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青并不知道自己离开之后,七长老又在房间里想了这么多事情。他刚走出七长老的房间,便立刻找来赵成双之前安排的那些技术人员,让他们开始定位追踪着那张纸。

    有放射性材料在那张纸上,追踪起来就容易得多了。这些人安排好一切,电脑画面上便清楚地显示了那张纸的位置,正是在七长老居住的房间里面,可见这次定位追踪非常成功。

    见这一切都安排好了,叶青也长舒了一口气。接下来的事情,就是等待七长老将这张纸送给伊贺流的宗主了。只要七长老将这张送给伊贺流的宗主,他就能够跟踪到宗主的位置,从而将皇甫紫玉救出来了。而在这之前,他并没有派人去盯七长老,因为他要让七长老更加方便地把这张纸送出去。如果他派人去盯七长老,反而会让七长老没法把这张纸送出去,那岂不是更难救回皇甫紫玉了。

    上午刚好无事,叶青将这边安排妥当,便先回了自己的院子。毕竟,他的院子里还有一个老陈还没有处理好呢,叶青也想先把这老陈的来历搞清楚,要实在没问题就先把他送回去吧。

    刚回到院子门口,叶青便看到自己那两个小弟正在院门口坐着,两个人都是一脸的郁闷。看到叶青回来,两人连忙站起身迎了过来。

    “你们两个怎么坐这里了?”叶青往院子里看了看,道:“我不是让你们把老陈安排送回去吗?”

    “哎,别提了!”其中一个小弟无奈地道:“叶大哥,我看这老陈,恐怕是送不回去了!”

    “为什么这么说?”叶青奇道。

    两个小弟互视一眼,皆是满脸的无奈,其中一人叹道:“我们本来是想把他送回去的,但是,刚才我们进去问他家住在哪里,突然电视上报导,说蜀中那边发生地震,震中的子川镇伤亡惨重。结果,老陈一听到这消息,立马就嚎啕大哭起来,说什么他家就住在子川镇。这一下地震算是完蛋了,他彻底没家了,无家可归了什么的。这不,这一会儿还在里面哭呢!”

    听到这话,叶青顿时皱起了眉头,他怎么听都觉得这老陈根本就是故意胡扯。哪有这么凑巧,刚刚好电视上报导地震的地方,就是他家的位置呢?他这摆明就是想要赖在这里啊,这老家伙,贪吃贪图享受不说,还啰嗦好色,行事无耻。估计是看到了洪盟七舵庄园这边环境很好,所以就准备赖在这里不走了。

    “他家地震了,他都不准备回去看看吗?”叶青看了看两个小弟,道:“还有,你俩怎么出来了?”

    “大哥,这老家伙实在太啰嗦了,哭着呢都还在嘟嘟囔囔地说废话。我俩在旁边问了半天,他一句话都不回答,反而跟我们啰嗦别的。我们俩实在是受不了了,就准备出来等一会儿,等他啰嗦完了我俩再进去!”一个小弟耸了耸肩,道:“不过,看现在这样子,想把他送回去,估计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这家伙刚才嘟囔那么半天,翻来覆去就是一个意思。他家地震了,他的家没了,以后要让咱们照顾他的生活,要把这里当成他自己的家来住!”

    “凭什么啊?”叶青立马嚷嚷道,若是换成一个普通老者,真的遇见这样的情况,叶青倒是愿意安排他的生活。但问题是,这老陈,可不是普通老头啊?先不说这家伙是不是摸金校尉,单单他贪吃好色啰嗦无耻这些特点,都让人没有好心情对待他。若是把他留在这边,那叶青以后的日子,岂不都要在他的啰嗦之下度过了吗?

    两个小弟也是一脸的无奈,这老陈要不是一个老头,他们还能用武力把他赶走。但这老陈虽然无耻,可始终是一个老人家,他们还真的不敢朝老陈出手,出个什么三长两短,那也没办法处理了。所以,现在的情况很麻烦,老陈赖在这里不走了,而众人根本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所以刚才他们两个说了,想把这老陈送走,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叶青嘴里刚才虽然嚷嚷了一句,但事实上,他也很清楚,如果老陈真的想赖在这里不走,那想把他赶走也真不容易啊。毕竟,这老陈年纪不小了,不能用武力对待。而这老陈行事风格本来就属于没脸没皮的那种类型,真要是死皮赖脸地留在这里,叶青也没法把他赶走啊。

    所以,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叶青最后还是没有进去。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就算进去,也拿这老陈一点办法都没有,反而还要听他啰嗦。与其这样,还不如不进去,图个耳根清净得了。

