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北邙山三个字,教廷众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过了片刻,其中一个老者突然拍着沙发指着叶青怒道:“叶青,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骗我们?”

    “我什么时候骗你们了?”叶青皱起眉头。

    “这还不是骗我们?”老者怒道:“你明知道北邙山里面有多危险,偏偏就告诉我们,这疗伤圣药是生于北邙山。哼,这不就是故意吓唬我们,想让我们知难而退吗?”

    “哎哟,你这话说的可真是有意思啊。”叶青冷冷一笑,道:“你自己害怕北邙山,不敢进去,就反诬一口,说是我骗你们。哼,我要骗你们的话,直接带着你们去深川市洪盟七舵那里,或者去十二青堂那里,自然会有人对付你们了,又何必将你们往北邙山引去。哼,北邙山对你们来说危险,难道对我来说就不危险了吗?”

    叶青这话让原本都已经开始愤怒的教廷众人稍微平缓了一些,心里也都觉得叶青说的有道理。如果真的想骗他们的话,引他们去洪盟七舵或者十二青堂,反而更容易一些呢,又何必说这北邙山呢。而且,北邙山里面危险,并不只是针对教廷的,对于华夏国的人来说也是一样的。从古至今,华夏国进入北邙山的人是最多了,可能活着出来的也是寥寥无几。所以,华夏国的人应该更加忌惮北邙山一些吧。可是,叶青偏偏就说这疗伤圣药是产于北邙山,他究竟是想骗人,还是这疗伤圣药真的生于北邙山呢?

    大领主没有说话,他一直在盯着叶青,想从叶青的表情上面看出一些端倪。可事实上,他什么都看不出来。毕竟,这吞魔花的确便是北邙山藏魔窟里面出来的,也正是产于北邙山的啊。叶青这说的是实话,根本没有半句虚言,也没说谎,他又能看出什么端倪呢?

    “北邙山是大魔王葬身的地方,怎么可能会生长这种疗伤圣药?”又一个老者沉声道:“我活了这么久,阅读了教廷那么多典籍,就从来没有听说过北邙山里面生长这种疗伤圣药!”

    “你没见过,就觉得北邙山里面没有。”叶青冷声道:“那我问问你,在你见到这疗伤圣药之前,你可曾见过有什么药,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治疗伤势恢复力量吗?”

    “这……”这老者顿时张嘴结舌,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正如叶青所说的那样,如果这次不是亲眼见到,他是绝对不会相信有这样的疗伤圣药的。可是,现在确确实实的是有这种疗伤圣药,甚至他都见到了这药的疗效,也不容他不相信了啊。

    “再说了,谁告诉你们说,北邙山里面不可能生长这种疗伤圣药了?”叶青道:“你们既然知道北邙山是大魔王最后殒身的地方,那自然就应该知道大魔王的逆天实力吧。在他殒身的地方,产出这种疗伤圣药,我觉得这倒是挺正常的。说不定,这些疗伤圣药,便是大魔王的元气所化呢。”

    听着叶青的话,众人不约而同地看向大领主手里拿着的那些吞魔花。叶青这话,让他们不由得开始怀疑,这疗伤圣药,是否真的是产于北邙山呢?

    大领主一直在盯着叶青看,叶青说这些话的时候,面容可是非常的真诚,没有一点作假的成分,这让大领主不得不开始怀疑,莫非叶青说的是真的。这疗伤圣药,的确是生长于北邙山?

    不过转念一想叶青后面说的话,大领主心里也有相同的感觉。要知道,大魔王可是创造流派的人物,实力那只能用逆天来形容了。这个人最后殒身的地方,能够生出这种疗伤圣药,反倒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毕竟,大魔王殒身数千年,北邙山还始终是禁地,无人能入,这便能看出大魔王的实力了。而且,华夏国一直有传言,说藏魔窟里面有好东西,这疗伤圣药,莫非便是众人所传言的好东西呢?

    见众人沉默不语,叶青也就摆了摆手,道:“算了算了,你们要是不相信,那就当我没说吧。我刚才都说过了,地方可以告诉你们,但是,敢不敢进去,就不是我的事情了。你们要是不敢进去,那就直接带着我去教廷那边吧,不要打扰我休息!”

    众人皆看向大领主,他们心里都在犹豫着要不要相信叶青。在这种犹豫的时刻,也只能看着大领主来拿主意了。

    大领主目光扫过众人,最后落在叶青身上,沉声道:“转道去北邙山,到了北邙山之后,让他在前面开路!”

