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清平缓缓吸了一口气,看着不死君,微微沉默了一下,道:“十招?倒是有点意思。好吧,我也跟你来个十招之约。不过,我还没有突破绝顶的桎梏,想在十招之内杀你,那恐怕是不可能了。要不这样吧,十招之内伤不了你,就算我输,如何?”

    傅清平这话说出来,全场不再是哗然那么简单了,所有人都惊呼了起来。要知道,不死君可是突破绝顶桎梏上百年的高手了,而傅清平至今还未能突破绝顶,两个人之间可是有着境界的差距。傅清平能够挑战不死君,这都已经让人震撼了。至于他击败不死君,那众人基本都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更别说是在十招之内伤了不死君,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其实,众人对于傅清平的期望,也就是他能够在不死君的手底下坚持一段时间,就算战败,也能保住性命,这就已经足够了。可是,傅清平竟然还要击败不死君,这也太出乎众人的预料了吧?

    不仅众人惊诧,连不死君也是愣了一下,他根本没想到傅清平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这已经不能算是大话了,这话说的实在是太过狂妄了啊。十招之内想要击伤自己?别说傅清平了,就连释迦无极那样的高手,也根本没有希望。傅清平,他凭什么?

    “哈哈哈……”片刻的惊愕,不死君紧跟着仰头大笑起来,指着傅清平道:“本君活了两百多年了,这句话,是本君听过最有意思的笑话了!”

    下面观战的人当中,也有不少人跟着哄笑起来。在众人看来,傅清平这话,实在吹嘘得有点过大了,完全可以当做笑话来听了啊。

    洪盟七舵这边众人也是微微皱眉,他们倒是想让傅清平胜出,但是这希望实在是太渺茫了。在这种情况下,傅清平能够保住性命就不错了,怎么可能击败对方呢?可是,众人对傅清平也都很了解,知道傅清平不是那种说大话的人。他既然说出这样的话,莫非他真的有把握不成?

    面对众人的哄笑和讥讽,傅清平面容镇定,完全没有众人的怀疑而影响自己的心境。他平静地看着不死君,道:“十招之内,伤不了你,就算我输!”

    “是吗?”不死君怒极大笑,看着傅清平,道:“那好,我倒要见识见识,十招之内,你如何能够伤得了本君!”

    说罢,不死君身体突然动了,确切地说,他的身体,根本没有动分毫。但是,他整个人却径直朝着傅清平冲了过去,就好像一个全身僵硬的僵尸一般。身体没有动作,却可以不受限制地移动。就在快冲到傅清平面前的时候,他突然抬起右手,拍向了傅清平的胸口。整个过程,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的预兆,冲到傅清平面前的时候,山下的那些绝顶高手们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呢。

    山下的高手虽然距离那山巅还有数百米的距离,但是,人们却几乎都能够感受到不死君那凌厉的掌风。超绝顶高手的气势,果然强悍得让人难以想象!

    这一掌,傅清平又如何能够躲得过呢?

    面对不死君这一掌,傅清平好像也没有躲闪的意思,依然平静地背负双手而立。可是,随着不死君距离他越来越近,他身周那些草木,却也突地动了起来,就好像突然有风吹过一般。

    众人看得很清楚,那些草木,绝对不是被不死君的掌风所吹动的,因为草木是向着不死君的方向摇摆过去。也就是说,风是从傅清平的背后吹过来的。但是,山下的人,却根本没有感受到丝毫的风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在这一刻,不死君的面色也变了。就在距离傅清平还有半米的距离时,他突然大喝一声,猛地停下了身子,就好像前面有什么危险一般。他那拍出去的一掌,还没打到傅清平的身上,却先自己停下来了。

    山下所有人都愣住了,谁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眼看傅清平已经躲不过不死君这一掌了,为何不死君却又停下来了呢?按照两人的实力来说,如果傅清平和不死君硬拼的话,傅清平绝对不是不死君的对手啊。不死君只需要全力出击,绝对能够一击打败傅清平的,可他为何停下来了?

