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叶青在这里,听到刀圣门三个字,他肯定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如果傅清平在这里的话,就能知道刀圣门是什么了。

    其实,傅清平以前已经隐约跟叶青提到过一些。傅清平之前跟叶青说过,在他们那个时代,傅清平和李长青的父亲,还有另外一个绝顶高手,三个人关系莫逆,曾经一起出手围杀过诛书生三人呢。而这第三个绝顶高手,傅清平当时并没有提他的名字,不过,叶青当时从傅清平的眼神当中可以看出,傅清平对这第三个人其实是很敬佩的。而这第三个人,便是出自刀圣门。

    在那个绝顶高手辈出的时代,傅清平这三人,基本可以说是那个时代最强的三个绝顶高手了。而傅清平的实力,那也不用多说了,连他都得敬佩的人物,可见这个人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刀圣门,乃是一个传承了五百多年的门派,乃是刀圣亲自创建的门派。而这个刀圣,其实是一个人的称呼,而这个人,也进过天地人三门。

    其他进过天地人三门的人,基本都会成为一个时代的至尊。而成为至尊的人,多少都会留下传承或者门派,又或者是家族之类的。就像神医安世平留下了两个人传人,而他的传承,还被林天佑继承了。而度亡门,也留下了传承,只不过后来度亡门的人都死绝了,所以传承也就断了。这些至尊留下的门派或者家族,都无法重现先祖的光辉,所以大多数传承到了后面就渐渐断了。

    可是,刀圣门不一样。刀圣门传承五百多年,每一代,都会出现极其强大的绝顶高手,比如和傅清平他们一个时代的那个绝顶高手,便是刀圣门当时一等一的人物。刀圣门传承五百多年,很少在公众面前出现,但是在天地人三门开启的时候,刀圣门便会有传人出现。所以,人们才隐隐约约知道一些关于刀圣门的事情。

    纳兰经纬家族的势力不小,自然也听过关于刀圣门的传说,也知道刀圣门的实力有多强。而如今,天地人三门开启在即,刀圣门的人出现,这也是极其正常的事情。只是,谁能想得到,他们这一次出手就刚刚好遇上了刀圣门的人呢?而且,看诛书生的表情,他好像跟刀圣门还有什么关系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男子听到诛书生的话,只是冷笑一声,道:“诛书生,原来你还记得我们刀圣门。既然知道我是刀圣门的人,那还用我说吗?这是门主要的东西,你敢抢门主的东西?”

    诛书生面上明显有些惊愕,好像是被这话给震住了。而这男子看到他的惊愕,更是得意狂笑:“诛书生,当年大师兄手下留情,所以没有杀你。可是,大师兄说过,你若是敢做出背叛师门的事情,大师兄一定会亲手杀了你。哼,这话你不会已经忘了吧?”

    听到这话,纳兰经纬则是面色一变。这男子口口声声说着大师兄,还说诛书生背叛师门。这么说来,诛书生莫非还是刀圣门的人?

    转念一想,纳兰经纬心里也是释然。诛书生来历奇特,一直没人知道他的师门和传承来自哪里,但诛书生的实力,却比不少绝顶高手都要强得多。如果说诛书生是自学成才,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现在说他是刀圣门的传人,那倒还真有可能呢。只不过,听这男子的意思,诛书生应该还是刀圣门的叛徒呢!

    诛书生面上阴晴不定,当年与傅清平关系莫逆的那个绝顶高手,便是刀圣门大师兄。因为刀圣门严禁弟子涉足江湖,而诛书生的性子,又不可能被关在刀圣门,所以最终是他叛出了刀圣门。当时刚好赶上天地人三门即将开启,刀圣门便派出了大师兄来清理门户。那大师兄在江湖上闯出一片名堂,还联合了傅清平和李长青的父亲,三人联手围攻诛书生三人,诛书生落在了大师兄的手里。当时若非大师兄念在同门的情分上饶了他一命,那诛书生恐怕早就已经死了。所以,这男子说起这话,让诛书生不由自主地便想起当年死里逃生的事情,心里也更加惊惶了。

    纳兰经纬虽然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看着诛书生的表情,他便知道诛书生快被这男子吓住了,当下连忙道:“诛书生,何必怕他。杀了这个人,拿走金丝甲,咱们就有机会进入鬼谷子墓了。若是得到鬼谷子墓里面的东西,别说是什么刀圣门了,就算是五百年前的刀圣亲自复活,又能奈你何?”

