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主深吸一口气,他明白,血衣和尚所说的是真的。壹看书ww?w?·1?k?a看n?s?h?u看·c?c?他们伊贺流忍者的忍术,其实也就是简单的障眼法,对于绝顶高手以下的人来说有效果,但对于绝顶高手来说,可是一点效果都没有。刚才他虽然藏匿了起来,但是,四周这几个绝顶高手,却都能够清楚地寻到他所在的位置,便是这个缘故。所以说,他藏匿和不藏匿都是一个效果,还是免不了要跟血衣和尚硬碰硬的局面!

    “好!”宗主咬紧牙关,竭力压制住自己体内的伤势,冷眼看着血衣和尚,沉声道:“那就让我试试你的真功夫!”

    宗主和血衣和尚再次对拼在一起,只不过,这一次对拼,宗主再想压制住血衣和尚就不是那么容易了。毕竟刚才他被血衣和尚接连打了两拳,纵然他实力强横,但受这两拳,也是受伤不轻。这一会儿真气运转不畅,出手自然不如之前那么迅敏,招式也不如之前凌厉,完全和血衣和尚拼了个旗鼓相当。

    见血衣和尚不再处于下风,四周沈天君几人也就舒了一口气,没有再出手帮忙,而是守着这四周的出口,以防宗主逃掉。

    宗主这一会儿已经知道自己的结局是怎样了,其实,以他的实力,如果四周这几个高手没有一起上的话,那他临死肯定也能拉一个垫背的。但是,刚才跟血衣和尚对拼的时候,由于大意吃了亏,现在再打下去,恐怕连这血衣和尚都斗不过了,更别说拉一个垫背的了。但是,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被人围困在这中间,他是一点翻身的机会都没有了啊。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拉一个垫背的,不然就这样丢掉性命,那可就太憋屈了啊。

    两人对拼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血衣和尚好像是有些倦了,竟然露出了一个破绽。?一看书??w?ww?·1?k?an?sh?u?·cc宗主早就在等待着机会呢,见到血衣和尚露出破绽,立刻冲了过去,一击杀招直奔血衣和尚的太阳穴打了过去。

    血衣和尚这个时候想躲避已是全然来不及了,眼见这宗主扑了过来,血衣和尚竟然也伸出双手,全力朝着宗主的胸口拍了过去。两人出手都是致命的招数,虽然血衣和尚露出破绽,而且宗主出手在前。但是,血衣和尚出手也是不慢,现在的形势已是非常明显。就算宗主这一击打在了血衣和尚的太阳穴,那宗主也绝对逃不过血衣和尚的袭击。除非宗主愿意放弃这次机会,立刻闪身避开,否则,两人必然是一个两败俱伤的下场!

    只不过,宗主本来就是抱着拼命的心思,临死都要拉一个垫背的。现在这种情况下,他又岂会收手?见血衣和尚竟然采用这种两败俱伤的打法,他眼中闪烁着近乎疯狂的光芒,咬牙嘶吼道:“跟我一起死吧!”

    四周围观的人看到这情况,也都是大吃一惊,沈天君急道:“血衣门主,快点退开!”

    其他几人也是面色大变,包括赫连铁华。赫连铁华所练的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也是出自于佛门的金刚不坏体,他自然对金刚不坏体的情况有所了解。血衣和尚虽然练金刚不坏体略有小成,能够抵挡得了名器的袭击,但毕竟也被名器划破了身体,可见他的金刚不坏体还只处于初级阶段罢了。而在这种阶段,被人用强大的力量袭击,他还是会受伤的。

    这就好像是一块钢铁,虽然用长剑无法在钢铁上面留下痕迹,但是,用铁锤去砸,还是能够砸扁这块钢铁的。?一看书??w?ww?·1?k?an?sh?u?·cc现在血衣和尚的情况,就类似是这样的,宗主全力出手,力量何其强大,比起刚才那名器的威力还要大一些呢。更何况,他打的还是太阳穴,这可是人身的死穴之一。太阳穴遭受重击,那可是非死即伤啊。血衣和尚就算学金刚不坏体有所成就,但是,硬挨这一下,他还是必死无疑的啊!

