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长老”经过路上完颜家的那番波折之后,再也没有遇到其他任何的袭击。??要看??书?ww?w?·1·cc半个小时之后,他们也赶到了北郊的一个小镇当中。

    看到这个小镇,坐在车里的五个“长老”都很是诧异。因为,这里虽然说是个小镇,但却极其繁华,可以说是深川市最为繁华的一个小镇了,纵然是晚上,这里也是人来人往的极其热闹。

    这个宗主隐藏的这么好,五个“长老”原以为他会找一个更隐蔽的地方藏起来呢。没想到,他竟然是躲在了这么一个地方,这也未免太高调了吧?

    不过转念一想,这个宗主也的确是好计谋。要知道,叶青他们之前猜测的时候,都觉得这宗主肯定是隐藏在隐蔽的地方,所以,叶青也一直在注意着深川市最为隐蔽的地方。谁能想得到,这个宗主竟然没有去隐蔽的地方躲藏,反而来到了这么一个热闹的地方躲起来,这一点倒也让叶青都没有猜到,可见这个隐藏地方,其实选择的也是相当不错。

    司机开车在这小镇上左转右转,最后来到了镇上一个极其豪华的别墅外面。司机过去敲了敲门,没多久,这别墅的大门打开,司机将车开了进去。

    车辆刚刚停好,旁边立刻走过来两个人,将左右车门分别拉开,其中一人恭敬地道:“几位长老,宗主就在楼上等着,几位请随我来!”

    五个“长老”来这里为的便是寻找那宗主呢,没想到这么轻松便要见到宗主,五人心中也是暗喜。为的“大长老”朝其他四个“长老”使了个眼色,当先下车,跟着那两个人往前面的阁楼走去。

    后面四个“长老”当然是紧紧跟着,谁也没有落后分毫。一看书ww?w?·1k?a?nshu·cc他们现在这已经到了伊贺流宗主附近,这里应该聚集了伊贺流不少高手。虽然现在伊贺流绝顶高手不多,但这个地方也绝对不容小觑啊。毕竟,宗主的实力,在伊贺流可是最强的,谁知道宗主究竟强到什么地步了呢?

    在那两个人的带领下,五个“长老”直接进了阁楼。阁楼大厅装饰得相当豪华,看上去就好像是一个富豪的家,根本不像是伊贺流这些人的据点。

    “各位长老在这里稍等一下,我这就去请宗主出来!”带头的男子将众人安排在这里坐下,而后上了二楼。

    五个“长老”面面相觑,到了这个地方,五人更加警惕了。一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打量着四周的一切,一边慢慢走到桌边坐下,以打消旁边人的疑虑。

    这个阁楼并不大,只有两层半,属于那种典型的家住别墅类型。前后的院子倒是不小,不过,院子当中并没有什么建筑物,看样子前后院子当中也不可能藏人了。也就是说,如果皇甫紫玉就在这套别墅里面的话,那皇甫紫玉应该便是在这栋楼里面关着的。

    只不过,这栋楼的房间倒是不少。单单是这一楼,就有六个房间,楼上的房间还要更多。这种情况下,皇甫紫玉究竟被关在哪个房间里,就不是那么容易猜测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想救皇甫紫玉,就必须先确定皇甫紫玉的具体位置!

    五个“长老”一边慢慢坐下,一边悄悄传音交换意见,猜测着皇甫紫玉的位置。而过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楼上终于再次传来一阵脚步声,五个“长老”同时抬头看去,只见二楼楼梯口正有一个身材矮小的男子缓步走了下来。

    这男子的个头估计还不到一米六,走在路上,看着就好像是一个普通人一般,根本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一看书??w?ww?·1?k?an?sh?u?·cc唯一不同的是他的眼睛,从他凌厉的眼神可以看出来,这绝对是一个非常强势的人物,看来应该便是伊贺流的宗主了。

    男子从二楼走下来,目光一直定格在楼下这五个“长老”的身上,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而这五个“长老”因为不知道他的身份,所以也一直不敢轻举妄动。若是这个人不是宗主,他们认错了的话,那可就麻烦了啊。

    双方对峙了大概半分钟的时间,为的“大长老”突然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宗主为何还没出来?”

    听到这话,后面四个“长老”眼中的诧异一闪即过。四人心中都很疑惑,“大长老”为何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他这么说,岂不是在说,眼前这个人不是宗主了?可是,他怎么确认这个人不是宗主的呢?

