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辉摇头笑道:“凌玧兒,我说你能不能少自恋一些?”

    凌玧兒一听,当即停止了吸奶茶,叫道:“陈小辉,我怎么就自恋了?”

    “我需要自恋吗?”

    “你不知道全世界不知道多少人都想跟我间接接吻呢!”

    “这些人加起来肯定有几个集团军那么多!”

    “我本来就是实话实话嘛!”

    “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你这表情,到底是多大的醋劲啊???”

    “陈小辉,到是你!一直把你喝过的奶茶递在我嘴边,不就是想跟我间接接吻吗?”

    凌玧兒看着脸色越发黑的陈小辉,继续道:“难道我说得不对?”

    “陈小辉,你也别否认啊!”

    “你眼神骗不了我的!”

    ····

    陈辉无语,没有再跟发神经,没有说话。任由凌玧兒在一旁唠叨个不停。

    这时候凌玧兒看着陈小辉不说话了,当即道:“陈小辉,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陈辉道:“什么秘密,说吧?”

    凌玧兒眨了眨小鹿眼,然后一脸歉意的低声道:“忘记告诉你了,刚才我喝你手里的这杯奶茶时候,我吸了很多口,然后又吐了回去,你现在喝得都是我的口水!”

    “今早我也没刷牙,嘿·嘿·嘿·”

    陈辉一听,当即一阵反胃,感觉被呛住了,嘴里的奶茶都忍不住喷了出去。

    凌玧兒看着这一幕当即哈哈大笑了起来,“其实,我是骗你的,你还真当真了耶!”

    看着笑得花枝招展的凌玧兒,陈辉坏笑了一下,直接用力抓了一下奶茶杯,然后白色奶茶直接喷射在凌玧兒脸上。

    凌玧兒被弄得一脸奶茶,顿时气得嘴撅得老高,眼神瞪大老大的,她没有说话,当场就发飙了,也用奶茶杯回击!

    两人就这样打闹了许久。

    中午时候,两人找了一家特色小餐馆,吃起了水晶虾饺、杨枝甘露、港式甜品··都是很简单的菜谱。

    午餐吃过之后,凌玧兒道:“陈小辉,我们今天去哪里骑马?”

    陈辉想了想道:“屯门公众骑术学校!我已经约好了!”,说着陈辉拉起了凌玧兒的手。

    香江有三家赛马会赞助的公众骑术学校,分别位于薄付林,鲤鱼门和屯门。

    香江赛马会(马会)成立以来,举办了多个大型的马术赛事,包括亚洲唯一获授五星级资格的国际马术障碍赛「浪琴表香港马术大师赛」,受到世界的瞩目。

    为了培训更多马术的精英,香港赛马会管辖了三间公众骑术学校,分别位于屯门、港岛和柴湾区。其中屯门公众骑术学校位于新界屯门以西,那里环境清静,毗连康乐文化事务处辖下的屯门康乐体育中心,现今是为香江最大规模的马术学校,于一九九四年落成,校内具备多项马术设施,包括一个大马练习场及两个小马练习场,其他设备例如办公室和课室等都齐备在内。

    另外,校内亦不时举办各种各样的小组活动和马术比赛,包括骑马同乐日等,亦有租马服务,供大众使用。

    此外,校内举办了多不胜数的骑术训练课程,提供盛装舞步赛、障碍赛和越野赛等训练,最高可达英国马术协会第四级骑术与马匹料理考试及中级教练考核程度。

    陈辉早已有打算去练练马术,但是一直没有时间,这次就去好好练练。

    “去怎么远!”凌玧兒噘了下嘴,瞪了一眼陈小辉,嘟嚷道:“不准拉我手!”,她身子往后斜,想摆脱,一直对着陈小辉翻白眼,但是手还是紧紧的被抓着。

    “赶紧走吧”陈辉一路把耍小性子的凌玧兒给拖上了车。

    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了屯门下车的地方,这里什么都没有,于是便利店里买了两瓶水,进入了学校。

    门口的大门非常显眼,而且靠山,风景宜人。

    进去后,两人先去办公室交费,屯门公众骑术学校这点做得非常好,所有的事情都很有条理,即便是第一次来的人,也不用担心会迷失方向。

    交完费后,两人各自去了更衣室,换了衣服,然后来到了马房,都选了一批马,陈辉的马是黑色的,凌玧兒正好选了一批白色的马。

    如今陈辉可谓一身专业的装备,护腿、马裤、马靴、骑士帽和手套一应俱全!

    这时候凌玧兒也过来了。

    陈辉细打量着她,如今她已经换上了白色的紧身长裤和马靴,上身穿着黑色的骑士服,头上还带着一顶黑色的礼帽,头发也扎了起来,成了一个长长的马尾辫垂在脑后。

    她骑在白马上,挽着缰绳,挺着胸,精致的下巴微微翘着,马尾辫随着马儿行走时的颠簸轻轻摆动,好一绝美的女骑士。

    这时候坐在马背上的凌玧兒看着陈小辉的眼神在盯着自己,当即得意道

    “陈小辉,我这一身打扮怎么样?”

    “是不是超级漂亮?”

    “你心里是不是更喜欢我啦?”

    “是不是心动了?”

    “可我不喜欢你耶!”

    “哈哈,驾!”凌玧兒没等陈小辉回复,策马离开。

    陈辉摩挲着下巴,一脸惊艳之色,某天和这样的女孩儿策马奔腾在草原上,肯定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

    没想到凌玧兒马术还不错,但是跟教练一比,就差多了,每次都落在最后,顿时大感无趣,当即下马,走来道:“陈小辉,我们比一比,谁输了谁今天就是‘哈士奇’!”

    凌玧兒眨了眨眼,道:“陈小辉,你敢吗?”

    陈辉道:“凌玧兒你开什么玩笑,你想做哈士奇,自己做去!我现在的理论知识都不完善,哪敢和你比赛啊,下次再比,这次我是来学习的。”

    凌玧兒不依,央求一位教练用最短的时间对陈小辉进行“强化培训”。教练禁不住美女软语相求。

    陈辉也起了好胜之心,一个愿教,一个愿学,上手就快多了。

    但是凌玧兒等不及,几次催促,陈辉才学了不到半小时就被她强行拉去“比赛”。

    凌玧兒在一旁道“陈小辉,我让你先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5/1658894.html