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魔花和心魔**同时施展,这也是完颜洪盛最后的杀手锏了。一看书._1◇k看a要n ̄s要h◇u◇.□cc别说四周的人了,就连一直跟他对决的沈天君,此刻动作也减缓了许多。虽然沈天君没有被心魔控制住,但是,也是受了心魔的影响,动作都慢了许多。

    事实上,沈天君这还算是情况比较好的。其中有一些定力比较弱的,现在已经开始被完颜洪盛所掌控,正在出手袭击旁边的人。

    而此时,完颜洪盛却是精神大振。他原来是想用这个绝招保命逃跑的,只要心魔能控制众人片刻,他就有机会逃跑了。但是没想到,这一招的效果竟然会这么好,四周这么多人受到心魔的影响,而且那么多人都被心魔控制了,这却完全出乎他的预料。看来,这些所谓的隐世高手,心魔比别人还要盛得多呢,利用心魔**来掌控他们,也是最适合不过的结果了。

    这一会儿,完颜洪盛也不再想逃跑的事情了。因为,有不少绝顶高手都被他掌控了,他现在甚至想利用这些绝顶高手,袭击那些反对他的人,从而击垮这些人,顺便夺走归元功。

    现场的混乱,让叶青也是面色大变,这情况完全出了他的预计,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改变这样的局势了。而且,最让他担心的便是血衣和尚了。血衣和尚属于心魔最盛的那个人了,而且,他被心魔控制之后,力量还会数倍增强,这可是很恐怖的。若是让血衣和尚被心魔控制了,那可就完蛋了。

    而叶青虽然担心,却也无法改变什么了。血衣和尚的双眼变得越来越红,而他整个人,也好像一个即将脱困的野兽一般,口中不断出呼哧呼哧的声音,看上去都给人一种恐怖的感觉。〓要看书. ̄1ck ̄a_n ̄s要h□u看.书c ̄c ̄

    这些情况,便是血衣和尚要被心魔控制的征兆了!

    看着血衣和尚这样子,叶青眉头不由皱的更紧。不行,必须想个办法,压制住血衣和尚的心魔,否则那可不得了了。可是,该如何压制心魔,叶青却根本都不知道啊。

    便在叶青心中焦急的时候,那血衣和尚终于忍不住了,口中出一声疯狂的咆哮,起身便要朝战场冲进去。

    旁边赫连铁华一直在防备着他呢,见到血衣和尚冲出来,立马跟着冲了过去,拦住了血衣和尚。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别的选择了,只能先阻住血衣和尚,免得血衣和尚真的在这里大开杀戒了。但是,他自己心里也很忐忑,血衣和尚一旦起狂来,他又能拦得住血衣和尚多久呢?

    看到如此情况,叶青面色也变得更加难看了,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生了。血衣和尚竟然被心魔控制了,这下可麻烦了。不行,必须想个办法阻止血衣和尚。可是,该怎么办,才能阻止这心魔呢?

    叶青心中念头急转,思索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一事。之前扫把星闭关的时候,叶青进去过一次,但那一次他体内的佛骨舍利,吸引了扫把星身上的紫莲业火,差点把叶青烧死。而当时扫把星给叶青念了一段经文,压制了那紫莲业火,还帮助叶青抚平了吞魔花的力量。后来扫把星还告诉叶青,常诵那段经文,不仅能够修身养性,还能安定心魔。

    安定心魔,叶青当时没怎么在意。可是,现在这个时候,这可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效果啊。若是扫把星给他念的那段经文,真正能够安定心魔,那是否能够阻止血衣和尚的心魔呢?

    心中带着疑惑,但是,叶青也没有选择了,他必须尽快阻止这件事。■壹※看△书.书1要所以,几乎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叶青突然朗声诵道:“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死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

    叶青诵的这一段,正是之前扫把星教给他的般若波罗蜜心经,本来是用来压制叶青体内佛骨舍利的。叶青念过很多遍,所以这经文也是非常的熟悉,几乎是张口既来。叶青的声音很大,不仅是对着血衣和尚念的,也是念给全场其他人听的。

    起初叶青念这心经,并没有收到什么效果。可是,当他念了第二句的时候,叶青明显能够看到,血衣和尚的动作稍微减缓了一些,就好像是被这心经所吸引了一般。这情况让叶青大喜过望,这心经竟然真的有用,这倒真的是一件好事啊。能用这心经平静众人的心魔,那便能够瓦解完颜洪盛的这个绝招了。

    完颜洪盛也看到了现场情况的不对,他的面色也是大变。要知道,他对自己的心魔**可是非常有信心的,只要是被心魔控制的人,就绝对不可能逃得掉的。可是,这一会儿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被心魔控制的人,怎么动作都慢了下来啊?

