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诛书生这一剑刺进男子胸口的时候,纳兰经纬自己也被惊呆了。他原以为诛书生已经被这男子吓到,要和这男子一起联手对付他呢,他当时都准备逃跑了。没想到,诛书生竟然在背后出手,偷袭了这男子,这却是他完全没有料到的情况。

    不过,很快他便又回过神。眼见男子进攻诛书生,他便直接挥舞软剑朝着男子刺了过去。

    男子被诛书生偷袭,却是怒到了极点。所以,他的目标就只有诛书生,对于后面的纳兰经纬,他完全好像是忘了似的。尽管纳兰经纬这一剑刺了过来,他却根本没有闪避和抵挡,纳兰经纬这一剑根本没有悬念地将他的身体再次刺了个对穿。

    这一下,男子受伤更重,而他的速度也终于减缓了下来。纵然如此,他却还是死死地盯着诛书生,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怒吼道:“诛书生,你这卑劣的外姓人,你竟然敢袭击我。刀圣门不会放过你的,门主不会放过你的,所有人都不会放过你的!”

    “是吗?”诛书生冷冷一笑,他缓缓抬起手里的短剑,沉声道:“不会放过我,那又怎样?从逃出刀圣门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当自己已经死了。能有尊严地多活一天,那也是赚了一天。就算只能活一天,我也绝对不会回刀圣门去当狗的!”

    纳兰经纬微微眯起了眼睛,听诛书生这么说,看来刀圣门的情况,应该不是太好啊。刀圣门的人,对于外姓人,估计态度不会太好。而这一点,从诛书生用的是短剑便可以看出来了。诛书生是从刀圣门出来的,而他的武器却不是刀而是剑,由此可见刀圣门对于外姓人,根本不会把真传交给他们。难怪诛书生会逃出刀圣门,估计在刀圣门过得也是没尊严吧。这种没尊严的生活,别说那男子帮诛书生求情了,就算刀圣门真的不找诛书生的麻烦,那诛书生也是绝对不会回去的。所以,诛书生肯定是不会跟这男子联手的!

    也是这男子太过狂妄了,觉得诛书生肯定会害怕刀圣门害怕门主。他却不知道,自从诛书生逃出刀圣门的时候开始,诛书生便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让他回刀圣门,还不如直接杀了他呢!

    “诛书生,我帮你杀了他吧!”纳兰经纬缓缓抬起手里的软剑,放在男子的脖子上,对诛书生道:“你下去拿了金丝甲和那两个人质,咱们尽快离开这个地方。我有预感,那两个人,拦不住大领主多久!”

    “也好!”诛书生二话不说,直接钻进了货柜车里,却是去寻找金丝甲和叶军雯儿了。

    车顶,纳兰经纬用软剑架在男子的脖子上,沉声道:“我问你,刀圣门这一次出来了多少人,还会有多少人出来?”

    “哼,你这卑劣的废物,只会跟诛书生那个叛徒狼狈为奸。如果不是这种背后偷袭的手段,你们又岂能伤得了我?”男子大声道:“想让我说出刀圣门的秘密,做梦吧!”

    看这男子狂妄的样子,纳兰经纬知道,想从他嘴里问出点内容,那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所以,纳兰经纬也就没有客气,直接一剑下去,将这男子劈死在车顶。

    刚解决了这男子,车里诛书生也直接跳了出来。他双手各抓着一人,正是叶军和雯儿。

    “金丝甲呢?”纳兰经纬焦急地问道,这才是最关键的东西啊。

    诛书生随手将背后一个袋子晃了晃,示意金丝甲就在里面。这让纳兰经纬大喜过望,他连忙道:“得手了,咱们撤!”

    诛书生便要点头,眼神却突然一变,沉声道:“小心!”

    纳兰经纬也觉得情况不对了,连忙转身而去,刚好看到一个黑影扑了过来。黑影的速度极快,让纳兰经纬根本不及多想,连忙挥舞手里的软剑朝那黑影劈了过去。

    黑影靠近,纳兰经纬已经看清楚,这哪是什么黑影,根本就是大领主。只是他身上的黑气还没有彻底消去,所以看上去就跟一个黑影差不多。只不过,他的速度却是极快,眼见纳兰经纬用软剑抵挡,他也伸出双手,十指指甲接连和纳兰经纬的软剑相撞,竟然将纳兰经纬的软剑撞开,径直朝着纳兰经纬抓了过来。

    纳兰经纬与大领主交手数次,对大领主的实力也非常清楚。见大领主扑过来,他也不闪避,因为大领主的速度极快,闪避也完全没有用。他只是随便踏出一步,一朵金莲直接在身周生出,将他包裹其中。这么一来,就算大领主实力再强,也得先攻破这金莲才能够伤得了他啊!

