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这个盒子被摔碎,大领主立马一声惊叫,几乎是在第一时间跳了起来。这一会儿他也顾不上管自己身上的疼痛,而是紧张地抓向腰间的口袋。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面色再次一变,果然是那个盒子被摔碎了!

    这个盒子里面,还有德库拉的一部分血液,这在教廷也是最为珍贵的东西。这血液和华夏国佛祖释尊的佛骨舍利差不多,也蕴含着德库拉的力量。只要被德库拉的后辈喝下去,就会让这个后辈暂时拥有德库拉的力量,刚才大领主便是用这血液的力量,击败了不死君和傅清平的联手,可见这力量之恐怖。虽然这血液的力量只能用一段时间,不如佛骨舍利那样可以源源不断地使用。但是,这力量也是非常恐怖的,是教廷的秘密武器啊。

    而现在,这个盒子摔碎,里面的血液流了出来,便等于是浪费了。大领主深知这血液的珍贵程度,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如何能不着急?

    连忙伸手捂住口袋,但是,那盒子摔碎之后,血液已经浸透了他的衣服,顺着衣服流淌了出去。别说他的衣服了,就连那雕塑的脚上,现在也沾染了不少血迹呢。也就是说,他现在想把这些血液收集起来,已经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伸手捂着口袋,但大领主已经无法将这些血液收回来了。看着雕塑脚上沾着的那些血液,大领主只感觉自己脑子一阵眩晕,过了好一会儿他方才回过神,嚎哭着转身跪倒在地,大声道:“伟大的君王啊,您的子孙没能保住您伟大的血液,我有罪,请您降罪于我吧!”

    依然是没有任何回答,而这一次,大领主还是低头苦求,就和之前那次哀求降罪的情况一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正在大领主苦苦哀求得差不多,就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一个轻微的声音从头顶传了下来。大领主不由一愣,而后面色一喜,连忙抬头看去,急道:“伟大的君王,您终于愿意降下神迹了?您的子孙有罪,请您惩戒我吧!”

    可是,雕塑没有任何的动静。在大领主的注视下,雕塑脚踝上那把刚才被他拔了好几次的长剑,竟然慢慢伸出来了一截子。

    “这……”大领主的眼珠子都瞪圆了,这一幕让他整个人都有些懵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刚才他拼尽全力都没能拔出来的长剑,竟然在这一会儿,自己伸出来了一截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这长剑,为什么会自己出来呢?

    在大领主目瞪口呆注视下,过了也不知道多久,那长剑再次慢慢伸出来了一截子。这个速度很是缓慢,照这个情况看来,这把长剑全部从雕塑里面出来,恐怕得两三天的时间呢。但是,至少这长剑正在慢慢往外退出来,而不是像之前那样,一直紧紧镶嵌在雕塑里面了。

    “伟大的君王啊,您是不是听到了子孙的祈祷,终于从沉睡当中苏醒过来了?”大领主兴奋地大喊道,这一幕让他整个人都处于激动当中,恨不得立刻出手将那长剑拔出来。

    雕塑当然是没有任何回答,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长剑再次出来了一些。这个过程非常缓慢,缓慢到几乎让人无法察觉。但是,大领主这样的实力,他却能够清楚地感觉到这长剑慢慢出来的情况,这也让他很是欢喜。虽然不知道这长剑为何能自己这样退出来,但是,长剑能退出来,这德库拉君王的雕塑岂不是就能够解开封印了?

    在大领主激动的时候,他也下意识地往那雕塑的脚上看了一眼,刚才他摔在那里,德库拉的血液沾在了雕塑的脚上。可是,这一会儿看过去,雕塑脚上的血液,竟然已经消失不见了,就好像从来没有过那血液似的。

    这情况让大领主大为诧异,连忙走到那雕塑的脚边,仔细看去,但那雕塑的脚上,哪里还有刚才留下的血液了。雕塑的脚上还是和雕塑其他部位一模一样,就好像从来没有血液沾在上面似的!

    “这是怎么回事?”大领主深吸了一口气,下意识地伸手去摸自己的口袋,口袋里那盒子的确是碎了,而且血液还浸湿了他的口袋,这是没有假的啊。也就是说,刚才发生的事情并不是幻觉,他摔下来的时候,德库拉的血液,的确沾在了雕塑的脚上。可是,这一会儿雕塑的脚上,为何没有丝毫血液了呢?

