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您要做空亚视的股票,根本不需要那么多资金,现在亚视负债累累,各种负面的消息,非常多,如今亚视已经里破产不远了。只要有两亿港元的话,我有信心将它砸到0.1港元!”莫良第一个主动站了出来。

    如今就亚视那个破烂样,两亿港元估计就能让它彻底崩掉,对于亚视他们这些本地的操盘手们,自然最了解不过了。

    “老板,现在整个亚视的市值不到15亿港元。如今亚视的股票在2.24港元左右,现在听说亚视的股东们在争斗不休,整个亚视连年亏损,只要我们在股市做做空亚视股票,相信亚视很快就是停牌!”卫鑫也站出来说道

    “老板,亚视如同流通在市场上的股票不到20%,这些流通股大部分都是香港股民持有,我们做空亚视股票的话,很多股民都会争相抛出亚视的股票,到时候直接回导致亚视的股票下跌超过90%没问题的”刘广也站了出来,

    ………..陈辉一一听完了他们的意见,没想到亚视的情况如此糟糕了,陈辉对亚视并没有这些人了解得那么透彻,看来拿下亚视简直是探囊取物了。

    陈辉能不多花钱就不会多花钱去收购亚视,想私有化亚视必须那下大部分股权才行,市场上才有20%的流通股,那么意味着香港本地股东手上至少有着30%以上的亚视股票。

    陈辉想着,自己要是按市价从股东们手上将亚视收购了的话,至少要花个15亿港元的,加上亚视负债的10亿港元,都得算在自己身上,那么自己就得花上25亿港元的,太亏了,有钱也不能这样花。

    何况这些股东们也不定愿意把手上的股票卖给自己,只要把他们吓怕了,吓得手上的股票可能沦为废纸时候,他们才能迫不及待的卖出自己的股票。

    “恩,你们下去准备吧,2亿资金,下周一开始动手!”陈辉吩咐说道。

    “是,老板!”

    众人都下去后,陈辉给王证打了个电话,接通后

    “陈先生,你那边准备得怎么样了?”王证当即开口说道

    “我这边没有任何问题了,王总你那边如何了?“陈辉问道

    “我今天就准备将一些人直接开除了,让亚视处于倒闭的边缘,让那些股东们好好尝尝滋味!“王证沉声说道。

    现在的董事会里整天都是吵来吵去,争斗不休,那些香港本地处处跟自己做对。如今的亚视处于这种情况,就内讧起了很大的原因。

    “这两天我再放出更多负面的消息,把亚视的财务也直接曝光出来……”王证继续说道

    “王先生,不急,这两天你先放出利好的消息出来!“陈辉说道,

    陈辉搜集而来的资料去年的时候,蔡衍明以Antenna的名义起诉亚视,称王证控制亚视,令其利益受损。此刻两人的闹剧犹如真人秀,轰轰烈烈地互相指责了一年多了,颜面尽失,恶狗争食,姿势难看,直接导致电视台的管理失控,内斗加剧。亚视股价跌跌不休。

    如今放些好消息让亚视的股价上涨先。

    “哦?陈先生,这是为何?“王证不解的问道

    “我需要做空一波,将亚视的股价砸下去95%以上,再发起收购,我还没有建好空头部位,你就开始放出利空消息了,我就不好建仓了!“陈辉坦言说道

    陈辉要尽可能吸收这些买盘,尽可能在高位做空,所以先得上亚视的股价上涨起来。

    “没问题,陈先生,我知道怎么做了!“王证说道,这次他要狠狠搞一下亚视的股东们

    恶人,小人他愿意来做,

    王证如今在香港的娱乐报道中,他常被讽刺为“亚视罪人”、“电视人渣”。2010年,他是通过远房亲戚黄炳均入住入主亚视,持股52.4%,而另一大股东,即是台湾旺旺集团的主席蔡衍明和查懋声,本来蔡衍明打算与查懋声合作打造横跨港台的传媒王国,但王征斜刺杀出,从别的股东手中购入股份,一跃成为控股股东。

    蔡衍明的投资不过1.8亿元,不算多,但由于原先的设想被王证打破,非常不甘心,大倒苦水称自己被排挤在董事会之外,而且不被允许查看账本。而王证方面则派出表弟盛品儒担任亚视董事,直接传达自己的命令指挥亚视。