    完颜洪盛还不傻,他能够看出来,这些人的动作,是在叶青念那段经文的时候慢下来的。也就是说,众人动作慢下来完全是因为叶青念经文的缘故。这让完颜洪盛心里愤怒之余,更多的还是震惊。叶青这念的到底是什么经文,为何能够破了他的心魔**呢?

    看着四周众人那正在慢慢恢复清醒的样子,完颜洪盛知道,若是自己不再改变这种局势,那他这次可就要留在这里了。而且,这么多人被心魔控制,完颜洪盛可不愿放弃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姓叶的,你别以为学了一段经文,就能破了本座的心魔**。我今天便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魔门功法!”完颜洪盛口中出疯狂的声音,他突然抬起手,将无名指咬下半截,在嘴里嘎吱嘎吱地嚼碎,而后猛地咽进了肚里。

    叶青以前倒也见过南洋降头师施展降头术,当时为了提升降头术的威力,这些人很多都以损耗自身为代价来提升降头术的威力。而断手断脚之类的,叶青也见过。可是,像完颜洪盛这样,自己咬断手指头,而且还咀嚼吞进肚里的,叶青还是第一次见到呢,这到底是在干什么啊?

    有了之前与南洋降头师的对战,叶青已经明白,这完颜洪盛肯定是在提升他的实力。叶青也不敢怠慢,连忙提高声音,想用般若波罗蜜心经来压制众人的心魔。而就在这个时候,完颜洪盛那细微却又刺耳的声音也再次响了起来。而且,这次完颜洪盛的声音当中,还带了一些奇怪的声音,就好像是鬼哭狼嚎一般,不断刺激着众人的心脏,这威力比起之前可要强的太多了!

    那些原本已经被叶青的心经所压制的人,这一会儿竟

    竟然再不受心经的影响,反而被心魔控制的更加厉害,不断吼叫着开始冲击旁边的人。

    看到这情况,完颜洪盛面上闪过一丝喜色。还好,叶青的心经威力不大,在自己自损身躯获得的力量之下,叶青的心经根本无法压制他的心魔**,那一切就都还在他的控制之下啊。

    看到众人再次被心魔控制的样子,叶青也是心中大惊,连忙提高声音念诵心经,想要压制众人的心魔。但是,这一次,他的心经却没有任何用处了,根本没有人会因为他的心经而停顿分毫。

    其中心魔最甚的,自然还是血衣和尚了。他这一会儿又跟赫连铁华拼在一起,不过,赫连铁华不敢跟他硬碰硬的打,打起来束手束脚的,自然是被血衣和尚打得节节败退。这样看来,只怕赫连铁华也要伤在血衣和尚的手里了。

    叶青想用自己的心经压制血衣和尚的心魔,但完全是没有任何用处。哪怕他出再大的声音,还是没能改变什么,众人依然被心魔控制,而血衣和尚依然双目赤红地攻击着赫连铁华,这场面一时间已经失去控制了。

    “哈哈哈……”完颜洪盛最为狂妄,他掐腰大笑,道:“叶青,你不用白费心机了,你念的那点破烂经文,怎么能够比得过我的心魔**?更何况,还是我以自损身躯换来的强大力量,心魔**的威力,已经被提升了数倍。你的那点破烂经文,根本不会再有任何用处了!”

    看着完颜洪盛狂妄的样子,叶青心中也是怒极。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完颜洪盛说的没错,他学的这点心经,在这个时候真的是没有什么用处。不说别的,叶青自己连内力都没有,单凭喉咙喊,却也被完颜洪盛的声音压住了,很多人都没有听到他诵经的声音。

    就在叶青心中愤怒却又无可奈何的时候,后面的主楼上,却突然传来了一个诵经的声音:“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这个声音所诵的经文,和叶青诵的般若波罗蜜心经,完全是一模一样的。只不过,这个声音,比起叶青刚才的声音,却更加肃穆了许多。单是听着这声音,都给人一种恬静淡然的感觉!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70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