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的话?”傅清平看着叶青,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什么同样的话?”

    “就是时间到了,该去赴约了。”叶青将上次神医安世平出来之后所发生的事情,包括安世平所说过的话,全部给傅清平说了一遍,最后道:“而且,他临走的时候,又说了那句话。就是奉劝后人,如果不是万不得已,千万不要进入天地人三门。天地人三门,并非咱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连神医安世平都说这样的话?”傅清平也是瞪大了眼睛,之前的那些人也就算了,毕竟都是传说中的人物。可是,神医安世平是与他一个时代的人物,他也见过神医安世平很多次,对神医安世平可是非常的了解。如果连神医安世平都说出这样的话,那这就让人不得不更加疑惑,这天地人三门里面到底是有什么特殊之处了?

    为何这么多进过天地人三门的人,最终都要选择假死。而在假死之后,却要去赴一个什么约。而且,最关键的是,他们为何要奉劝后人,不让后人进入天地人三门呢?他们进过天地人三门,成为了一个时代的至尊人物,威震天下,这是何等的好事。可是,为何偏偏又要劝诫后人,让后人不要进入天地人三门?难道这些人都是心胸狭窄之人,不想后人在天地人三门得到好处吗?

    别的人,傅清平还不算了解。但是,他对神医安世平却是极其了解,自然知道神医安世平肯定不是这种心胸狭窄之人,更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了。所以,他心里很肯定,神医安世平说出这样的劝诫,肯定是有原因的。天地人三门,或者真的真如神医安世平所说的那样,并非世人想象的那么好。进入天地人三门,虽然能够得到强大的力量或者财富,可是,也说不定要付出什么代价呢。而这个代价,说不定便与他们要赴的这个约有关呢!

    叶青和傅清平都在沉思这件事,不得不说,这件事让两人心里都很是震撼。可是,没有进过天地人三门,他们也根本没有发言权,无法想象天地人三门里面究竟有什么。虽然根据这些人留下的信息,猜测天地人三门里面绝对不简单,但这也只能是猜测而已。或者,这天地人三门的秘密,只有进去之后,才能够真正的弄清楚吧。

    “管他那么多呢。”叶青突然一挥手,道:“咱们也未必能进得了天地人三门,何必操心这么多事情呢。现在什么信息都不明了,咱俩在这里猜测,那也是瞎猜而已。与其这样浪费时间,还不如先回去呢。”

    叶青说着,随手将盒子里的天诛剑拔了出来,轻飘飘地朝着旁边的小树劈了过去。这是他在藏魔窟当中,模仿武天痴留下的三道剑痕之后,与天诛剑决的招式相印证而悟出来的一招。叶青在藏魔窟当中,虽然悟出来了这一招,却一直没有用过。这次出来,刚好拿到天诛剑,便随手试了这么一下。

    一剑劈在那小树上,小树连晃都没有晃一下,更没有丝毫损伤。叶青不由诧异,他这一下虽然没有用什么力量,但是,单凭天诛剑的重量,加上天诛剑的锋锐程度,都足以将这小树劈断了吧。可是,这小树连树皮都未曾破损分毫,这也太奇怪了吧。难道说,这小树还能抵挡得了名器的袭击吗?

    就在此时,傅清平却是面色一变,他走到那小树的旁边,围着小树转了两圈,突然伸手一掌拍在那小树上面。小树直接被傅清平一掌震断,从中间断开。而傅清平直接抓住那断口处,仔细看了一眼,面色再次变了。他转过头惊愕地看着叶青,奇道:“叶青,刚才你那一剑,是怎么劈出来的?”

    “怎么了?”见傅清平这样的表情,叶青也是满脸诧异,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让傅清平这么震撼。

    “你自己来看。”傅清平指着那断开的树干说道。

    叶青走了过去,仔细看了一眼,那小树的树干虽然细,但上面也有纹路出现了。只不过,现在这纹路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打散了一般,纷乱无章,看上去特别奇怪。

    “这怎么了?”叶青奇道。

    “普通树的纹路,都是顺溜的,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杂乱无章的情况。”傅清平道:“这棵树出现这种情况,却是受到外力的缘故,所以内部纹路被震散了。”

