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老陈的啰嗦之下,众人沿着这石廊又走了大概两个小时的时间,却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这一下老陈更是变本加厉,嚷嚷不断,说众人肯定是走错路了,恨不得众人立刻跟着他后退换路呢。

    说实话,走了这一会儿,别说是老陈了,就连叶青等人心里也有些疑惑了。尤其是叶青,根据鬼谷子所说的,这条路肯定便是出去的路啊。可是,为什么自己走了这么久,这条路还没有到尽头呢?这件事可就有点奇怪了啊。一个出口,鬼谷子没必要安排这么远吧?

    不过,叶青心里虽然疑惑,却还坚定地相信这条路便是出去的路。而事实上也正是这样,生门当中就只有这一个出口,若这条路不是出口,那就没有别的出口了啊。

    走了这么久,叶青还能够撑得住,可是,傅清平和七长老却有些撑不住了。傅清平虽然身体恢复了,但是,内力至今还没有恢复呢。而七长老气海穴被废,基本等于是一个废人,他年纪也不小了,没有了内力,走了这么远,当然也快受不了了。

    至于老陈,他也就是那张嘴还有力气,人早都扶着墙了。要是没有那墙,估计他都是倒在地上啰嗦呢。

    叶青也看到了众人的情况,心知再这样找下去的话,能否找到出口先不说,单单是身边的这些人都要累得差不多了呢。傅清平和七长老虽然没有开口说话,但叶青看得出来,他们的情况并不是很好。

    “这条路也不知道究竟有多远,看这情况,咱们就算再走几个小时,估计也未必能够走到尽头!”叶青停了下来,看着身后几人,道:“要不这样吧,我带一个人先去前面探路,其他人暂时在这里休息一下。等我确定了出口到底在什么位置,再回来接你们,这样如何?”

    “没必要这样吧?”七长老摇了摇头,道:“这条路是一直往前走的,也没有岔路,根本不会发生错过出口的情况。所以,不管出口在哪里,我们始终都要走下去。所以,还不如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恢复一点力气,大家一起往前走,这样还能节省点时间!”

    “要我说,这还往前走个屁啊,咱们肯定是走错路了,赶紧回头还来得及呢!”老陈继续嘟囔起来。

    “你要想回头,你先回去算了,我们没有拦你!”叶青很干脆地回道,顿时让老陈闭上了嘴。

    叶青看了看旁边的七长老,他刚才那样说,其实是想先带着傅清平往前走一段距离,避开众人的视线,然后让傅清平练一下先天九图。先天九图对于现在的傅清平可是有着奇效,不仅能让傅清平很快恢复力气,更关键的是能够加快傅清平实力的恢复。但是,在七长老和老陈的面前,叶青可不想暴露这先天九图,所以才开口要去前面探路。不过,这七长老却直接否定了叶青的主意,叶青也不好接着往下说了,毕竟七长老说的也很有道理,叶青如果硬要反驳他,恐怕还要让这七长老生疑呢。

    “这样也好!”叶青点头,道:“那咱们就先在这里休息一下,一会儿再继续往前走。”

    “哎哟妈呀,终于能休息了!”老陈一声惨叫,靠着石壁慢慢滑坐在地上,整个人好像虚脱了一般,靠着石壁嘟囔道:“再不休息,大爷我就要累死了啊。哎,这样走下去,能不能出去先不说,大爷我只怕是要先累死在半路了啊。”

    没人理会老陈的啰嗦,现场众人当中,雯儿算是唯一一个有内力的人,所以她的精神也很好。众人刚坐下,她便立刻从身上拿出食物,过去伺候傅清平吃下了。

    “哎呀,有吃的啊,给我点,给我点!”一看到食物,老陈就跟疯了似的,这一会儿也不累了,连蹦带跳地爬了起来,跑到雯儿身边。伸出双手,恨不得直接从雯儿手里把那些吃的东西直接抢过来。

    叶青无奈地看着老陈,他实在想不明白这个老陈到底算是一个什么人。啰嗦已经够让人厌烦了,但他为人还极其好色。好色也就罢了,但关键的问题是,还很贪吃呢。刚才雯儿第一次拿出食物的时候,这厮就吃了一大半。若非叶青拦住,只怕他一次都要把雯儿带的食物全部吃完了呢。而这一次雯儿拿出食物,他又好像跟饿死鬼一般冲了过去,若非忌惮叶青,只怕他会直接动手去抢呢。这么一个贪吃好色还啰嗦的家伙,实在让人难以接受啊。

