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六点,叶青和往常一样准时醒来。这是他在部队时养成的习惯,生物钟也是如此,哪怕晚上睡得再晚,早上也都能够在这个时候醒来。而且,按照寻经问穴里面吐纳呼吸的方法来吐纳一会儿,一天都能精神奕奕的,倒不会因为早起而有丝毫的疲倦感。

    穿了一身简单的运动服,叶青走到阳台上,在这里吐纳呼吸了一会儿,便去了书房当中。

    二楼的书房布置的很简单,并没有什么古玩之类的装饰,叶青也不喜欢这些东西。从军多年的他,就喜欢很简单却又很实用的东西。所以,几个书架上面,摆的全都是各种各样的书。而这些书,多以古籍为多,这也是后来叶青研究的重点。

    比如说其中一个书架当中,摆放的都是关于道门阵法的书。叶青学了天罡北斗的步法之后,对道门的阵法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专门找来不少这样的书籍研究。而其他几个书架上面的书籍,也多是一些关于佛道历史的书。

    书房正中摆放着一个桌子,叶青走到桌边,拿起桌上摆好的笔和纸,却没有立刻动笔。他站在桌边,仔细回忆自己之前看到过的道语,在心里默默思索着这些道语的轨迹。

    叶青以前见过不少道语,但是,以前也就是见到而已,他根本不知道那些道语写的是什么内容。甚至,叶青之前见过那么多的道语,也临摹过其中不少,却连一个符号都没能记下来。这便是佛语道语的奇特之处,这是一种类似精神传承的东西,如果不是得道高人,那就根本无法记下道语的。哪怕是一个简单的符号,让你写上数十年,你也根本不可能将这个符号记下来的。

    以前叶青根本不懂得道语,所以,见过很多也临摹过很多,但他却根本无法回忆起其中某一个道语的写法。但是,现在的情况就不一样了。他只要回想,就立马能够想到之前那些道语的写法,这让他更加确信,自己的确是能够认识道语了。

    仔细回想了之前见过的道语,叶青便提笔在纸上写下了一篇道语的内容。这些内容,都是叶青胡编乱造的,但全部都是用道语编造的。就算是拿出去,给不认识道语的人来看,他也根本不知道这篇东西写的到底是什么。不过,这也刚好可以出去装样子,至少是道语,不认识的人来看,只会把这篇东西当成至宝,绝对想不到这是叶青胡乱写下来的内容。毕竟,不认识道语的人,是根本不可能写得出道语的。

    现在也就只有傅清平知道叶青会道语的事情,其他人都还不知道。所以,叶青拿着这篇道语去骗七长老的话,肯定就能骗得到他。因为,如果叶青不懂道语,那他也根本写不了这篇东西。所以,七长老只会觉得叶青这是临摹下来的道语,但绝对想不到这是叶青自己瞎编的。

    叶青写下这篇道语,便是要去骗七长老。他想要通过七长老救回皇甫紫玉,按照之前跟七长老所说的情况,他就必须把鬼谷子墓里的东西交给七长老,然后让七长老去换回皇甫紫玉。所以,叶青写下这篇道语,就告诉七长老,这是他从鬼谷子墓里面临摹出来的,七长老肯定不会怀疑的。

    这篇道语,叶青是根据自己之前学的天罡北斗的步法,又结合道门的一些秘技,重新编篡的一本看似好像是秘籍的东西。就算是七长老找个懂道语的人把这篇东西翻译出来,他也根本看不出这篇东西是假的。因为,里面很多道门用语,可是叶青研究天罡北斗的步法才学到的,谁能想到这是假的呢!

    写好了这篇道语,叶青便拿着这篇道语下了楼。刚到楼下,便看到老陈正坐在厨房那边,嘴里塞了一根油条,却还呼呼噜噜地喝汤呢。这老家伙,起得倒是挺早的呢!