    听到“大长老”的话,那男子原本紧绷着的脸顿时松开一些,看向这几个“长老”的目光当中也多了一些谄媚。

    看到这男子的目光,后面四个“长老”皆是舒了一口气。看他这表情,“大长老”的猜测果然是一点都不假,这个男子,果然不是宗主。

    其实,这四个“长老”并不知道,“大长老”说刚才的话,其实也是猜测的,他心里也是无比紧张呢。他之所以敢开口说那样的话,是因为他觉得这男子的反应有些反常。按道理来说,宗主见到他们,不可能一直这样看着他们不说话的啊。除非这个宗主是假的,故意下来试探他们的。

    而且,他还听雯儿母亲说过,大长老是宗主的父亲,宗主不可能以这种态度对待大长老的。所以,他才开口说了那么一句话。其实,说那句话的时候,他也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如果猜错,那他们五个就得硬拼了。可没想到,他的猜测竟然对了,这男子的反应告诉他们,这个男子根本不是宗主。

    果然,随着“大长老”的话音落下不久,一个声音突然从二楼传了下来:“五位长老,受苦了!”

    听到这声音,五个“长老”皆是面色微变。因为,他们一直都在警惕地注意着呢,但二楼这个人出现的时候,他们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听到。由此看来,二楼这个人的实力,恐怕还要在他们之上呢。看来,这个人才是真正的伊贺流宗主,他的实力,果然强大得让人震撼啊。

    跟之前那几人不一样,这个人说的是倭国语,而不是华夏语。可问题的关键是,这五个“长老”是根本听不懂倭国语的。

    不过,这也难不倒他们。在来之前,他们都已经想过这样的情况了,自然也有对策。

    五个“长老”抬头看向了二楼,只见二楼楼梯口正站着一个更加矮小的男子。这男子穿一身黑衣,用黑布蒙住了半边脸,竟然不露出本来面目。他身上的打扮,就像一个随时准备战斗的忍者。虽然个头不大,但是,他浑身上下仿佛都充斥着一种爆炸力一般,单看着他便能让人明白,这

    这个伊贺流宗主的实力,绝对不简单!

    “哎!”

    “大长老”叹了口气,好像心里很是不爽一般,道:“你总算来了!”

    “大长老跟我说话,为何要用华夏语?”宗主好奇地问道,他这次说的还是倭国语。

    “大长老”听着宗主这话里面疑问的成分,心知肯定是在问自己为何说华夏语的事情。他也不给宗主多说话的机会,直接道:“还好你及时来了,咱们还是赶紧把天丛云拿过来吧。不然的话,我恐怕这天丛云就要被甲贺流的人给抢走了!”

    这是之前出的时候,雯儿母亲和叶青所想的对策。如果见到伊贺流的忍者说倭国语,他们几个“长老”就不答话。而如果遇见宗主说倭国语,那他们就立刻说这话来转移话题。天丛云和甲贺流,绝对能够转移宗主的注意力。毕竟,天丛云在华夏国武者的手里,用处不太大。但是对甲贺流可就不一样了,若是甲贺流的人也参与进来争夺,那宗主肯定不可能镇定,也绝对没有心思去管那说倭国语还是华夏语的事情了。

    “什么!?”

    宗主的反应过来是在预料之中,听说甲贺流的人也来抢夺这天丛云了,他自然是管不了“大长老”为何要说华夏语了。甚至,在激动之下,连他也被“大长老”带着开始说华夏语了。

    “甲贺流的人,怎么也掺合进来了?”宗主沉声道:“他们不是不知道这件事吗?”

    听宗主说的是华夏语,“大长老”舒了口气。他说的是华夏语,而且还被这件事所吸引了,那这就比较容易对付了。

    “我也不知道甲贺流的人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但是,他们的人的确已经开始抢夺了。”

    “大长老”看了宗主一眼,沉声道:“你以为我们是怎么落在叶青手里的,就是在出墓的时候,被甲贺流的人偷袭了,都受了伤,而后才被叶青给抓住的。如果不是甲贺流的人来偷袭,我们怎么可能会被叶青他们给抓住的!”

    “啊?”宗主再次惊愕,道:“你们不是被傅清平抓住的吗?”

    “傅清平?”大长老摇了摇头,道:“傅清平的情况,你还不知道吗?他受伤不轻,能够出手都已经不容易了。如果我们没负伤的话,他根本不可能抓得住我们的!”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70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