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下所有人都看着傅清平,傅清平若是不选择兵器,这一战那他可就吃大亏了。但是,正如叶青所说的那样,与傅清平剑招极其配合的青萍剑已经被完颜家的人抢走了。傅清平就算找兵器,又怎么可能找得到趁手的兵器呢?

    傅清平轻呼一口气,慢慢走到旁边的一棵枯树旁边,顺手从枯树上折下一段长约一米,不过手指粗细的枯枝。他遥遥伸手,将那段枯枝对着不死君,道:“好了。”

    一句好了,让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什么叫好了?好了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傅清平准备用这一段枯枝当兵器来应对不死君吗?这不是搞笑吗?

    不死君也愣住了啊,他愕然看着傅清平,道:“什……什么好了?”

    “我的兵器选好了!”傅清平看着手里的枯枝,道:“可以继续了!”

    “这……这就是你选的兵器?”不死君瞪大了眼睛,惊诧而且愤怒地看着傅清平手里的那段枯枝。这算什么兵器?这根本就是用来羞辱他的啊!

    “是的!”傅清平回道。

    “傅清平,我也不知道你是狂妄,还是疯了。不过,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重新选一次!”不死君沉声道:“你若是再选不出趁手的兵器,那可不是本君没给过你机会!”

    不死君认定傅清平用这一段枯枝就是在胡闹,故意在羞辱自己的。但他又不可能直接这样跟傅清平开战,那样就算胜出,脸面也丢完了。所以,他才说出这样一句话,让傅清平却换武器。当然,如果傅清平不换的话,那就跟他没有关系了。他给过傅清平机会了,傅清平不换的话,一旦战败,那也不能怪他,只能怪傅清平太过狂妄了啊。

    “不用了,这段枯枝就足够了!”傅清平回道。

    “好大的口气!”不死君深吸一口气,沉声道:“那好,就让我见识见识你这段枯枝,到底有怎样的威力!”

    啪的一声,不死君一抖手里的长鞭,那长鞭顿时好似一条有灵性的长蛇一般,直朝傅清平的脖子卷了过去。长鞭周身漆黑,唯独尾部有一点银白色。长鞭速度极快,划过长空的时候,众人只看到一团黑影朝着傅清平笼罩了过去,唯独尾部的那点银白色,却是格外的显眼,好似一道寒芒一般扑向了傅清平。

    不死君之所以选择这长鞭对付傅清平,一来是因为这的确是他最趁手的武器,再者便是因为刚才那凌厉剑气的缘故。刚才那剑气的强大,着实让他吃了一惊,他知道那剑气绝对能够伤到自己的。所以,他也不敢再靠近傅清平身边,就准备站在远处,用这长鞭来对付傅清平。一来可以避开那剑气,二来,也可以探一探傅清平的实力到底有多强,至少做到知己知彼的状态。

    长鞭呼啸而过,瞬间便卷到了傅清平的面前。而傅清平却是不慌不忙,好整以暇地抬起手里的枯枝,众人只见他随手一点,那段枯枝便刚刚好点在了那急速卷来的银点上面。这银点正是鞭尾那点银白色,也正是长鞭力量最强的地方。

    众人看着傅清平用这枯枝去点那银点,都是吃了一惊。他们虽然没有身处山上,但众人对兵器都很了解,自然知道这长鞭尾部的力量有多强。若是想对决长鞭,最好的办法便是近身作战,让这长鞭无法施展开,威力无法施展出来。再有便是无法近身的时候,也尽量不要碰触长鞭的尾部,因为那样的力量太过强大。可是,偏偏傅清平就是跟一般人的做法不一样,他偏偏还用那段枯枝去点这长鞭的尾部。

    这样去做,那还得了?枯枝本来就容易折断,承受这么强大的力量,那岂不得直接折断了啊?而且,最关键的是,枯枝就算折断,也根本无法消耗长鞭的力量,这长鞭还是一样会卷到傅清平的脖子,足以击伤傅清平的啊。难道说,这一战,傅清平就要这样简单地落败吗?

    所有人的心几乎都悬了起来,这一刻众人的心情都紧张到了极点,所有人都眼睁睁地看着那枯枝点在了长鞭尾部。可是,惊人的一幕发生了,枯枝并没有被长鞭击断,倒是那长鞭被击得反弹了回去。至于傅清平,他也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他和不死君在实力上还是有些差距的。

    纵然如此,所有人也都惊呆了。枯枝撞长鞭,枯枝没有丝毫损坏,而长鞭反倒被反弹了回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傅清平这一击,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呢?