    大领主此言一出,便是定了要去北邙山。不过,他也留了一手,便是说要让叶青在前面开路。这么一来,就算北邙山里面有什么机关危险之类的,他们也完全可以避免了。众人只需要跟着叶青的脚印走,那就不会有什么危险了啊。

    听大领主这话,教廷众人顿时点头连连,纷纷称是。大领主的这个方法,也让他们省去不少担忧呢。

    叶青却没有理会这些人,他直接又走到后面座上,用胳膊抱着脑袋,倒头便睡。在众人看不到他的时候,他脸上却已经笑开花了。教廷这些人,终于还是被他骗到了北邙山。进了北邙山藏魔窟,那可就由不得这些人了,那里可是魔宠的地盘呢!

    当然,叶青更希望的事情便是将纳兰经纬诛书生等人也引进北邙山。毕竟,这些人与他恩怨都不浅,而且都是包藏祸心,如果能够借着这次的机会除掉他们,那当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不过,现在看来,这些人能否追上来,还是一个未知数呢。

    为了安全起见,教廷众人没有乘飞机,而是直接开车赶往北邙山那边。当然,为了不被人追上,他们一路上还换了三辆车。而且,专拣偏僻的公路行驶,一路上也没有再遇到什么麻烦。几个司机轮流换着开车,用了两天的时间便已经赶到了北邙山的外面。

    叶青进过北邙山好几次,对这里可以说是轻车熟路至极。教廷众人没进过北邙山,对于里面的情况,也仅仅只是听过教廷前辈传说罢了。所以,对于北邙山,他们心里可是非常恐惧的。从进入北邙山开

    始,他们都一直是踩着叶青的脚印行走,只怕在这里面遇见什么危险。

    “哎我说你们这些人怎么这么胆小?就这还是绝顶高手呢?”被这些人紧跟了一会儿,叶青不耐烦地道:“咱们现在只是走在北邙山的外围,连山都没进去呢,你们至于这么小心吗?没看到这附近还没有禁止标志,这附近连游人都可以随便进来的,怎么可能会有什么机关危险?”

    教廷众人看着四周的情况,也都是面色一红。正如叶青所说的那样,现在这一片,的确是游客都能进入的区域,那自然是不可能会有什么危险了。他们在这里就这样紧紧跟着叶青,反倒显得他们胆小了。

    大领主稍微好一些,他轻咳两声,道:“不要说这些废话了,快点进山才是正事。叶青,你也想我尽快帮你杀了纳兰经纬吧!”

    “那也不急于这一会儿。”叶青嘟囔着,但还是走在前面,带着众人往北邙山里面走去。当然,他走的比较慢,还时不时地绕点路之类的,尽量拖延时间。

    叶青知道,纳兰经纬诛书生等人肯定不会那样就放弃了,所以,他们肯定还会追过来的。所以,叶青在这外围尽量拖延时间,就是为了给这些人争取时间,让他们尽快追上来。这样,叶青就可以把他们全部引入藏魔窟,将他们一网打尽了!

    教廷众人对这北邙山的情况一点都不熟悉,自然不知道叶青在带着他们绕路的事情了,还以为这山路本来就是这么复杂呢。而且,他们走在其中,更多的还是在防备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哪里有心思理会叶青是不是带他们绕圈了呢。

    就在叶青带着教廷众人在山里面绕圈拖延时间的时候,纳兰经纬和诛书生等人也赶到了北邙山的外面。纳兰经纬叫来了两个绝顶高手协助,而诛书生这边也请来了两个绝顶高手协助,双方的阵容现在可是非常强大。至少,要对付教廷那些人,可是一点难度都没有了。

    纳兰经纬让诛书生请来两个绝顶高手,原本是想试探出诛书生背后的势力是谁呢。可是,诛书生请来的这两个绝顶高手,却也是和黄云峰一样的闲散势力,根本无法从他们身上揣测诛书生背后的势力。所以,他心里也是更加警惕了,知道诛书生背后的势力是在故意隐藏身份。而且,最关键的是,对方随便就能派来两个绝顶高手,可见对方的实力也绝对不弱,不容小觑!

    诛书生却没有思索这么多,他更关心的是叶青的事情。尽管完颜家很随便就派来两个绝顶高手,可见完颜家实力之强。但对于他而言,能够抓住叶青,掌控佛骨舍利,管他什么完颜家还是纳兰家,都不值一提的!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7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