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主走到内室,过了没多久便又走了出来,手中还捧着一个半米多长的盒子。这个盒子从外面看上去,样式古朴,看着倒更像是一个古董。看着这尺寸,里面装的应该便是天丛云了吧。

    这盒子刚拿出来,众人的目光便立时被吸引了过去。五个“长老”几乎都屏住了呼吸,盯着宗主手里的盒子。

    宗主还没有怀疑情况不对,拿着盒子走到屋内中间,将这盒子打开。在盒子打开的瞬间,众人便嗅到了一股血腥的气息,就好像是一个杀人无数的凶兽被放出来了一般。单单是这血腥的气息,都足以让人心惊胆战了!

    仔细看去,盒子里放着一段长约半米的骨棒。骨棒只有成年人大拇指粗细,骨棒周身漆黑,根本不是白色的。这黑色骨棒上散发着血腥气息,让人对这骨棒不敢有丝毫的小觑。

    看来这黑色骨棒便是那天丛云了,这也幸亏叶青没有将他找的那根骨棒暴露出来,若是被人看到,肯定第一眼便分辨出,那骨棒根本就是一个假货了。

    “五位长老,来,我先帮你们把毒解了吧!”宗主将骨棒拿了出来,便要去帮为首的“大长老”解毒。然而,他的骨棒还没递过去,“大长老”便一伸手,先将这骨棒夺了过去。

    “大长老,你这是……”宗主愣了一下,天丛云是宗主的东西,一向都是由宗主掌握的,这是伊贺流一贯以来的传统。纵然大长老拥有着最大的权力,但是,大长老也绝对不能触碰天丛云,这是伊贺流的规矩。而现在大长老竟然把天丛云抢过去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哈哈哈……”大长老仰头爽朗一笑,那再没有半点沙哑的笑声,让宗主的面色再次变了,他指着大长老,颤声道:“你……你的声音……”

    “我的声音一直都没有哑啊!”

    “大长老”哈哈一笑,看着宗主,道:“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吗?”

    宗主盯着“大长老”看了一会儿,又看了看后面那四个同样是在大笑的“长老”,面色瞬间变得铁青,咬牙道:“你们……你们都是假冒的!”

    “现在才明白,是不是太晚了?”一个“长老”冷喝一声,紧接着,这“长老”伸手在脸上抹了几下,脸上掉下不少碎渣,而他的模样也随之变化。从刚才那“长老”的模样,逐渐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看到这个人,站在后面原本满头雾水的皇甫紫玉面色也是一变,惊呼道:“血衣前辈!”

    这个“长老”不是别人,正是杀门门主血衣和尚!

    血衣门主看了看皇甫紫玉,道:“小姑娘,叶青让我来救你!”

    看到血衣和尚,皇甫紫玉已经是大喜过望了。听到血衣和尚的话,她更是满脸的激动,道:“叶青……叶青他现在好吗?”

    “当然好了,不然能让我们来救你吗?”血衣门主笑了笑,转头看向其他几个“长老”。

    随着血衣和尚将易容去掉,其他几个“长老”也纷纷将脸上抹的东西擦掉,露出了本来的面目。而这几个人,为首的“大长老”,正是南拳王沈天君。紧跟着的,是大将军赫连铁华。其他两个人,分别是狼僧,和丁连顺。

    为了救皇甫紫玉,凑够这六个长老的人数,在十二青堂离开之前,叶青专门找丁连顺商量了这件事。虽然洪盟七舵和十二青堂之间恩怨不浅,但是,叶青和丁连顺阴仙子的关系都是相当不错的。尤其叶青救过丁连顺和阴仙子的性命,在这件事上,丁连顺当然是义不容辞地留下帮忙了。

    当然,这几天时间,丁连顺并没有住在洪盟七舵,而是住在外面。在叶青需要帮忙的时候,他方才赶了过来,易容成一个长老的模样,跟随沈天君他们一起过来了。

    看到这几个人,皇甫紫玉更是大喜过望,连忙道:“师尊,赫连叔叔,狼僧前辈,丁前辈,原来是你们!”

    “还有紫衣喇嘛呢,不过他被完颜家的人抓走了!”丁连顺大声道:“沈兄,一会儿这边的事情忙完,咱们要不要去找一下紫衣尊者?”

    沈天君点了点头,道:“肯定是要去找他的,不过也不用太担心。紫衣尊者实力不俗,而且轻功极佳。若是有危险,也必然能够脱身!”