    不仅众人惊诧,连不死君也是愣住了。刚才长鞭和傅清平那段枯枝相撞的瞬间,他明显感觉到,傅清平手里就好像是拿了一把稀世的名器长剑一般,他的长鞭根本无法撼动其分毫。这感觉,根本不是一段枯枝所能造成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难道说,傅清平的实力已经强到了这个地步,连一段枯枝,在他手里都能有这么强大的威力了?这怎么可能呢?他不是还没有突破绝顶的桎梏吗?

    片刻的沉默,不死君突然再次出手,长鞭在空中转了两圈,舞了个飞圆,远远朝傅清平套了过去。看这样子,他是准备用长鞭将傅清平套住,然后再将傅清平捆起来。

    这个样子,傅清平也终于动了一步。他往后跨出两步,看样子是想走出这个飞圆的范围。但是,不死君的速度比他快得多,他是根本走不出去的,不死君接连往前两步,便已经追上去了。那飞圆不偏不倚地,恰好将傅清平套在了其中。

    可是,就在他准备将长鞭收紧,将傅清平捆起来的时候,情况却突然发生了变化。傅清平刚才踏出两步的那片范围之内,所有的草木好似受到了什么感召一般,突然全部立了起来。此刻虽然是初春,但泰山之巅因为太过寒冷,所以多数草木还处于枯黄的状态。这种枯黄的草木,原本都是趴在地上的,突然立起来,倒也是非常的奇怪。

    看到这些草木的异动,不死君心里却是一跳。他离得最近,自然看得最清楚。这些枯黄的草木,立起来的时候,竟然好似一柄柄的小剑一般,剑柄朝下,剑尖朝上,好像是将傅清平护在中间。甚至,不死君几乎可以从这些枯黄的草木上,感受到一阵凌厉的剑气呢!

    虽然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但身经百战的不死君心里很清楚,这些枯黄的草木绝对不会简单。所以,他并没有直接将长鞭卷回来,而是猛地一甩左手,两把闪烁着寒芒的匕首径直朝着傅清平飞了过去。

    这是不死君的一个绝招,先用长鞭将人困住,再用暗器伤人。若是其中的人想要逃避,他就会立刻扯下长鞭,将里面的人

    捆住,让他无法逃开,直接被这暗器击中。死在不死君这一招之下的高手,没有十个也有八个,可见这一招的恐怖之处。

    因为觉得那些枯黄的草木肯定不会简单,所以不死君也不敢耽误时间,只想速战速决,就用了这么一招。那两把匕首的声势也是极大,划过夜空,竟然划出两道巨大的刀芒,好似两条蛟龙一般,一左一右地朝傅清平卷了过去。那强大的力量,所过之处,下面的石岩皆是裂开,可见这两把匕首携带的力量到底有多么恐怖了!

    面对这样强势的攻击,傅清平也真的不敢抵挡,毕竟他还没有突破绝顶的桎梏,实力和不死君还是有差距的。所以,看到这匕首朝自己飞来,他便立刻闪身避开。而就在这个时候,不死君也直接用力一扯长鞭,准备用长鞭将傅清平先卷住再说。

    长鞭被他用力扯动,直接往中间的傅清平收缩过去,看那情况,傅清平肯定是难逃这长鞭的捆束了。不过,傅清平身周到处都是立起来的草木,长鞭碰到那草木的时候,惊人的事情发生了。这长鞭,竟然被那草木给挡住了。这些草木,就好像真的是立起来的长剑一般,竟然将那长鞭挡在了外面,根本无法收缩起来。而趁着这个机会,傅清平也直接从中间跃了出来,避过了那声势浩大的两把匕首。

    两人交手到现在,山下众人总算是看到了声势浩大的一击,而这也跟众人想象当中的战况有些相似。所以,山下众人几乎都惊呼出声,完全是被不死君这一击的声势给震撼了。

    一击未果,不死君面色却变得铁青。他根本没有去看傅清平,而是死死盯着那立起来的草木,实在想不明白这些草木到底是怎么回事。看似柔弱的草木,为何就能够挡住他的长鞭呢?要知道,他长鞭这样一下子卷过去,就算是巨石都可以被卷成两截,为何这柔弱的草木,却能够抵挡他的长鞭呢?

    “傅清平,你这到底是什么武功!?”不死君瞪大眼睛看着傅清平。

    傅清平轻轻抚着手里的枯枝,朗声道:“草木皆兵!”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71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