    “那是师祖您的掌力把这纹路震散的吧?”叶青奇道。

    “不是我!”傅清平摇头,道:“我虽然出掌了,但是,我只是为了打断这棵树,没有破坏其纹路。”

    “那是什么意思?”叶青不由自主地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天诛剑,直觉告诉他,这件事恐怕与自己有关了。

    “就是你刚才那一剑。”傅清平指着叶青手里的天诛剑,道:“你一剑砍过去,这棵树外表看起来没有丝毫伤痕,可是,内部的纹路已经被你震散了。这就好像你出手打一个人,虽然外面看不出伤痕,但是,五脏六腑都被震碎了,这叫做内伤。这棵树现在便是这样,而且,最为奇怪的是,这棵树外表没有丝毫伤痕,而你拿的可是天诛剑啊。这天诛剑,就算是随便擦一下,也会刮下一片皮的,为何这次劈上去还没有丝毫伤痕,只是将里面的纹路震碎了呢?”

    “为什么?”叶青瞪大了眼睛,他自己也充满了惊愕,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问题就在这里了。”傅清平看着叶青,道:“你刚才那一招,出手弧度非常诡异,完全和正常的武学观念不同。可是,这一招,却能将所有的力量收敛起来,只是传递到这棵树的内部,却没有损伤到外面分毫。也就是说,你手里的天诛剑在跟这棵树接触的瞬间,所有的力量便全部传到了树的内部,而外面却没有一点力量传递,所以天诛剑没能伤到这棵树分毫,内部纹路却已经被震散了。”

    “是吗?”叶青依然惊愕,看着傅清平,奇道:“这种事情很难做到吗?”

    “岂止是很难!”傅清平深吸一口气,道:“你这一招,可以

    将人的力量无限集中,全部凝聚而出,可以让人的攻击力大幅度提升,这可是非常恐怖的。举个简单的例子来说,你一剑劈出来,长剑的力量,或多或少都会往外分散一些。可是,你这一招,能将所有的力量都凝聚起来,这样一击的威力,自然比分散的力量要强得多了。你应该知道,绝顶高手的内力都是一样的,都无法再提升了。可是,为何绝顶高手还有实力强弱之分呢?招式和对于力量的掌控,便是实力强弱的关键。”

    “招式就不用说了,而对于力量的掌控,才是真正最关键的事情。绝顶高手当中的佼佼者,能够将自己的力量高度集中,出手的力量自然就强了。可是,其中实力较弱的人,对于力量的掌控不够,打出去的力量分散,自然就显得比别人弱一些了。所以,掌控力量,才是最关键的事情。而刚才你那一剑,对于力量的掌控,完全已经到了极致,所有的力量,丝毫都没有分散,这可是连我都达不到的境界啊!”

    听傅清平说这话,叶青也不由震撼,看着面前的小树,心里不由想起武天痴留下的三道剑痕。刚才那一剑,他虽然用的是天诛剑决的招式,但运力的方式,却用的是武天痴的理念。难道说,武天痴的理念,竟然有这样的效果吗?

    “你这一剑,到底是怎么劈出来的?”傅清平奇道。

    叶青也没有隐瞒,将武天痴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完叶青的话,傅清平更是惊愕。傅清平自然也听过武天痴的名字,而且,他对武天痴的了解,比叶青还要多得多,自然知道这个奇人到底有多强悍了。得知叶青是感悟了武天痴的武学理念,才有了这样的一招,他也是恍然大悟。

    “原来这是武天痴的理念,难怪如此了。”傅清平缓缓点头,道:“不让力量分散,这也是武天痴的拿手好戏。他曾经留下剑痕拳印,经历多年,力量都不会消散,可见这力量凝聚得有多强。这个奇人,如果还在活着的话,他的实力,恐怕才是真正的当世第一人。那什么尸鬼龙,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武天痴应该没死吧。”叶青把之前神医安世平所说的关于武天痴的事情也说了一遍,听完叶青的话,傅清平更是震撼。他没想到,武天痴竟然真的还在活着,而且,尸鬼龙还偷袭过武天痴呢。

    “武天痴。”傅清平将这三个字缓缓重复一遍,轻轻叹了口气,道:“此人如果能早生几千年的话,绝对会和佛道魔一样,成为创造流派的人物。可惜了,佛道魔根深蒂固,新的流派,又岂会被世人所容纳?”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7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