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草木皆兵,让天下人都是震撼不已。?壹?看书·1?k?a?n?s?hu·cc

    这句话很容易理解,那就是一草一木,皆可为兵。难怪傅清平拿出一段枯枝当做武器,因为,在他的眼里,枯枝就是一段兵器,草木信手拈来,都可以当做武器。

    其实,绝顶高手,也可以将草木当做武器。但是,那情况和傅清平现在的情况,可完全不一样。他们能用草木杀人,但不代表,这草木在他们手里就真的可以和兵器相比了。或者,他们可以用草木杀人,但是,草木在他们手里,是永远都比不上名器的。他们拿着名器,威力肯定比草木更加强大啊。

    可是,傅清平现在的情况就不一样了,一草一木,在他手里的威力,都和最强大的武器没有区别。他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不管他拿的是一段枯枝,还是青萍剑,威力都是一样的,这才是真正的草木皆兵啊!

    “你不是还没有突破绝顶的桎梏吗?你……你怎么可能做到这一点?”不死君声音都有些哆嗦了,他实在接受不了这件事。因为,能够将草木都当做兵器,这可是只有绝顶高手才能做到的事情啊。

    “没有突破绝顶的桎梏,就不可以拥有绝顶的力量吗?”傅清平缓缓抬头看着天上的满月,谁也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就像没人知道他为何一直要抬头看着天际一般。

    不死君面色再变,他想不明白傅清平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傅清平能够施展绝顶的力量,现在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看来,这一战的艰难程度,比他之前想象的还要高得多呢。

    “哼,没有突破绝顶的桎梏,那始终还不算是绝顶高手。要?看??书·1书k?a?nshu·cc你和我之间,还是有着境界的差距。想胜我,做梦吧!”不死君一声怒喝,猛地抬起右手,长鞭又腾空而起,好似一条黑龙一般,飞舞着朝傅清平扑了过去。

    傅清平往旁边挪出一步,手中枯枝轻松回击,和之前一样,很轻松地便将这长鞭又震了回去。

    “第五招!”傅清平朗声说道。

    不死君根本不答话,咬紧牙关再次挥舞长鞭朝傅清平卷过去。他知道,现在这情况下,自己想在十招之内击杀傅清平,已经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所以也就干脆不听他说了。他必须集中精神与傅清平打这一场,若有大意,他只怕还要落败了呢。

    长鞭在空中飞舞不断,好似一条愤怒的狂龙,不断地冲击着傅清平。而傅清平每次将长鞭震回去,都会踏出一步,同时喊出这是第几招。如此接连退出四步,他已经喊到第九招了。

    山下众人在此刻也全都屏住了呼吸,马上便是第十招了。刚才不死君说的是要在十招之内击杀傅清平,而傅清平说的是要在十招之内击伤傅清平。现在便是最后一招了,到底是不死君能够击杀傅清平,还是傅清平能够击伤不死君,所有人都拭目以待啊。

    其实,在开战之前,很多人都觉得不死君在十招之内击杀傅清平很有可能。可是,到了这个时候,众人已经无法猜测到底这一战谁能胜谁能负了。至于十招之内,到底谁伤谁,众人更是无法思考了。在众人的猜测当中,十招之内,两人没有任何结果,这便是最大的可能啊。

    当然,十招期限到了,众人自然还是难免激动。?要看?书1ka?nshu·cc这第十招,谁知道会不会生什么意外的奇迹呢?

    在所有人的注视当中,傅清平也踏出了第五步,同时轻呼道:“第十招,不死君,小心了!”

    随着傅清平的话音落下,他突然将手里的那段枯枝扔了出去。他并不是往不死君那边扔过去,而是朝着上方扔去。枯枝飞出三米的高度,山巅上面,傅清平脚步跨过的那些区域,所有的草木也跟着同时飞了起来,就好像是枯枝上面有根丝线,将它们全都缠着一般。

    此时,不死君的长鞭也卷到傅清平这边了。但是,随着那些草木腾起,这长鞭好似撞到了很多长剑一般,根本未能伸到傅清平身边。当然,那些草木也被击飞了几棵。不过,对于这腾起来的这么多草木而言,击飞的那几棵根本算不了什么。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谁也没有见过这样的武功,更不知道这究竟生了什么事情。为何傅清平将枯枝扔出去的时候,这些草木也会跟着一起腾起来呢?

