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飞逝,马上便到了农历十五,也正是泰山之战的时间了。这个被天下群雄瞩目的世纪大战,也终于该拉开序幕了。

    这天晚上,傅清平便在赫连铁华沈天君血衣和尚等人的陪同下,乘赫连铁华的私人飞机往泰山的方向赶去,准备去参加这举世瞩目的一战。

    叶青并没有跟着一起去,而是留在洪盟七舵的庄园里。因为,在傅清平他们准备出发之前,叶青便接到了一个消息,来自伊贺流的消息。

    “若想要皇甫紫玉,交出你从鬼谷子墓得到的那段骨棒和六位长老!”

    消息很简单,只有这一行字,却是叶青等了这么多天的结果。虽然之前雯儿的母亲已经跟他说过,伊贺流的人肯定会来联系他。但是,一直没有等到伊贺流的消息,叶青心里就难免担忧。毕竟,皇甫紫玉还在对方的手里呢。

    现在终于接到了对方的消息,叶青心里自然是非常激动了。准备了这么长时间的计划,终于可以施展了,而他,也终于能够见到皇甫紫玉了,心中的激动可想而知。

    不过,伊贺流那边传来的消息里面,并没有说如何用天丛云和这六位长老交换皇甫紫玉,叶青也不知道该如何办。所以,他虽然留在深川市,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施展计划,只能等待对方再发来新的消息再说。

    傅清平他们是在晚上六点半的时候便乘飞机赶往泰山了,傅清平与不死君这一战,牵动天下所有人的注意。这一战,他不可能逃也不可能避,必须去赴约。所以,在这一战的时候,他是不可能帮助叶青了。雯儿母亲早就料到伊贺流的人会在这个时候来找叶青,一切果然都在雯儿母亲的预料之中。没了傅清平帮忙,伊贺流的人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而叶青想救人,也不是那么容易了。

    叶青在庄园当中等到大概八点的时候,还没有等到伊贺流那边的消息,倒是先接到泰山那边传来的消息:傅清平他们已经赶到泰山了!

    晚上八点,再过四个小时,便要过了这十五月圆之夜了。也就是说,傅清平和不死君的世纪大战,肯定要在这四个小时之内发生了。而在这四个小时之内,傅清平是不可能再赶回到深川市了,因为时间上根本已经是来不及了!

    也就是说,在这个四个小时之内,伊贺流的人肯定便要来交换人质,抢夺天丛云了。

    坐在洪盟七舵庄园的大厅当中,叶青手里紧紧抓着一个长条状的盒子,而这个盒子里面装着的,是一个长条状的骨棒。这是叶青按照傅清平形容的样子,找来的一个半米长的骨棒,也不知道能不能骗到伊贺流的人。但是,不管怎样,叶青都要尝试一下,能够先见到皇甫紫玉才是最关键的事情啊。

    其实,叶青早就让胖帅王他们将天丛云的消息泄露了出去。只不过,在胖帅王他们的描述当中,说的是伊贺流的几个长老从鬼谷子墓里拿出来了一个半米长的骨棒,这些人被叶青抓了之后,这骨棒自然也就落在了叶青的手里。

    这个消息,虽然天下群雄也都收到了,但没人在意这件事,没人知道骨棒代表的是什么意义。但是,这个消息在伊贺流那边听到可就不一样了,按照傅清平的说法,天丛云便是骨棒。而且,还是伊贺流的几个长老从古墓里面拿出来的,那么,伊贺流的人肯定会认为叶青拿出了天丛云,这么一来就绝对不敢伤害皇甫紫玉分毫了。

    虽然一切都安排好了,但叶青心里还是难以平静。在大厅里坐了足足半个小时的时间,外面方才跑进来一人,对叶青道:“叶先生,大门外来了一个人,说要见您!”

    “让他进来!”叶青很干脆地说道,这个关键时刻来的人,肯定便与伊贺流的事情有关了,叶青正等着他们呢。

    那人跑出大院,过了没多久,带着一个穿黑衣的男子走了进来。这男子大概三十多岁的样子,个头不高,眼中尽是冰冷的光芒,身上气息很冷,一看便是一个极其擅长隐匿暗杀的高手。

    男子走到大厅中间,随意瞥了叶青一眼,很干脆地道:“叶先生,我的来意,想必已经不用解释了。我们宗主要的东西,不知道你准备好了没有?”

    叶青随手拍了拍旁边的木盒子,道:“骨棒就在这里,几位长老,也都安排好了,随时都可以送出去了。不过,紫玉呢?”

