰经纬,也主要是想消耗教廷的力量,所以,不管对方实力强弱,他最想做的事情还是一直跟对方硬拼。等纳兰经纬这些人把教廷那边的实力消耗的差不多了,他们就可以出手抢夺叶青了。

    可是,纳兰经纬这些人突然跑了,这就顿时打乱了他的计划。不过,在纳兰经纬面前,他也不能将自己的目的表露得太明显,那样纳兰经纬有了警惕,再想利用他们可就不容易了。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对方的实力虽然不弱,但是,咱们要是跟他们游斗的话,未必会彻底输的。”诛书生顿了一下,道:“可是,让他们跑了的话,咱们去哪儿找叶青?真要是让他们把叶青带到教廷那边,哼,那咱们谁都别想再见到佛骨舍利了!”

    “哼,这是华夏国的地盘,他们想逃跑,也没那么容易!”纳兰经纬冷冷扫了诛书生一眼,道:“其实,就算他们跑了,四位应该也能追踪到他们的下落吧。”

    见纳兰经纬满脸自信地看着自己,诛书生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再否认,那就完全没有意义了。所以,他也干脆不说话,就算是默认了这件事。

    “要想对付教廷这些人,单凭咱们几个,还是完全不够的。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再找来几个高手,大家一起上,联手对付教廷的这些人。”纳兰经纬道:“叶青能给他们供应疗伤的圣药,这一点可是很麻烦的。所以,除非咱们的实力能够稳稳压住他们,可以一举击垮他们。否则的话,咱们想要取胜,可就不容易了。”

    “这么说来,你是准备再请高手帮忙了。”诛书生直勾勾地看着纳兰经纬,心中却在盘算着这件事。如果纳兰经纬再请高手来支援的话,那纳兰经纬这一方的实力就要增强一些了。到时候,就算击败了教廷的人,抢回了叶青,他们四人,估计也斗不过纳兰经纬这边,再想抢走叶青可就不容易了。所以,纳兰经纬说起这件事,诛书生心里也对他更加警惕了起来。

    “多的找不来,请一两个绝顶高手来支援,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纳兰经纬平静地回道。

    诛书生微微皱眉,道:“只有一两个绝顶高手,加上咱们,也不敢妄言说稳压对方吧?”

    纳兰经纬微微一笑,道:“我这边的确只能请来一两个绝顶高手,可是,如果诛

    书生你们也请来一两个绝顶高手,那咱们的实力,岂不是稳压对方了?”

    诛书生面色微变,摇头道:“谁都知道,我四大恶人根本没有任何朋友,更别说请来什么绝顶高手助拳了。纳兰经纬,你不用指望我了!”

    “是吗?”纳兰经纬冷冷一笑,盯着诛书生道:“诛书生,很多话,说明白了,就没有意义了。我也不多说,反正我这边最多只能请来两个绝顶高手助阵,如果你那边找不来助拳的人,那这件事就没希望了。要是这样的话,那咱们还不如及早一拍两散,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我也不去冒这个险了!”

    诛书生眉头紧皱,纳兰经纬这样说话,明显是已经知道他背后有人支持他了。他不知道纳兰经纬是否知道完颜家的事情,但是,事情到了这个份上,他也没有选择了。而事实上,单单只有纳兰经纬这边请人助拳的话,他也不放心啊。纳兰经纬这一方的实力强过他们,到时候就算能够击败教廷的人,那叶青也必然是被纳兰经纬这批人抓走,根本不可能落到他们的手里。

    所以,要想心里安稳,他这边也必须找人助拳,至少实力跟纳兰经纬那边持平。不然的话,他们也不敢跟着纳兰经纬去对付教廷的人。

    见诛书生沉默不语,纳兰经纬再次冷冷一笑,道:“怎么?这件事还需要考虑这么久吗?行或者不行,只需要给我一个答复就可以了。行的话,咱们就先找地方休息,同时找人来帮忙。不行的话,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咱们分道扬镳,日后江湖再见!”

    纳兰经纬这样步步紧逼,要让诛书生请人过来帮忙,其实主要是想看看诛书生背后的那股势力到底是什么人。至于抢夺叶青的事情,他心里也有计划,又岂会让诛书生四人轻易得逞呢?

    诛书生沉吟了片刻,缓缓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试一试吧。你找两个绝顶高手来助拳,我也找两个绝顶高手来助拳,希望能够一举击垮教廷的这些人!”

    “还有,跟踪教廷这些人的事情,恐怕还得麻烦各位了。”纳兰经纬道。

    诛书生没有说话,只看了旁边的蛇君子一眼。蛇君子缓缓点头,道:“追踪蛇跟随他们的时间够长,气息已经传递到了他们身上,这气息至少可以保留七天时间。中途就算他们洗澡换衣服,也无法消除这气息。这气息,普通人的鼻子是闻不到的,但是,我可以用药物感知,就可以追踪他们了!”

    听蛇君子这番话,纳兰经纬方才知道他们是如何跟踪教廷这些人的,心中惊撼之余,也是相当欢喜,扬声道:“如此甚好,七天之内,足够击杀他们了!”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7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