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中午,和之前约定的一样,叶青和傅清平一起动身赶往机场,等待开往京城的飞机。

    叶青这一次是真的要和傅清平一起坐飞机离开深川市,因为他真的要让大领主将金丝甲拿走,顺便把雯儿也带走。只有大领主拿走金丝甲,他才不会杀了叶军。而只有大领主将雯儿也带走,叶青才能施展之后的计划。

    而且,叶青在雯儿身上放了微型定位仪,就算大领主抓走雯儿,倭国忍者抢走雯儿,那叶青也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只要跟着定位仪,叶青就能够轻松地寻到雯儿,所以,他和傅清平也根本不需要留在深川市。

    在叶青和傅清平留在机场等飞机的时候,机场里面,也正有几个人在悄悄盯着他们呢。这些人当中,不仅有教廷放在华夏国的情报人员,还有倭国忍者在华夏国的情报人员。这些倭国忍者和教廷的人一样,也要确定傅清平是否真的上了飞机,因为他们对傅清平都是同样的忌惮。只有傅清平上了飞机离开深川市,他们才敢真的出手抢夺金丝甲。甚至,为了安全起见,他们还派人一起跟着叶青他们坐上飞机,确定叶青他们是真的坐飞机离开了。

    按照约定的时间,叶青和傅清平直接上了飞机。虽然知道有人跟着,但他们也根本没有理会,因为他们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在叶青和傅清平坐上飞机之后没多久,深川市洪盟七舵的庄园外面,一辆黑色轿车驶了过来。车里坐着的,正是大领主和教廷的一个手下,以及被大领主控制着的叶军。

    其实,大领主早就赶到深川市这边,在洪盟七舵庄园外面潜伏着呢。接到叶青和傅清平上飞机离开的消息之后,他便不再有任何担忧,大摇大摆地开车到了庄园这边。车辆刚到庄园门口,庄园的大门便打开了,一个男子走了出来,用流利的英语说道:“来的可是教廷的大领主?叶先生交代过了,让我带大领主去见雯儿姑娘!”

    大领主没想到叶青竟然安排了人接待他,心中诧异的同时,也更多了一些警惕,怀疑叶青是不是在这庄园里面安排有什么陷阱。

    “哼,姓叶的安排的倒是挺好嘛!”大领主冷声道:“不用跟我玩什么花样了,直接让雯儿拿着金丝甲出来,我没时间进他这庄园里闲逛!”

    男子道:“叶先生说了,大领主不用担心,为了他弟弟的安全,叶先生也不会在这庄园里面设陷阱的。所以,大领主尽可以放心地进入庄园。”

    大领主被男子看出心中的担忧,不由有些尴尬。虽然这话让他心里很是不爽,但是,在华夏国吃了这么多亏之后,他早已经将颜面放到身后了,活着才是最关键的事情。

    “不用说废话,让雯儿亲自拿着金丝甲出来,不然,我就先废了他弟弟一只手!”大领主沉声喝道。

    “叶先生也说了,大领主如果真的不想进入庄园,那我们也不会勉强。大领主您稍等片刻,我这就进去请雯儿姑娘出来。”男子说完,直接奔进庄园当中。

    大领主站在外面,面色却是尴尬至极。男子说的每句话,明显都是叶青交代的。也就是说,叶青离开之前就料到他根本不会进入庄园,这让他惊撼于叶青的机智之余,心中也是尴尬至极。连这庄园都不敢进去,这以后要是传出去,他的颜面算是彻底丢在这里了。但是,尽管心中非常尴尬,他却还是不敢进入庄园冒险,死了这么多手下,已经让他对一切都非常的警惕了!

    过了没多久,刚才那男子带着雯儿走了出来。雯儿手里拿着两样东西,正是龙血木锁着的金丝甲,和开启龙血木的那把钥匙。

    大领主在教廷的时候看过这两样东西的图案,所以,第一眼他便认出了这两样东西。看着金丝甲,他眼中闪过一丝贪婪之色,恨不得直接上去夺过来。不过,站在这庄园外面,他还是不敢轻举妄动,只怕会中了什么陷阱,那可就危险了。

    “这就是金丝甲?”大领主冷声道:“你如何给我证明这就是金丝甲?”

    听了男子的翻译,雯儿直接用那钥匙将龙血木的锁打开,取出其中的金丝甲。雯儿随手将金丝甲放在空中,这金丝甲便轻飘飘地飘在了空中,就好似没有一点重量似的。

    看到这里,大领主的眼珠子都快瞪出去了。要知道,就算是一丝棉花放在空中,也会慢慢掉落下来。而这金丝甲,这样飘在空中,根本没有一点往下掉的趋势,完全就是没有一点重量啊。这种材料,还有什么能够仿造得出来?毫无疑问,这绝对是真正的金丝甲啊!