    七长老便是紫衣喇嘛假扮的,完颜家的人抓走他的时候,众人之所以没有出手阻拦,一来是担心破坏计划,另一个原因,便是因为紫衣喇嘛的轻功极佳。就算完颜家的人真的想要对付他,那紫衣喇嘛也绝对能够逃得掉的。毕竟,他的一苇渡江,可是已知轻功里面最强的。

    “竟然是你们!”这边宗主倒抽了一口凉气,咬牙道:“你们……你们不是已经去泰山了吗?”

    “我们既然能易容到你这里,难道就不会找人易容成我们的样子去泰山吗?”沈天君轻声说道。

    “又是易容!”宗主更是恼怒,他咬紧了牙关,死死盯着这几个人,沉声道:“你们在这里,那……那我们伊贺流的那几个长老呢?”

    沈天君道:“很不幸,他们已经死在了鬼谷子墓当中,没能活着走出来!”

    “死了!?”宗主瞪大了眼睛,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你们……你们杀了他们?”

    “哼,他们有一大半是死在教廷的手里,剩下的是死于鬼谷子墓的机关,跟我们有什么关系!”狼僧沉声道:“你要想报仇,找教廷的人吧!”

    “教廷!?”宗主面色一寒,面上神色数变,也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

    这边血衣和尚看着这情况,直接道:“跟他废什么话,伊贺流这些人做事太过卑鄙,直接杀了算了!”

    这还真的是血衣和尚的风格,话刚说完,他便直接往前冲去,重重一拳直朝那宗主打了过去。

    面对血衣和尚这强势的一击,宗主面色也是一变,他咬紧牙关,同样一拳反击而来,刚好和血衣和尚的拳头撞在了一起。双拳相撞,血衣和尚竟然被逼的退了一步,而那宗主却只是身体晃了晃而已。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已经非常明显了,这宗主的实力,竟然比血衣和尚还要强悍呢!

    看到如此情况,现场众人皆是一惊。血衣和尚的实力,在绝顶高手当中,也是绝对的佼佼者了。谁能想得到,这宗主的实力,竟然还在他之上。难怪之前雯儿母亲说宗主的实力很强,看来是真的不假啊。一直携带着天丛云,在天丛云的力量影响之下练武,他的实力可真的是非常强大。

    虽然还没有突破绝顶的桎梏,但在绝顶境界里面,他已是罕逢敌手了啊。

    血衣和尚一击受挫,却没有丝毫气馁,反而大吼一声,再次出手朝那宗主杀了过去。这便是血衣和尚的性格,纵然不敌,却也不会认输,越强则强,越战越勇!

    宗主实力虽强,但遇见血衣和尚这样的,他也是无奈至极。与血衣和尚对换了数十招,虽然稳稳压制着血衣和尚,但想击败血衣和尚,却也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最让他难受的是,旁边还有四个绝顶高手在围观。如果这些人一哄而上,那他今天可就难逃一劫了啊。

    “你们这群卑鄙无耻的支那猪,竟然用这种卑鄙的方法欺骗我!”宗主恼怒大吼:“好啊,你们一起上吧,反正你们都能做出这么卑鄙的事情了,还有什么事情是你们做不出来的!”

    宗主心知自己斗不过这么多人,所以才说出这样的话,便是想用激将法来对付这些人,让他们不好意思一起出手。

    而事实上,在现在这种情况下,虽然众人都看得出血衣和尚不敌那宗主,却还真的都不好意思一起出手呢。他们都是成名已久的高手,而且自重身份,根本做不出这种一起群殴的事情。就算宗主不说这些话,众人也真的不会一起出手!

    “你们都别动,我一个人就够了!”血衣和尚也大声喝道,虽然不敌,但他却也没有要让人来帮忙的意思。

    听到血衣和尚这话,众人就更不好意思出手了。沈天君看了看众人,朗声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为血衣门主掠阵。今日,无论如何,不能让这伊贺流宗主逃了性命!”

    众人这次既然出手,就是准备彻底解决了伊贺流,免得他下次再出手对付叶青身边的人。这次他能抓了皇甫紫玉,谁知道下次会不会再抓了叶青父母呢。所以,这个人这次是必杀,只是用什么方法罢了。反正,众人已经想好,这次无论如何是不能放这伊贺流的宗主离开了!

    听到沈天君的话,众人也都分散站开,守住所有的出路。这么一来,就算伊贺流宗主想逃,也根本逃不出去了。而且,按照现在的情况看来,就算血衣和尚战败了,那其他人也会轮番而上,无论如何这次都要杀了这伊贺流宗主!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71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