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青将地上两件衣服全部捡了起来,将那些吞魔花也全部装了进去,顺势朝大领主晃了晃。

    大领主是眼睁睁看着叶青将这些疗伤圣药全部收起来装好的,他的心也在跟着这些吞魔花而动。说实话,他是真的很想将这些疗伤圣药的来历弄清楚,毕竟这关系到他以后在教廷的地位。但是,在藏魔窟吃了个大亏之后,他对叶青更多的还是警惕和畏惧,就算叶青这个时候不是带他去藏魔窟,而是带他去别的地方寻找这疗伤圣药,他恐怕也不敢去呢,自然不会被叶青这话给骗到了。

    “用不用想,不是你说了算!”大领主冷声道:“等我抓了你,回到教廷里面,教廷自然有办法让你说出这些疗伤圣药的来历!”

    “嘿嘿……”叶青冷笑一声,看了纳兰经纬和诛书生一眼,讥讽道:“先不说你教廷的人有没有办法逼迫我说出这些秘密,单单是眼前这一关,你都过不了呢。你以为纳兰经纬和诛书生是省油的灯吗?他们的目标也是我,你觉得他们会眼睁睁看着你把我带走吗?大领主,不是我看不起你,这一次,你们能否活着离开华夏国都是个未知数呢。至于想把我带回教廷那边,我劝你还是断了这个念头吧!”

    大领主目光森寒,扫了纳兰经纬和诛书生一眼。这两人也正看着他呢,这两人根本听不懂叶青所说的外语,自然不知道他和大领主在说什么。不过,两人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叶青肯定是在忽悠大领主呢,要不然大领主看他们的目光怎么回是这样的呢。

    “大领主,你别被这小子的话给骗了。”纳兰经纬急道:“咱们说好了,抓住这个人,大家一起逼问出佛骨舍利的下落,然后立刻杀了他。至于之后的事情,那以后再说,至少在逼问出佛骨舍利的下落之前,咱们不能先起了内讧。不然的话,只会被这小子再次抓住机会逃跑啊!”

    那老者将纳兰经纬的话给大领主翻译了一遍,大领主看着纳兰经纬,朝他缓缓点了点头,好像是在认同纳兰经纬的话。

    大领主这反应让纳兰经纬心里稍安,他也朝大领主点了点头,便要准备去抓住叶青呢。谁知道,大领主的速度比他快得多了。他还没来得及动手呢,大领主已经冲了出来,直奔叶青而去。

    眼见如此情况,纳兰经纬心里也是一惊,立马便朝叶青奔了过去。虽说他们已经与大领主商量好,暂时停战,主要先对付叶青。但是,相互之间还是充满警惕的,谁也不会信任谁。在这个时候,大领主突然出手,纳兰经纬自然不甘怠慢了,只怕叶青被大领主先抓走了。

    而诛书生反应也是极快,在两人出手的同时,他也同时疾步冲了上去。三个实力最强的高手,一起出手,速度可谓是快到了极点,身处其中的叶青,根本没有躲避和反抗的机会,眼见着三人便要抓住自己了。便在这个时候,空中突然闪过一道青芒,一柄青光闪闪的长剑从而天降,青芒闪烁,朝着大领主纳兰经纬和诛书生三人同时横扫而去。

    这三人也是反应极快,看到这青芒扫来,三人便已经感受到了那锋锐的力量。强大的力量,逼迫得三人心惊胆战,虽然没有尝试,但他们三人却很清楚,自己根本接不了这力量。所以,三个人没有任何的犹豫,几乎是在同时后退而去,便在快抓住叶青的时候,同时退出了十几米的距离,就好似触电了一般。

    叶青身处其中,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见到三人冲过来,还没到跟前,这三人便又急速退了回去。纵然他的眼力不错,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那青芒的闪烁,他却是看在眼里。而且,那青芒闪烁的长剑,也刚好落在了他的面前,正刺在地面上。

    看着这长剑,纳兰经纬面色在第一时间变了,沉声低呼道:“青萍剑!”

    叶青也看出来了,这青光闪烁的长剑,赫然便是青萍剑客傅清平的佩剑青萍剑!

    这一下,叶青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难怪这三个人急速后退,看样子,是在最关键的时刻,傅清平的青萍剑从天而降,逼退了这三人!