    “拿来!”大领主一声嘶吼,此刻也顾不上危险,直接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一把将那金丝甲夺过来拿在了手里。

    这边只有雯儿和那男子,雯儿虽然有武功,但实力不够。至于那男子,连雯儿都不如呢,更别说上去抢这金丝甲了。眼睁睁看着大领主将金丝甲夺走,两人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大领主拿着金丝甲,将这东西抓在手里,他更加能够感觉到这金丝甲的情况了,的确是一点重量都没有。这让大领主心里更是激动,这金丝甲,终于被自己拿到了,他终于立了一个大功了。有了这么一个功劳,就算他身边的人死完,他回到教廷,也绝对不会受到惩罚,反而还会受到嘉奖呢。

    雯儿看着大领主,沉声道:“金丝甲你已经拿到了,现在该把叶军还回来了吧!”

    “用金丝甲寻找鬼谷子墓的方法你还没告诉我,这样就想换回叶军?”大领主冷笑道:“你觉得可能吗?”

    “你把叶军还回来,我就把用金丝甲寻找鬼谷子墓的方法告诉你!”雯儿沉声回道。

    “哈哈哈……”大领主仰头大笑,道:“这么说,你是在威胁我了?”

    “我不是威胁,咱们

    只是按照约定做事!”雯儿道:“我把金丝甲给你,你把叶军还回来,然后我再把用金丝甲寻找鬼谷子墓的方法告诉你,这样就算两清了。你现在拿到了金丝甲,却还不愿意把叶军还回来,这也未免太不诚信了吧?”

    “诚信?”大领主冷冷扫了雯儿一眼,道:“是你在跟我讲诚信,还是叶青在跟我讲诚信呢?”

    雯儿道:“叶大哥跟你约定好的……”

    “这么说来,就是叶青在跟我讲诚信了!”大领主直接打断雯儿的话,冷声道:“哼,叶青他有什么资格跟我讲诚信?他之前告诉我,要帮我拿到那疗伤圣药。结果呢,他把我们的人骗到藏魔窟里,害死我不少手下。之后又找来傅清平,杀了我教廷那么多人,却还没给我疗伤圣药。诚信这两个字,他还说得出口?”

    “大领主,你别忘了,叶大哥跟你说的是,你杀了纳兰经纬,他就把疗伤圣药给你。”雯儿沉声道:“再说了,叶大哥也没骗你,疗伤圣药的确是在藏魔窟当中,只是你们没有能力拿不到而已,难道这也要怨叶大哥吗?”

    这话让大领主面色微红,他抓紧手里的金丝甲,沉声道:“少废话,我再问你一遍,寻找鬼谷子墓的方法,你到底说还是不说?”

    “你把叶军还回来,我就立刻告诉你!”雯儿回道。

    “哼,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些话。你不说,难道我还真的问不出来了吗?”大领主说着,突然蹿到了雯儿的面前,伸手一把抓住了雯儿,将她拖到了自己的面前。

    雯儿在大领主面前,根本没有一点反抗之力。至于旁边的男子,看到这情况,他都吓得有些懵了。

    “我将你带回教廷,慢慢审问你,我就不信你能守得住这个秘密!”大领主冷声说道。

    “你好卑鄙!”雯儿怒声道:“早知道我就不应该把金丝甲给你。”

    “小姑娘,你还是太嫩了。”大领主冷笑道:“你不给我金丝甲,难道我不会抢吗?还有,刚才就算你真的告诉我寻找鬼谷子墓的方法,我也一样会把你抓走的,谁知道你给我说的方法到底是真是假。”

    大领主说着,转头瞥了那男子一眼,道:“替我转告叶青,这小姑娘还有这金丝甲,我也带走了。他要想赎回他弟弟和这小姑娘,就拿佛骨舍利和疗伤圣药来换。不然的话,他就等着给这两个人收尸吧!”

    大领主说完,抓着雯儿大摇大摆地上了后面的车,冷笑声连续不断,完全是一副掌控了一切的模样。其实,在拿到金丝甲之后,他就已经非常激动和狂妄了,根本没有发觉情况的异常。

    另一边,在远处的一块岩石后面,看到大领主开车离开,诛书生立刻低声道:“东西和人都到手了,咱们可以动手了吧!”

    “先别急,离开深川市再说!”纳兰经纬面带冷笑,道:“先看看叶青有没有什么准备再说,我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这不是叶青做事的风格!”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8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