    男子道:“宗主说了,只要你交出骨棒和几位长老,由我带回去之后,你就会立刻见到皇甫小姐!”

    “那你回去告诉你们宗主,只要他把紫玉还给我,他就会立刻见到骨棒和那几位长老!”叶青回道。

    男子面色一寒,冷眼看着叶青,沉声道:“叶先生,你现在没有资格跟我们讨价还价。你最爱的女人在我们手里,你要是想拖延时间,那也好,我一个电话回去,你就会立刻见到你女人的一部分。只是,不知道叶先生你是想先见手还是先见腿呢?”

    男子这是在威胁叶青呢,叶青面色也瞬间变得大寒,拍案而起,冷声道:“我把东西给你们,紫玉还是回不来,我早已经绝望了。你们想要玩,我就奉陪到底。别以为我不知道这骨棒是什么东西,不就是天丛云嘛。哼,伊贺流现在的实力,还有资格跟我讨价还价吗?我告诉你们,紫玉只要伤了一根头发,我就立刻杀了你们那几个长老,再把天丛云毁掉。到时候,哼,不用我出手,你觉得你们伊贺流还能撑多久?”

    男子没料到叶青会这么强势,用皇甫紫玉的事情都没有唬住叶青,这倒让这男子有些愣了。过了片刻,他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突然笑道:“叶先生何必激动,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刚才的事情,是我不对,玩笑开过头了。叶先生,咱们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先谈谈正事吧。天丛云放在你手里,对你来说没有一点用处,但对我们伊贺流来说,却是发展的关键。而且,我们有一个共同敌人,那就是教廷。我觉得,在这件事上,咱们还是战友,又何必为了这点小事情而伤了和气呢?”

    见男子这样说话,叶青也好像消了气一般,慢慢坐下,道:“你早这样说话不就好了,天丛云对我来说没用,我现在最大的敌人是教廷,这件事几位长老都是知道的。伊贺流也与教廷是敌人,算起来的确是我的朋友。如果伊贺流愿意跟我们合作,那当然是最好了。但是,我还是那句话,紫玉哪怕伤了一根头发,叶某都要跟伊贺流来个同归于尽!”

    听叶青这么说,男子心里既是兴奋,又是担忧。兴奋的

    是叶青对皇甫紫玉很是关心,看样子用皇甫紫玉交换天丛云和几个长老的计划很可行。当然,担忧的是叶青的态度,实在太过强硬。看样子,如果不交出皇甫紫玉,是不可能拿走天丛云和那几个长老的。

    看到男子的表情,叶青便知道自己表现的很好,一切都按照计划来的。正如之前雯儿母亲猜测的那样,伊贺流那边肯定会派人来试探叶青的态度。而叶青的态度表现的越强硬,伊贺流便越要保证皇甫紫玉的安全,这也能让叶青占据一些主动权。

    男子道:“叶先生尽管放心,皇甫小姐现在很好。在我们伊贺流,皇甫小姐便是我们最为尊贵的客人,我们又怎么敢怠慢皇甫小姐分毫呢?”

    叶青上下扫了他一眼,好像是在思索他这话的可信度到底有多高。过了好一会儿,叶青方才缓缓点了点头,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要见到紫玉,才能相信你所说的话!”

    男子连忙道:“叶先生放心,皇甫小姐已经到深川市了,宗主随时都会把她带来见叶先生。只不过,在将皇甫小姐带来之前,我们宗主希望叶先生至少先表现出一点诚意吧。”

    “诚意?”叶青瞥了男子一眼,道:“怎么的,还要我亲自去迎接你们宗主不成?”

    “那倒不用,宗主不太喜欢热闹。”男子笑了笑,看着叶青,道:“宗主的意思是,要不叶先生先把天丛云交出来,我拿回去给宗主交差。而那几位长老,可以留在深川市,当做人质留在这里。等宗主拿到天丛云之后,就会让在下把皇甫小姐送过来。到时候叶先生可以看一下,若是皇甫小姐没有什么损伤,那就算我们没有食言,到时候叶先生再把几位长老带出来就可以了!”

    听到这话,叶青不由在心里暗笑,伊贺流这些人的做事方法,果然不出雯儿母亲的所料。那伊贺流的宗主,果然更在意的是天丛云,而非这几个长老。竟然提出用这几个长老当人质,先要拿走天丛云,若非叶青听雯儿母亲分析了天丛云的事情,只怕还真的会按照这个人的提议来做了呢。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70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