    不死君也是面色一变,此时他方才明白,为何刚才傅清平要围着他绕圈子。傅清平踏出这几步,所经过的范围当中,那些草木全部腾了起来。看来,应该是傅清平走过的时候,已经用自己的力量控制了这些草木啊。不死君虽然不知道傅清平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但是,看着那漂浮半空的草木,他心里也是非常的震惊。

    这些草木,每一棵都好像一柄小剑,不死君甚至能够感受到那上面凌厉的剑气。之前与傅清平交过手,感受到傅清平剑斩天下的威力,现在看到这么多草木虚浮空中,而且散着凌厉的剑气,不死君几乎已经猜到傅清平接下来要做什么了。

    而这个时候,不死君想要躲闪已经完全来不及了。这么多漂浮起来的草木,将他围在了中间,他根本是不可能逃得出去的。所以,他第一时间将手里的长鞭扔了,大吼一声:“看我护体罡气!”

    说话当中,不死君身周的衣服已经无风自起。宽大的衣服,好像是被充了气的皮球一般,慢慢撑涨起来,将他的身体裹在中间。

    绝顶高手的护体罡气,本身就非常强大。在不死君刚刚突破无极出来的时候,力量还未全部恢复呢,当时便用这护体罡气,挡住了傅清平当时刚刚感悟出来的那招天诛。而现在,他恢复了全部的力量,用护体罡气将衣服撑起来,这护体罡气的力量,比起之前可要强大太多了。不死君有信心,便是傅清平再使出那招天诛,他也绝对能够抵挡傅清平所有的攻击呢!

    看着不死君用护体罡气护住自己,傅清平并没有着急出手,好像是在等待着不死君防守好一般。等那衣服停止撑涨,他这才平静地道:“好了没有?”

    被傅清平这么问一句,不死君也是大怒,这傅清平出手之前还等他准备好,这可是极大的耻辱啊。可是,这个时候,不死君纵然愤怒,却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之前吃过亏,这一次他可学精明了。

    “来吧!”不死君沉声道:“傅清平,今天我就让你见识见识,绝顶高手的力量到底有多强大!”

    “好!”傅清平缓缓点头,静静看着不死

    君,眼中光芒逐渐变得凌厉。他刚才跟不死君对决的时候,看上去有些慵懒,也没有什么锋芒的感觉。而此刻,他却是锋芒毕露,浑身上下散着一种逼人的气势。身上的衣服无风自动,好像被什么力量所吹动,猎猎作响。站在山巅之上,这幅模样,也着实气势非凡啊!

    傅清平伸出双手,虚抬在半空中。片刻的蓄力,傅清平突然一声低呼,猛地将双手都按了下来。

    那漫天的草木,好像都被傅清平的双手掌控着一般。随着傅清平双手按下来,那漫天的草木几乎同时落下来,就好像下了剑雨一般,全部朝着不死君劈了过去。

    山下所有人都惊呆了,傅清平能够掌控这些草木,已经让人震撼了。而现在,这草木落下来的气势,更是让人惊撼不已。这只是普通的草木罢了,为何在傅清平的手里,却比名器还要强大呢?

    草木齐齐落下,全部撞在了不死君的衣服上面。不死君的护体罡气也是强大,硬生生将这么多草木全部挡住,甚至连他的衣服都没有破损分毫。强大的力量,冲击得不死君的双脚都已经陷入地下的石板当中了,但不死君却是没有受伤分毫。

    感受着那冲击的力量,不死君也是震撼不已。若非他提前用护体罡气保护住自己,那他肯定都已经受伤了。这草木落下来的力量,完全已经达到绝顶的境界了。可是,傅清平明明还未突破绝顶的桎梏,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虽然心中震撼,但不死君却已经狂笑起来:“傅清平,十招已过,看来你我都得食言了啊!”

    “你错了!”傅清平话音刚落,傅清平便一声轻呼。紧接着,一段枯枝直接从不死君头顶的位置落了下来,刚好撞在他的护体真气上。

    这段枯枝的力量,比之前那么多草木加起来的力量还要强大。而且,不死君原以为这一招已经打完了,护体罡气也有些松懈了。再加上之前被那些草木撞在护体罡气上的时候,强大的力量也震得他气血翻腾。最后这段枯枝撞上来,直撞得他喉间一甜,一口鲜血直接涌到了嘴边,他终究还是受了内伤。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71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