    这话让那男子顿时大怒于形,狂吼道:“你是何人,竟然敢辱我刀圣门先祖,我今日必将你碎尸万段!”

    男子说着,手里的长刀也是更加强势,刀刀不断朝着纳兰经纬劈了过去。

    这男子的实力其实比纳兰经纬要弱一些,两人对拼,纳兰经纬当然是丝毫不落下风。打了一会儿,男子自知不敌,便大声吼道:“诛书生,帮我杀了他,就算是为刀圣门立功。到时候,我向门主求情,或者可以赦免你的罪行!”

    这话让纳兰经纬面色不由一变,诛书生的实力跟他差不多。若是诛书生真的被这男子吓到,跟这男子联手对付自己的话,那他这次可就危险了啊。

    “诛书生,你不要听他废话。就算你杀了我,刀圣门的人也不会放过你的!”纳兰经纬大声道:“而且,就算他们放过你,那又能怎样?刀圣门的人,舍得把鬼谷子墓里面的东西给你吗?得不到里面的东西,你就无法延寿续命。到时候,就算刀圣门的人不杀你,你又能活得了多久?跟我联手,你才有机会活下去,而且还能踩在刀圣门的头上呢!”

    “诛书生,你别忘了,门主是如何对待叛徒的。当年大师兄饶你一命,不代表门主不再追究当年的事情。你若是不将功赎罪,你应该知道门派的规矩!”男子也大声吼道,他知道,这个时候若是无法说动诛书生,那他可就危险了啊。

    纳兰经纬刚要说话,那边诛书生嘴角却抹过一丝冷笑,道:“师弟,你说的很对。这是将功赎罪的好机会啊!”

    听到这话,男子顿时大喜过望,这么看来,诛

    书生是准备帮他了。这可真的是一件好事啊,两个人联手,想杀纳兰经纬可就容易得多了。

    这边纳兰经纬却是面色大变,诛书生如果跟这男子联手的话,那他可就危险了啊。他想要逃跑,但是,这男子也料到了他的心思,全力出手进攻,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时间,更是无法逃跑了。

    “诛书生,还不快点过来帮我杀了他!”男子一边死命进攻着纳兰经纬,一边大声喊道:“杀了他,我就帮你向门主求情!”

    “好的!”诛书生嘴中发出一声阴森森的声音,而后径直朝着混战的两人走了过来。

    “师弟,我来帮你了!”诛书生右手一抖,一把尺长的短剑便出现在了他的手里,这便是诛书生的武器。

    “快点!”男子兴奋地大吼:“杀了他!”

    纳兰经纬面色则是难看到了极点,他想要逃跑,却根本没有机会。这么一来,自己这条命,难道真的要留在这里吗?

    “好的!”诛书生轻喝一声,算是回答了男子的话,同时慢慢抬起了手里的短剑。

    这边纳兰经纬咬紧牙关,若是诛书生缠上来,那他可就彻底没有逃跑的希望了。所以,他已经准备全力出手,哪怕拼着受伤,也要先逃跑,不然要交代的可就是这条性命了。

    可是,就在他准备出手逃跑的时候,诛书生却先出手了。只是,他出手的目标并不是纳兰经纬,而是正在全力进攻纳兰经纬的男子。他的短剑,无声无息地刺向了男子的后背。

    男子根本没有料到诛书生会朝自己出手,其实,他还以为诛书生已经准备出手帮他了呢。所以,他才全力对付纳兰经纬,根本没有防备自己的后面。当诛书生的短剑刺在他的后背上时,他已经感觉情况不对了。下意识地往旁边侧开一些,但是,诛书生是在后面偷袭,他还是没能避过这一击,被诛书生的短剑直接从后背刺穿到前胸。若非他侧开了一些,避过了心脏,这一击只怕已经要了他的性命了。

    纵然如此,男子也是身受重伤,毕竟被人用短剑刺了个对穿啊。他一刀逼退也同样惊愕的纳兰经纬,转过头死死盯着诛书生,颤声道:“为……为什么……”

    “为什么?”诛书生冷冷一笑,一字一句地道:“因为我不仅要活着,我还要有尊严地活着!”

    “尊严……”男子咬紧牙关,突然一声嘶吼,挥舞长刀便劈向了诛书生,同时吼道:“你一个外姓人,有什么资格谈尊严!”

    “所以我才要杀了你啊!”诛书生轻飘飘地躲过男子的长刀,男子受伤颇重,对诛书生已经完全不能造成任何威胁了。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8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