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僧喊这一声,让所有人都认定,山巅上面那个人肯定便是释迦了。

    既然知道这个人是释迦,那众人的疑惑也就去了。当今世上,除了释迦之外,还有什么人能够躲过所有人的目光,躲在了这山巅之上。而且,释迦都在山巅之上,也同样不会害怕这两人战斗的余波,毕竟他本身也是超绝顶高手呢。

    不死君也听出这是释迦的声音,他转头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沉声道:“释迦,你竟然也来了。你这个胆小如鼠的废物,这一战,本来是该你和我打的。结果,你却找了一个人来替你出战,难道你怕输在我手里,丢了你小林寺的面子吗?”

    “哎,话可不能这么说啊!”随着这个声音,一个穿的油腻腻的和尚从远处一棵大树上飘然落下来。这个和尚不是别人,正是当世佛门第一高手释迦。

    看到释迦,现场再次一片惊呼。很多人都只是听说过这个当世佛门第一高手的名字,却没有人见过他。现在见到释迦,众人自然是激动不已了。

    当然,看到释迦,叶青几人却是眉头紧皱。这老家伙虽然名号很响亮,但事实上,为人跟王老八很是相似,都是猥琐无耻的家伙。叶青最清楚释迦的为人,所以,看到他出现,叶青反而是感到头大。这老家伙出现,准没好事。

    释迦好像没有看到叶青的表情,离老远呢,还朝叶青挥了挥手,好像跟叶青很是熟络的样子。

    看到释迦朝叶青招手,众人看叶青的表情也有些不一样了。这佛门第一高手刚出现,连自己两个师弟都没打招呼呢,就先跟叶青招手,可见他和叶青的关系不一般啊。所以,众人对叶青的实力评估,不由得再高一分了。

    尤其洪盟七舵这边的傲凌云,他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诧异地看着叶青。他实在想不明白,释迦这样的人物,为何一出现,就先跟叶青打招呼呢?叶青有什么能耐,为何释迦对他如此客气?

    也是这傲凌云出关的时间太短,还没来得及了解外面的情况,对叶青的实力评估也不够。他根本不知道叶青跟释迦的关系,也不知道之前无极帮过叶青的事情,甚至都不知道叶青和真佛的关系。所以,他才如此态度对付叶青,甚至宣布洪盟七舵退出天下联盟,以对付叶青。若是他知道这些关系的话,打死他都不敢这样对待叶青的!

    看到释迦招手,叶青却是浑身不自在。这老家伙,也不知道在打着什么算盘,看样子一会儿是要找自己了,肯定也不会有什么好事。不行,得想个办法避开他再说!

    大战到了这一步,叶青已经知道傅清平是赢定了,所以已经没有丝毫担忧了。看到释迦出现,他第一时间思索的就是如何避开释迦这老家伙,免得再被这老家伙给坑了。

    “什么叫话不能这么说?”不死君咬牙看着释迦,沉声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你这个胆小鬼,自己不敢来打,就派了个人过来打。打完之后,你就立刻出现了。哼,什么狗屁小林寺高僧,什么当世佛门第一高手,我看也不过如此罢了。释迦,本君今天虽然输了,但不是输在你手里。所以,你也别得意,终有一天,本君会击败你的!”

    “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啊。”释迦摆手道:“我的确是有正事,害怕赶不过来,所以才找了个人来替我跟你打,我这不是害怕你一个人在山上孤单无聊嘛,所以找了个人来陪你玩玩。这不,我刚才把事情办完了,就立刻赶了过来。本来是想来亲自跟你打呢,谁知道刚过来,你们就打完了,根本轮不到我出手。这可不是我不敢来,只是来晚了,这难道能怪我吗?再说了,你连我找来的这个人都打不过,你还想跟我打,你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不死君怒极,他知道,释迦肯定早就在这泰山上面了,说这些话就是借口罢了。

    “释迦,我再说一遍,我是败在傅清平的手里,不是败在你手里。所以,你不要得意!”不死君怒吼道。

    “我没有得意啊。”释迦看着不死君,道:“你是不是还觉得我不对?你要是还觉得我不对的话,那我可以补救一下,咱们再打一场,咱俩之间分出个胜负,怎么样?”

    释迦说着,挽袖子抹胳膊的便要朝不死君走去。这不死君受了伤,这一会儿基本没有什么再战的力量了。见释迦朝自己走过来,不由吓得心里一跳,瞪眼道:“释迦,本君受伤了,你现在要跟本君打,根本就是趁人之危,这才是最卑鄙的事情!”