    所有人都看不出山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站在山巅的不死君最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刚才,他也以为自己能够一掌击败傅清平的。可是,就在他快冲到傅清平面前的时候,他却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凌厉的剑气,直冲他而来。那强大的剑气,竟然逼得不死君心中也有些惊恐。

    虽然面前的傅清平没有丝毫动作,但是,他却不敢再往前冲了,只怕往前分毫,就会被这凌厉的剑气绞碎身体一般。所以,他在这最关键的时刻停了下来。这一刻,他方才发现,面前傅清平的实力,已经让他有些看不穿了。想想刚才那凌厉的剑气,他甚至都不敢去想,如果自己刚才硬生生冲上去,将会是怎样的结果呢?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不死君深谙这个道理。他现在看不穿傅清平的实力,还真的不敢贸然出手。因为,刚才那凌厉的剑气,让他心中感到恐惧。他毫不怀疑,如果那道剑气全力劈在他的身上,绝对能够将他劈成两段的!

    “傅清平,几日不见,你的实力又提升不少啊!”不死君深吸一口气,一边上下打量着傅清平,一边沉声道:“看来,我之前还是有些低估你了呢!”

    听到这话,下面众人不由一阵惊呼。此刻众人方才明白,不死君刚才突然停下来,并非是他故意让傅清平的,而是忌惮傅清平所以才停下来的。也就是说,傅清平的实力,可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强大呢。这么说来,傅清平今晚,说不定还真的能够击败不死君呢!

    看到如此情况,叶青心里也是极其激动。傅清平毕竟是他的师祖,他与傅清平关系极好,自然想要傅清平击败不死君了。现在见到不死君对傅清平也如此忌惮,他心中自然很是高兴。

    傅清平面容平静,他缓缓伸出一根手指,道:“第一招!”

    这话让下面众人再次一阵惊呼,这个时候,傅清平竟然还在计算用了几招。而且,最关键的是,刚才是不死君用了一招,傅清平根本还没有出招呢。这样的情况,傅清平竟然还算了一招。这么十招的话,可比众人之前估计的十招,还要少一半呢。傅清平,竟然这么有自信吗?

    不死君心中大为恼怒,在他看来,傅清平这样计算招式,简直就是在侮辱他。

    “傅清平,你太狂妄了!”不死君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好,今天,我就好好陪你

    打一场!”

    不死君将手伸进腰间,将腰带缓缓抽出。此刻众人方才看清楚,不死君的腰带,其实是一条长鞭。这长鞭大概有三米来长,周身漆黑,唯独尾部有一点银白色。长鞭蔓延在地上,看上去就好像是一条蔓延的长蛇一般,给人一种瘆人的感觉。

    “不死君,你竟然用武器!”山下有人大喝出声,要知道,刚才不死君可是说的很狂妄的,这个时候还拿出武器,这难免让人看不起了。

    这边叶青等人也是皱紧了眉头,完颜家的人抢走了傅清平的青萍剑,本来已经让傅清平的实力下降了很多。而现在不死君又拿出了他的武器,对上空手的傅清平,这简直太不公平了。以不死君的实力,这一战,他完全是胜之不武啊!

    “不死君,你让完颜家的人抢走我师祖的青萍剑,让我师祖失去了趁手的兵器。而你自己又拿出兵器,哼,超绝顶高手当中,你算是最没脸没皮的一个了!”叶青沉声喝道。

    说实话,不死君也是要脸面的,他本来也是不打算用武器的。但是,他更怕死。感受到刚才那道凌厉的剑气之后,他就不敢再小觑傅清平了。所以,这一会儿拿出长鞭,准备借着武器的便利击败傅清平。这个时候,为了保住性命,为了取胜,脸面什么的都已经不是很重要了。所以,听到叶青的大喊,他只当做没听见。

    随手一抖长鞭,那长鞭立刻发出啪的一声,在这山上传出去极远。不死君手握长鞭,冷眼看着傅清平,道:“傅清平,别说我没给你机会,你现在可以选择一个兵器,免得别人说我欺负你没武器!”

    “不死君,你别装的跟正人君子似的。真的想公平一战,那就让完颜家的人把我师祖的青萍剑拿过来啊!”叶青朗声道:“把青萍剑还给我师祖,这才是真正的公平一战!”

    不死君就当做没听到叶青的话,冷眼看着傅清平,见他没有任何动作,便沉声道:“傅清平,机会我给你了。你若是再不选择兵器,那就休怪我出手无情了!”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71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