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刚才那漫天草木化作短剑冲击在不死君的护体罡气上面时,所有人都已经被惊呆了。虽然隔得很远,但所有人却都能够感受到那草木所化短剑的力量。众人很是清楚,若是他们身处其中,别说那么多草木了,随便一根草木,都足以斩杀他们了。那么多草木所化的短剑一起落下来,估计能够斩杀现场所有观战的绝顶高手呢,可见傅清平这一招的强大。

    不过,这些草木所化的短剑,却被不死君的护体罡气全部挡住,众人也算是见到了不死君的强悍。要知道,这么多草木所化的短剑,一起落下来,那巨大的冲击力,可是非常恐怖的啊。不死君竟然能够用护体罡气挡住这些草木所化的短剑,可见他的力量,比傅清平强的可是不少呢。

    可事实上,就在所有人都觉得不死君已经抵挡了傅清平所有的攻势之时,那段枯枝却突然出现了。这突然出现的枯枝,也让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惊呼了一声。谁能想得到,傅清平还留有这样的后手。而且,最关键的是,这枯枝上面展现出来的力量,比之前那些草木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可要强大得太多了啊。枯枝落下去,直接将不死君用护体罡气撑起来的衣服冲破,那原本鼓胀起来的衣服,此刻就好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直接瘪了下去。

    受这一击,不死君也是气血翻腾,喉间一甜,一口鲜血便要喷出来。也是这不死君强悍,心知这口鲜血若是喷出去,那岂不是真的表示自己受伤了。而这,也验证了傅清平那句话,十招之内便要伤他。所以,他硬是将这口鲜血给堵在了口中,想要将这口鲜血咽回去。可是,他这么做,结果只是更惨,因为第二口鲜血很快便又冲了出来。这一下,他根本无法阻拦,两口鲜血同时喷了出来。

    刚才众人见到这最后落下来的枯枝时,都已经被傅清平的实力给震撼了。而现在,不死君竟然呕血了,众人更是同时惊呼出声。

    不死君呕血了,那就是说,不死君已经受伤了。傅清平说的一点都没错,十招之内,果然击伤了不死君!

    这一会儿的时间里,现场这些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了。要知道,众人对于傅清平之前的猜测,可是他能够在不死君手底下撑过一段时间,就已经算是很不错了。能够在不死君的手底下保住性命,便是可以了。但是,现在的情况,却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傅清平不仅击伤了不死君,而且,还是在十招之内击伤不死君的。这怎么可能呢?傅清平,他还没有突破绝顶的桎梏啊,是如何跨越境界的差距,击伤超绝顶高手的呢?

    现场所有人都处于惊愕之中,山下叶青却是心中激动异常。他原本对这一战也是很担心的,害怕傅清平在这一战出现什么意外。但是,傅清平表现出来的实力,却远远超出他的预料。他不仅能够击伤不死君,而且是在十招之内击伤不死君的。那么,这一战,基本已经是没有任何悬念了啊。不死君,已经是必输无疑了!

    一口鲜血吐出,不死君也愣住了。他不是对傅清平实力诧异,更多的是被击伤之后的惊愕,因为这是他之前根本没有想过的事情。在他看来,傅清平还没有突破绝顶的桎梏,虽然招式比较奇妙,但也不足为虑。更何况,傅清平的青萍剑都已经被完颜家的人抢走了,傅清平的招式也无法施展出来,他又何必忌惮呢?

    但事实却完全出乎他的预料。傅清平竟然在十招之内击伤了他!

    十招啊!

    这可是他之前说出来的数字,他要在十招之内击杀傅清平的啊。可是,他不仅没有伤到傅清平分毫,反而被傅清平击伤了。这样的战果,不仅是他根本没有预料到的,也让他在天下人面前丢尽了颜面啊。

    一个超绝顶高手,在十招之内,竟然被一个绝顶高手击伤了。这样的战果说出去,他这个超绝顶高手,日后又有什么威风可言了?

    傅清平倒是反应平淡,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一般。他平静地看着不死君,道:“第十招,刚刚好!”

    听到傅清平的话,不死君面色更是难看。山下众人已经开始哄叫起来了,所有人都在大喊着傅清平的名字,这些人已经被傅清平震住了。虽然其中有不少人与傅清平是一个时代的人物,但是,现在这些人都把傅清平视为偶像。在他们心里,傅清平完全已经被神话了,他们跟傅清平已经不是一个层次的人物了!