    可是,血衣和尚却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众人的呼喊一般,没有丝毫后退的意思,反而加大力量,摆明便是要跟那宗主分出个生死。在众人的惊撼当中,两人的攻击先后打到了对方。宗主被血衣和尚双掌拍在胸口,直接被打得倒飞出去,撞在后面的墙上方才停下来,口中不断呕出鲜血,瘫软在地。虽然还没死,但这条命基本也就废了。

    再看血衣和尚,他虽然站在当场不动,但主要是因为宗主的双拳打在了他的太阳穴,而不是推他的,所以他身体并没有被打飞。但是,受此一击,他也是口鼻耳朵都在出血。双拳紧握,虽然站在原地,但谁也不知道他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不过,众人的心都悬了起来,因为,口鼻耳一起出血,可见宗主的袭击还是让他受了重伤。而太阳穴受伤,血衣和尚这条命还能保得住吗?

    看到血衣和尚这样,所有人面色都凝重起来。沈天君连忙走过来,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句:“血衣门主,你……你怎么样了?”

    血衣和尚没有回答,依然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这让四周众人更是担忧,沈天君连忙走上前去,便要仔细检查一番的时候,血衣和尚却突然吐了一口气。随着这一口气,口中血液不断涌了出来,但他的眼神却变得越凌厉起来。

    见血衣和尚有了反应,众人皆是一喜,至少血衣和尚没有被一击打死,那还有救啊。

    “血衣门主,快,吃了这个疗伤药!”沈天君从身上摸出一片吞魔花的碎片,这是他们离开之前,叶青专门给他们准备的,就是在关键时刻治疗伤势用的。现在血衣和尚受伤不轻,这吞魔花也能派上用场了!

    “不用!”血衣和尚直接摇头,很干脆地将那吞魔花的碎片挡开。他伸手擦去嘴角的血迹,冷眼看着瘫软在地一动不动的宗主,沉声道:“你输了!”

    宗主看着站立如山的血衣和尚,苦笑一声,道:“真没想到,你的金刚不坏体,竟然练到了这个地步。是我输了,我伊贺流,展数百年,最终竟然在我手里断了!”

    宗主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尽是愧疚和不甘。伊贺流这个组织也算是强大了,只不过,里面最关键的那几个成员全部死在了鬼谷子墓里,而这个宗主,也被引了出来,死在了血衣和尚的手里。伊贺流虽然还有剩下的寥寥几个高手,但也不足以撑起整个伊贺流了,这个组织,到此为止也算是彻底结束了。

    “其实伊贺流与我华夏国之间也颇有渊源,若非你们行事卑劣,做出如此事情,我华夏国武者也不想与你们为敌!”沈天君看着那宗主,沉声道:“你们落到今时今日的地步,完全是你们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  “成王败寇,这个时候,你们说什么都是对的,我有什么资格反驳!”宗主伸出一手扶着后面的墙壁,缓缓站起身,目光扫过现场众人,沉声道:“我落到这一步,是我太过大意,技不如人,我没有什么好说的。至于什么卑劣,咎由自取,哼,若是我胜出,又有谁能指责我?”

    赫连铁华沉声道:“事到如今,你还冥顽不灵。看来,真的不能留你了!”

    “哼,我就算是死,也绝对不会死在你们手里的!”宗主大喝一声,手中不知何时已拿出一把匕。他高高举起匕,猛地刺进了自己的小腹当中,用力一搅,直接将小腹划开。这正是他们自裁常用的手段,切腹自尽!

    这宗主本来就受伤不轻,这一会儿又切开自己的腹部,自然无法坚持,缓缓倒在地上,闭上了眼睛。伊贺流一代宗主,最终还是死在了这里。

    看着宗主如此自裁而亡,沈天君等人面面相觑,也都没有再说什么。虽然这宗主做事比较卑劣,但也是一个有勇气的汉子。切腹自尽这种事情,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出来的。

    “真没想到,强大的伊贺流,竟然就这样没了!”赫连铁华叹了口气,转头看向沈天君,道:“我还以为今天的事情不会这么顺利,至少也要硬拼一场呢。没想到,事情竟然这么顺利。”

    众人也都纷纷点头,其实为了这次的事情,叶青都准备了很久,就是害怕出现任何的意外。甚至,他请出这么多高手,假扮伊贺流的长老,每一步都计算的非常周密。谁能想到,事情的顺利,竟然乎人的预料,顺利得让人觉得有些怪异呢。

    “不管怎么样,紫玉已经救回来了!”沈天君看向站在后面的皇甫紫玉,道:“大家先把这宗主埋了,然后带紫玉回去,顺便去找一下紫衣尊者吧!”

    “也好!”众人纷纷点头同意,掩埋这宗主的事情,众人都没有异议。毕竟,这宗主也是一代宗师级的人物,而且能够切腹自尽,也是相当有勇气的汉子了。这样的人物,众人也不能看着他曝尸荒野啊。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71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