    见叶青都无奈地走了,门口那俩小弟更是无语。从昨晚到现在,他们已经充分见识到了这个老陈的难以对付。所以,两人也没有进入院子,依然坐在院子门口这边唉声叹气。

    因为洪盟七舵的主要成员现在都在插天峰那边,所以庄园当中现在也没有多少人。包括黑熊叶军刘慕白等人,也都去了插天峰那边,所以叶青也基本无处可去。溜溜达达,便走到了百里奚的院子外面。百里奚和王老八也都在插天峰呢,所以,这院子里,现在就剩下扫把星,也就是真佛一个人在这里了。

    若是换做平时,叶青肯定会进去看看扫把星的。但是,现在扫把星已经是真佛了,叶青也不能再把他当成小孩子看待了。而且,要说的事情,昨晚真佛也都跟他说过了,再这样进去打扰他,也不太适合。所以,在院子外面稍站了片刻,叶青便又离开了,准备先去找傅清平坐坐。

    刚走过这院子的转角处,迎面便有两个女子一起走了过来。其中一人,正是雯儿。而跟在雯儿身边的,是一个看上去大概三十多岁的美妇,和雯儿的模样有五分的相似。毫无疑问,这个美妇肯定便是雯儿的母亲了。

    上次虽然是叶青让洪盟七舵的人把雯儿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事实上,叶青还没见过雯儿的母亲呢。昨晚回来之后,他主要忙着去找真佛了,所以也没有去见雯儿的母亲。没想到,今天上午竟然会在院子里面遇到。

    看到叶青,雯儿立马满脸欢喜地喊了一声:“叶大哥,你在这里啊,我们准备去找你呢!”

    叶青也朝两人打了个招呼,而后问道:“找我有什么事吗?”

    雯儿笑了笑,道:“我妈想亲自找你道个谢啊!”

    叶青看向雯儿的母亲,后者正含笑看着他呢。虽然雯儿的母亲看上去也就是三十多岁的样子。但叶青知道,她的年纪肯定已经超过四十岁了,属于长辈了。所以,在雯儿母亲面前,叶青也不敢有丝毫的托大,连忙微微弯腰,道:“阿姨,你不用客气。我这

    条命,是大门主和雯儿救下来的,算起来还是我欠了你们家的人情呢。而且,这次也不算是我救回了你,主要是雯儿以身犯险,才让我们找到了伊贺流那些忍者的据点,我们也只是举手之劳,阿姨不必放在心上!”

    叶青这番话让雯儿的母亲笑意更盛,她上下打量了叶青一番,道:“年轻人真的很好,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看来,雯儿没有看错人!”

    “妈,您说什么呀?”雯儿俏脸顿时一红,母亲说的话,就好像是丈母娘说给女婿听的似的,这让雯儿可有点难以保持镇定了。无可否认,经过这么多事情,雯儿对叶青的确有了感情。但是,雯儿深知叶青和皇甫紫玉的事情,所以,这份感情她也只能埋在心里。没想到,今天竟然被母亲这样隐晦地说了出来,她自然是感觉非常的羞涩了。

    叶青也是微微一愣,却不敢往雯儿那边看一眼,这个话题更不敢往下延伸了。他微微吸了一口气,低声道:“阿姨,你在伊贺流这些年,肯定受了不少苦。你和雯儿也很长时间没有见过面了,现在母女见面,这是皆大欢喜的事情。要不,你跟雯儿先在深川市的景点逛逛,你们母女也好散散心?”

    “我没事!”雯儿母亲很干脆地摆手,道:“在伊贺流这些年,我没吃什么苦。你别看是伊贺流的人囚禁了我,但是,他们还有很多用得到我的地方。所以,与其说是我被囚禁在伊贺流,还不如说是伊贺流的人在求着我跟他们合作!”

    “哦?”叶青惊诧地看着雯儿母亲,道:“阿姨,你跟伊贺流的人合作什么?”

    “呵呵……”雯儿母亲轻轻一笑,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往下说,而是轻轻拍着旁边的雯儿,道:“对了,我听说叶先生走遍了鬼谷子墓里面的所有地方,那应该对鬼谷子墓里面的情况非常了解了吧。我和雯儿的父亲,早在二十多年便已经知道鬼谷子墓的事情了,却一直无缘进入鬼谷子墓。不知道叶先生能不能给我说说鬼谷子墓里面的情况,也满足一下我这么多年的梦想!”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69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