    释迦无奈地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难伺候呢?我不跟你打,你说我卑鄙。我跟你打吧,你说我更卑鄙,那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啊?”

    不死君皱紧了眉头,他早年就知道释迦,也了解释迦的性格,知道这释迦行事向来无耻。自己再跟他斗嘴,也肯定是斗不过,所以他干脆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释迦!”不死君深吸一口气,转移话题道:“你刚才说那句这有什么不可能,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觉得,傅清平化形的力量,击败我化形的力量,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当然了。”释迦看了看后面的傅清平,道:“傅清平修的是剑道,虽然是从道门力量演化而来的,但是,他却是以剑入道的。他的武功,他的力量,甚至他的心境,都是剑的意境。剑主攻击,他所感悟的一切,也都是攻击的力量。所以,傅清平只要突破绝顶的桎梏,那么,在同境界的人里面,他的攻击力,绝对是最强的。亏得你还用两条化形的长蛇去对付他,这不是自讨苦吃吗?他没把你两条长蛇全部斩断,把你化形的力量全部毁掉,已经算是客气了!”

    不死君倒抽一口凉气,他虽然已经突破绝顶桎梏上百年的时间了,但他对这些事情并不是很了解。现在听释迦这么一解释,心中也不由震惊起来。仔细回想,倒也的确是这样,傅清平那道剑影的威力,可是非常的恐怖,难道这便是真正攻击的力量?不死君和无极交过手,但是,无极的攻击力,比起傅清平,还是有一些差距的啊。

    想到这里,不死君心中不由懊悔。早知道傅清平成为超绝顶之后的攻击力这么强大的话,那他当初就应该竭尽全力杀了傅清平啊,哪里还会有现在的事情发生。现在可好,傅清平突破绝顶的桎梏,成为了超绝顶高手,那再想杀他,可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啊。

    事实上,刚才那一战,不死君若不是和傅清平硬碰硬,而是采取迂回的方法和傅清平缠斗的话,那他还不至于落败这么快。就算落

    败,也不至于被傅清平毁去一条长蛇,受创这么重。毕竟,傅清平的攻击力最强,他只要避开傅清平的攻击力,那这一战就不至于吃这么大的亏了。

    释迦看着不死君,道:“怎么样,现在服气了吧?”

    不死君喘了口气,死死盯着释迦和傅清平。虽然战败,但他绝对不会服气的。

    “本君既然输了,要杀要剐,随便你们,不用跟我说这些废话!”不死君沉声道:“本君绝对不会向你们低头的!”

    “谁让你向我们低头了……”释迦撇了撇嘴,道:“我想跟你说的是,老不死的,赶紧跑吧!”

    “我……我跑什么?”不死君声音有些哆嗦。

    “哼,咱们都突破了绝顶的桎梏,你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释迦笑了笑,道:“多余的话我不说了,你能跑多远是多远吧。不过,我估计你也跑不了多远!”

    不死君面色顿时变得惨白,他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释迦,道:“原来你也知道这件事,那……那你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释迦笑了笑,道:“等你过去了,你不就清楚了吗?”

    不死君面色再变,道:“你……你要是知道什么,就告诉我啊。我……我会不会死?”

    “那就要看你的造化了。”释迦嘿嘿笑了笑,也不再理会不死君,转头看向傅清平,道:“走吧,没咱们的事,下山喽。”

    傅清平没有说话,跟随在释迦的身后,一起从山巅走了下来。山巅上面,唯留下不死君一个人站着,面色苍白至极,也不知道究竟在害怕什么。过了好一会儿,他突然深吸了一口气,大声喊道:“释迦,你别以为我真的害怕了。我若不死,他日必定再向你挑战!”

    “那就要看你能活多久了。”释迦朗声回了一句,已经带着傅清平走到了洪盟七舵这边。

    洪盟七舵和十二青堂的人现在都站在这里,看到释迦傅清平下来,众人的表情也都充满了恭敬。

    没办法,释迦乃是当世佛门第一高手,成名两百多年的超绝顶高手。而傅清平,本身辈分极高不说,还成为了超绝顶高手,那地位自然超绝了。众人虽然年纪都不小,但面对这两人,还是不得不恭恭敬敬的。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4/16571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