    大领主知道纳兰经纬这一招步步金莲的威力,所以,他也干脆不再朝纳兰经纬出手,转身扑向了诛书生,双手齐出,朝着诛书生背后的袋子抓了过去。他知道袋子里装的便是金丝甲,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先把金丝甲抢过来再说。

    “哪里跑!”纳兰经纬一声大喝,手里软剑再次朝着大领主劈了过去。大领主不朝他出手,不代表他会放过大领主啊。

    大领主感觉到背后情况不对,无奈只能转身再次与纳兰经纬对拼在一起。他的实力虽然强于纳兰经纬,但也只是强了一些而已,而且刚才施展了禁忌之招,现在力量下降不少。在这种情况下,真要是想分出胜负,至少得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呢。可是,纳兰经纬这边还有一个诛书生,两人要是联手的话,吃亏的可就是大领主了啊。

    与纳兰经纬接连对了几招,大领主总算从纳兰经纬的身边冲出,再次想要朝着诛书生扑过去。可是,此时诛书生已经带着两个人质和金丝甲跑远了,他想去追都已经来不及了。

    “吼!”大领主怒极,口中发出一声嘶吼,加速朝着诛书生追了过去。

    纳兰经纬在后面紧追不舍,但是,他的速度根本不如大领主,想追上,那当然是更不可能的事情了。三人沿着这山路一路狂奔而追,不到片刻功夫,便已经翻山跑了过去。

    &nbs

    p;而在他们三人刚刚翻过这座山没多久,后面却又冲出来两人,正是刚才在路上阻拦大领主的那两个绝顶高手。这两个人身上都或多或少受了伤,看样子在大领主施展那禁忌之招的时候,两人也是撑不住了。不过也难怪大领主刚才能被纳兰经纬缠住,毕竟施展禁忌之招之后,后遗症让大领主的实力也有些减弱了。

    两人赶到现场的时候,纳兰经纬诛书生和大领主三人都已经跑远不见了。现场只剩下一辆货柜车,车里的司机,在刚才纳兰经纬与那男子硬拼的时候,早已被刀气和剑气斩杀,车辆失控撞在了路边的树上停了下来。而刚才那个男子也从车上摔了下来,尸体一片血肉模糊。

    两人看到男子的尸体,面色皆是变了,其中一人沉声道:“师弟……师弟被人杀了?”

    “教廷的人!”另一个人则是咬紧牙关,沉声道:“肯定是刚才那个教廷的大领主做的!”

    刚才看到纳兰经纬和诛书生围杀这男子的目击证人都已经死了,而他们两个又没有见到纳兰经纬和诛书生,所以一致认定这男子是被大领主所杀。至于男子身上的剑伤,他们倒也没有在意,虽然大领主刚才与他们交手的时候没有用剑,但谁说大领主不能用剑了呢?所以,在两人的心里,这男子便是大领主所杀,根本没有想到其他可能。

    第一个男子没有说话,他钻进货柜车,却发现大领主那辆车里已经只剩下一个早已死了的司机。至于叶青和雯儿,自然都是不在了。金丝甲,那就更不用说了。

    “东西也没了!”这男子面色变得更是难看,沉声道:“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第二个男子沉声道:“回去告诉门主啊,教廷的人竟然敢杀了咱们刀圣门的人,这是绝对不能饶恕的事情啊!”

    第一个男子咬牙点头,沉声道:“这笔账,无论如何都要找教廷的人算个清楚。刚好,这次天地人三门开启,咱们刀圣门全员都要出山。若是让咱们得到那件东西,绝对能把教廷整个斩灭了!”

    两个男子皆是带着怒火,这一会儿也没有想再去追赶大领主了,而是将地上那男子的尸体带上,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跑了。其实,这两个人刚才被大领主打伤,又看到这个男子死在这里,却是被大领主的实力给震撼了,哪敢再去追赶大领主啊。大领主连这个男子都杀了,他们要是再去追赶的话,谁知道大领主会不会连他们一起杀呢?

    也正是这两个男子的胆小懦弱,方才产生了这样一个误会。而这个误会,刚刚好让刀圣门和教廷之间产生了矛盾。至于刀圣门全员出山之后的情况,又有谁知道呢?反正,刀圣门和教廷之间的关系,肯定不会融洽了!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8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