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君的护体真气到底有多么强悍呢,这么说吧,上次傅清平在度亡门与不死君对决的时候。傅清平第一次使出那招天诛,天诛的威力堪称恐怖,但是,一剑下去,却仅仅只是将不死君的衣服斩断了一角而已,根本未能伤到不死君分毫,由此便可以看出不死君这护体真气的强悍程度。

    事实上,就算傅清平现在的实力,他如果不用武天痴的三道剑痕,那他就算全力出手,还是无法攻破不死君的护体真气。甚至,就算道门无极那样的人物,也要全力出手方才能够攻破不死君的护体真气,可见不死君这护体真气的强悍程度。

    而这一次,大领主一只手抓住了不死君的肩膀,那锋锐的指甲,竟然刺进了不死君的肩头。也就是说,大领主这一手,竟然攻破了不死君的护体真气,这如何能让人不震撼呢?

    不死君吃痛的同时,也连忙往后退出,想要挣脱大领主这一击。但是,他却低估了大领主的力量,他虽然是退开了,但是,肩膀上却被大领主活生生扯下来了一片肉,痛得不死君面孔都变得扭曲了起来。

    说实话,自从不死君突破绝顶的桎梏,达到绝顶之上的境界之后,他基本都没有受过这样的伤了。纵然是之前与道门无极的对决,道门无极也只是堪堪能够压制他而已,想要打伤他,却还不是这么容易。而这一次,大领主一出手便抓伤了不死君,这份力量,这份速度,却是让不死君更是震撼至极。

    大领主一击得手,也没有停止,而是继续朝不死君扑了过来,双手指甲好似十把尖锐的名器一般,刺向了不死君的心脏。

    不死君刚才已经吃了一个大亏了,自然知道大领主的力量根本不可抵抗。所以,他根本没有任何犹豫,立马转身避开。可是,大领主的速度比他快得多了,他刚刚转身避开,大领主便也跟着追了过来,依然是朝着他抓了过来,看样子就是准备直接杀了他再说!

    不死君没想到大领主的速度竟然快到了这个地步,这让他更是惊诧不已。而且,最关键的是,大领主就好像跗骨之蛆一般死死地跟着他。以大领主的速度,迟早会抓住他的,他可没有信心能够挡得住大领主啊!

    被大领主追得鸡飞狗跳,不死君这一会儿也顾不上颜面了,急忙转头对傅清平道:“傅清平,快点帮忙啊!”

    看着现场的情况,傅清平也很是诧异。他跟不死君交手两次了,自然知道不死君的实力。而这大领主,傅清平也跟他交过手,他的实力,傅清平心里也很清楚。可是,偏偏这个时候,原本实力远远不够的大领主,反而追得不死君疲于奔命,这也实在太奇怪了吧。

    想想教廷这些人刚才的情况,还有大领主喝下的那盒血水,傅清平心里更是疑惑。这大领主也不知道究竟是用了什么方法借来了这样一股力量,竟然能够稳稳压制不死君。但是,傅清平心里很清楚,大领主这份力量,应该是坚持不了多长时间。毕竟,这份力量并不属于他,之前他施展那禁忌之招的时候便是这种情况。力量虽然强大,但是,使用这力量之后的后遗症却是非常恐怖的。

    见傅清平还没有出手,不死君更是着急,大喊道:“傅清平,你还愣着干什么?你不会是想借他的手杀了我吧?哼,你别忘了,他可是教廷的人,与咱们华夏国的武者是永远的敌人。我要是死了,他第一个就会转过去杀了你,你根本也逃不掉的!”

    傅清平冷冷扫了不死君一眼,道:“你不用激我,我肯定会出手的!”

    说着,傅清平已经冲了过去。他手持青萍剑,凌空一剑斩向了大领主,这是他从武天痴那三道剑痕当中悟出的一招。刚才就是用这一招逼退了不死君,这一招的力量虽然不强大,但是,却能够攻破不死君的护体真气,这大领主肯定也不敢小觑的。

    果然,正如不死君预料的那样。在傅清平这一剑斩过来的时候,大领主立刻转身避过,同时伸手便朝傅清平抓了过来。他好像是被激怒了,嘶吼着冲向傅清平,看那架势,就是准备直接击杀傅清平一般。

    这边不死君终于得到解脱,他站在原地长舒了几口气,看着正与大领主斗在一起的傅清平,不由微微皱起了眉头。他刚才说那话,的确就是在激傅清平的。因为,刚才看到大领主出手,他已经知道,这个大领主,根本不是他们所能战胜的。所以,他只想尽快摆脱大领主,根本都不准备再打了。

    现在傅清平真的如他希望的那样,和大领主拼在了一起,不死君自然是大喜过望。他悄悄后退几步,避过了这石台的位置,而后死死盯着正在对拼的两人。他虽然已经准备逃走了,但是,这一会儿还是有些不甘心,毕竟鬼谷子墓就在这里。他倒是希望看着大领主和傅清平拼个两败俱伤,然后他再出手去抢夺这鬼谷子墓!

