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圣门少主之所以忌惮血衣和尚,还有一个原因,便是这血衣和尚乃是小林寺出来的。

    刀圣门现在虽然实力强大,天下无人不敬。可是,跟小林寺比起来,这刀圣门还是不算什么。虽然小林寺已经没了,但毕竟是华夏国佛门至尊之地。虽然小林寺近代第一高手释迦依然敌不过刀圣门的门主,可是,在他出来之前,门主也一再告诫他,无论如何不能招惹小林寺,可见这门主对小林寺也有些忌惮。

    而现在,事情闹到了这一步,却让刀圣门少主很是尴尬。刀圣门对小林寺都有些忌惮,如果这血衣和尚真的要杀他,估计也不会忌惮什么。相反,就算他被杀了,刀圣门也未必会为了他而去跟小林寺拼命的啊。

    所以,血衣和尚一番话,让刀圣门少主很是尴尬。他想要说几句话来保持点颜面,可是,却又害怕将血衣和尚彻底激怒,所以就干脆装作没听见了。

    “姓叶的,你说话可要清楚一点!”刀圣门少主看着叶青,朗声道:“我要与你决战,这怎么算是卑鄙无耻的事情了?你无缘无故侮辱本少主,本少主又岂能容你?”

    说完这话,刀圣门少主还得意洋洋地看了看自己身后那几个奴仆。刚才一直都是叶青抓他话里的破绽,这一下,换成他抓到叶青话里的破绽了,他准备就着这一点反驳叶青,从而让这一战师出有名,也不会被天下人所嗤笑了。

    “少主这个问题,问的有点愚蠢了啊!”叶青的反应出乎刀圣门少主的预料,他不仅没被这句话问到,反而还又骂了他一句,这就让刀圣门少主更是恼怒了。

    “姓叶的,我再说一遍,你说什么话,都要有理有据!”刀圣门少主沉声道:“否则,本少主一定要当着天下群雄的面,亲手杀了你,以捍卫我刀圣门的威严!”

    “少主好大的威风啊!”叶青朗笑,看着现场众人,朗声道:“叶某说话,一向有理有据。少主若想知道原因,那便让叶某为你分析一下吧!”

    “说不出个具体原因,本少主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刀圣门少沉声喝道,同时在心里盘算,叶青为何会这样骂他。思来想去,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唯一有可能被叶青提出来的,恐怕便是沈青衣的事情了。而这件事,刀圣门少主也想好了托词,只要叶青说出来,他就会立刻反驳。所以,这一会儿他心里还非常的得意,准备这一次彻底将叶青压制住。

    叶青深吸一口气,朗声道:“不知道少主是否听说过尸鬼龙的事情呢?”

    刀圣门少主在刀圣门的时候,便知道尸鬼龙的事情了,也知道叶青用佛骨舍利击杀尸鬼龙的事情。听到这话,他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叶青朗声道:“既然少主知道尸鬼龙的事情,那少主也应该知道,上次叶某和尸鬼龙决战的时候,因为佛骨舍利的力量灌体,叶某浑身的经脉都被打废了的事情吧!”

    这件事,刀圣门少主也是听说过的。其实,前几天在插天峰的时候,就有人提出过这件事,而且是当众说出来的。他若是想否认这件事,那也是不可能的了。而听到这里,他心里已经有些不妙的感觉了。

    见刀圣门少主不说话,叶青便接道:“叶某周身经脉都被打废,浑身武功彻底废了不说,这辈子也不可能再重新练武了。也就是说,叶某现在就是一个不懂丝毫武功的普通人而已。可是,少主身为绝顶高手,竟然向叶某这样一个没有丝毫武功的普通人挑战,还嚷嚷着要决出生死。呵呵,少主这样的做法,不知道算不算是有点卑鄙无耻呢?”

    此言一出,全场顿时哄笑起来。众人也终于明白叶青到底在说什么了,不过,叶青说的这话,还真的让人无法反驳呢。以绝顶高手的实力,挑战一个顶级高手,都属于丢人的事情呢。更何况,向一个没有武功的人挑战,那真的可以说得上是卑鄙无耻的做法了啊。

    “你……你……”刀圣门少主被憋得满脸通红,却根本无法反驳。这样的事情,换成是谁,也都没法反驳的啊。

    连着你了好几次,刀圣门少主突然怒声道:“那……那你还说本少主愚蠢,这……这不是在侮辱本少主吗?”

    “少主,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好了!”叶青道:“你明知道我没有武功,你还向我挑战,这就是卑鄙无耻啊。而你还问我为什么说你卑鄙无耻,你说,你这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是不是愚蠢啊?”