    听着众人的哄叫欢呼,叶青也是激动异常。这一战,傅清平不仅要击败不死君,还将名震天下,也足以震慑完颜家了啊!

    而在同一时间,泰山远处一个半山腰处,也正有几个人看着这边山上的情况呢。若是叶青看到他们,肯定能够认出,其中一个人,正是之前跟随在刀圣门少主身边的一个仆人。现在,这个仆人正恭恭敬敬地站在另一个中年男子的身边。

    这中年男子看上去不过四五十岁的样子,模样倒是儒雅,背负双手,站在山巅,还颇有一些潇洒的感觉。他身后站了四个人,那个仆人,便是其中一人。

    毫无疑问,这几个人,都是刀圣门的人了。而且,看那个仆人对这中年男子恭敬的态度,这个中年男子,在刀圣门的地位肯定不会低了。

    仆人指着山巅的傅清平,低声道:“三爷,那个人,就是青萍剑客傅清平了!”

    中年男子也正看着傅清平呢,看得出,他对傅清平应该是很有兴趣,眼中精芒闪烁不断,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听到仆人的话,他也没有回答,就好像完全没有听到似的。

    见中年男子没有回答,仆人便低声接道:“那个不死君,是完颜家的人。按照我们的猜测,上次少主被杀的事情,应该跟这个不死君,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中年男子依然没有回答,仆人好像也习惯了这样的情况,依然低声说道:“不过,看现在这情况,这个不死君,估计不是傅清平的对手了。再打下去,只怕这不死君就要命丧傅清平的手里了。三爷,您看,咱们要不要先阻止这一战。要是这不死君死在了傅清平的手里,那咱们恐怕就没法亲手给少主报仇了!”

    听到这话,中年男子方才转头看了仆人一眼。仆人愣了一下,不知道中年男子到底是什么意思,便转头看向另一边的一个男子。

    这男子立刻走上来,道:“三爷的意思是,还没打完呢,鹿死谁手,尚且不知道。”

    “啊?”仆人愣了一下,看着远处的山巅,道:“这战况已经很明显了

    啊,不死君在傅清平手里,连十招都没有撑过去。再打下去,不死君,肯定不是傅清平对手啊!”

    中年男子三爷摇了摇头,和身边那男子对视一眼,男子立马道:“你这样说可不对,不死君还没有施展全力呢。超绝顶和绝顶之间的差距,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跨越的。若是不死君什么都不顾,彻底施展全力,哼,傅清平能否保住性命,都是未知数了!”

    “这……这怎么可能?”仆人满头雾水,道:“不死君为什么不施展全力?如果他有这样的力量,那他一早施展全力的话,估计傅清平早就被他杀了啊。他这样折腾,颜面都丢尽了,这……这不至于吧?”

    三爷再次看了那男子一眼,男子道:“不是他不想施展全力,而是他不能。”

    “不能?为什么?”仆人很是奇怪地问道。

    这次不等三爷的眼神,男子便直接说道:“等你到了超绝顶的境界,你就会明白了。”

    仆人挠了挠头,他实在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竟然非得达到超绝顶的境界才能明白。不过,他很清楚,既然是三爷的意思,那肯定就不会假了。毕竟,这个三爷,在刀圣门里面,是说话最有分量的一个人了,地位甚至比门主都差不了多少呢。

    “这么说来,这不死君还有取胜的希望了?”仆人看着远处的山巅,低声道:“那傅清平是不是死定了?”

    泰山这边,所有人都不知道远处的山上还有人在观战呢,自然也没人知道刀圣门的人来了。如今,所有人都屏气凝神地看着山巅上面的两人。傅清平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震撼了所有人,现在众人都是在猜测,不死君究竟会败得多惨。

    听着众人窃窃私语的议论声,不死君嘴角抹过一丝冷笑。他缓缓抬起手,擦去嘴角的鲜血,看着面前的傅清平,冷声道:“好一个青萍剑客,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刚才那一招,又叫做什么?”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傅清平,等待傅清平的回答。所有人都和不死君一样,想知道傅清平这一招,究竟叫做什么。

    傅清平道:“万剑归宗!”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71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