    可是,傅清平的实力连不死君都不如呢,又岂会是这大领主的对手?还好他的剑招凌厉,又有来自那三道剑痕的剑招,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刻逼退了大领主,方才保住了他的性命。否则的话,只怕他早就被大领主给杀了呢!

    傅清平跟大领主拼在一起,虽然完全处于下风,但傅清平却根本没有后退或者逃走的意思。三招剑痕用完,傅清平也顺势跳到了旁边的石岩上,用力将手里的青萍剑扔向了大领主。

    “剑斩天下!”傅清平再次大喝出声,那青萍剑在空中化作万千光点,全部刺向了大领主。

    大领主根本不闪不避,任凭那光点落在自己的身上。那可是一把把的小剑,但是,此刻的大领主身体好像非常的强悍,这些小剑,在他身上连道白印都砍不出来!

    “哈哈哈……”大领主仰头狂笑,道:“无知的华夏国武者,你们知道我喝的是什么吗?我喝的是我们伟大的君王,德库拉先祖留下来的圣血。我已经拥有了德库拉先祖的部分力量和身体,杀你们这些人,简直易如反掌,你

    们有什么资格与我作战!”

    傅清平和不死君都听不懂大领主说的话,不过,看大领主那狂妄的样子,自然明白他的实力该有多么强悍了。

    一招剑斩天下没有结果,傅清平也没有后退,而是合十双手,大喝一声:“天诛!”

    不死君面容一变,这一招天诛,他之前可是亲眼见识过的,威力非常恐怖。只是,不知道傅清平的实力增强到这个地步的时候,这一招天诛,威力又能强到什么地步呢?

    随着傅清平这一声大喝,那漫天的光点立刻在空中慢慢聚拢,在空中形成了一把三丈巨剑。剑芒伸缩不定,凌空而立,气势直冲牛斗,就好像一把从天而降的天剑似的。

    傅清平双手合成剑指,用力挥向大领主。那巨剑立刻从天而降,直直斩向了大领主。

    不死君虽然站在远处,但是,在那巨剑落下来的时候,他还是能够感受到那巨剑凌厉的威势。这让他心里很是震撼,这一次傅清平这一招天诛的威力,可比上一次在度亡门的时候施展出来的,要强大得太多了。若是上一次傅清平施展出来的这一招天诛能有现在这次的威力,那上一次不死君肯定便要被这一招给斩杀了啊!

    当然,现在不死君恢复了不少实力,他当然还是可以抵挡这一招的。不过,傅清平这一剑,还是让不死君心中充满了震撼。这才多长时间,傅清平的进步实在是太大了。若是让傅清平继续这样发展下去,他终究会达到超越绝顶的界限。到时候,如果真的让傅清平超越了绝顶,那不死君可就真的不是他的对手了啊!

    面对傅清平的这一招天诛,大领主也是不敢怠慢,他运转全身的黑气,来硬接这一击。而就在这个时候,傅清平却转头看向不死君,沉声道:“不死君,快点出手杀了他!”

    大领主身周的黑气都被他凝聚起来去抵抗傅清平的这一招天诛,现在大领主身体的防御自然也就减弱了很多,现在也正是他的防守最弱的时候。如果这个时候出手偷袭他,成功的可能性可是非常大的。

    不死君原本都准备逃跑了,眼见如此情况,心里也是一动,知道这是最好的机会了。所以,他也没有任何犹豫,径直扑向了大领主,伸出双手朝着大领主的胸口抓了过去。不死君的实力非常强悍,这一招,完全就是要将大领主的身体撕碎,将他的五脏六腑全部掏出来!

    见不死君出手了,傅清平更是运转全身的力量,拼命将那三丈巨剑往下压去,以牵制大领主的力量,从而给不死君创造最佳的机会。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8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