    这话说出来,全场再次哄笑起来。现场不少人之前都受过这刀圣门的气,早都想找个机会出口气了呢。而且,刚才叶青几句话,又把不少人的怒火转移到了刀圣门的身上。现在看到这刀圣门少主吃瘪,现场绝大部分的人都是非常的喜悦呢。

    其实,也唯独完颜洪盛等人,心里便没有什么喜悦的感觉了。完颜洪盛原本是想借着这刀圣门少主的手,逼迫叶青交出鬼谷子墓里的东西。谁能想到,鬼谷子墓里的东西还没拿出来,这刀圣门的少主就被叶青用几句话逼得无地自容了,这让他不由在心里暗骂这刀圣门少主就是一个草包,怎么会被叶青如此折辱呢?

    刀圣门少主被气得满脸通红,他咬牙切齿地看着叶青,沉声道:“姓叶的,算你狠!”

    叶青朗声道:“少主这话,叶某还是听得不太明白。在下有什么狠的了,少主一个绝顶高手,向一个不会武功的人挑战,还说的是生死决战,这才叫真的狠呢!”

    刀圣门少主怒极,恨不得立刻上去一拳打死叶青。但是,赫连铁华血衣和尚都在那附近坐着,而且两人也都虎视眈眈地看着他。这个时候他若是上去,别说能否杀了叶青,恐怕他自己都得先被人打下来了。

    那带头的奴仆看到如此情况,心中也不由感慨几句。跟了这么一个草包少主,也真是够丢人的了。不过,他毕竟是奴仆,这样的事情,他还是得站出来的,否则局势会越变越艰难了。

    “叶青,我希望你不要岔开话题。天下群雄今日在这里,不是来看你小丑表演的!”奴仆朗声道:“先交出鬼谷子墓里的东西,再说其他的事情吧!”

    这奴仆,摆明便是还想把众人的注意力转移到鬼谷子墓里的东西上,而不是停留在刀圣门少主的身上。

    “我说了,鬼谷子墓里的东西,我一定会交出来的。只是,在交出来之前,我要说几句话。”叶青朗声道:“天下群雄都能等得了,为何偏偏你刀圣门的人等不了?这鬼谷子墓里的东西,还没有拿出

    来呢,刀圣门就真的以为这已经是刀圣门的囊中之物了吗?”

    这话引得不少人都不爽地看向刀圣门众人,说实话,众人在想要抢夺这鬼谷子墓里的东西时,最大的敌人也是刀圣门的人。因为他们的实力强大,而且极为强势,众人对他们也非常不满,只是一直都是敢怒而不敢言罢了。现在叶青说出这话,也算是说到了众人的心坎上了,众人看刀圣门的目光自然也就更加不友善了。

    这奴仆也是面色微变,这情况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也让他为难至极。刀圣门不怕任何一股势力,但是,若是天下群雄都要对抗刀圣门,那刀圣门可就不得不怕了啊。

    “天下英雄在此,刀圣门又岂能说这鬼谷子墓里的东西,就是我刀圣门的东西呢?”奴仆大声回道。

    叶青道:“哦,这么说来,一会儿鬼谷子墓里的东西拿出来之后,你刀圣门的人就不会参与争夺了?”

    叶青这话说的很是无赖,可偏偏这话也说到了众人的心坎。所有人都看向了刀圣门几人,也让这奴仆尴尬至极。若是这个时候他说还要争夺,必然会被天下群雄所针对,视为首要大敌。而如果这个时候说不争夺,那更不可能,他们出来就是为了鬼谷子墓里的东西啊。

    所以,叶青一句话,说的这奴仆张嘴结舌,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完颜洪盛在人群当中看着这情况,忍不住摇头叹了口气,在心中暗道:“刀圣门这几个废物,真是不足为谋。找他们出来,真的是浪费时间啊!”

    那奴仆张嘴结舌了好一会儿,方才愤然道:“叶青,你别岔开话题,先说鬼谷子墓里的东西。你说你要说几句话,那你说啊,拖延时间算是什么意思?”

    叶青淡笑,并没有再把刚才的话题往下引了。他说的这几句话,已经让天下群雄对刀圣门的人极其的警惕了,甚至有人都开始戒备他们了。这种情况下,刀圣门已经先被天下群雄孤立起来。真要是出什么事,天下群雄不群起而围攻他们,这已经算是不错了,更不会有人帮助他们了,这也是叶青说这些话的目的所在。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70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