    赵成双和李连山也在这里,两人正大眼瞪小眼地看着老陈吃饭。他们两人是大清早过来的,昨晚接到叶青回来的消息,两人昨晚本来就想过来的。但是,知道叶青他们开车回来比较疲惫,所以就改成今天过来,免得打扰了叶青的休息。谁知道,刚赶到这里,便看到老陈坐在厨房里吃饭。两人和叶青之前那俩小弟是一样的,根本不知道这老陈的来历。但是,他在叶青的院子里住着,还在这里吃饭,看样子应该跟叶青关系不错吧。所以,两人对老陈倒也是挺尊敬的。

    可是,老陈的性格,属于那种你对我尊敬,我就要蹬鼻子上脸的类型。赵成双和李连山对他尊敬,这老家伙立马就上脸了。一边吃,还一边指挥着两人给他端茶倒水拿菜盛汤的,这堂堂深川市警察局局长和深川市地下皇帝,现在反而好像他的小弟一般,被他使唤得团团乱转。好不容易伺候这位爷吃的舒服了,老陈还嚷嚷着让他们两个给自己捶腿呢。若非叶青及时下来,只怕赵成双和李连山还真的得给他捶腿了呢。

    看到叶青下楼了,老陈立马收敛多了,吃饭的动静也小了许多。赵成双和李连山看到叶青,自然也是非常激动。他们之前听说叶青被困在鬼谷子墓的事情,还担心叶青有什么危险。现在叶青安然回来,两人心中的喜悦自然不用多说了。

    “叶子,你总算回来了!”李连山跑到叶青面前,对着叶青的胸口对了一拳,道:“你再不回来,我都准备派人把那什么插天峰全部挖过来,也要把你弄出来了!”

    叶青轻轻一笑,李连山说话虽然夸张,但是,他很清楚,自己被困在插天峰这几天,李连山肯定也是非常的担心。他深川市这两个兄弟,根本没有说的,是绝对为他操心的人。

    赵成双也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叶青一番,道:“怎么样,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叶青笑了笑,道:“不信的话,喝两杯试试?”

    赵成双连忙摆手,跟叶青喝酒,那不是找醉的吗?看叶青这样子,肯定也是没事,他自然便舒了一口气。

    “没事就好!”赵成双点了点头,当了局长之后,他明显沉稳了许多。但是,很快他又指着厨房的老陈,道:“对了,那位老先

    生是你什么人啊?”

    “什么狗屁老先生,那就是一个盗墓贼!”叶青没好气地道:“跟我们一起出来的,赖在这里不走了!”

    “啊?”李连山和赵成双同时惊诧地看向老陈,而后者还慢条斯理地坐在厨房里吃东西,好像完全没有听到叶青的话似的。

    “我靠,他不是你大哥啊?”李连山瞪眼道。

    “他什么时候成我大哥了?”叶青差点崩溃,这老陈也真是无耻啊。昨晚用这个说法忽悠了他两个小弟,今天又用这个说法忽悠了李连山和赵成双呢。

    “我他大爷的,他说他是你大哥,你还很尊敬他。说什么我们俩是你兄弟,也就是他的兄弟……”李连山嗷嗷叫着:“刚才他在厨房里,可把我使唤苦了。让我给他盛汤端饭不说,还得把他吃的鸡蛋剥开了,就差没嚼碎喂他嘴里了!”

    赵成双虽然没有说话,但看得出,他对这老陈意见也不小呢。

    叶青一阵的无语,这老陈的无耻,比王老八释迦等人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呢。这老家伙,心也真大,什么人都敢骗,什么人都敢使唤。深川市黑白两道最顶尖的人物,他都敢忽悠,这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吗?

    “这老家伙……”李连山嚷嚷着便要去厨房教训老陈,却被叶青连忙伸手拦住了。

    “这老家伙很啰嗦,这点小事就别跟他计较了!”叶青道:“你就别跟他计较了。”

    “能有多啰嗦?”李连山一脸不屑地道,不过被叶青拦着,他就没有去厨房了。所以,他也没见识到老陈那能让傅清平都有些崩溃的啰嗦能力。

    “反正你别跟他说话就对了!”叶青拉着李连山和赵成双离开了大厅,三兄弟在院子里聊了一会儿,随便吃了个早饭,李连山和赵成双便先离开了。两人这次过来就是想看看叶青怎么样了,现在见到叶青没事,两人自然也放心了。

    赵成双现在是深川市警察局局长,也是东省历史上年纪最轻的市局局长,前途极其光明。在现在的赵家,他的地位,几乎处于顶峰,连赵家老爷子对这个孙子也是赞不绝口。而他现在当了局长之后,自然比以前忙得多了,不可能在叶青这里逗留太久。

    至于李连山,虽然现在深川市由不得他做主,但是他的目标更加广阔,已经发展到整个东省了。东省原本是在皇甫紫玉的掌控之下,但是,皇甫紫玉现在已经退出了,她的一切虽然说是交给叶青了,但全部控制也需要一段时间。最近,李连山正是在忙这些事情,他要当整个东省的地下皇帝!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9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