    说实话,若非是在这鬼谷子墓当中遇见的这老陈,那叶青是绝对不会带着他同行的。正是因为这老陈身上有很多疑点,叶青迫不得已才带着他的。这一会儿,叶青也不得不在心里思索,这一路带着这个老陈,到底是对是错啊。

    “你是不是饿死鬼投胎的啊,你刚才吃了我们三个人份的食物,现在又要吃,你就不怕撑死吗?”雯儿愤然回道。

    “我饭量大嘛,这有什么不对的?再说了,我在这个山洞里面不知道关了多久了,一直吃的是那种生鱼,都快把我吃恶心死了。现在看到吃的,你说我能不激动吗?”老陈嘟囔着回道,同时陪着笑脸道:“美女,你一看就是那种心地善良的大家闺秀类型,你肯定不会见死不救的吧?”

    “怎么,不给你吃的,你还能死了不成?”雯儿道。

    “当然了,会饿死的!”老陈一本正经地道。

    “那你饿死吧!”雯儿一摆手,将食物全部收了起来,根本不给老陈分。

    老陈顿时急了,连忙道:“哎,你这人怎么没有一点善心呢?我都快饿死了,你难道还真要眼睁睁看着我饿死在这里啊?美女,虽然你长得很漂亮,但我要告诉你的是,长得美不算美,心灵美,才叫真的美。你这样的美女,要是能够做到表里如一,那就是真正的完美了。眼睁睁看着我饿死,这也不是你的性格啊!”

    雯儿根本不理会老陈,将头扭向一边,把装食物的袋子牢牢抓在手里,

    连看都不给老陈看一眼。

    “哎……”老陈还要说话,这时旁边的傅清平伸手过来,将他手里的食物递给了老陈:“你把这些吃了,先别说话了好不好?”

    见傅清平把自己的食物给了老陈,雯儿顿时急了,道:“傅前辈,这是给你吃的,你别被他这样子给骗了,这老家伙刚才吃了那么多,他根本不饿!”

    “没事!”傅清平摆了摆手,靠着旁边的石壁坐下,道:“我也不饿,让他吃点东西,至少也可以让他清静一会儿。”

    雯儿看了看傅清平,又看了看那拿着食物正在狼吞虎咽的老陈,也是彻底无语了。看样子,连傅清平都被这老陈啰嗦的受不了了,宁肯拿食物塞住这老陈的嘴呢。

    雯儿又从袋子里拿出一些食物给傅清平,但被傅清平拒绝了。他靠着石壁坐下,缓缓闭上了眼睛,也不知道是在做什么。不过,叶青看着他的样子,总觉得傅清平这坐姿,竟然隐隐和先天九图有着相似之处。可是,叶青清楚地知道,先天九图当中,并没有傅清平这样的坐姿。

    其实,叶青并不知道,傅清平虽然没有按照先天九图的姿势坐下,但他却在体内按照先天九图的方法运转自己的内息,以慢慢恢复实力。他练的武功,毕竟是从道门演化出来的,所以,他对道门武功的理解程度,自然是远超叶青的。叶青还需要用先天九图的姿势来调息,而傅清平则已经摆脱了外在的坐姿,可以随时随地运用先天九图的方法调息了。

    叶青并不知道傅清平这样的情况,所以刚才还想着单独带傅清平去前面,让他先修炼一下这先天九图呢。而事实上,不管在什么地方,傅清平只要能够静下心来,就能够修炼这先天九图了。这休息的一会儿时间,也足够用了。

    老陈吃完那些食物之后,又开始啰嗦起来。叶青看到傅清平闭目沉思,怕老陈打扰了傅清平,就把老陈拉起来,说是带着他先去看看前面的路,实际上就是带他远离傅清平,免得打扰了傅清平。虽然叶青不知道傅清平在闭目沉思什么,但直觉告诉他,傅清平现在肯定不能受到打扰。

    众人休息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终于恢复了一些力气,而傅清平也缓缓睁开了眼睛,看得出他的精神更好了一些。

    见傅清平也是精神奕奕的,叶青便带着众人继续往前走去。而这一次,并没有像叶青预料的那样走太远,只往前走了大概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前面的石廊就出现了一些变化,众人竟然远远地听到了一阵流水的声音。

    “到了!到了!到了!”老陈第一个兴奋地嚷嚷了起来:“有流水的声音,至少也是个地下河,咱们终于能够走出去了啊!”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9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