    “好,那亚视内部就看王总你的了!”陈辉笑道

    这次让亚视内部起火的同时,外部再给亚视沉重一击,到时候让那些股东们求着自己用0.1港元的价格收购他们手上的股票。

    要么亚视破产,然后拍卖亚视名下的各种资产,但是这些资产拍卖完所得的钱,一定要先还给亚视的债权人,就是先把债还了,剩下的钱都分给股东们,但是现在亚视已经是之不抵债了,股东们根本不可能拿到一分钱到时候,意味着血本无归。

    要么以极低的价格把手中的股票卖给自己。

    “那陈先生,我现在就去过,先把我的股份协议书拿给你,我们在立个法律合同!‘王证说道

    此刻王证手上还持有着市值7亿港元的股票,如今亚视还欠着他7亿港元的债,他曾经花了27亿入股亚视,但是没想到这些年过去了,这27亿缩水成了7亿!此刻他想脱离亚视这个泥潭了。陈辉用5亿港元收购他市值7亿港元的股份,虽然亏了两亿,但是陈辉答应他事后将亚视的7亿港元债务也一次性补给他,但是他需要个法律合同,生怕陈辉到时候翻脸,给他一刀。

    ‘没问题,王总,我现在就收购了你手中的股票,至于亚视欠你的债,我收购完亚视后,就会一次性付清给你!“陈辉坦言说道

    陈辉用5亿港元买下王证手上将近50%的股份,然后收购完亚视,再付给7亿港元给王证。

    “好,陈先生,那我们合作愉快了,我这就过去,我们一起握个手,庆祝下!”王证电话里笑眯眯的说道,此刻他非常开心,在王征入主亚视之时,对外豪言要把亚视打造成为“亚洲的CNN”,拿出20亿重振亚视。但是由于非专业人士对于电视行业不了解,缺乏管理传媒集团的常识,经验不足,看似大刀阔斧地弄了几个节目,但皆因不符实香港观众口味,甚至数次直接落到了0收视,在嘘声之中播完就算。而且亚视还在2011年弄出严重新闻误报事件,播出了某国家领导虚假死讯,被罚100万港元。

    20亿在不够5年的时间内彻底花完,等于每天扔一百多万下海。做电视业向来非常花钱,更何况在香港。无线的方逸华就曾说过,“像每天推一部法拉利落大海”。做好电视内容需要有好的创意、好的团队、好的人才,需要领头人全情投入。而亚视,却失去了许多必须前提。

    亚视一直亏损,2012年亏损3.4亿港元,2013年更进一步扩大至3.78亿港元,最后剩下的700多名员工,工资一直靠王征支付。称有很多人想要接洽,但实际无一人谈成,这一个烂摊子,让真正想做电视的人害怕,让想做生意的人觉得无利可图

    ……….挂掉电话后,陈辉伸了伸懒腰,躺在了老板椅上,还敲着二郎腿,一抖一抖的,整个人显得非常惬意。

    陈辉可不打算拿下亚视的控股权而已,然后做个大股东,而是要将亚视通通吞到肚子里,以后亚视的老板只有自己一个人!

    因为如今亚视财政赤字多年,股东却宁愿忙着给钱律师打官司,只一味地大肆裁员减少支出,削减薪酬,人才纷纷流失,如鲍起静、陈丽云等自家老戏骨被迫走人,制作团队集体出走,更别说当家艺人如田蕊妮、江美仪等早就过档TVB。从2007年开始,亚视本土剧集越拍越少直至停产,到了近两年,亚视无钱也无人再制作自制节目,靠重播老剧与外购剧强行杀时间,画面剧情早已经跟不上时代,陈辉打算重整亚视辉煌。

    …………………..

    一个小时后,王证戴着个大帽子,蒙着面,打车来到了汇丰的大厦,然后后门进入了大厦里,手里拿着股份协议书,还有一份法律合同就来到了陈辉的办公室,两人热情的拥抱了下,

    …………..

    签署完协议后,两人一起喝了杯香槟庆祝,

    然后又聊了一会。

    “陈先生,那我先回去安排了!”王证说道,然后又戴上自己的帽子。

    这次他悄悄来见陈辉,生怕被人发现了。所以戴帽子,遮住了脸。

    刚才两人各种阴谋毒计都商量了出来,没有人知道,他私底下已经跟陈辉合谋了,联合起来坑亚视的其他股东们,还有香港部分股民们。

    对王证而言,亚视这样下去迟早会破产倒闭,现在连员工的工资都发不起了,他四处帮亚视借债,如今遇到了陈辉,他只想赶快丢出这个烂摊子。配合陈辉上演一出戏,反正死贫道不思道友的,何况亚视的股东们都是他的敌人。

    整个亚视内讧不休,他真受够了,再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大家都血本无归。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5/16574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