    傅清平何等实力?青萍一现惊天下,这可绝非浪得虚名。青萍剑从而天降,这三个高手虽然实力都很强,但又有谁敢硬撼青萍剑的锋芒呢?自然是后退不已了。

    诛书生也见过青萍剑,更是在青萍剑当中吃过大亏。这一次再见到青萍剑,心里也是又惊又怒。尤其是后面的杀天师,面色在瞬间变得铁青,下意识地便想逃跑。毕竟,上一次杀天师在这青萍剑之下,可是损了一条手臂的。这一次再见到,自然如同见到了克星一般。

    不过,这惊怒也只是在片刻之间。想到自己这边这么多人,他们心里却不是那么惊惶了。

    纳兰经纬的心思和诛书生是差不多的,他们之前与傅清平交过手,当时四个绝顶高手联手,都不是傅清平的对手,那一战也是打得纳兰经纬心惊至极。再见到傅清平,他心里也是有些惊惶。不过,想到自己这边这么多高手坐镇,心里就稍微平静了一些。毕竟,他和诛书生实力都已经不弱了,还有一个大领主,实力堪比杜苍浪。而杜苍浪的实力,几乎可以与傅清平相提并论,也就是说,这大领主的实力应该与傅清平差不多的。就算是傅清平后来实力提升了,但是,他们三个人联手,要对付傅清平,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这边大领主并不知道傅清平的事情,看着这青萍剑,他心里更多的是惊诧。从这青萍剑落下来的情况,他便能看出,用剑的人实力肯定不弱,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强悍,他自己也清楚,自己的实力肯定是不如用剑的人。只是,他心里更多在思索的还是这用剑人的身份。如果用剑的人是纳兰经纬他们那边的人,那这次可就麻烦了,他是肯定无法将叶青带走了,甚至有可能将性命都丢在这里呢。所以,整个过程,心里最为忐忑的还是大领主了。

    三个人的心思也只是在转瞬之间便转过了好几个念

    头,叶青这边却是半激动半担忧。他转头四望,一边搜寻傅清平的踪迹,一边在心里暗暗祈祷,最好傅清平能够多带几个人过来。不然的话,教廷和纳兰经纬他们联手的话,傅清平只怕就要吃亏了。

    就在叶青四处搜寻的时候,远处树上突然跳下来一个白发老者。老者身材高大,面容清阙,赫然正是一代剑客傅清平!

    傅清平好像很久之前就在这棵树上了,从树上跳下来,身形在空中却好似一朵棉花似的慢慢飘荡。轻飘飘便落在了叶青面前,脚尖刚刚好便踩在了青萍剑的剑柄上。一脚**,长剑却没有丝毫弯曲,仿佛傅清平就没有丝毫重量似的,看起来非常的怪异。

    四周观看的众人面色都变了,他们都是绝顶高手,尤其纳兰经纬诛书生,更是绝顶高手当中的佼佼者。可是,他们很清楚,这份轻功,是他们根本达不到的。傅清平的实力,实在是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大领主面色也是急变,教廷那边有特殊方法,可以让人飘在空中。但是,华夏国却没有这种方法。虽然傅清平不是飘在空中,而是踩着青萍剑的剑柄,但是,这也足够让人震撼了啊。

    “你这是什么武功?”大领主沉声问道,旁边的老者立刻翻译了一遍,他和大领主一样,都是非常的惊撼。

    傅清平随意瞥了他们一眼,根本没有理会他们,只是平静地看向叶青,道:“叶青,你没事吧?”

    看到傅清平这份本事,叶青心里已经安稳多了。他连忙点了点头,道:“让师祖挂念了,我很好。”

    “那就好!”傅清平点头,转头扫了四周众人一眼,道:“我先把这些人解决了,再慢慢跟你聊吧。”

    叶青连忙点了点头,他看得出,傅清平非常的自信。他不知道傅清平为何会如此自信,但是,直觉告诉他,如今的傅清平,比他第一次见到时,变化可要大得多了。

    纳兰经纬在旁边看着,见傅清平看向他,他心里也是一跳,连忙陪笑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傅前辈。几日不见,傅清平的实力,又提升不少啊。看来,如今傅清平应该已经超越了绝顶吧!”

    此言一出,四周众人面色皆是变了,尤其诛书生几人,皆是惊愕地看着纳兰经纬,不知道他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傅清平的实力,应该不至于超越绝顶吧?毕竟,想要超越绝顶,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啊。

    “你不用套我的话,我还没有超越绝顶的桎梏!”傅清平冷声回道。

    听傅清平这话,纳兰经纬明显舒了一口气。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7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