    看着那雕塑的脚背,大领主心中突然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这个雕塑脚踝上那长剑,原本是他使出全身的力气都无法拉动分毫的。但是,当他从雕塑身上摔下来,摔在这雕塑的脚上,口袋里德库拉的血液沾在了这脚背上之后,这长剑便开始慢慢自己从雕塑的脚踝当中退出来。而原本留在雕塑脚背上的血液,这一会儿也都不见了,这两者之间,是否是有什么联系呢?

    “我明白了!”大领主突然一声兴奋的大叫,抬头看着雕塑,大声道:“伟大的君王啊,我明白您的意思了。原来,您的血液,能够激活您的力量,可以帮助您解开这封印。我真的是太傻了,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呢?这是先祖您的血液,里面有您的力量,自然可以被您所用了啊。”

    说着这话,大领主心中又突然想起自己没有被那压力杀死的事情,不由更是激动地道:“这么说来,刚才在那强大的压力之下,也是先祖您的血液,保住了我的性命啊。难怪他们都被那压力活活压死了,唯独我一个人活了下来,原来是先祖您庇佑了您的子孙。伟大的君王啊,请接收您的子孙最虔诚的跪谢吧!”

    大领主说着,还真的跪倒在地,对着那雕塑跪拜起来。这大领主平时也算是一个阴沉冷漠的人物,但是,对于这德库拉先祖,他却有着一种近乎疯狂的崇拜。这一刻,他已经没有任何绝顶高手的架子,跪倒在地上的样子,就好像一个虔诚的奴隶一般,在跪拜着他的主人。

    若是叶青在这里看到这一幕,肯定会震撼于教廷的人对于德库拉的崇敬。只可惜,叶青已经走远了,并不知道这后面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更没有看到这一幕。所以,他也根本无法知道

    ,在这所谓的神面前,教廷的人,就跟奴隶没有任何区别。若是他能看到这一幕,他也肯定就会明白,为何佛祖释尊和鬼谷子,会与神为敌。毕竟,他们都是有骨气的人,又怎么会愿意当别人的奴隶?

    山洞当中一片静谧,除了这大领主不断地跪拜和祈祷,剩下的便是那长剑慢慢从雕塑的脚踝当中被逼出来的声音。虽然缓慢,但是,这长剑被逐渐逼出来,说明这封印已经松动了。若是这德库拉将所有的名器全部逼出来,那这个被鬼谷子封印的神,是否会冲出鬼谷子墓,冲出鬼谷子的封锁,重临人间呢?

    诸神祸乱人间,看来,鬼谷子的预言,正在慢慢实现。只可惜,叶青已经不可能知道这件事了。因为,他们现在已经在那生门的石廊当中走出了五六公里远了。

    石廊里面一片黑暗,而众人的情况都不太好,所以在这里面行走也是比较缓慢。五六公里的距离,众人走了两三个小时的时间,而他们携带的手电筒,也全都没电了。在这种情况下,也就只有叶青能够看清楚这石廊里面的一切了,众人都是紧跟着叶青往前走呢。

    “我给你们说,咱们肯定是走错路了,这条路怎么可能走得出去呢?这都走了多远了,就算是人挖出来的隧道,也不可能这么长吧?五六公里呢,这个石廊还有没有尽头了?这肯定不是出去的路,咱们还是换条路走吧!”老陈一路走一路嘟囔,这家伙刚才吃了一点东西,精神现在是格外的好,这一路基本上都是他在说话。

    叶青走在最前面,傅清平和雯儿跟在他身边,原本是七长老跟随在老陈的身边。叶青这么安排,主要是防备这个老陈,因为他始终对老陈的来历有些怀疑。可是,老陈这一路啰嗦不断,说的七长老也受不了了,直接走到了老陈的后面,宁肯在最后面落单,也不愿意跟老陈走一起。

    “喂,你们有没有听到大爷我说的话啊?这条路肯定是走不出去的,咱们换条路吧!”见没有人理会自己,老陈突然抬高声音道:“俗话说得好啊,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大爷我总算是比你们大几岁,吃过的盐比你们吃过的米都多,见过的事情,比你们听过的事情都多。你们不听我的话,一会儿有的是你们后悔的。所以,你们还是最好听我的话,这样就不会后悔了,我这也是为了大家着想,为了你们好啊。你们不要不识好歹,我也不是吃饱撑着没事干,非要帮你们的,我……”

    叶青几近崩溃地捂住了耳朵,他现在很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救出这么一个人。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9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